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幻无二,道心重塑

正文 第一百二十六章 真幻无二,道心重塑

    第一百二十六章真幻无二,道心重塑

    就在此时此刻,罗帆的心神意念之中,却依然在将他从出生到现在的所有记忆不断的流过。让他宛如重新经历从出生直到现在的每一分一秒,重新选择他需要作出的每一个选择一般!

    只是,现在他却并不像最开始那样——每一个时间点,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重新经历上千万次之多。

    事实上,现在的这个数字已经变成了二——只剩下代表着至善与至恶这两种性格自我的选择!

    这,便是那在罗帆识海世界之中的那千万自我争斗的真相,争斗的本质!

    若是到得这至善与至恶两种自我之中哪种获得胜利,那么,这两种选择,便会最终只剩下一种,只剩下代表着胜利的自我那一种。

    而到那时,这种与事实完全不符的记忆,便会变成罗帆真正的记忆,也便代表着罗帆从此变为另一个人,代表着原来的罗帆再不存在!

    照道理来说,这些重新进行的,与事实不符的选择,重新经历的每一件与事实不符的事,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

    若是罗帆道心并无崩溃,依然能够清醒的分析的话,那他定然能够轻松的找到其中的错漏之处,从而发现这些选择,并非自己当时所做出的选择,知晓这些自我,并非他真正的自我!

    但,就如做梦的人从来不知道自己在做梦一般,此时的罗帆,即便是这些记忆之中有着天大的破绽,就算是让这些经历显得再荒谬,他也丝毫不觉有任何的异常。丝毫不觉这些会不是自己真正的记忆。

    ……

    “好了,为了结束我们亿万元会的争斗,我想到一个办法,既不用让我们就此身死,你也可以继续制约我不能吞噬洪荒。”那黑罗帆望着白罗帆道。

    “我不相信你。”白罗帆很是干脆。

    “这办法你一定也想到了,不相信我的话,你来说好了!”黑罗帆并没有丝毫意外。

    他本身便是代表着至恶,欺瞒、哄骗、毁约本来便是他的本性……

    外界虽只是一瞬,但在真实与虚幻之间,这两种自我已经争斗了亿万元会之久。这么长时间的争斗,他们对对方的了解早已是深入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因此,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看似诡异的对话。

    “我确实是想到一个办法,但这办法弊端太大,我并不觉得可取。”那白罗帆淡淡的道。

    “我们还有选择吗?要么一起死,要么就一起活,有弊端,可以日后慢慢弥补,现在死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黑罗帆道。

    “那好,那,我们就融合吧。”白罗帆很果断的道了一句。

    说着,便直直向着黑罗帆猛撞过来。

    黑罗帆眼光一闪,待看到白罗帆在这过程中依然隐隐有无数防御手段隐于其身周,知晓白罗帆并无完全相信自己,加上此时时间也来不及,由不得他多想,只能恨恨的一纵身形,一样向白罗帆撞过去。

    两者速度极快,转眼间,已经聚集到一起。

    在他们即将接触的瞬间,两者同时放开防御,放开心灵,猛然撞在一处。

    瞬间,灰色的光芒暴闪,整个已经支离破碎的识海世界忽然化为一片灰色的天地,连那原本灰褐色的神魂,也渐渐向灰色转化。

    黑白罗帆二者所说的融合,却并非指两种自我完全结合在一起变成一种自我——在同一时刻,同一件事,一个自我怎么可能同时做出两种选择?!

    这种融合,却是将他们两种自我结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类似精神分裂患者的状态!

    两种自我,两种性格同时存在,却一隐一现,交替的出现。

    黑白两种自我撞在一处,颜色交融在一起,转眼间便形成了一个灰色的罗帆。

    两个声音在灰色罗帆身体之中发出,其中一把声音道:“日后你管白天,我管黑夜。看看谁能用最短的时间获得更强的力量剿灭对方,真正占据身躯吧……嘿嘿……”那是黑罗帆的声音。

    “这很公平。我一定会获得足够的力量限制住你的。”这是白罗帆的声音。

    “嘿嘿……”

    ……

    便在这时,疯狂的警兆猛然出现在罗帆心灵深处的那点清明之上。

    至善与至恶两种性格自我交织在一起,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形成的表象,就是他记忆之中的每一个时间点,每一件事,每一个选择,都变得宛如正常——不再是将每一件事都经历两次,而只是又如正常一般,按照时间顺序不断发展着!

    只是,这些经历,这些选择,却完全不是他本身的经历,他本身的选择。

    而是形成两个极端交替出现,这件事是至善,下一件事便是至恶,这一刻是至善,下一刻便是至恶……

    这,很明显并非罗帆真正的自我!

    而这,却很快便要变成罗帆真正的记忆……

    这变化或许会让罗帆看起来是重塑道心,脱离走火入魔之境。但对于罗帆心灵深处所剩下的那点清明来说,便是生命受到了极大威胁,马上便可能身死!

