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忽如其来!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一章 忽如其来!

    天地之光,本就是超越单独层面的无上存在。

    其中的天地意志,更并非任何层面所能够限制的。

    哪怕是,层面之间的屏障,对于其来说,其实也是可有可无的存在。

    因此,即便是这天地之光乃是罗帆在现实层面之中耗费无数功夫凝聚而成的,但其实在其他任何一个层面,这天地之光所对应的存在都有着现实层面当中所拥有的一切威能!

    之所以一直以来都没有表现出来,不过是因为罗帆在诸多层面根本无法接触到而已。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在这时候,罗帆在诸多层面之中的真得到增强,能够勉强做到如同一般人在现实层面之中所能够做到的种种之后,他很快的,便已经真切感受到了这天地之光在那众多层面的无上威能了。

    随着自身在诸多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被天地之光所对应的存在所笼罩,那种在现实层面之中方才有的安全感却是终于出现在那诸多层面之中。

    就在这个瞬间,在一切层面之中,自有一种类似排斥力的存在作用在罗帆以及他所对应的存在之上。

    在这种排斥力之下,他所对应的存在开始不可抑制的向着一处无比神秘的位置而去。

    因为对于其他层面尚且不是很熟悉,所以罗帆却并不知道在其他层面自己被排斥前往的那一处神秘位置到底是什么所在。

    但,他在现实层面之中却也发生了同样的变化!同样的,正在被排斥向某一处神秘的所在!而这,对他来说,显然就再没有什么秘密了……

    只见得,在现实层面之中,在这瞬间,他的世界群,开始以一种无法形容的方式不断的向着他的天地之光汇聚,只是一晃神之间,整片世界群之中的一切天地,一切世界,一切时空,便尽皆已经完全融入了天地之光内部,让罗帆的身体周围只剩下那一团覆盖范围广阔如同世界群一般的天地之光存在而已,除此之外,便只剩下无尽的创世之力了。

    而那种排斥力,这时候却是推挤着他的身躯,推挤着他的天地之光,将他向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外推去!

    这种模样,分明便是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已经是再不能容纳他的存在,硬生生的要将他推出这第四层了!

    道尊之路第四层的飞升条件便是世界群完全融汇进入从世界群之中抽象出来的威能之中。

    但,一般修士,哪怕是那底蕴十足,只是为了多体悟这第四层的种种玄奥,本身随时能够开启飞升进程的存在,也需要老老实实的,一点一滴的去融汇世界群,去用世界群的威能将整个世界群完全化纳,却从没有像罗帆这般,并不是他主动去融汇,反而是那世界群自主的开始融汇!

    而且,相比于其他修士融汇的乃是那世界群的威能来说,罗帆现如今所融汇的,却是那比起世界群威能更强上若干个等级的,拥有着天地意志在其中的天地之光!

    这种种差别,足以看出此时此刻罗帆所处的状态与其他修士飞升之时的那种变化有着天壤之别。

    面对着这样的遭遇,罗帆此时此刻心中却已经来不及产生什么感想了。

    因为,随着世界群融汇进入他的天地之光,他对于世界群的感应,对于天地之光的感应,对于诸多层面的感应,甚至对于自己的则之世界观的感应,都已经是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无数改变,完全占据了他的心神,占据了他的感知,占据了他一切的一切!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对于外界的变化,对于自身遭遇的改变,却已经是再无任何感应了。

    在这第四层之中凭借无尽创世之力所诞生出来的世界群,代表着他一切过去的经历,一切修行成就,乃至,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世界群融汇进入天地之光后,这天地之光就像是瞬息间跨越了时光长河回到了过去,从过去开始便与他融合了一般。

    恍惚之间,一种近乎本能的感应,出现在罗帆与那天地之光中。

    好似,忽然间,他与这天地之光的亲和就已经是加强到了如同天生便拥有的层次上了一般。

    在这样的变化之下,罗帆对于天地之光时时刻刻向着自己传递而来的种种微妙的信息的理解忽然得到了超乎想象的增强。

    原本许多他尚且模模糊糊的信息,忽然变得无比清晰,好似化作了本能常识一般,甚至都不需要再进行理解,再进行掌控了。而那些原本他尚且不能理解的,却已经变得能够模模糊糊的感应,模模糊糊的理解了……

    只是这样的一点改变,就让他的道行境界开始以更加快速的速度提升。

    原本尚且需要近乎十亿年方才会降临的第六次大劫如同跳跃一般,忽然间就已经是将这近乎十亿年时间完全跨越,在罗帆尚且完全没有准备之前,便已经是来到了他的头顶!

    在这瞬间,那种原本出现在众多层面的,将他以及他所对应的存在都排斥向某处神秘所在的排斥力猛然完全消失,而他,也随着进入了一处让他所无法想象的奇妙所在之中。

    一种难以想象的危机感在这时候笼罩住他。

    这种危机感,不单单局限于现实层面,更波及了其他一切层面,笼罩住他在无数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身上!

    这是一种相比于当初他遭遇到第五次大劫之时所遭遇到的危机感更强大十倍以上的危机感!

    在这种危机感之下,罗帆只有一种自己在下一瞬间就要身心崩溃,魂飞魄散的感觉。

    “第六次大劫……”回过神来,罗帆面上显现出苦笑。

    事情的发展着实是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原本的四万三千亿年一下就变成九千亿年,未等他反应过来,这九千亿年就已经变成了不足十亿年了。而现在,这十亿年更是一晃之间就被完全跨越,那大劫居然在他整准备好好准备一番的时候就已经是直接降临他的头上,将他拉入这一处大劫所开辟的,奇异的所在之中!

