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五十一章 三千万年

第两千七百五十一章 三千万年

    对于那众多天地开辟者的惊疑不定,罗帆显然不可能去在意的。

    此时此刻,他只是沉浸在那对自身则之世界观的整理之中,努力的挖掘着自己的心灵,体会着自己内心深处对于种种事物,种种现象的观念,想法。

    通过这种种体会,一点点的构筑种种对于从来未曾想过的事物,现象的认知,一点点的弥补自己则之世界观之中的空白之处。

    这一个过程说起来简单,但事实上,这个过程之繁杂,甚至相比于当初直接整理自己的世界观更要繁复,困难个千百倍。

    当初,罗帆足足耗费了数百万年时光构筑一个则之世界观的雏形。之后为了晚上这个雏形一直到这一步,他足足耗费了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

    现如今,他的行为却就相当于在当初这耗费了以万亿年计算的时光所未曾找到的破绽之上再度搭建一个新的体系,构筑一个能够弥补原来的则之世界观的一个新的体系!

    这种事情的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可以说,若是没有这个时候那空白之处作为指引,他却是怎么样都不可能做到的。

    但,哪怕是有着那空白之处作为指引,想要做到这一点,那也是一个庞大无匹的工程。

    在这时候,他所能够做到的便是一点点,一点点的去磨,一点点的去将自身心灵深处隐藏着的最为秘密的念头给找出来,最为深层的认知给一点点的抽出来。

    之后,再用种种最为严格的方式去折磨这些念头,去考验这些认知。

    如此这般经历了不知多少次之后,方才能够勉强形成一种认知的雏形,观念的雏形。之后,这种雏形能不能成长,能不能适应那则之世界观,就得看运气了。

    一旦适应,那自然是最好不过。

    但,一旦不能适应,他便必须或是调整这些观念,或是调整自己的则之世界观,这样又是一番打磨,又是一番实验……

    如此这般,光是想想,都是一个足以让任何人绝望的工程了。

    但,在这时候,罗帆却是没有任何选择。只要他想要得到最为完美的则之世界观,想要成就真圣,想要永恒不灭,万劫不磨,那么,他就只能一点点去磨,一点点去实验,一次次的推翻自己所建立的结论,一次次的改变自己确定的认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时光一点点的流逝着。

    不知不觉间,则之天地之中,已经是有着三千万年时间过去了。

    这三千万年时间对于外界来说,或者说,对于那交通网络层来说,却也不过是相当于三千来年而已。

    这段时间虽然不算太短,但相比于罗帆真正经历的时光来说,却已经是快得难以想象了。

    这三千年时光里面,这交通网络层之中,许多天地却已经是不知不觉间遭遇到了第二次天地大劫的征兆了。

    相对于罗帆能够通过种种办法发现这种挣扎,进而将那征兆抹去,将那劫数掐灭在萌芽状态来说,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其他天地却就没有这样的能力了。

    他们在这过程之中,没有任何一方天地,或者说,任何一名天地开辟者能够发现这种征兆的存在!

    对于他们来说,这三千年之中,他们的天地却是无比顺利,无比和平。一切都和他们所梦想当中的天地一般无二!

    当然,对于这交通网络层来说是三千年,对于他们的天地内部来说,时间却就不一定了。

    有些天地所经历的时光已经是超过了则之天地的三千万年,有些天地却甚至还不到三百年。

    具体是多少时光,却就得看那天地与交通网络层之间的相互作用,看那天地的开辟者自身的意愿了。

    就像是罗帆的则之天地,之所以交通网络层过去了三千年,则之天地之中就已经是过去了三千万年都不止,这其中的原因就是因为罗帆自身有着一种急迫的感觉。

    因为他知道,想要弥补那种则之世界观的空白之处需要无比巨量的时光!正是因为有着这种急迫,因为知道这个任务需要无比巨量的时光,所以他方才会本能的想要得到更多的时光。

    因为这种本能的需求,所以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时光,方才会比起外界要快上万倍左右,让外界不过是过去了三千年,这则之天地之中就已经是过去了三千万年了。

    而其他天地却不一样了。

    其他天地的天地开辟者有些对于自己的情况有着更加强烈的紧迫感,有些却是已经完全放松下来了。

    有着更强紧迫感的,自身的天地的时光流速自然便会更加快速,让自己能够得到更多的时间。而那些完全放松下来的,自然时光流速便会变慢。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已经是完全不需要时间,只需要一直等待下去就足够了。既然如此,时间自然便不会加速,反而放缓了。

    这种情况,那众多天地开辟者心中或多或少的都有所察觉。

    当然,也只是有所察觉而已。具体的规律,他们却尚且无法找出来。

    但,有着这种察觉,却就已经是足以让他们分群了。

    那些没有紧迫感的天地开辟者聚集在一起,形成一群,那些有着紧迫感的天地开辟者汇聚成为一群。

    对于他们来说,有紧迫感的同伴紧迫感或许不一样,但那却都代表着彼此内心的不安,代表着自身对于未来的警惕。而那些没有紧迫感是同伴,却就表明对于未来的乐观,表明对方与自己一样,并不认为未来会有危险……