    瞬间,罗帆作为先天神祇那超强的求生的本能瞬间爆发。

    造成他死亡的那些不妥之处,瞬间便被他所察觉。

    这些不妥,自然便是那形成全新自我的记忆之中那些不合逻辑的疏漏之处。

    这一过程,便如一个正在做梦之人,忽然感到生命受到威胁,忽然间觉得这个梦是那么的荒谬一样——如果是在做梦的话,到了这时,做梦的人就会醒过来了。

    但,罗帆毕竟非是在作风,他沉沦于自我的选择当中,虽已经觉得记忆之中的荒谬之处,但却根本无法“醒”过来!反而是他心灵深处的那点清明,也瞬间投入了他的记忆之中,从他记忆最开始的时候,出生的那一刻开始,重新经历他的一生!

    这点直到这时依然能够守住的清明,当然便代表着罗帆意念的核心——那最为纯粹,最为凝聚的生命烙印。

    并不包含任何记忆,却是罗帆最为纯粹的状态。

    它宛如真正的婴儿一般,重新出生,重新学语,重新学步,重新上学,重新恋爱……直到后来重新穿越,重新修炼……

    在这过程中,他的每一次选择,都让他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而且,在他做出的每一次选择的过程中,冥冥中都有一种奇异的力量,要让他做出不同的选择。

    但,又有一股奇异的感觉让他知道,若是他做出不同的选择,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在这种煎熬之中,这点核心,终于经历了一个多元会的分分秒秒,终于来到了太阳,终于通过地穴进入了太阳的中心,也终于重新认识到盘古的强大……

    “原来如此……”瞬间,一种明悟出现在罗帆心灵之中。

    随着这种明悟,一个模模糊糊的自我,出现在罗帆的识海世界之中。

    这,才是罗帆真正的自我!

    并非至善,并非至恶,并非顽固,并非癫狂……但却包含了这一切的特质……

    随着这个模糊自我的出现,整个识海世界的崩溃过程瞬间止住,那神魂所化的不周山,也瞬间停止崩散。

    就仿佛,时间在这一瞬间完全停止了一般。

    虽能引起如此玄异变化,但这个模糊自我却并不强大,虽也有无穷手段,但在那灰色罗帆面前,却有如婴儿一般脆弱。

    “终于出现了,我。”灰色罗帆看到那模模糊糊的自我,两把声音合在一起,有如每一个字都在和产生的回音夹杂在一起一般说道。

    “给我退!”这模糊的罗帆心中涌起一股被亵渎的愤怒,暴喝一声。

    整个识海世界都随着他的这一声暴喝而产生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压向那灰色的罗帆。

    “退?为什么要退?!”灰色罗帆嘴角牵扯出一个奇异的笑容,就仿佛猎人正在观察着送上门的猎物一般。

    “我才是真实的!你们都是虚幻的!我才是这一具身体的主人!我才是通过无数事件,无数记忆成长起来的自我!”罗帆喝道。

    “什么事真实,什么又是虚幻?由真实记忆,真实事件产生的性格、产生的自我难道就是真实的吗?由虚幻记忆,虚幻时间产生的自我就是虚幻的吗?那为什么,我们这些虚幻的性格,虚幻的自我会出现?!”那灰色罗帆依然用两把声音同时反问。

    “那为什么,我们这些虚幻的,会比你这真实要强大无数倍呢?!”灰色罗帆顿了一下,猛然暴吼一声。

    那一股充斥天地的灰色光芒猛然向着模糊的罗帆聚集过来,轰然一压。

    识海世界都承受不住那种压力,瞬间便在罗帆的身体周围产生了无数细小的空间裂缝,出现了无数空间碎片!

    同时也让那模糊的罗帆瞬间便佝偻起来,仿佛被一座亿万吨重的高山种种压下一般。

    “虚幻和真实,根本就没有区别!虚幻就是真实!真实就是虚幻!”灰色罗帆再度暴吼,身形一冲,瞬移一般来到罗帆身前,也不使用什么神通法诀,只是用自身身躯的力量,抬手一拳往上轰出,轰到罗帆的下巴上,让罗帆好似炮弹一般冲天而起,刹那间化为模糊的细小光点。

    “我们有真正的追求,我们向往真正的活着,比起我们来,你这种浑浑噩噩的行尸走肉有什么资格占据真实!”灰罗帆一闪来到罗帆上方,暴吼一声,双手握住,高高举起往下全力轰下。

    “轰隆……”罗帆毫无任何反抗能力的被轰入地面。

    “行尸走肉……行尸走肉……原来如此……原来如此!”被轰入地底的罗帆却并无丝毫沮丧,反而是露出了明悟的笑容。

    “原来,就是因为这个,我的道心才会崩溃!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他的笑容越来越盛,最终转为哈哈大笑,声音高昂,响彻整个识海世界。

    同时,他的身上猛然爆发出一阵玄之又玄的灵光,不断的扩散出去,渐渐的充斥整个识海世界……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