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前兆

正文 第两千三百三十三章 前兆

    在这之前,第四师兄一直期待着罗帆是自灭,而不是飞升。因为,若是自灭的话,无论他怎么做,罗帆都再不可能回来找他的麻烦。原本他突破封镇所必然会出现的隐患,自然便会消失。而飞升的话,虽说看起来似乎已经是被道尊之路给隔绝出这第四层了。但,那终究也不过是一种阻隔而已。若是罗帆真的愿意的话,想要将力量传递回来,想要直接通过种种手段来对他进行惩罚的话,那光是他心中,就有成千上万种办法了,更何况是那更加强大的对方了……

    也即是说,只有罗帆真的自灭了,他方才能够确定自己已经是完全没有了任何后患存在。

    但,当这个时候,通过那个人影确定罗帆真的没有进入道尊之路第五层的时候,他却就发现,自己的心灵并没有因此而放松,相反的,反而是产生了一种更加强烈的不安!

    一种好像自己忽略什么,好像自己正在犯一个极大错误的感觉,在这时候从他的心底浮现出来,让他的心情反而是变得更加的沉重起来。

    那个在阵法之中投影出来的人影这时候显然也没有变得轻松。

    而是似乎正在进行着某种极为激烈的心理斗争一般,好一阵子之后,他问道:“你,到底和他说了什么?”

    对于这人影猜出自己和罗帆说了什么这件事情,第四师兄却是并不感到惊讶。

    毕竟,他对于眼前这个人影的神通广大实在是再了解不过了,对方便是干出再不可思议的事情,他都不会感到惊讶。现在通过一些推演知晓他曾经对罗帆说过什么特殊的话语,却是半点都不值得惊讶。

    甚至,相反的,他若是要惊讶的话,却不会是惊讶于对方知道自己和罗帆说过什么,反而应该惊讶于对方居然不知道自己和罗帆对话所说的内容!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神色无比平淡,只是道:“你想好了,你真的想要知道吗?”

    听到这个,那个人影微微一滞。

    过得良久,才叹了一声,道:“罢了。我自认为我不一定比得上那位,连他都可能因此而自灭,我可不认为自己能够百分百的支撑过去……”

    说话间,在那阵法之中的人影微微一颤,渐渐崩散。

    只不过,这一次却不是崩散成为之前那种云雾的模样,而是在崩散之间变得越来越淡,越来越稀薄,最后,完全消失无踪,好似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眼见如此,第四师兄叹了一声。对于那人影的决定,他并没有感到意外。但,心底终究还是感到有些不屑。

    这种不屑,在以前他却是绝不可能出现的。

    在以前,道尊门下之中的等级观念早已是深入他的心灵核心,对于更高层的存在,他绝对心中包含敬畏,便是看到,听到有什么不符合自己价值观的事情,也会努力的往好的方面去想。

    但,在现如今,心灵经历了重塑之后,他这种深入心灵核心的等级观念早已崩碎。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哪怕是道尊,都已经不再是那么高高在上了……更何况是这种只不过是道尊之路第五层的修士而已了?

    心情颇为沉重的这第四师兄转头看看这些时日如同时光停滞一般的第四层,摇摇头,将心中那种种莫名的不安挥开,转身便向着几个自己所亲厚的道尊门下而去。

    对于现在让他心情沉重的事情,他并没有任何其他办法能够解决,却也只能将其先放在一边,等待日后时机到来再来解决了。

    相比之下,现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风雨欲来的情况却反而是更加重要。

    至于他为何前往道尊门下那边,更加简单。虽说已经重塑了心灵,但第四师兄依然是第四师兄,他作为道尊门下的身份,终究还是不会改变的。如此一来,他道尊门下与散修之间发生矛盾冲突的时候,自然天然的就要站在道尊门下一边了。

    随着第四师兄的加入,道尊门下这一边的力量得到了巨大的增强。

    原本尚且需要平稳好一阵子的局势,瞬间就被打破!

