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劫数层!

第两千七百二十四章 劫数层!

    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的大劫是以什么样的形势存在,是遍及一切层,还是处于某一层,还是只是因为天地或者修士触动某种机制方才诞生出来,罗帆都并不清楚。

    但,眼前这种劫数到底是来自何处,他在这时候却已经是看出来了。

    这种劫数本身,却是来自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另一层!

    来自,有别于则之天地模拟混沌层,更有别于交通层,以及其他一方方天地组成的那一层层小小的模拟混沌层的另一层模拟混沌层!

    那一层模拟混沌层,便是,劫数层!

    这种结构,与混沌状态之中的劫数的结构是否相同,他自然是并不清楚的。

    但,至少,在这时候,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这一点便是真理!

    明白了这一点,罗帆自然也就明白过来,接下来,自己的敌人,便是那劫数层了……

    这模拟混沌状态虽然是出自他的第七次大劫。

    但,在这种模拟混沌状态被架构出来之后,它的本质却就已经是脱离第七次大劫的限制了。至少,在这劫数的范围之内,它,已经是真实的存在。

    它的一切运转规律,都是按照真正的模拟混沌状态的运转规律去走。

    不管是之前那众多天地的开辟者排斥罗帆,还是现如今劫数层的出现,都是按照这模拟混沌状态的规律去走的。

    也即是说,真正的模拟混沌状态会怎么样,在这里的表现便会怎么样!

    如此这般一来,这劫数层的存在,显然就是自然而然的了。

    大劫终究还是大劫,他的本质,终究还是为了攻击他,或者说,考验他。既然是攻击,既然是考验,自然不可能让罗帆有机会能够取巧通过。

    就像是之前那无数天地开辟者对罗帆的排斥被他使用巧妙的手段还算是颇为轻松的解决一般,若是没有这纯粹的只是为了破坏,为了考验而生的劫数层,其他任何的安排,怕都会落入同样的结果!

    只要并不是纯粹的破坏,不是纯粹的考验,那么,自然便有着杂质存在。而这些杂质,对于罗帆来说,显然便是突破口,便是绕过这种攻击的途径所在了……

    而若是有着这劫数层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

    哪怕是这劫数层并非单纯是针对罗帆,并非是单纯针对他的则之天地而已,但这劫数层终究是劫数层。

    只要踏入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存在,都必然会受到其影响,遭受其威胁!

    无人可以例外,无天地能够逃脱……

    哪怕是,那无数伴随着模拟混沌状态而生的那些天地,也是如此!

    这时候,罗帆的程序化身所在的这一方天地,便像是一个通往结束层的一个窗口,通过这个窗口,那劫数层之中的无尽威能,无穷破灭开始疯狂的向着罗帆所观测到的模拟混沌状态的区域倾泻而来!

    现如今虽然只是局限于这一方天地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这一方天地渐渐的沦陷,这威能,这破灭,必然会开始向外扩散,渐渐的扩散到这无尽的天地之中,将一切天地都拉入劫数之中!

    这种过程,必然是水到渠成的。

    毕竟,天地在混沌状态之中,本就会引发劫数!而且是一次又一次,一直到第九次之后方才能够获得真正的超脱。

    如此这般一来,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直接为这无数天地生成劫数,却是契合了真正的混沌状态,不单单不会因此而破坏这种模拟混沌状态对混沌状态的模拟程度。甚至反过来能够提升模拟程度,让这模拟混沌状态更加契合真正的混沌状态!

    所以,这种劫数层之中的无穷威能与无穷破灭渗入罗帆观测的模拟混沌状态的范围之中,却并不会影响这一片模拟混沌状态的结构,反而是能够加强其结构,让这一片模拟混沌状态变得更加的稳固起来……

    罗帆的程序化身在这时候的模样,却就是度过了大劫的模样。

    这程序化身方才暴露于那劫数之下,直接承受那劫数的攻势,其实便相当于直接便相当于直接引动自己的劫数。

    这程序化身虽然只是一种化身而已,但终究是源自罗帆。

    哪怕是因为构造的特殊使得这种化身与他的联系并不算太强,但,化身便是化身,这种深层的联系,终究还是无法斩断的。

    既然是源自罗帆,那么,它自然也在那劫数的作用范围之中。

    一旦时机到达,当这劫数的威能作用在罗帆的则之天地身上的时候,这程序化身同样是会受到影响,同样是会遭遇到劫数!

    这种情况,可以看做这程序化身身上其实是有着那劫数的种子的。

    这种种子若是不去理会的话,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慢慢成长,最终真正引动大劫,让劫数降临。但就像是种子能够被肥料加快成长速度一般,这种劫数的种子,同样是能够被提前引动!

    之前罗帆的程序化身直接引动那无尽流光之中所蕴含的那种劫数的力量,便是相当于直接提前引动自己的劫数种子,使得自己的劫数提前降临!

    提前引动劫数是需要更大的危险的。

    若是等待时光流逝,这劫数种子慢慢成长到巅峰的时候来引动劫数降临,这种劫数对于这程序化身的伤害能力必然会降低许多。

    哪怕不可能让这程序化身丝毫无损的承受下来。却也必然不会让这程序化身受到太重的伤势。

    至少,不至于如同方才那般,大半的程序化身从根本上完全崩灭……

    若是这放在自己的本体身上,罗帆自然需要好好考虑清楚利弊才有可能选择这样做。

    但,这乃是程序化身,情况就不一样了。

    不单单因为这程序化身的损失对于罗帆的本体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更是因为,这程序化身无论损失多大,都能够随时得到补充,随时恢复过来!

