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五十六章 要更多

第两千七百五十六章 要更多

    确定在什么平行所在,再通过彼此的特质,猜测罗帆可能的用意,这显然便是在形势无比恶劣的情况下所能够想到的,一个最好的破局之法了。

    他们在这里思考了这么一小会,在那则之天地之中,时光却就已经是过去了数十万年之久了。

    在那诸多平行所在之中,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的所作所为,却就已经是对那些平行所在产生了长足的影响,让那些平行所在,在这时候就已经是变得和最开始他们所进入之时完全不同了。

    这种不同,涉及了这平行所在的方方面面。有些是对世俗有所影响,有些是对修行界有所影响,有些甚至是直接深入了规则法则层,对那规则法则层都有着不小的影响……

    在那诸多平行所在之中,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存在,虽然最开始都是凡俗生灵那个水平。本身与他们自己天地相关的种种特质也都已经是被抹去,被截断了。

    但,终究乃是天地开辟者,乃是受过模拟混沌状态淬炼不知多少亿兆年的存在。

    他们的智慧,终究还是存在着的。

    这种超乎想象的智慧,只要是存在,便会自然而然的开始影响周围。

    而这种影响,不断扩大,自然而然的,便会让那平行所在发生种种改变。

    而这种改变,有好有坏,好的,让那平行所在得到极大的成长,让整个平行所在的等级获得一些提升。而坏的,却是让那平行所在变得混乱起来。

    但,不管是好的影响还是坏的影响,都没有遭遇到那天道的任何阻止。

    那天道,在将他们送入这些平行所在之后,就好像完全不存在一般,完全没有理会他们。完全是任凭他们在那平行所在之中肆意妄为……

    至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经过了这数十万年的发展,却也已经再非当初那种都是凡俗生灵的模样了。

    作为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这些生灵再怎么样,都会对力量有着不可忽视的渴求的。

    这种渴求,使得他们对于自己乃是凡俗之身的状态无比深恶痛绝。

    而在自身有别于这则之天地的则之世界观的种种特质,种种奥妙都无法运用的情况下,他们却也就只能够老老实实的按照这则之天地的情况开始进行探索,遵循这则之天地的种种规则,遵循那平行所在的种种特质开始追寻力量了。

    在这种追寻之下,他们自然而然的,便按照那平行所在的修行体系开始渐渐成长起来。

    数十万年来,却几乎都已经是站在那平行所在的巅峰之处了。

    而之所以止于这个境界,也只是因为那平行所在的限制而已,却并非是他们真的就只是局限于这个境界,无法突破。

    在这时候,在根源则之天地之中,在虚无之上的那天道这时候却是隐没于无形之间,以种种微妙的视角观察着那众多平行存在之中的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观察着他们在其中所进行的种种活动,感受着那种种活动对整个世界所造成的种种影响。

    事实上,这天道,或者说,罗帆并没有打算让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完成某种特定的目标。

    也即是说,对他来说,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无论是做什么,只要是在这则之天地之中,只要是在那诸多平行所在之中,那便怎样都可以!哪怕是,将那平行所在弄到末世,也是无所谓的……

    因为,这时候,他更重要的目标,乃是找到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可能存在的,更高等级的天地所产生影响!或者说,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中所存在的隐患!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那平行所在之中不管是什么行动,其实都是在引发这则之天地产生变化。

    而这种变化,原本是他自身所无法引起的。

    也是这则之天地之中的平行存在之内的生灵所无法引起的。唯有那些外来的天地开辟者,以他们完全有别于则之天地的世界观,以他们完全有别于则之天地之中的生灵的思维方式方才可能引起的。

    毕竟,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虽然没有将他们各自天地的特质带入这则之天地之中,但他们本身的思维方式,却就已经是与这则之天地之中的任何生灵完全不同的。

    他们来看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他们来看着则之天地之中的一切,显然便都是以完全不同的视角来观察,以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来衡量!

    如此这般一来,同样的事情,同样的现象,他们所做出来的反应,所产生的认知,便会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结果!

    有着这样的不同结果,他们所引起的动静,自然便不可能小。

    最终让这平行所在所产生的变化,自然也就不可能少了。

    而平行所在所产生的变化增大,这自然便能够揭示出种种原本隐藏在天地之中的问题,揭示出原本存在于视角之外的种种隐患的存在!

    而这些,对于罗帆来说,便是最重要的。

    除此之外的其他一切,什么那天地开辟者的世界观,什么那天地开辟者的智慧,什么那天地开辟者的种种宝贝,显然都市次要之中的次要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他自然是懒得理会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如何了。

    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在外面的种种串联,种种想要通过手段探索那些平行所在的真相,探索天道的用意这种种手段,对他来说,他更多的都只是乐见其成而已。

    自然不可能因此而产生什么阻止的想法。

    那些天地开辟者在外面不断的统合彼此的所见,借助这种统合努力的猜测他们化身所在的平行所在的本质。

    这些天地开辟者的智慧都是极为不凡的,推演能力,猜测能力自然都是不言而喻的。

    这种完全没有任何参考答案的东西,他们却是很快便推演出了一个大概。

    隐隐间,居然已经是确定了大多数化身所在的位置到底是什么平行所在了。

    “这样看来,我的化身应该在某处平行时空之中。”

    “我的应该是在某一个平行世界之中。”

    “我的应该就是一个平行的时间……”

    “这样的话,我应该是在一个诡异的平行维度之中……”

    ……

    诸多天地开辟者彼此统合起来,一个个的都面面相觑起来。

    这种分布,实在是太散了!

