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拜师?!

第两千七百二十五章 拜师?!

    罗帆这话,让那修士面上神色一滞,再说不出话来。

    别看这一场劫数在罗帆看来不过是发生在不久之前而已,似乎并没有经过多长时间。但事实上,因为时空的独立性,相对于这天地来说,这一场劫数所持续的时间已经是要以亿兆年来计算了!

    这么漫长的时光一直与这一场劫数纠缠,他对这一场劫数自然早已是有了极为深刻的理解。在这时候被罗帆这一个提醒,这一个他一直以来所不愿意面对的事实终于再无法避免了。

    “改变修行之道……”相比于直接放弃自身的修行,改变修行之道明显是更加容易接受一点。虽说,改变修行之道的自己可能已经再非原来的自己了。但,那终究只是哲学意义上的区别而已,若是要求放低一点的话,忽略这些区别,或许也是可以的。至少,若是真的到了不能不二选一的时刻,他更愿意选择改变自身的修行之道。

    罗帆并没有打扰这修士,任凭他在那里挣扎,在那里思考。

    具体怎么做,终究只能看着修士自身。若是这修士宁愿身死道消也不愿意做出这种改变,那他也没有办法。

    这修士在挣扎的过程之中,这战场却依然是在持续着。

    战场之中的杀戮,也依然没有任何停滞。

    智慧生灵杀戮那诸多兽类,兽类杀戮智慧生灵。每时每刻,都有着不知多少生灵倒在这战场之中。

    而战场的形势,更是不断的向着那些兽类偏移。

    之前哪怕是有着这修士在后面亲自指挥,那战场形势都已经是对那智慧生灵一方不利,甚至让这修士不得不向外求救了。现如今,那修士陷入挣扎之中,虽然依然关注着战场,但却终究无可避免的分了神。

    原本便已经相当勉强了,再分神,那结果如何便不言而喻了。

    对于这个,罗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

    他相信,那修士能够在形势变得无可收拾之前作出正确的决定的。

    毕竟,眼前这战场的形势,也都是发生在那修士的眼皮底下,那修士对这里的一切依然是有着无比深刻的把控的。

    果然,过了数日,在那形势差点就要变得不可收拾的时候,那修士终于做出了决定。

    他叹息一声,向着罗帆拜倒,口中道:“恳请上师收弟子为徒,传弟子修行之道!”

    很显然,他却是已经看得很清楚,既然自己需要转变修行之道来求生,那么自然也就无所谓转换哪种修行之道了。

    既然无所谓转换哪种修行之道,那么,选择最强的修行之道,当然便是最好的选择。

    而眼前的罗帆能够在这时候顶着无穷劫数出现在这里,直接与他面面,这能力之强,根本就不是他所能够想象的。有着这样的能力,其修行之道如何,更是值得期待。

    因此,他却就直接抛弃节操的向着罗帆拜倒,恳求罗帆传授他修行之道。

    听到这话,罗帆只是一笑,道:“对于你我这个层次的存在来说,修行之道却也并不是那么珍贵,道友想要,我便传你就是。收徒,便算了。”

    他若是本体在这里,这时候必然就已经是施展手段让眼前这修士拜不下去了。

    但,很显然的,在这里的他不过是程序化身而已。

    作为程序化身,他本身的力量都是来自外界天地,自身却并无多少力量。

    而眼前这修士别看狼狈,终究乃是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这一方天地的一切力量,对于他来说都只是相当于他自己的力量而已,只是相比于体内的力量,这些力量被放置在身体之外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借用这些力量来阻挡眼前这修士,显然便相当于抓住那修士的手掌来提起那修士?那困难程度,可想而知。

    至于他为何说这修行之道并不算珍贵,这原因也很简单。

    当层次来到罗帆这个等级,其修行之道自然而然的便成为其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如此这般一来,其他人的修行之道,自然也就是其他人身体的一部分而来。

    其他人身体的一部分,对于自己来说有什么意义?

    就像是一个人,绝不会将其他人斩下来的手臂当成是宝贝一般。到了这个等级的修行者,也绝不会将其他人的修行之道当成是宝贝。

    在这样的情况下,修行之道,在他们这个级数,价值显然就变得相当的鸡肋了。

    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会这样说。

    那修士一看罗帆的模样,便知道他所说的这话是再无法改变的,哪怕是继续求恳,也只是让对方看低而已。

    当下,却只能够叹息一声,道:“既然上师看不上在下,那便算了。”

    说着,他又是一拜,再站起身来。

    罗帆这时候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顺手便能将自身的修行之道传递过去。

    当然,除了则之世界观……

    则之世界观乃是一种世界观,这对于罗帆来说或许很重要,足以成为他成就真圣的根基。但,对于其他修士来说,这则之世界观却也就是一种很是寻常的世界观而已。

    除非那修士能够完全化作罗帆,能够与罗帆有着同样的思维,同样的境遇,否则的话,这种世界观对他,便绝不会有任何意义!

    毕竟,任何生灵都必然是有着自己独特的世界观。哪怕是两个双胞胎,生活环境,生活际遇都一般无二,最终他们所建立的世界观,都必然是不同是。或许差别不会太大,但,不同就是不同,两者的世界观便不可能通用!

    连双胞胎都是如此,更何况是罗帆与眼前这一名修士了。

    眼前这一名修士转换修行之道化作罗帆从则之世界观之中发展出来的修行之道这并没有什么问题,他确确实实是能够按照这种修行之道修行到极高的层次。

    但,那也只是这修行之道而已。

    那修行之道的根本,那则之世界观,却就完全不一样了。

    哪怕是自身改变之后的修行之道是出自则之世界观,但只要他并非是罗帆,那么这则之世界观便对其没有任何意义!