    那无穷天地可是依然时时刻刻的对着这一方天地释放着排斥单元的……

    有着这些排斥单元,别说这程序化身只是损失了大半,便是完全消耗一空,都能够从那无数程序单元之中得到补充的单元,最终完全恢复过来!

    有着这样的底气,该怎么选择,还用得着说?!

    在劫数的破灭之中活了下来,显然便相当于度过了这一次的劫数。

    这劫数,对这程序化身自然便再无任何影响了。

    如此方才使得罗帆的程序化身能够在这一片时空之中自如的存在,完全不受其中的破灭力量的伤害……

    “救我……”这时候,一把声音传入这程序化身的耳中。

    听到这话,罗帆神色一动,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操纵着这程序化身直接投入了某一道流光之中。

    方才那声音,便是出自这流光。

    进入那流光之中,恍惚之间,这程序化身似乎穿越了重重时空,没入了一片难言的战场之中。

    这里有着无尽的生灵正在一片虚空之中进行着厮杀。

    厮杀的一方,乃是罗帆借助程序化身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所看到的智慧生灵的模样。

    而厮杀的另一方,却是这一方天地之中所存在的,一切非智慧生灵的模样!

    在那智慧生灵的一方,有着一名处于众多生灵守护圈之中的修士在这程序化身出现的时候便双眼大亮,高呼一声:“我在这里,烦请道友救我一救!”

    听到这话,罗帆操纵着这程序化身直接无视战场,向着那修士而去。

    战场之中战斗的双方对于这程序化身的存在都完全无视。

    那智慧生灵的一方不用多说,其掌控者,那一名修士明显是有求于罗帆,自然不可能让其手下攻击他了。而另一方的那不知多少万种生灵却也完全不理会罗帆的这程序化身,看那种模样就像是完全没有看到这程序化身一般。

    这种诡异的变化,让那修士看得双眼大亮。

    有着这种奇妙的手段,这存在能够救下自己的几率却是大了不知多少,只要,对方愿意的话……

    不多一会,程序化身便已经是来到了那修士的面前,看着这修士,笑道:“道友有礼,此乃道友的劫数,我却是有心无力啊。”

    那修士连忙道:“道友何出此言?此劫数乃是天地的劫数,却非是在下的劫数,在下乃是因为这劫数来得仓促,一时间反应不及,这才被这劫数所牵扯,现在只需要道友能够想办法将在下与这天地分开,在下必能逃出生天,还望道友不吝相助。”

    “此乃天地的劫数,非道友之劫数?道友是否误会什么了?这天地的劫数,不就是道友的劫数?两者哪里有什么区别?”罗帆只是笑道。

    听到这话,那修士身体微微一震。

    在这一震之间,这原本就已经在不断退缩,被不断围剿的智慧生灵退缩的速度变得愈发的快速起来了。

    在这时候,这生灵距离崩溃的距离却变得愈发的近了……

    罗帆静静的站在这里,看着这修士神色的变化,心中却是相当的平静。

    他所说的这些却并非是为了打击那修士,而是事实。

    这修士有着天地的关系乃是一种无比紧密的关系。这种关系使得这修士与这天地之间完全不可分割。

    哪怕是在原来,他尚且没有完全放弃自身与这天地完全融合之前就已经是如此了。更别说,这时候他在那劫数的压力之下,不得不放弃自身的独立性,以自身完全融入这一方天地之中了。

    若是说原来他尚且有着千分之一或者万分之一的机会脱离这一方天地,那么,现在,他怕就是亿兆分之一的机会都没有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修士的请求,显然便是他所做不到的。

    那修士终究是天地的开辟者,虽然被罗帆几句话震得心灵难以自已,但还是很快就恢复了冷静。

    随着他恢复冷静,原本节节后退的,智慧生灵的阵营开始渐渐的稳定了下来。

    虽然败势依然无法扭转,但至少是不再继续退缩,相比于之前这显然已经是好上了许多。

    当下,这修士开口便道:“道友来此,想来并非单纯是为了点醒在下,必然是有着其他想法,但请言来。”

    “这一场劫数若是不解决,最终将会波及到其他一切天地,我现在来此,却打算与道友合作,将这劫数的源头断绝,然这劫数止于这一方天地,不再扩散。”罗帆微微笑道。

    听到这个,那修士面色一滞,一种微微的怒气从他的眼中闪过。

    罗帆所说的这话,分明是要将他以及这一方天地完全放弃,而且还要让他主动的牺牲自己,这种事情,谁听了都不可能高兴的。

    不过,虽然心中不悦,但他却也没有就此发作。

    而是问道:“道友打算如何做?”

    不爽归不爽,但该做的还是要做。至少,需要弄清楚对方到底是有什么计划,明白了计划之后,他方才能够想办法创造对自己有利的形势!

    罗帆自然是看出对方的想法,不过他却也并不在意,在这时候便道:“道友现在的天地与那劫数所在的层级已经是完全连在了一起,想要将之中联系斩断,唯有一种办法,那便是,改变道友的修行之道。”

    “改变修行之道?”那修士神色一愣,接着便是大怒起来。

    改变修行之道这若是在很早很早以前,他刚刚踏入修行之时自然是没问题。到了现在的话,他自身的一切都已经是与修行之道相合,一旦改变修行之道,便相当于将他自身的本质也进行改变,让他变得再非原来的他,这与直接杀死现在的他来成就未来的另一个他有什么区别?!

    听到罗帆面无淡然的提出这样近乎让他自杀的要求,这修士怎么可能不怒?!

    “没错。这劫数,乃是因为道友的修行之道而生。若是不改变修行之道,不管道友做出何种改变,哪怕是逃到其他天地,这劫数都会紧紧跟随。当然,若是道友愿意直接废弃自己的修行的话也行。”罗帆依然是相当平淡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