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二章 自灭?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二章 自灭?

    随着罗帆被排斥出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他在这第四层之中所留下的种种手段,种种神通,自然而然的,也就开始被渐渐削弱。

    其中,便包括他对于第四师兄的封镇!

    要知道,哪怕他对第四师兄的封镇使用的乃是层面之间的屏障,但,想要改变这种屏障,让这种原本很是平缓,对于现实层面这种的一切存在没有任何影响的屏障转而针对某一名修士,将某一名修士封镇在其中,那却就不是屏障本身能够做到的。

    那,必然是需要罗帆的意志,力量,神通,威能同时配合方才可能做到。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离开这第四层,与这封镇的“距离”被无限增大的时候,那些他所留在这封镇之上的意志、力量、神通、威能,自然而然的便会因为失去源头而被削弱。这种削弱,自然而然的,便会让那封镇动摇。

    最终,在罗帆离开这第四层的不久之后,这种动摇,终于达到了某个界限。

    那原本在封镇之中该失去一切意志,失去一切感知的第四师兄,终于挣脱了一丝束缚,重新得回了一点属于自己的意志!

    这般一来,结果显然就很明显了。

    整个第四层再一次生出了震颤。

    只不过,这一次的震颤,并不是来自那第四层的深处,也并没有让其中的所有修士,所有世界群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都随着震颤。

    而这样的震颤,对于这第四层之中的众多修士来说,显然是更加显眼,更引人注意的。

    “他回来了?!”这是众多修士心中第一个泛出的想法。

    他们所指的他,自然便是他们以为已经彻底飞升离开的罗帆了。

    由此却可以知道,罗帆在他们的心中已经留下了多么厚重的阴影……

    一时间,众多修士都开始有些茫然失措起来。刚刚得到这么一点时间的自由,忽然间又告诉他们,他们的噩梦可能重新回来了,这种感觉是何等的痛苦,不言而喻。

    在这时候,甚至有着那种脾气暴躁的修士已经变得歇斯底里,直接想要扑过来找到那震颤的源头,先下手为强,直接将可能是罗帆的存在杀死了。

    即便,他们知道自己的实力不足,或许不能搞定对手,反而可能被对手轻松搞定,他们也并不因此而气馁,反而因为这种生死一线的危机而豁出一切,潜力随着被大幅度激发出来,看起来比之前似乎要强上许多……

    就在这时候,一声惊天怒吼在某处传出来,在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之间疯狂的回荡着。

    这种怒吼之中蕴含了脱离桎梏的喜悦,更包含了一种被封镇,被桎梏的愤怒!

    这怒吼本身,使得这第四层之中的众多修士心神都被震撼,但,同样的,也正是这一声怒吼,使得那些原本已经近乎歇斯底里的修士猛然冷静了下来。

    原因无他,因为,他们,都已经是听出来了,这怒吼的主人,并不是他们所最为戒惧的罗帆,而是,第四师兄!

    第四师兄的存在对于众多散修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在这种两个阵营之间的矛盾发展越来越强的时候,第四师兄的存在就相当于加强了道尊门下的实力,就相当于加大了对散修的压力……

    但,这种压力,终究还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

    至少,相比于罗帆重新归来所带来的绝望来说,他们更愿意接受第四师兄归来……

    第四师兄怒吼了好一阵子才渐渐平静下来。

    这时候,他的身形已经是出现在了当初被罗帆封镇之前的那一处位置,周身上下狂猛的气息涌动着,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而去。在四面八方存在着的无穷无尽的创世之力在他的气息冲击之下产生了种种怪异的涌动,隐隐间似乎要衍生出种种千奇百怪的事物一般。

    四处张望一番,第四师兄眼中显现出怪异之色。

    “自灭了?飞升了?”他喃喃着,心中充满了疑惑。

    却是他终于发现了罗帆已经消失在这第四层的事实。而这,也让他明白了为何自己能够在现在脱离对方的封镇,重新回到这道尊之路第四层。

    相比于其他修士,他所知道的更多,对于罗帆消失的根源,却是有了更多的猜测。

    而且,相比于其他人,他作为第四师兄,他却是有着一些其他的手段去确认罗帆的去处。

    因为,他曾经乃是第四师兄!