    如此这般一来,即便是罗帆将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传授给他,他也只是相当于能够见识到一种全新的,自己以前所不曾见过的世界观而已。

    却绝不会真的收到这世界观影响,将则则之世界观当成是自己的世界观!

    哪怕是,他愿意,也不可能做到……

    毕竟,世界观本身便是一种源自生灵潜意识,源自他们生命本质的一种特质,是他们对于世界的认知所综合起来的一个整体。

    那,却并不是以生灵的意识为转移的存在……

    那修士得了罗帆传授的修行之道,并没有丝毫迟疑,直接便开始对其进行修炼。

    随着他的修炼,这一片时空之中的战场发生了越来越大的变化。

    原本惨烈无比的厮杀,开始渐渐的平息下来。

    智慧生灵兽类之间的战斗,因为某种无法言喻的变化开始渐渐停了下来。

    似乎有着某种特殊的机制扭转了战斗双方的意志,让战斗双方虽然不至于完全化敌为友,不打不相识,但却也渐渐的不再完全仇视对方。看对方也再无之前那种杀戮冲动了。

    这些兽类乃是劫数所化,现在生出这种变化,明显是这劫数对于眼前这修士的针对性减弱的表现。

    当然,这时候这修士毕竟只是刚刚修改自身的修行之道而已,想要将其修行之道完全转换,那所需要的时间却绝不是这么短暂就能够做到的。说不定需要千万年甚至亿万年才可能做到。

    而在其完全做到之前,他却都是不可能完全摆脱这种完全针对他的修行之道,完全针对这一方天地而生的那种劫数的。

    之所以在这一片时空表现得如此明显,他只是刚刚修行,这战场的形势便发生如此巨大的转变,愿意你是也很简单,却就是因为这修士其实乃是那天地开辟者的一点本质所化。既然是其本质所化,那么,其修行之道的变化哪怕是再细微都会表现得相当明显。

    因此,才使得此时此刻他只是刚刚修行,这时空之中的战场便发生如此巨大的变化……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便知道事情已经进入正轨了。

    当下,却也没有什么兴趣在这里停留个近千万年甚至亿万年来等待对方的修行之道完全转变。

    心中一动之下,他的这程序化身便已经是抬步一跨,引动了无尽威能,带着他的身躯转眼间就已经是穿越了不知多少层虚空,重新回到了外界的宇宙星空之间,悬浮在无边漆黑的虚空之间。

    一眼看过去,这整方天地之中原本无处不在的那种破灭的痕迹这时候忽然开始微微震颤起来。

    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变化发生了一般。

    “已经进入正轨,接下来,只需要等待了。”这样想着,这程序化身微微一震,就已经是完全崩溃,化作无尽的排斥单元,化入周围无尽的负面程序之中,成为那些负面程序的修补资源,再无法找寻了。

    在这时候,在这一方天地之外,罗帆慢慢的睁开紧闭许久的双眼,抬头看向前方的那一方天地。

    时光流速的独立性在这时候却是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然在那天地之中,他的程序化身已经是做了许多事情,经历了许多时光。但相对于他在天地之外的本体来说,从他的程序化身成型,一直到现在,时光却也不过是千万分之一刹那都不到而已……

    若不是强大的修士,哪怕是紧紧的盯着他,怕也不知道他方才将自己的心神依附在那天地之内的程序化身过了。

    数十个呼吸之后,罗帆心中一动,双目锁定了这一方天地的某处位置。

    那里在这时候忽然间开始被凸显出来,仿佛这天地的真正核心一般。

    “恢复过来了……”看到这一幕,罗帆面上显现出淡淡的笑容。

    这一方天地的模样这时候显然正在向着其他天地的状态转变,也即是,正在脱离那种被劫数掌控的状态!

    如此这般结果,很显然,是那修士重新将自己与天地融合为一的一部分本质渐渐抽取出来的表象。

    只要继续下去,终有一刻,那天地开辟者能够完全的恢复过来,最终将现如今依然缠绕在那一方天地之上的劫数完全散去!

    若是在那天地之中,想要等到那个时刻的到来怕是还需要不知多少万年甚至不知多少亿年的时光。但,在这时候,在这里,在这天地之外,他却是完全不需要等待那么长的时光。

    不过是短短的又数十个呼吸过后。

    这整方天地已经是开始微微的震颤起来,似乎有着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存在正在从那天地内部被驱逐出来,渐渐的渗入模拟混沌状态深处,渐渐消失在感应之中。

    感应着这一切,罗帆双目灼灼,眼神好像化作凿子一般,狠狠的凿入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追着那些被驱逐出来的奇异存在不断前进。

    只可惜,他的眼神终究是有限的,哪怕是因为种种手段而让其拥有穿透一切表象的能力,但想要看透模拟混沌状态,真正的追寻到那种奇妙存在的发生源头,却终究还是不可能的。

    不多一会,罗帆便感到眼前一阵发黑,接着便再也看不到任何那种奇特存在曾经出现过的任何一丝丝痕迹了。

    那种奇异的存在,这时候已经是消失无踪。他,已经是失去了那种存在的踪迹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也只能够暗自叹息一声了。

    挡在他面前的终究是模拟混沌状态。

    在他只是局限于现在这个级数的时候,他却根本无法看透模拟混沌状态,自然也就不可能看出那模拟混沌状态后面所隐藏着的另一层了。

    不过,这其实也是在他的预料之中,这一次他的目的毕竟只是斩断那劫数的扩散源头而已。进一步追寻那劫数层,破灭劫数层的事情,却是以后的事情。

    好在,这么多的天地,机会终究还是有着不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