    摩擦,开始快速诞生,战争,开始激烈爆发。

    只是短短的数年之间,这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便陷入了惊天的战乱之中。到处都是厮杀,到处都是战火,到处都是恐怖的混乱力量……

    无论是道尊门下还是散修,都开始在这过程之中大量离开,或是死亡,或是进入道尊之狱,或是直接飞升,总之,无法留在这道尊之路第四层之中。

    在这种混乱之中,新的秩序,开始渐渐的建立起来。

    道尊门下的力量虽说比起散修要强大许多,但数量终究还是差了不少。因此,在这样的争斗之中,两者却是谁也压不下对方,最终却是将整个道尊之路第四层分割成为不规则的两半。

    道尊门下占据其中一半区域,散修,占据了另一半区域。

    而在两个区域中间,无数天地、世界、时空堆积成为一条巨大的银河,分割开了两个区域,使得双方各行其是,各自发展。

    当然,在这巨大的银河边缘上,无论是哪一边,这时候都是驻扎着大量的修士在这里。

    这些修士将自身的世界群通过种种手段挪移到了这一处位置,防御着银河对面修士的进攻,同时时刻的寻找着对方的弱点,打算前往进攻对方的弱点……

    由此才使得双方的形势陷入动态的平衡状态。

    压力促进了发展。在这种战争之中,因为道尊门下有着第四师兄这么一个头领而使得他们在最开始尽占上风,差点便让散修全军覆没。因此,为了对抗道尊门下,散修也渐渐的建立起了一个联盟,推出了一名最强的领导者来整合他们所有人的力量,进而与拥有第四师兄的道尊门下进行对抗!

    而在这时候,第四师兄所在之处和那散修统领所在之处,却就是隔着银河遥遥相望了。

    在他们的附近,众多的世界群如同众星拱月一般,拱卫着他们。

    从这里却也能够看出战争对于修行的促进作用了。若是原来,没有战争的话,那些修士想要挪移自己的世界群却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甚至可以说,需要不知多少亿万年才可能将自己的世界群从某处位置搬到这银河边缘所在之处。

    但,因为战争的压力,所有道尊门下,所有散修齐心合力,发动自身的智慧,通过无数实验,想了无数办法,最终终于做到了在这战争之中将世界群快速移动,将一片片世界群从各处转移到了这银河的边缘之处……

    不过,显然的,对于这个,双方都没有太过在意。

    现如今,他们所在意的,乃是自己的对手……

    ……

    这道尊之路第四层因为罗帆的离开而陷入了战争之中,那边的罗帆却完全不知道,也没有在意这个。

    此时此刻的他,早已是陷入了自己的第六次大劫之中。

    在那无边无际的浑浊混乱之中,他处于天地之光的守护之下,艰难的抵抗着外来无边无际的浑浊混乱的侵袭。

    那天地之光对于外界那无边混乱的侵袭有着一定的阻拦效果,但,那显然并不大。

    此时此刻,那天地之光的防护圈却已经是在外界的恐怖压力之下节节后退,从最开始能够笼罩方圆数丈,到现在甚至已经是贴着他的身体,让他甚至都没有多少腾挪的空间了。

    面对着这样的压力,罗帆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有着之前那五次大劫的经验,他却是无比清楚,现在他所遭遇的,不过是大劫的前兆而已,甚至连传说中的热身都算不上,真正的大劫,真正的攻击,依然还在外面!

