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二十九章 用意

第两千七百二十九章 用意

    “果然有问题……”这个想法在这瞬间从罗帆的心中闪过。

    在这时候,他猛然间就感觉到,自己与那程序化身之间的联系被快速削弱,似乎有着某种奇特的机制正在攻击他与程序化身之间的联系一般!

    在这种攻击之下,他就感觉到,那程序化身的种种感知变得越来越模糊,至少,在他本体的感觉上来说,是变得越来越模糊了。

    到了这个时候,他哪里还不明白那天地开辟者怕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天地开辟者了?

    当下,心中微动,诸多在他掌控之下的天地开始调整自身对于其他天地的排斥效果,使得这一方天地之中的诸多排斥单元产生种种微妙的变化。

    在这变化之间,那程序化身便如同化作黑洞一般,开始疯狂吸收外界无尽的排斥单元,将这些单元快速的补充进入这程序化身之中,让这程序化身本身开始产生种种或是微妙或是明显的调整,在这调整之中,极力的对抗着那种针对程序化身与罗帆本体之间联系的机制,让那程序化身的感应极力的保持下来。

    在这时候,一个身影浮现于虚空之间。

    这个身影乃是一个十丈高下的迷雾人影。

    其身材的比例,与罗帆所认知当中的先天道体的身材比例有着极大的差别。

    甚至手脚的数量,都与罗帆完全不同。

    不过,同样的,这样的迷雾人影,却依然是蕴含着一种完美的韵味,并没有因为其与罗帆认知当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有所区别而让人觉得别扭,觉得丑陋……

    这种特质,当然便是其他完美天地或者大天地的先天道体了。

    只是,这时候,这人影那眼睛的位置,却是透出一种正常生灵所不可能拥有的神光。

    那是一种绝对负面的神光!

    其中蕴含着仇恨、暴戾、阴狠、狡诈……

    这种种情绪出现在生灵身上并不值得惊讶。毕竟,这些其实都是对生灵的形容词……不过,任何生灵,哪怕是再恶劣的生灵,这种种秦旭,都不可能纯粹到眼前这人影眼中透出的神光那种地步!

    这样纯粹的负面情绪,显然已经是突破了生灵的极限,让任何人都在瞬间便会发现,眼前这人影,已经再不是正常生灵。甚至,并不是生灵了……

    “被劫数所掌控了吗?”罗帆的程序化身这样喃喃着。

    在这时候,那人影却是完全没有理会这程序化身的意思,这整个小世界在其操纵之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其中存在着的万物,都在这瞬间化作种种与原来完全不同的形态。

    一种,近似于符文,近似于符,近似于符篆,更好像是某种罗帆从来没有见过的文字的一种形态。

    这种万物所化的奇异存在在出现之后,便开始产生种种不可思议的威能,彼此之间建立起了各种各样千奇百怪,甚至无法用言语形容的联系。

    彼此之间的威能更是在这种联系之间不断的往来沟通,流转不休……

    这种形态,对于罗帆来说却是再熟悉不过了。

    那,分明就是在布阵!

    “布阵?到了这个级数,阵法这种东西真的还有战斗意义?”这个想法在这瞬间从罗帆的心中闪过。

    阵法的威能是无穷无尽的,任何一个级数,都会有着那个级数对应的阵法存在。对于这一点,罗帆却是再清楚不过。

    他这时候这样的想法,却并不是认为到了他这等近似于七劫强者的层次之后,已经没有阵法能够对他起作用,没有任何阵法能够对他造成影响了。

    而是,到了这个级数,任何阵法所天生存在的破绽,已经是再无法弥补了!

    阵法的威能确实是能够无限的提升,创世灭世,也并不是阵法的极限。对于罗帆这个级数的存在,阵法的存在也依然是有着巨大威胁的。若是真的任凭那阵法作用的话,罗帆也可能在某一座阵法之下生死不能……

    但,奈何,阵法却是需要布置才能够起作用的……

    需要布置,这一点在寻常并不算什么。以罗帆这个级数的实力,绝对能够将布置阵法的时间压缩到亿万分之一刹那。而亿万分之一刹那的准备时间,只要不是战斗之中,哪里抽不出来?

    所以,若是并不是在战斗状态,能够有时间提前布置的话,阵法的用处自然是相当的巨大的。

    但,若是,处于战斗之中,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亿万分之一刹那的时间看似无比短暂,但对于能够将瞬息与亿万年等同起来看待的,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来说,这段时间却已经是足够漫长了。

    在这么“漫长”的时间里面,他们足以做出千万个动作,施展出千万种妙法!

    有着机会施展这千万种妙法,想要找到一种能够在这个阵法发挥作用之前对其进行破坏的妙法,难道很难?

    正是因为如此,阵法,在他们这个级数,其战斗意义,却已经是差不多失去了。

    至少,若是同一级数的战斗之中,施展阵法战斗,却就还不如是直接直接施展观念神通这一类的手段来得有效。

    对于这一点,相信只要有着罗帆的见识,都会知道得清清楚楚的。

    眼前这生灵,显然也是如此。

    但,在这时候,这明明应该对这一点知道得清清楚楚的那生灵,却居然就在他面前开始布置阵法,打算借助这阵法来与他进行战斗!

    这种情况,怎能让罗帆不感到惊讶?!

    不过,惊讶归惊讶,罗帆却也并没有配合对方的想法,在这时候,却开始按照正常的,针对阵法的方法来应对眼前这一个正在成型的阵法。

    但,很快的,罗帆便面色微微一变了。

    因为,他忽然发现,这程序化身,或许根本无法阻挡那一座阵法的成型!

    原因无他,因为这程序化身根本没有任何力量!

