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三十一章 观测!

第两千七百三十一章 观测!

    在这种作用效果之下,那原本出现在那些连接这小世界的那些交通道路之上出现的里拉里拉的断裂声响已经是完全消失无踪。

    原本似乎摇摇欲坠的那个小世界,因此而变得重新稳定下来,重新的,与这个交通网络层接在一起!

    在这瞬间,整个交通网络层的整体却开始微微的摇晃起来。

    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那无数天地更是同一时刻光芒闪耀,似乎被某种奇异的威能激引了力量,开始激烈的反抗起来了一般。

    一声声惊呼传入罗帆的耳中。

    那乃是那众多天地开辟者所产生的惊呼!

    那些天地开辟者原本以为自己接入了这交通网络层,接入了那则之天地层就要再一次的高枕无忧,享受他们在罗帆出现之前的那种安逸了。但却没想到,现如今,不过是这么一点时间而已,居然就又有波澜产生。

    而且,看起来,这一次的波澜比起之前的波澜更加壮阔,更加难以抵御!这让他们怎么可能不惊慌异常?!

    在这瞬间,罗帆就已经是感觉到,一道道他原本想要追寻的通道凭空出现在诸多天地之外。那乃是连接劫数层的通道!

    劫数的破灭威能彼此相连,那点从劫数之中诞生出来的破灭威能却并不只是代表着他自己而已。那威能,在根本上来说,却是劫数层的先锋!是劫数层之中的劫数的指引者!只要其所波及之处,便已经是完全陷入劫数层的作用范围了。

    这些天地因为交通网络而被这种破灭的力量所波及,其存在,自然而然的便会被劫数层发现,进而让劫数层建立直通这天地的通道,将劫数直接通过通道送过来!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罗帆的面上神色却只是相当凝重而已,却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什么惊慌失措之类的情绪。

    现在的场面对他来说确实是称得上是恶劣无比了。

    但,再恶劣又能够恶劣到哪里去?难道还能够恶劣到比起当初他刚刚踏入这模拟混沌状态之时更加恶劣不成?

    在当初,他可是直接面对不知多少亿兆天地的共同排斥,共同攻击的!那种场面,相比于现在这般,只是受到劫数侵蚀,艰难了何止百倍?

    当初那样的场面,他都能够化不可能为可能,将形势你转到之前那般主掌亿万天地,现如今这种简单百倍的场面,他又怎么可能毫无办法?

    而且,哪怕是他真的毫无办法,任凭那种劫数的力量将那诸多天地覆灭,最后的结果,也不过是恢复最开始那种孤立无援的状态而已。这样的损失,他损失得起。

    正是因为有着这样的底气,他在这时候虽然凝重,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气馁,绝望。

    他这时候更是将自己的所有感知都放在那些凭空出现在交通网络层之中那诸多通往劫数层的通道之上!

    这些通道可是他之前欲求一个而不可得的。现如今有着这么多出现在这里,他哪里还有不抓住机会的?

    对于模拟混沌状态,甚至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真正桎梏生灵的,并不是力量。

    而是,认知!

    就像是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立足一般,在刚刚踏入这里的时候,他为何会如同睁眼瞎一般,甚至连观看周围,甚至感知自己都做不到?那是因为他的力量不足,因为他的神通不够吗?

    那,完全就是因为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认知具现出来的缘故!

    在之后,当他将则之世界观具现出来,化作则之天地之后,这原本完全像是一片无边黑幕一般的模拟混沌状态方才展现出其某一方面的真相,展现出那无穷的天地出来,让他终于不至于化作睁眼瞎,也才让他有机会完成之后的种种成就。

    而在这过程之中,他难道实力提升了多少多少倍?力量增加了多少多少倍?

    明显的,在这过程之中,他所发生的最大的变化就是,他用自己的观念,用自己的认知,来应对这模拟混沌状态!

    若是真正论纯粹上的实力的话,这整个过程之中,他的实力根本就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变化存在!

    由此便可知道,认知这种存在,对于这模拟混沌状态来说到底是有多重要了。

    模拟混沌状态包罗万象,其中自然不可能仅仅止于罗帆现在所接触到的这些,不只是包含着这些天地,不只是包含他所建立的这则之天地层与交通网络层而已。在这些层级的背后,依然有着更多的,甚至可能无限的模拟混沌层存在!

    有许多证据证明其存在的劫数层,便是其中之一。

    而这众多的模拟混沌层之所以他无法探知,无法感应,那显然并非是因为要探究这些层级需要什么力量达到某个层级,或者需要掌握什么神通,掌握什么权限之类的。

    之所以他无法探知,无法感应这些层级,就只是因为,他的认知,没有触及这些层级!

    也即是说,这些层级对于他的认知来说,是无法理解的层级!

    换句话说,因为他无法理解这些层级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是以什么样的方式与其他层级产生作用,与其他天地产生作用的,所以,他才无法弹指这些层级,无法感应这些层级!

    如此这般一来,他想要探知,想要感应这些层级,所需要的,显然便是理解其存在而已了。

    对于这劫数层,更是如此。

    而在之前,罗帆虽然已经是认识到了劫数层的存在,但对于劫数层是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其与其他天地的相互作用方式,相互影响方式到底是什么,他都是完全不清楚的。如此这般一来,他自然就无法感应到那劫数层的存在了。

    想要改变这一点,需要一次次的接触劫数层的力量,需要一次次的见识那劫数层对其他天地的作用方式!