    现如今他能够勉强借助天地之光的威能抵挡住外界那种浑浊的混乱的压力,却并不代表着他就已经抵挡住这第六次大劫了。

    “只不过是前兆而已就已经让天地之光都几乎无法承受,接下来的真正劫数该有多么恐怖啊……”这样的想法,在这瞬间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就在这时候,周围的浑浊开始翻滚起来。

    丝丝缕缕的煞气从那翻滚之中渐渐的析出,并好似受到某种牵引一般,开始从四面八方快速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凝聚而来。

    天地之光的防护在这时候开始涤荡开来,极力的想要消除这些煞气,让这些煞气不能真正接触到罗帆的身躯。

    但可惜的是,这些煞气似乎是在某种更加不可思议的意志操纵之下进行变化一般,哪怕是天地之光在这时候因为那煞气而衍生出不知多少亿兆变化,以不知多少亿兆种方式去涤荡,最终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煞气在这过程之中一根根的扫开他的天地之光的防护力量,一点点的向着罗帆的身躯接近而来。

    面对着这种变化,罗帆心底那种危机感却是变得越发的强烈了。

    心中微动,他独特的则之世界观激发出来,强烈的,属于世界观的光芒从他的身体深处透出,穿透了无数阻隔,化入天地之光中,从各个角度,以各种速度,向着那丝丝缕缕的煞气凝聚而至,疯狂的碾压那煞气,极力的去截断那煞气!

    但,可惜的是,那些煞气对付起他那则之世界观所散发出来的光芒甚至相比于对付那天地之光的威能更加的轻松!

    对付天地之光的威能,那些煞气所凝成的丝线还需要产生无数细微莫名的震颤,需要在那威能之中进行某种微妙复杂至无法想象的扭曲变化。

    但,对付此时此刻罗帆所发出的,那则之世界观所透出的光芒,这些煞气丝线却是动都不动,居然如同直接无视这些光芒一般,直直撞入了光芒之中!

    而在这一瞬间,罗帆便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光芒,已经是在那丝线的冲击之下不断的震颤着,点点滴滴的光芒碎片不断的四处飞散,好似化作奇异的烟雾一般,开始渐渐的化作无形。

    感觉上,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忽然用手去抓住电钻头一样……

    嗤嗤嗤嗤……

    那些煞气丝线简直便超越了时光,在罗帆感觉到这种异样感觉的时候,它们就已经是悍然缠绕在了他的身上,转眼就已经是结成了一个奇异的煞气茧!

    随着这种变化,原本在罗帆头顶的那天地之光就像是忽然间承受了某种不可思议的拉力一般,开始快速下沉,转眼间就已经是透过那煞气组成的丝茧,重新融入了罗帆的身体之中,以一种极为奇特的方式,与他的心灵,与他的身躯纠结在一处,对他形成某种奇妙的防护。

    与此同时,在其他众多层面之中,罗帆所对应的存在,也同样是遭遇到了类似的变化。

    只见得,周围那无边无际的,与那大劫对应的存在,开始分出奇异的力量不断的钻入他所对应的存在之中,转眼间就已经是使得他所对应的存在陷入了某种无法用言语描述的怪异状态之中。

    而与此同时,那天地之光所对应的存在,也随着融入了他所对应的存在之中,开始以某种介于消极与积极之间的姿态,对抗着那大劫所对应的存在去了。

    “终究还是无法躲过啊……”在这瞬间,罗帆心底泛出了这样一个想法。

    之前的前兆,不过是大劫正在酝酿而已,挡住那个,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当大劫酝酿完成,真正的要对他进行攻击的时候,哪怕是他防御再精巧,再严密,也绝不可能抵挡得住的……

    毕竟,他现如今顶多也不过算是刚刚触动第六次大劫的修士而已,而他的对手,却是混沌状态,甚至是混沌状态背后的某种更加浩瀚,更加玄妙的存在!

    哪怕是他的实力再逆天,也不可能逆天到能够做到完全无视其威能吧?

    随着那无数煞气形成的丝茧将罗帆包裹住,周围无尽的,浑浊的混乱开始快速的演化,无穷无尽的煞气开始不断的从那里面析出,不断的融入那丝茧之中,让那丝茧变得越来越巨大,也让其包围变得越来越严密。

    最后,在不知过了多久之后,所有的一切浑浊的混乱,都完全化作了煞气,融入了丝茧之中,让那个丝茧,完全取代了原本的浑浊,出现在了这一片大劫所创造出来的奇异虚空之中!

    ,或者直接访问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