    而作为第四师兄,他,却是有着一些联系第五层的手段的……

    想要确认罗帆到底是因为承受不住他所说的那些话语而自灭,还是冲破桎梏,飞升到第五层,他却只需要联系上层确认一下便可以了。

    因为对罗帆的戒惧,在这时候,确认罗帆的去处,成为了第四师兄第一重要的任务。

    在这时候,他没有回归自己的世界群,而是直接便在这一处位置开始行走起来,一片片组成脚印的符文在他的脚下不断的出现,随着他的行走渐渐的在无尽的创世之力之间环成了一个诡异而又玄奇的大圈。

    随着这个大圈的完成,那诸多符文开始渐渐的放出光华。

    这些光华并非离散四射的光华,而是以一种极为玄妙的方式凝成一股,直直向着天空而去的一种光华!

    远远看过去,这种光华看起来就像是一道道细小的飞升光芒一般,直直往虚空深处而去,直接将周围无尽的创世之力破开,消失在那创世之力的深处。

    随着光芒越来越耀眼,那一个被第四师兄走出来的圈子也渐渐的被充实起来,渐渐的化作一个巨大的光池的模样,隐隐间甚至能够看到那些光华如同流水一般在那圈子内部流转不休。

    好一阵子之后,光芒渐渐收敛,一个若有若无的模糊人影浮现于这个光池的上方。

    “你,已经不是第四师兄了。”那身影出现之后,第一句话便是这个。

    听到这个,第四师兄面上神色变得颇为难看。但终究有求于对方,却是极力的压制自己的情绪,道:“我现在还能够联系上你,就表明我还是第四师兄。”

    “好吧,算你说得有道理。说吧,这一次又有什么事情?要知道,现在查得严,若是没有说得过去的理由的话,哪怕是你现在依然是第四师兄,也绝对躲不过惩罚的。”那人影淡淡的道。

    “我需要你帮我查一名刚刚飞升的修士。”第四师兄这样道。

    “一名刚刚飞升的修士?这虽说不难,但总归是要给我一个理由吧。”那人影淡淡的道。

    第四师兄的神色显得有些莫名的紧张,道:“因为,我怀疑,他根本没有飞升,已经,自灭了!”

    听到这话,那人影猛然一滞。

    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语一般,哪怕是模模糊糊的身形,也能够看出他此时那种无法置信的情绪在体内堆积着。

    “你说的,该不是那位吧?”良久,那个人影方才有些艰涩的说道。

    “当然,除了他,还有谁能够让我用这种手段联系你让你确认?”第四师兄淡淡的道。

    “这么说,他,已经真的飞升到第五层了?”那个人影确认了一句道。

    “我是说,可能,也许,他已经自灭了也说不定。”第四师兄纠正道。

    那个人影听了却只是冷笑一声而已:“自灭?那样的存在怎么可能选择自灭?若是他是那种心志之人,如何能够将你逼到现在这一步?”

    第四师兄面上肌肉微微抽动,显然是被这人影的话语戳到了自己的痛处。

    不过,他深吸一口气,压抑住了心底的不爽,道:“到底会不会,只能靠事实说话。你只要探查一下最近刚刚飞升的修士,就能够知道他到底是飞升还是自灭。我想,最近飞升的修士数量应该不算太多吧,查起来,应该不会有多难才是。”

    那人影陷入沉默之中。显然,是默认了第四师兄所说的提议。

    只是,他显然有着什么顾忌,虽然并不反对他的提议,却也没有马上采取行动,而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似乎正在犹豫着什么,又似乎正在等待者什么。