    这种划分,可以说是最为直观,最为无法隐瞒的划分。

    最终划分出来的一群群天地开辟者,也都发现了彼此确实是自己的同类,确确实实是与自己想法最为相似的存在。

    一时间,交流却是变得更多了。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都是靠着认知所构筑出来的。

    哪怕是那天地的位置,也都是如此。

    随着他们彼此之间的交流开始有所分割,对于其他天地的认同程度出现分别,这交通网络层之中诸多天地之间的位置也开始随着出现了变化。

    那些时间流速更快的天地开始汇聚在一起,那些时光流速更慢的天地开始渐渐的汇聚在一起。

    最终,却就自然而然的为这整个交通网络层划分了一片片的区域。

    当然,天地开辟者的想法是在时时刻刻的变化着的。

    有些天地开辟者这时候还有着强烈的紧迫感,但下一刻,说不定就放松下来了。而有些天地开辟者,这时候还放松,说不定什么时候就醒悟过来,忽然觉得该有紧迫感了。

    如此这般不断的变化之下,却就使得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简直便如同房车一般,在时刻不停的挪动着。

    这却就使得这交通网络层完全没有了原来那种稳定之感,反而是显得生动活泼起来。

    当然,这一切的变化,却都并不包括罗帆的则之天地!

    罗帆的则之天地无论是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的位置到底怎么变化,自身都是处于这交通网络层的绝对核心!

    作为,镇压这整个交通网络层的绝对中心存在!

    当然,因为这则之天地的时光流速的缘故,最为靠近这则之天地的那些天地,一般都是时光流速更快的天地。

    越是远离这则之天地,那天地的时光流速便越是缓慢。一直到最后,甚至相比于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时光了流速要慢上千百倍的那种天地……

    相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变幻不定的变化,在那漫天星辰之中,或者说,在那众多天地开辟者所无法看到的,那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其他无尽的天地之中,那情况却就完全不同了。

    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是时时刻刻变化着,时时刻刻的变换着自己的位置。

    但,在那无边漆黑之中,无穷天地之间的变化却就是完全不同了。

    或者说,在这三千年之间,那漫天的天地之中,根本可以说是没有任何明显的变化!

    天地,依然是那些天地,甚至,那些光点的位置也依然是没有任何变化。

    除了,一些天地因为劫数层的打击而消失……

    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天地乃是彼此相对独立的。彼此之间的时光流速,也是相对独立的。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之间会有一个共同点标准,那乃是因为这交通网络层将所有的天地串在一起的缘故。

    是正是因为这交通网络层的存在,方才使得那些天地之间的时光流速会在整体上遵循一个底层的规则。也方才使得这些天地会因为时光流速的不同而开始挪移位置。

    当然,即便是有着交通网络层的存在,这些天地彼此的时光流速也依然是相互独立的。

    依然是更受那些天地的开辟者的意愿所影响。

    从这里便可以看出来,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诸多天地之间的独立性到底有多强了。

    而相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有着交通网络层将彼此串起来的情况来说,那漫天的,或者说,整个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其他天地却就不一样了。

    对于那些天地来说,它们的彼此独立性,却是相比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的独立性要强上不知多少倍!

    在那些天地的背后,却是根本没有任何一种底层的规则在掌控这一切。

    对于交通网络层来说,时间已经是过去了三千年。

    但,对于那诸多天地来说,时间所过去的时光,却可能还没有三个呼吸,甚至可能反过来时光反而是后退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无尽天地在当初印入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景象,其实就已经是这无尽天地最为寻常,最为正常的一种模样了。也即是说,无论是在这里度过多少万年,多少亿年,只要认知没有变化,那么,所看到的那无尽天地,却就是那种模样!

    既然是如此,这时候从这交通网络层所看到的那漫天的天地,自然也就不会有任何变化了。

    当然,这一切,只有能够认知到那漫天天地存在的罗帆才能够看到。

    但,显然的,这时候罗帆显然是没有什么心思去查看那漫天天地的情况的。

    在这时候,他依然是在努力的弥补着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之中的空白之处。

    这一日,在他开始进行这个无比繁杂的工作三千多万年之后的某一日,他终于心头一震,感觉自己将最后一处空白之处勉强的弥补完成了!

    “终于完成第一步了……”在这瞬间,他长长呼出一口气。

    随着他这么一口气呼出,他的则之天地的时光流速开始快速的减慢。从原本外界交通网络层的万倍时光流速渐渐的放缓到了与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等同的程度。

    毕竟,这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本就是按照则之天地的时光流速来设定的……

    之前则之天地之中的时光流速比那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要快上万倍,那其实是罗帆自身的心念失衡,是他自我的急迫程度相比于原来要强上万倍的表现。

    现如今,他初步完成了这种空白之处的弥补,却是终于心态重新恢复过来。也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则之天地的时光流速,却也就恢复了正常的,与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时光流速等同的程度了。

    不过,现在他完成了对这空白之处的弥补,却并不代表着,他就已经是彻底的让自己的则之世界观变得完整无暇了。

    事实上,这种弥补,只不过是最初步,最为勉强的弥补而已。

    也即是说,这相当于,一件衣服破了之后,直接将一块破布直接贴在这衣服的破洞之上,将其缝起来而已。

    这样的做法,确确实实的能够让那个破洞消失,让这一件衣服变得稍稍完整。但,那破洞却依然是无比明显,看起来依然是乞丐装的样子。

    这样的衣服,显然是难登大雅之堂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