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新征兆

第两千七百四十七章 新征兆

    罗帆想要从那诸多刚刚度过第一次天地大劫的天地之中找到马上能顾度过第二次天地大劫的天地,那显然只是一个奢望而已。

    哪怕是这是模拟混沌状态,却也不可能完全不按照规则的。

    一方天地想要成长到能够引动第一次天地大劫,那显然是需要一个不短的过程的。那天地,也需要得到足够的成长才能够做到。

    连想要引动第一次天地大劫都是如此了,想要引动第二次天地大劫,那难度只可能比引动第一次天地大劫更强,而不可能比引动第一次天地大劫更弱!

    也即是说,一方天地度过第一次天地大劫之后,却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就有能力引动第二次天地大劫……

    它,至少需要回复在渡第一次天地大劫之时所受到的损伤吧?回复损伤之后,总要有时间完全吸收度过第一次天地大劫之后所得到的,那劫数层所赐予的好处吧?完全吸收这些好处之后,总要有时间将其潜力完全发挥出来吧?将潜力发挥出来之后,总要有时间继续成长,更进一步吧?

    这种种过程持续下来,没有个万年以上的时光,却是绝不可能做到的。

    诸多天地之间的时光流速虽然是独立的,但它们可都是连接同一个劫数层的!

    既然都是连接同一个劫数层,那么,它们引动劫数层的威能降临的时间,自然就得要以劫数层的时间来计算了。

    也即是说,或许,对于那些天地来说,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亿万年,亿兆年。但,只要劫数层需要的酝酿时光并没有到,那么,那天地便不可能遭遇到劫数层所降临的劫数!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对于罗帆来说,想要短时间内就看到那劫数层之中有劫数威能向着那些度过第一次天地大劫的天地灌入,那显然并不是短时间内能够做到的。

    所以,最终,在罗帆于这则之天地之中观察了数百年之久,甚至已经是隐隐间感觉到那劫数层似乎又针对这则之天地又有了反应的时候,他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一方天地引动第二次天地大劫,自然也就更不可能得到那度过第二次天地大劫的天地的特质,也就不可能真正认知到它们的存在,自然也就更不可能看到那度过第二层天地大劫的那诸多天地的存在了。

    “看来,终究还是只能从我的天地出发啊……”罗帆暗自叹息一声,将自己的目光从那漫天星辰之中收回,转而重新放在自己的交通网络层之上的那劫数层之上。

    在这时候,劫数层已经是从原本的模模糊糊的透明模样重新变得清晰起来。

    那种模样,就像是当初自己第一次认出那劫数层之时那般。

    看到这个,罗帆哪里还不明白,这乃是那劫数层重新与这交通网络层,甚至重新与自己的则之天地联系在一起的表现!

    而这时候,他之所以只是看到其变得不再透明,变得真正清晰而已,而根本没有看到其他任何不同,根本原因其实很简单,那就只是因为,这时候那劫数层对于这交通网络层,甚至对于他的则之天地的作用方式,超出了他的认知……

    就像是,上一次自己的则之天地所遭遇到的,那劫数威能直接通过时光长河贯彻到过去、现在、未来,直接通过操纵时光长河来扭曲这则之天地的命运一般。

    在当时,若不是猜想到这种可能,他也根本无法看到那劫数层之中有着劫数威能灌入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

    这一次的情况,和上一次相比,想来也不会有太大的不同。

    想到这个,罗帆心中的警惕却开始提了起来。

    要知道,这种情况,可是代表着,他一不小心就可能翻船啊……而一旦翻船,他虽说不至于万劫不复。但至少之前的种种努力,这则之天地所建立的一切根基,怕都要化作泡影了。

    这种可以说是与自己的性命息息相关的变化,相比于那满天星辰的种种变化来说,重要了万倍都是往少了说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是傻了才会将自己的注意力依然放在那满天星辰,或者说,那无穷天地之上了。

    “是我的天地,还是其他天地?”罗帆这样想着,将自己的感知扫过这整个交通网络层。

    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现如今剩下的天地依然是无比平静。至少,没有有关劫数的任何变化出现。

    那些完好无损度过劫数的,正在极力的吸收那劫数层所赋予的好处。而那些艰难度过劫数的,正在极力的借助那种种好处来恢复自己的天地,恢复自身的状态。

    至于那些已经是失去天地,只剩下自身脱离天地,依然残留下来的天地开辟者,却是寻找了这交通网络的某一处角落开辟洞府,自己的修行,极力的想要重新开辟自己的天地出来了。

    这种种情况,一眼看过去,却是和百多年之前罗帆所看到之时并没有任何区别。

    看清楚这些,罗帆就已经是明白过来,这一次的变化,却是有着极大的可能是发生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上。

    毕竟,其他天地自己都看不到什么变化,除非是那些天地之上出现的,劫数的威能的作用方式同样是超过他的感知范畴,是他暂时来说完全无法理解的。否则的话,就代表着那些天地并没有受到劫数的侵蚀。

    而显然的,那些天地遭遇的劫数是他所无法理解的这种可能性却是相当之少。

    毕竟,那些天地这时候的状态都不像是能够能够遭到劫数的模样,而且,便是能够遭遇到劫数,那劫数的情况也有极大的可能是从自己之前所遭遇的那两次劫数征兆之中挑选出一种出来。

