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查探

第两千七百五十三章 查探

    想到这个,罗帆便忍不住暗自凛然。

    整个模拟混沌状态若是真的是这样金字塔一般的结构的话,那几乎就必然能够肯定,自己的则之天地现在的处境却必然是比起自己想象当中的更加的危险!

    说不定此时此刻便有着那已经度过三次、四次甚至八次或者九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正在他不可见的所在通过种种隐蔽的手段影响着他的则之天地,甚至扭曲他的则之天地!

    随着他体会到这个,隐隐间,似乎有着某种难言的沉重压力作用在交通网络层,作用在他的则之天地,更作用在他自身身上……

    显然,随着他这样的认知,他却是忽然隐隐间感觉到了一些以前所无法感应到的东西。

    “看来,这模拟混沌状态并非一处善地啊……”这个想法在这时候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不过,接着他很快就失笑了。这模拟混沌状态是怎么来的?这一处模拟混沌状态别看浩瀚无极,拥有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包含了无数混沌状态所拥有的特质,但本质上来说,它终究还是因为罗帆的第七次大劫所产生的。

    可以说,从根本上来说,那乃是对于罗帆的一次考验,这里所存在的一切,都是为了让他去挑战,都是为了给他制造危险,甚至要将他覆灭的存在!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里有着种种危机方才是正常的吧。

    相反的,之前那种相当祥和,只要他不作死便没有危险的情况反而才有些说不过去吧……

    心态这样一个调整之下,他忽然就觉得那种呼入起来的压力似乎减少了许多。

    至少,没有之前忽如其来之时那么难受了。

    “就让我看看那金字塔到底是不是真的,是不是真的有天地正在影响我吧!”在这时候,这个想法浮现于他的心中。

    当下,他将自己的感知,或者说,自己借助则之天地所带来的感知开始收缩,一直收缩到他的则之天地之中,再没有半点泄露出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漫天无尽的天地在他眼中就已经是完全消失,周围除了他的则之天地之外的其他一切天地,一切时空,都已经是完全化作漆黑一片,再难以找寻了。

    “影响必然会作用在则之天地内部,而且,必然是一种极为根源的印象,是针对天道、规则、法则、大道,还是虚无?”心中这样想着,他开始从里里外外,方方面面去彻查自己的则之天地,体会这则之天地的种种微妙的结构,观测其中所可能存在的,外来力量,外来观念的影响。

    这种过程并不简单,但,却也并不多深奥。

    那无非便是,将这则之天地的方方面面,与他的则之世界观进行极为根本的对比而已。

    这确实是一个相当麻烦的过程,需要他耗费无穷精力,用尽无穷时光方才能够做到。但真正来说,原理却也就是这么一回事而已。

    而时间,对于罗帆来说,显然是动念之间便能够得到无数的。

    所以,在这时候,他很快就完全沉浸在其中。

    随着他沉浸在这个过程之中,这则之天地的时光流速于外界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时光流速却是开始重新变得不同起来。

    而这一次,因为那种威胁到自身根本存在的威胁的存在,罗帆心情的急迫程度却是远比之前弥补世界观的空白之处的时候更强上不知多少倍。

    所以,这时候,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时光流速与那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之间的差距也几乎超越了原来不知多少倍的程度。

    原来只是比外界快了万倍,而这一次,那倍数在一开始,却就已经是达到了以亿万来计算的程度了!

    而且,随着他越来越急迫,这种倍数还在不断的增加着……

    最终,甚至达到了外界只是几个呼吸,在那内部,时间就已经是过去了千万年的程度了。

    在这样的过程之中,外界的时光开始慢慢流逝。

    不知不觉间,就已经是过去了百多年之久。

    经过这百多年的发展,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之中,却已经是有些天地的劫数征兆终于酝酿到极限,完全爆发出来,将天地完全淹没了。

    因为没有早早发现这些劫数征兆的存在,这些劫数征兆却是能够用最为完美的方式发挥作用。所以,这些等到劫数征兆酝酿到极限爆发出来的天地,却是瞬息间便踏入了最为恶劣的方向,直接便向着毁灭的深渊堕落。

    暂时来说虽然尚且没有一方天地因为劫数的破灭而完全崩溃,但那显然也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等到那劫数的威能发挥到极限的死活,这些天地,便将完全覆灭,如同那些在第一次天地大劫之中覆灭的天地一般,彻底的消亡。

    而到时候,那些天地开辟者能否存活,就得看他们自己的反应速度,看他们的果断程度了。

    若是反应速度不够,果断程度不够的话,等待他们的,怕就将会与那些天地一同陨落的结果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原本极为悠然的天地开辟者方才如梦初醒。

    那些时光流速已经是放缓到某个极致的天地开始快速加速,现如今,哪怕是时光流速最慢的天地,那时光流速也已经是达到了那交通网络层的时光流速的数百倍之多了。

    而那些已经是在劫数之中,天地即将走向崩灭的天地,那时光流速更是已经是加速到能够与罗帆的则之天地相媲美的程度了。

    这种情况看似很不可思议,原本应当是没有遭遇劫数的需要更多的时间来准备应对劫数,而那些遭遇劫数的,需要更缓慢的时光流速来拉长遭遇劫数的时光的。但事实却完全是与这相反。

    那些没有遭遇劫数的天地的时光流速反而是比较缓慢,使得那些天地没有足够的时间来准备应对劫数。而那些遭遇劫数的天地时光流速反而是超乎想象的快速,反而是将他们在劫数之中的时间不断的减少这一切当然是以相对于外界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时间来说的……

    之所以如此,原因其实很简单,却是因为天地开辟者的心情显然是无法真正做到随心所欲的。

    作为天地开辟者,他们对于自己的内心确确实实是能够进行相应的操纵,相应的影响,使得他们能够沉浸在某种他们所需要的情绪这种。

    但,那却只能够达到表层而已。也即是说,他们或许通过自己控制自己的心情,能够让自己的心情在表面上处于一种相应的状态,比如悠然,比如急迫,比如恐惧,比如喜悦等等等等,但,在他们内心深处,在他们的潜意识深处,他们的心情却都是与他们所处的环境息息相关的。

    而这种相关,却是完全无法斩断的!