    此时此刻,罗帆身体周围的天地之光已经是收敛成为一团云团的模样出现在他的头顶。

    此时此刻的这天地之光却已经不再是最开始那种无比纯粹的,好似活物一般的光芒了。而是好像是包含着一片星空一般,其中有着无数星星点点点缀着,让这光芒,这云团显得无比神秘,无比深邃,好似是天地宇宙之中的一切道理,一切奥妙,都已经被包含在其中了一般。

    而在他的周围,在那天地之光的笼罩范围之外,便是无边无际的,近乎黑色的浑浊存在。

    这种浑浊的存在似乎包含了时间、空间、物质、能量,又似乎什么都不存在,什么都没有一般。在其中,罗帆能够明显的感受到,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不断的向着自己而来。在这种压迫之下,那在他头顶悬浮着的,守护着他的天地之光的效果却只是聊胜于无而已。也即是,虽说有些效果,但却并不明显……

    这是现实层面,在其他层面之中的情况与这却是同样极为类似。

    同样是有着无穷无法形容的奇异存在包裹住他在其他层面之中所对应的存在周围!

    而也同样是有着天地之光正在守护着他,极力的抵挡着外界的种种威胁。

    不过,显然的,现实层面终究还是这一次大劫的重点。在其他层面之中虽然也有着威胁存在,但这种威胁却更近于本能的,无意识的威胁。就像是天象变化对于在其范围之内的一切事物的威胁一样……

    很显然的,至少在这一次大劫来说,其他层面的地位,显然依然比不得现实层面。

    这种情况,却是让罗帆稍稍松了口气。

    至少,从某方面来说,他已经是走在了这第六次大劫的前面了……

    在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当罗帆身上发生变化的时候,整个第四层都开始剧烈的震颤起来。

    这种震颤发自第四层的根源,影响着整个第四层的一切,包括其中的一切创世之力,一切世界群,乃至其中的一切修士!

    第四层之中的修士终究都是四劫强者,虽然远比不得罗帆,但也绝不是一般存在。因此,这种震颤虽说是从第四层的深处所发出的,甚至让他们都同步震颤的一种变化,但他们却依然是清楚的感受到了这种震颤的存在……

    而一般生灵,在这种同步震颤的情况下,是绝不可能发现这种震颤存在的……

    “怎么回事?!又发生了什么?!”一名名修士心中产生这样近乎惊慌的情绪出来。

    要知道,自从罗帆进入这第四层以来,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几乎每隔没多久便会有遍及整个第四层的巨大变化出现。

    而每一次的变化,对他们来说,都是一次巨大的考验!

    别的不说,哪怕是之前最后一次看似最为安全的变化,他们也直到现在都尚且没有从那种变化之中完全恢复过来,现如今有着不少修士依然沉浸在那种天地之光内部的生存方式的余韵之中,尚且需要一段颇为漫长时光去温养才可能恢复过来了……

    这种从第四层深层所产生的震颤,在他们的感觉之中,很显然是拥有着罗帆施展某种惊人手段的风格。

    所以,他们却是第一时间就将目标指向罗帆之处。

    一时间,一道道感知从四面八方向着罗帆的世界群所在之处扫过来。

    当他们的感知在这一处空旷的创世之力范围之中交汇在一处的时候,每一位修士都不敢相信自己所感应到的。

    “他,走了?怎么走的?为什么没有任何飞升的迹象?难道他逆行道尊之路?……”一个个疑惑,一个个想法,在这时候不断的从他们的心底浮现出来,使得他们一个个的惊疑不定起来。

    正常来说,以罗帆的实力,手段,离开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也该是飞升离开。

    而飞升离开,他们见了不知多少次了,该是什么模样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那种遍及第四层的飞升光芒呢?!那种超脱的气息呢?!那种从天而降的接引之光呢?!什么都没有,这能算是飞升吗?!

    好一阵子之后,方才有着一名名修士来到罗帆的世界群所消失之处,无比迷惑的探查着这里所留下的痕迹。

    但,很显然的,罗帆走得实在是太干脆太彻底了。哪怕是这些修士之中不乏拥有无数神通,无穷威能的道尊门下,那些散修之中更是有着无数对于追踪感应痕迹颇有心得,却也无法在这里找到任何罗帆留下的痕迹。

    这里的创世之力,就像是从亘古以来便一直存在于这里的一般,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异常,没有半点的异样残留……

    这样足足过了数年之久,那些修士方才真正得出结论,罗帆,真的已经是以他们所不能理解的方式,离开了这第四层。

    他们,终于真正的自由了!

    一种难以形容的喜悦,开始在众多修士的心中堆积起来,一种轻松的气氛,开始在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弥漫开来。

    在这里的那无数道尊门下,散修,都在这种轻松的气氛之中,感受到了那种桎梏住自己的枷锁在缓缓放松。感受到,自己原本被压制良久的道行境界,都开始有了松动的迹象了。

    一时间,他们甚至觉得这第四层都变得无比美好了。

    当然,这种绝对美好的过程显然是短暂的。没有了罗帆这么一个巨头在上面压制,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的矛盾,终于再没有了缓和的机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矛盾开始渐渐的涌现。

    两方阵营之间的摩擦,开始变得越来越多。

    若是一切没有什么变化,局势一直这样平缓下去,这种两个阵营之间的矛盾怕是还能够持续很长一段时间才会完全爆发出来。

    毕竟,对于这些已经被罗帆压制了这么多年的修士来说,平稳,对他们来说却是极为宝贵的。哪怕是对其他不同阵营的修士不满,在短时间内却也不至于压下他们对平稳的追求的。

    但,显然的,变化,是时时刻刻存在的……这种想要让局势永远没有变化的愿望,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