    既然如此,那么,显然第二种可能性比较大了。

    当然,即便是猜错了,那其实也不算什么损失……

    彻查一番自己的天地,并不会给他早晨什么损失……

    有了这种种想法,在这时候罗帆该怎么做,却就很明显了。

    在这时候,他将自己的感知完全锁定自己的则之天地,细致的感应着这则之天地之中可能出现的一切异常变化。

    只要有劫数威能产生作用,便必然会有变化。

    哪怕是之前劫数威能直接针对时光长河,直接在过去、现在、未来同时起作用,那也有着一些征兆表现出来……

    在彻查这天地的情况的过程之中,罗帆更是以道主的名义将许多修士召来,吩咐他们去寻找这天地可能存在的,那劫数的征兆。

    那些修士虽然没有感受到什么劫数征兆的存在,但听到这劫数征兆这么几个字,却就完全没有任何一个敢于轻忽了。

    这可是劫数!是一不小心就可能让这整方天地崩溃的恐怖存在!若是找不到任何征兆的话,那顶多也就只是浪费一点时间而已,但肉食不去找的话,说不定最终就会漏过能够消弭劫数的希望,最终让这一方天地完全覆灭。

    所冒的险是如此的不对等,那些修士就算是胆子再肥,也是不敢轻忽以对的。

    更何况,这些话语乃是来自道主的……

    那众多修士开始分散出去,调动自身的势力,开始仔细的从方方面面寻找可能存在的劫数的征兆。

    这些修士本身乃是这一方天地土生土长的修士。他们与这一方天地的亲和程度,自然是不言而喻。这天地有任何变化,最先发现的便是罗帆,再接着,便是那天道,再下去的,就是他们这些修士了。

    而且,因为这些修士本身的视角与罗帆以及天道都完全不同,所以这些修士却有着不小的可能发现罗帆所发现不了东西,发现天道所发现不了的东西。

    就像是,一个巨人可能发现不了细小的东西,但一个小人,却可以清楚的将其找出来。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个,所以罗帆这时候方才将这个任务发布出去,而不是靠着自己去努力的搜寻……

    时光悠悠流逝,那交通网络层之上的那劫数层变得越来越明显。

    随着其变得越来越明显,罗帆心中却渐渐生出莫名的压力了。

    这种情况,代表着那劫数层与渡劫天地的通道建立得越来越稳固,其中流过的劫数威能也变得越来越多了。

    而这种被劫数层针对的天地,更极有可能是他的则之天地!

    在这样的情况下,完全没有找到那劫数存在的任何征兆的他,怎么可能不感到压力?!

    这一日,罗帆正在四处搜寻,彻查这天地的种种情况,寻找着劫数的征兆所在。

    忽然,有着一名修士前来求见。

    这修士乃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修士的顶层,虽然不算是最强者,但却是最强的那个等级。也是这整方天地之中,站在修行巅峰的存在。

    其境界,同样是伪圣。

    感受到这修士前来求见,罗帆心中一动,便将他召来。

    “弟子见过道主,此次求见道主,却是弟子发现了一些异常,可能与那劫数征兆有关,不敢隐瞒特来告知道主。”那修士一见到罗帆,连忙拜倒,开门见山的道。

    听到这话,罗帆微微一震,他没想到居然真的是这些修士发现劫数的征兆,当下连忙吩咐这修士将征兆说来。

    那修士不敢怠慢,告罪一声之后,便抬手一拂,将几个人影弄出来,放在罗帆的宫殿之中。

    这几个人影看起来都是修士,但,都只不过是底层的修士而已。

    实力甚至还没有达到散仙之境,别说是相对于罗帆来说了,便是前来报告的修士来说,都是蝼蚁之中的蝼蚁。

    罗帆这时候不等那修士禀报有什么问题了,直接感知一下侵入那修士的身体之中,从里里外外开始彻查这几名弱小的修士。

    这些修士的身体状况相当的正常,确确实实的就是自己所开辟出来的则之天地之中自然诞生出来的生灵,也是按照自己所传授的,这则之天地之中的修行法门所正常修炼而成的修士!

    不过,对于这个,罗帆却并没有感到惊讶。

    身体内外的种种情况只不过是这修士所代表的东西的一部分而已。

    当下,他绕过了这些修士的身体情况,开始从一个更加虚化难道角度,从一个更加玄奇的角度去彻查这些修士。

    彻查,这些修士的因果,彻查他们的气运,彻查,他们的记忆,乃至,彻查他们本身的存在、虚实……

    等等等,一番彻查之后,他隐隐间就已经是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这些修士,一个个的,都多了一些他们本不该拥有的记忆!

    这些记忆,让他们,变得与原来的修士有些似是而非!

    不过,这些多出来的记忆并非是他们受到夺舍之类的手段所产生的,而是一种凭空的,好像是受到某种无形的共鸣所产生的记忆!

    而得到这些记忆之后,他们的因果,他们的气运,似乎都发生了某种混乱,变得与原来有了本质的区别,虽然不至于完全换了个人一般,但却已经是完全脱离原来的轨迹了。

    这种情况,让罗帆感到颇为熟悉,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曾经看到过这样的手段,发现类似的情况……

    “恢复前世的记忆?得到未来的记忆?还是,得到平行自我的记忆?”在这瞬间,种种猜测在罗帆的心中浮现出来。

    若是其他时候,看到这样的异常,罗帆必然不会多在意。

    但,在这时候,在这种彻查劫数挣扎,发现那劫数层正在施展什么手段针对这交通网络层的时候,这种如此明显的异常,他怎么可能不去关注?!怎么可能会不将其与那劫数联系在一起?!

    心中微动之下,他开始从这方方面面开始彻查这几名修士。

    最基本的,自然便是直接阅读他们的记忆,通过他们的记忆之中的种种情况来查探这些记忆到底是来自何处,到底是这几种情况之中的哪一种。

    “原来是平行自我的记忆……”一番查探之后,他恍然大悟,心中隐隐间就已经是猜测出来这一次的劫数征兆到底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