    第四师兄自然是知道对方在犹豫什么,等待什么。

    罗帆的存在,对于他来说乃是一个噩梦,一个自己不敢挑衅,不敢招惹的噩梦。对于眼前这存在来说,却也差不了多少。哪怕,这存在乃是道尊之路第五层的存在……

    去查探罗帆的存在,去感知他有没有飞升,若是他没有存在还好,顶多就做了无用功而已。但,若是对方已经飞升到第五层,他的探查能够找到其身上的话,那自己的行为,显然便是在对其进行挑衅!到时候,若是他一个不爽,前来对付自己,那等待自己的可就是如同此时第四师兄这般惨烈,甚至更加惨烈的命运了。

    如此情况下,哪怕是这人影果断非常,也不得不陷入犹豫当中。

    好一阵子之后,这人影咬咬牙,道:“只希望,他的脾气不要太差……”

    说着,他的身形缓缓崩散,渐渐的化作一团翻涌不休的云团。

    这种模样,显然便是他的意志已经是重新回归第五层,与在这里的这么一个阵法完全断开来了。

    见到他出现这样的变化,第四师兄才松了口气。

    “只希望在那里找不到了……”他心中这样想着,眼中现出一种莫名的期待。

    若是在第五层找不到罗帆,就表明罗帆有着极大的可能已经自灭了。而这,对于已经在罗帆的阴影笼罩之下瑟瑟发抖这么久的他来说,却就是一件天大的好事。

    至少,他挣脱之前那封镇的行为,将会免去一切后患!

    等待的时间超乎想象的久。

    原本,以那一位的实力,想要探查整个第五层之中所有新的飞升者的话,顶天有一两个时辰也该绰绰有余了。

    但,这一次,第四师兄一个等待,就是半年时光过去了。

    这大半年时光里面,在他面前的那个阵法内部存在着一团烟雾在不断的扭曲,不断的变换着,却就一直不变幻出那个人影的模样出来,更没有给第四师兄他的探查结果出来!

    对于这个,哪怕是第四师兄耐心十足,也不得不感到有些烦躁了。

    并不是时间长短的问题,而是,时间对比之下的差距的问题……原本一两个时辰就能够完成的,足足拖了大半年之久,这怎么看都有些异常吧。

    甚至,第四师兄都开始怀疑,罗帆是不是真的飞升了上去,而那人这样的探查手段却是触怒来了罗帆,使得罗帆直接将其抹去了……

    心中种种纷繁杂乱的想法不断的涌现,使得第四师兄身上的气息也随着开始微微混乱起来。

    远处原本想要来与第四师兄搭话的那些道尊门下或者散修面对着这样的第四师兄眼见他身上这种气息,自然而然的打消了上来搭话的想法,因此却是给了第四师兄一个难得的清静。

    终于,等到了大半年之后的某一刻,在第四师兄身前的这个阵法开始动荡起来,其中那一团云雾开始渐渐凝聚,转眼就重新显现出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出来。

    这个人影不是其他,赫然便是当初那一个人影。

    看到这个熟悉的身影,第四师兄稍稍松了口气,问道:“情况怎么样?他,是不是已经飞升了?”

    “我探查了之前千亿年飞升的所有修士,其中,没有任何一个,是那位存在。”那个人影说着,话语之中还蕴含着隐藏不住的惊异,似乎眼前这种事情已经是远远出乎他的理解范畴之外了。

    听到这个,第四师兄却已经明白了对方为什么将原本一两个时辰就能够完成的探查过程足足拖到了大半年之久了。

    千亿年这个时间段,在他们整体的修行历程之中确实能算是最近这个时间段的范畴。

    但,相对于他当初所说的,那最近飞升的修士来说,这显然已经是一个太长的时间段了。而飞升者飞升的时间越多,想要将其分辨出来的难度就越大。耗费这么多的时间将这千亿年来飞升的所有修士都探查一遍,能够在短短的大半年时光结束,其实已经应该称赞此人的办事效率极高了。

    而这种种对于那人影行事的猜测最终汇聚成为这样一个想法:“难道,他真的自灭了?”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