    这程序化身能够做到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能够获得种种难以想象的神通,根本原因就在于,这程序化身能够随意的调用这一方天地的力量,能够借用外界所存在的无穷威能!

    若是光看这程序化身自身,却是并没有任何力量存在的……

    而现如今,在那正在成型的阵法的作用之下,周围无尽的力量,却都在拒绝这程序化身,让这程序化身调用外界力量的难度变得越来越大!

    而且,随着那阵法越来越完整,这种难度还在急剧的提升。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罗帆有着无数想法,有着种种谋算,没有力量的支撑,却也都只能止于想法,止于谋算而已,根本无法真正实行。

    “看来,只能够这样做了……”在这瞬间,罗帆只能够叹息一声。

    他不知道那已经发生变化的天地开辟者到底想要做什么,但却知道,其做法,必然是需要经过他的程序化身。

    这样的话,他哪怕是什么都不知道,却也有着一个办法能够破坏对方的计划。

    那个做法不是其他,正是,将这个程序化身毁灭掉!

    对方想要经过这程序化身达到什么目的,这样的话,自己只需要让这个程序化身消失,让这个程序化身不存在,自然便能够让对方的计划失败了。

    这时候感觉到那种阻隔机制越来越强,对于本体与程序化身之间的联系的破坏也越来越大,罗帆便知道自己再不能耽搁了。

    于是,心中一动,那程序化身之上的众多排斥单元微微一滞之间,诸多排斥单元彼此之间的稳定结构被瞬间冲破。

    只是一转眼之间,那程序化身便已经是直接崩解为毫无意义的众多排斥单元了。

    与此同时,罗帆的意念就像是脱去了万斤重负一般,微微一松之间,与本体的联系就已经是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就像是,完全不受那种作用机制的影响一般。

    这种情况,其实再容易理解不过了。

    那种攻击机制乃是作用在罗帆的本体与程序化身之间的联系,却并非是直接攻击罗帆的意念与本体之间的联系。

    现如今,那诸多排斥单元完全崩解,从程序化身的一部分化作单纯的排斥单元而已。却就已经是将那程序化身本身的存在完全抹去。如此这般一来,这些原本组成程序化身的一切细节,自然就已经不再受到那种攻击机制的影响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却是止住了让那意念离开那一处核心,重新开始凝聚程序化身的打算,而是直接以这意念去观测这核心内部的种种情况。

    此时此刻,这核心之中,那一个阵法依然是在不断的构筑着。

    整个阵法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完整,也越来越玄妙……

    “想逃?”那已经被某种存在所操纵的那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冷笑一声,那阵法随着开始进行微妙的调整起来。

    在这种调整之中,罗帆原本不受阵法影响的意念却就渐渐的受到了一股越来越强的压力,连动弹都似乎变得越来越困难起来了。

    发现这一点,罗帆却是并不担忧,那意念微微一震之间,便已经是发生了微妙的改变,瞬间便再一次挣脱了那压力的作用。

    这意念无法借助程序化身操纵外界已经被阵法所镇压的力量与种种威能,但并不代表着意念无法对自身起作用。

    这时候,他所做的,却就是调整自身的那一丝意念的结构,使得那一丝意念原本被那阵法的作用点开始改变,将这种作用点消去,使得那阵法再无法对其起作用。

    当然,这显然只是暂时的。就像是之前那意念并不受影响变得受影响的过程一般,这时候,那阵法也只需要进行一些调整就能够重新找到对这意念的作用点,进而压制这意念。

    不过,这点时间,对于他来说,其实已经是足够了。

    足够罗帆对这一个阵法进行观察,足够他对那被操纵的天地开辟者的用意进行观测了。

    果然,很快的,那阵法便已经是在那天地开辟者的调整下再一次的抓住了他意念改变之后的特性,再度的将不可思议的压力作用在他的意念之上。

    不过,这时候,他却已经是知道了,这阵法的真正用意了……

    这阵法,并不是真的只是针对罗帆的程序化身,也并不只是为了针对罗帆的意念,甚至,都不是为了针对罗帆!

    而是,为了,针对与罗帆是意念有着哪怕是一丝丝联系的,万事万物!

    其中,包括罗帆自身,也包括他的则之天地,更包括他的则之天地层与那交通网络层!

    罗帆自身、甚至是他则之天地自然不用多说,这意念乃是罗帆的意念,其与罗帆之间的联系有多紧密,不言而喻。而罗帆的则之天地与罗帆之间的联系又有多紧密,也是不言而喻的。

    如此这般一来,其针对与意念有着联系的万事万物,自然不可能放过这两者。

    之后,那则之天地层,那交通网络层却就需要稍稍拐个弯了。

    则之天地层虽然并非是则之天地的附属,但,终究是以则之天地为核心所建立起来的模拟混沌层!这样的层级,与罗帆的则之天地自然是有着种种紧密的联系。则之天地会受到这种阵法影响,这则之天地层自然也不可避免的受到影响。

    同样的道理,交通网络层虽然相比于则之天地层与则之天地的联系要疏远一点,但终究也是有着联系的。

    受到影响,也是理所当然的。

    而何种影响的结果,通过眼前这一方天地的遭遇,罗帆也能够隐隐猜测出来。

    “劫数层的胃口还真是大啊……”想清楚这种种,罗帆忍不住发出这样的感慨,神色当中满是骇然。

    虽然无法确定,但改变这天地开辟者的,显然便是那劫数的力量。甚至,可能是那劫数层的某种意志具现!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开辟者要锁定则之天地层,锁定交通网络层,其用意难道还用得着多想?除了将劫数扩展到这两者身上,难道还有其他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