    哪怕是控制能力再强之辈,哪怕是对自我的情绪操纵再完美的存在,都不可能将自己内心深处,潜意识的源头之中因为环境所产生的情绪给完全扭曲的。

    环境恶劣,心情就会急迫。环境不是那么恶劣,心情便会舒缓……

    显然的,在那劫数之中,看着自己的天地在那劫数威能之下不断的崩溃,结构不断的崩解,这对于天地开辟者来说,显然便会让他们的潜意识产生一种难言的急迫出来。

    而这种急迫的产生,自然便会让他们的天地的时光流速不断的加速。

    这种急迫越是强烈,时光流速便会越是快速……

    而那些尚且没有遭遇劫数的天地,其天地开辟者的潜意识显然便是与这相反了。于是,最终便出现了眼前这般,那些本该时光流速放缓的天地,时光流速反而是不断的加速。而那些本该时光流速不断加速,让自身的天地有着更多准备时间的天地,时光流速却被限制在某个范围之内……

    不过,对于这一切,那些天地开辟者显然都不会多在意的。

    这时候,那些天地开辟者显然已经是将自己的注意力都放在自己的天地之上,都放在可能出现的,和已经出现的劫数之上。

    对于其他天地的情况,自然不可能去在意。

    而对于其他天地的情况不在意,自然也就不会多在意自己的时光流速与外界的时光流速之间的差距了。

    终于,在数百年之后的某一日,某一方遭遇第二次天地大劫的天地终于承受不住劫数的大劫,天地轰然崩溃,产生一股无法想象的冲击向着整个交通网络层宣泄。

    也幸好那天地的天地开辟者足够果断,在最后一刻当机立断,抛弃了天地,直接脱离天地,飞身而出,在最后一刻逃脱出来,免于自身与那天地一同陨灭的结局。

    “终于还是失败了……”那天地开辟者面上神色无比的沉重,看着前方那渐渐消失,完全被模拟混沌状态吞噬的空白之处,心中的痛苦不言而喻。

    虽然他还能够再度开天辟地,再度构筑出一方天地出来,但,那样的天地可就是重新从头开始了。自己之前在自己天地之中所留下的一切心血,一切努力,都完全化作泡影,尽皆需要重新开始了。

    若是在这天地度第一次天地大劫的时候发生这样的事情还好,毕竟,只是第一次天地大劫而已,虽然这样代表着自己的天地所存在的时间更短,代表着自己的天地更弱。但,同样的,也代表着自己的心血损失没有那么大……

    现如今,自己的天地已经是度过了第一次天地大劫,甚至在第二次天地大劫之中也已经是支撑了那么多年了,最终却依然是崩溃,依然乃是完全被抹去,这所付出的经历,所消耗的心血之多,只是想想,他便感到心痛万分了。

    好一阵子之后,他方才有心思注意周围。

    这时候,交通网络层之中已经是没有了如同他这般失去天地的天地开辟者存在了。

    那些原本失去天地的天地开辟者这时候显然都已经是在之前那一段时间里面重新开天辟地,重新获得了存身之处了。

    这时候,那一方方天地同样是依附于交通网络层之上,化作这交通网络层的一个个节点了。

    看着那些天地,这天地开辟者若有所思,直接向着某一方天地而去。

    却是,打算与这些天地开辟者交流一下经验。

    他自身怎么说也是遭遇过第二次天地大劫的,相对于这些在第一次天地大劫之中就已经是渡劫失败的天地开辟者来说显然还是有些心理优势的。而且,他的许多经验,显然也是对于这些天地开辟者是有用的。

    而那些天地开辟者对他来说,显然也并非是一无是处。

    至少,他们现如今已经是重新开辟了天地,重新依附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上了。这个重新开天辟地的经验,显然就是他所需要的!

    如此这般一来,显然的,他们之间便有了交流的余地,彼此都有着对方所想要的经验,想要的知识,两者自然便有了交换的可能。

    而这种交换,对于他们双方来说,显然都是一件好事。

    对于这天地开辟者的到来,那些天地却是无比的欢迎的。甚至,那并非是这天地开辟者选择的目标的天地,那天地开辟者也都是主动的前来迎接这天地开辟者。

    很快的,许多天地开辟者便汇聚在了那天地开辟者所选择的目标天地之中,却是难得的开了一场论道大会。

    这一场论道大会自然是相当的热烈,那在第二次天地大劫之中失去自己天地的天地开辟者的地位在这一场论道大会之中显然是最高的。

    其他依然拥有天地的天地开辟者都围绕在他的身边,不断的向着他请教一些渡劫需要注意的东西,请教一些在渡劫之后所需要进行的一些准备,更是请教一些度过第二次天地大劫所可能出现的问题。

    当然,其中,最为关键的显然便是与第一次天地大劫相关的种种。对于第二次天地大劫相关的种种,那些天地开辟者却并没有多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