    不单单是没有任何一名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同一个平行所在,甚至同一种平行所在都没有!

    感觉上,简直就像是随机的将他们撒进去一样……

    但,这可能吗?!

    他们从自己出发,以自己来代入罗帆的位置,忽然发现,在如此急迫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可能毫无目的的就将他们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完全撒进去的!

    既然不可能真的是随机的凭空撒进去,那显然就是有着一个目的,有着一种相应的想法。

    而这种目的,这种想法,在他们看来乃是随机的,完全一头雾水的变化,那显然就代表着一个事实。

    那便是,他们的目光,不足以看出对方的用意,不足以看透对方的想法!

    “我觉得,我们是不是陷入一个误区之中了。”一名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开口了。

    这一名天地开辟者不是其他,正是当初直接得到罗帆传授,修行了罗帆的修行之道,借之而摆脱第一次天地大劫的那一名天地开辟者。

    此时,这天地开辟者的神色显得极为平静,却并没有因为此时此刻他们所陷入的那种窘况而有任何的变化。感觉上就像是正在与好友吃下午茶一般。

    听到他的这话,其他天地开辟者都好奇起来:“道友此言何意,我等如何陷入误区了?”

    一名天地开辟者这样问道。

    “我们的目的,难道不是吸收创意,吸收观念,改变自身的天地吗?现在,我们正在做什么?”那天地开辟者这样道。

    他的这话,让其他天地开辟者一个个的愣住了。

    他们自从发现了自己的化身被投入了不同的平行所在之后,心中就开始在不断的思考罗帆的用意,思考天道的用意。更多的精力,都放在探索其中的秘密之上。对于原本的目标,将这则之天地的一切秘密都弄清楚,将其中的构造玄妙,将观念玄妙都考察明白,再将其运用在自己的天地之上这种事情,却反而是被他们给抛在一边了。

    这时候被那天地开辟者一个提醒,他们方才恍然大悟,明白过来自己果真是陷入了误区之中了。

    “终究是他给我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另一名天地开辟者叹息一声,道。

    显他的这话却并不是托词,而是事实。

    他们这些天天地开辟者本不该如此轻易的就忘记初心,不该如此轻易的就忘记自己的真正目的。但,终究是因为罗帆给他们的压力实在是太大太大。大到了足以让他们在见到他之后就完全将其当成是重点,就完全将其一举一动看得比自己的一切想法都重要的地步!

    唯有如此,方才可能被那天道的三言两语就打断了自身的思维,随意一个举动,就完全忘记了初心。

    听到他的这话,其他天地开辟者只能够苦笑起来。

    虽然这是事实,但终究是好说不好听。他们乃是天地开辟者,罗帆也是天地开辟者,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真的会比罗帆差多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能够做到的事情,他们本该也能够做到。罗帆能够给他们带来的压力,他们也本该能够给罗帆带过去的。

    但,现如今,他们却完全没有办法给罗帆带去任何压力,而罗帆所带给他们的压力却完全掌控了他们的心神,这怎么看都是一件丢脸的事情。

    当下,在场的众多天地开辟者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一个个天地开辟者开始将自己的心神都依附在自己的化身之上,借助自己的化身开始对那自己化身所在的平行所在进行探索,体察那平行所在的一切奥妙。

    平行所在与根源则之天地之间的不同其实更多的都只是局限于表象,或者说表面上而已。

    在本质上来说,它们与根源则之天地,其实是完全一致的!

    所有的平行所在,所遵循的,都依然是罗帆的则之世界观!

    其中的一切,都完全是按照则之世界观的标准去构筑的。所以,虽然是身处不同的平行所在之中,但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却并不会因此而对领悟罗帆的则之世界观的种种精髓造成阻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在诸多平行存在之中对天地进行体悟,进行探索,其实也与在根源则之天地之中进行探索没有多少区别。

    不过,这种不同,对于天道来说,或者说,对于罗帆来说,那区别却就相当不小了。

    不同的平行所在,对于罗帆来说,便是则之世界观的种种不同的表现,或者说,是则之世界观的种种不同的可能!

    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诸多平行所在之中所引起的种种变化,便相当于这种种可能的深层不断的被翻腾出来,将原本隐藏在极深之处的秘密不断的掀出来。

    不同的天地开辟者有不同的角度,其将这些秘密掀开的方式,也就有所不同。

    而这种不同,便足以让罗帆从不同的方面,不同的角度来体会自己的则之天地,进而发现许多自己原本所发现不了的东西。

    而这些原本所发现不了东西,很显然,对于他领悟这则之天地之中可能存在的,其他天地的影响却是有着极大的好处。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时候罗帆却是开始渐渐的将自己的目光集中向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身上了……

    “还是太少了,或许应该汇聚更多的天地开辟者……”某一刻,这样的想法,出现在罗帆的心中。

    随着这个想法,他开始不断的推演下去,想象这个想法可能给自己带来的好处与坏处,以及,这个想法实现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