    在之前,这自然是不可能的。

    劫数层的力量只有在出现或者离开的那一刻方才会与劫数层连接在一起,他想要知道劫数层如何对其他天地起作用,如何沟通其他天地,就只能趁着这两个时机而已。

    显然的,哪怕是对他来说,这两个时机也依然是太少太少了。劫数的力量降临之时不用说,当他确定有一方天地受到劫数影响的时候,这个时机已经过去了。

    他所能够抱有希望的,显然就只有后面一个,那劫数力量离开的那个时机了。

    那个时机在理论上来说,他是有着机会去体会,去研究的。但,奈何,这个时机的出现,都是在他想办法帮助某一方天地抵挡住那劫数之后才会出现的。

    而这,更是需要机缘,需要在他发现之前那一方天地尚且有着资格翻身,需要那一方天地的情况是他所能够掌握的才能够做到。

    若是这两者有任何一个有着问题,那么,这个时机,他也就只能错过了。

    因此,之前虽然遭遇过两方天地遭遇到劫数,但最终,他却也只是见识过一次这劫数的威能重新回归劫数层而已。而要建立观念,获得有关劫数层的认知,光是这一次,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以这个角度来看,现如今的情况,对于罗帆来说,当真就是瞌睡来了枕头了。

    此时此刻,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有着不知多少天地,其中每一方天地都在承受着那劫数力量的侵蚀,每一方天地周围,甚至内部,都有着通往劫数层的通道存在!

    这却就是相当于让他有着不知多少万次,甚至不知多少亿次建立认知,建立观念的机会

    在这时候,罗帆很快便发现了这个好机会,却并没有将其就此错过,而是瞬间完全排斥其他一切杂念,将自己的所有精力都投注在眼前凭空出现的,那无数通往劫数层的通道之上。

    也幸好他有着将亿兆年与一瞬间等同起来的心性造诣,哪怕是这不知多少通道是几乎同时发生的,他也能够将其观测顺序安排得井井有条,毫不错过任何一道通道

    一道通道两道通道三道通道

    一百道通道两百道通道三百道通道

    一万道通道两万道通道三万道通道

    一亿道通道两亿道通道三亿道通道

    随着观测的通道变得越来越多,罗帆对于那劫数层的猜测就变得越来越少。最开始,他对于劫数层的存在形式乃是有着以亿万来计算其种类的猜测的。也即是说,在他心中,先一步已经是建立起了以亿万来计算的,那劫数层的存在模型了。这些模型,包罗万象,其中却有着极大的可能包含了那劫数层的真正模型。只是因为这种正确的模型混杂在那无数错误的模型之中,让罗帆根本无法将其化作真正的认知,这才使得他虽然建立了这种准确的模型,但却依然无法观测到那真正的劫数层。

    而这样一来,罗帆接下来观测那劫数层的通道所需要做的就很简单了。那便是,将那亿万来计算的模型,一个个的排除掉!

    等到他将所有不可能的模型排除掉之后,那么,最终所剩下的那个模型,自然也就极有可能是正确的模型了。

    当然,若是以这个模型化作认知还不能发现那劫数层的存在,那他也就只能重新建立模型,重新再来一次了

    这虽然看似无法绝对的得到正确的答案,但,相比于无迹可寻,相比于毫无办法,能够建立这样一个已经算是相当可行的探究机制,却已经是相当不错了。

    每一道通道因为针对的天地不同,其形态都必然会有些不同的。

    如此这般一来,每一道通道,自然也就可以相当于包含了一小部分那劫数层的性质。

    这就使得罗帆借助这些通道来排除模型有了成功的可能。

    毕竟,若是正确的模型,自然要契合无数的通道,要包含那无数通道之中所蕴含的哪怕是再细微的一部分劫数层的性质才行。

    而那些模型,虽然数量极多,但每一种都有着不同的性质,不同的倾向,若不是正确模型的话,必然不可能契合基数那么大的众多通道的

    所以,随之而罗帆观测的通道变得越来越多,被他所排除的模型却就变得越来越多。

    最后,在他将那所有通道都观测了将近七成的时候,也是在他自我认知当中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上万年的时候,他的心中,终于只剩下最后一种模型存在了

    当然,虽然是在他自我认知当中已经是过去了上万年时间,但,相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其他一切天地,甚至是相对于那劫数层的威能来说,这一段时间却是瞬息间都不到。

    毕竟,那劫数层的通道存在的时间并不会太长

    可以说,若不是他有着将亿兆年与一瞬间等同起来的能力,这时候却绝对无法完成他的这种观测过程的。

    剩下这最后一种模型之后,罗帆对于那众多通道的观测速度却是大幅度加快了。

    之前七成的通道,他耗费了自我认知当中的上万年时间才将其完全观测过一遍。但现在,对于剩下的三成通道,他却只是耗费了自我认知当中的,不足十天时间,便已经是完成了整个观测过程了

    这当然并不是他的观测能力真的忽然提升了这么多。而是,确定了这模型之后,他却已经再不需要如同之前那般,每一道通道都需要带入以万计算的模型去比对,去确认那模型是否能够契合了。只是剩下一个模型而已,他却只需要用这个模型去代入其中便可以了。

    这种代入模型数量的差别,使得他的观测效率,何止是提升了以万计算的倍数?!

    数千年的观测过程,被压缩成为十天,这其实已经是他对每一道通道都比起之前更加重视,用更多的方法去比对的缘故了。若不然的话,那时间怕是还将要减少数倍

    而最终的比对结果告诉他,至少,对于眼前这不知多少亿万通道来说,他现在所剩下的这个模型,是正确的!

    随着这样的认知,他猛然间就发现,在交通网络层之外,有着一个巨大的阴影已经将整个交通网络层笼罩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