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六十一章 意外

第两千七百六十一章 意外

    一晃眼之间,模拟混沌状态之中便过去了不知多少亿亿兆年,这种事情,对于一般天地开辟者显然是不能接受的。

    他们并非是罗帆,并不确定模拟混沌状态绝不会因为自己的缺席而覆灭。对于他们来说,这个模拟混沌状态的存在与消失都是随机的。或许,这时候这模拟混沌状态还是无比繁盛的模样,但下一瞬间,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便要在某种变化之间完全消失了。

    若是这种变化发生在自己连自身的身躯都无法感知的时间里面的话,那自己失去感知,岂不就相当于彻底的身亡了?!

    至于罗帆为何能够确定自己在这种状态之中这模拟混沌状态不会改变,这原因其实也很简单。

    因为,这模拟混沌状态本社那便是他的第七次大劫所衍生出来的!

    这样的话,只要他的第七次大劫没有过去,这模拟混沌状态,便绝不可能消失!

    哪怕是,自己处于那种完全无法感知外界,甚至无法感知自己身躯的状态之中,也是如此……

    这种确信,并不盲目。哪怕是这模拟混沌状态自从诞生之后便已经是自成一体,再不受外界的任何影响,哪怕是那大劫,也无法再直接扭曲这模拟混沌状态的规则来对付罗帆。但,确保这个模拟混沌状态在没有对罗帆造成足够致命的打击之前一直存在下去,这一点显然是绝对无法避免的。

    不然的话,罗帆哪里还需要构筑则之天地来与这模拟混沌状态交流?!

    直接便陷入那种迷迷蒙蒙的状态不就可以了?

    反正,这模拟混沌状态可能在自己迷迷蒙蒙的状态之中结束,那么,自己只要保持这种状态一直到自己回过神来不就可以了?

    毕竟,这模拟混沌状态若是消失,可就代表着他已经是度过了这一波的劫数了……

    显然的,这第七次大劫不可能有着这么明显的漏洞让他去钻的。

    那些天地开辟者如此庆幸着,对于那些攻击的天地开辟者却就完全不是这样了。

    他们想要攻击那些天地,显然是对那些天地开辟者不爽,是想要看着那些天地开辟者吃亏,最好是那些天地开辟者也陨灭消亡的。

    现如今,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天地倒是覆灭了,但,他们自身呢?!他们自身可是半点代价都没有付出啊!

    如此这般的结果,对于那些攻击的天地开辟者来说,如何能够接受?!

    于是,那些攻击者却依然是不屈不挠,将自己的目光一转,对准了这些脱离天地的天地开辟者,开始直接攻击这些天地开辟者!

    作为天地开辟者,最弱的,都是入劫强者。

    这样的强者,一旦不顾一切发动攻击,那所造成的影响之大,却就难以想象了。

    在这瞬息间,这整个交通网络层都开始疯狂的翻涌起来。无尽的力量不断的被搅动,甚至连交通道路,都被不断的打碎,再重新接继。

    种种恐怖的动静,让所有的天地开辟者渐渐的凝重起来。

    最终,在第一名天地开辟者终于在某次一不小心的情况下被完全打灭的时候,罗帆终于不得不出手了。

    要知道,那些天地开辟者现如今对他来说可都是帮助自己修行,帮助自己体察自身则之天地的资源啊。这样的资源损失任何一个,对他来说都是不能接受的!

    当下,他只能够派出则之天地的天道,让这天道直接出手将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正在交战的所有的天地开辟者瞬间镇压下来!

    “天地之间的争斗主人不会理会,但,不能出人命。”那天道在将所有的天地开辟者镇压下来之后,只是这样淡淡的道。

    在这个瞬间,整个交通网络层一片寂静。

    所有的天地开辟者都用一种不可思议的目光看着那天道,看着那似乎很是寻常,原来被他们完全看不起,甚至当成是隐患的天道。

    这天道所表现出来的强大,已经是颠覆了他们的三观,让他们在这时候完全无法理解到底是世界变了还是他们以前都错了。

    要知道,在这里现在正在争斗的天地开辟者可是要以万计算的。

    这么多的天地开辟者,合起来的力量有多强?这种恐怖的实力,他们甚至怀疑,便是罗帆出现在他们面前,他们怕都能够直接将其镇压。

    但,现在,就在他们的面前,这被他们完全看不起,甚至当成隐患的天道,却是轻轻松松的,甚至完全没有采取任何动作的,就已经是完全的镇压下来了!

    在这瞬息间,所有的天地开辟者都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亿兆天地压在身上,哪怕是身体的颤抖,都已经是完全无法产生了,更别说有其他任何举动了。

    这种恐怖的镇压力度,在他们原来是完全想象不出来的!

    这时候,那天道放松了对他们的镇压,只是用无比冷漠的眼神扫了他们一眼,便重新回归了则之天地之中了。

    被镇压给松开了身躯,那诸多天地开辟者这时候面面相觑,好一阵子都反应不过来。

    原本不共戴天的仇敌在这时候看起来似乎都已经变得不再那么重要了。原本看得极重,甚至觉得自己可能永生永世都不会忘怀的仇恨,似乎都已经变得无所谓了。

    “我们算什么?算是在争夺蚂蚁窝的蚂蚁吗?”这是那些天地开辟者在这时候心中所产生的想法。

    发现自己在某种存在眼中只是蝼蚁之中的蝼蚁,甚至是一根手指下来都能够直接摁死无数的存在之后,他们就感觉再纠缠于原来那种仇恨已经是low得不能再low的事情了。

    “还打吗?”一名天地开辟者叹息一声,对自己的对手这样问道。

    “不打了。没意思。”他的对手这样叹息了一声,转身便走。

    那原来被攻击得差点身死道消的天地开辟者张张口,却说不出话来。

    原来他正好好的在享受着劫后余生,忽然就被对手找上门来奋不顾身的攻击,最终让自己的天地失去了在劫数之中保持自我完好的平衡,让天地完全崩溃,覆灭。而自身更是在这之后还遭受对手的攻击,差点便在对方的攻击之上完全陨落了。

    这种种变化,对他来说,几乎可以算是无妄之灾。

    在这时候,他对于那转身而去的对手心中绝对是充满了愤怒,充满了仇恨的。

    但,见识了之前那天道的手段之后,他哪怕是心中有着这样的仇恨,这样的愤怒,却也再不敢发出来了。

    别说自己胜不过对手。便是自己能够胜过对手有能如何?!自己能够挡得住那天道吗?!

    那天道若是再来一手,要将自己镇压,自己能够挡得住?

    于是,最终,他也只能这样叹息一声而已。

    当然,他其实心中也知道,对手的愤怒与仇恨绝对不比自己要差上多少。毕竟,对于他来说,自己似乎也同样是他的仇敌啊……

    “这都是什么事啊……”这天地开辟者最终只能够这样叹息一声,转身便走,开始寻找办法来重新开辟自己的天地了。

    至于对那则之天地的情况,他却已经是再不想去理会了。

    这时候,不单单是那些失去天地的天地开辟者之间的战斗停了下来,便是那些针对天地的天地开辟者也都停下了动作。

    毕竟,对于那些攻击的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的目标显然是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死亡。但,现如今,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死亡已经是再不可能了。如此这般一来,将天地毁灭,又有什么意思?!

    难道只是让对方心痛一下而已吗?

    为了让对方心痛,自己付出触怒罗帆的危险,可能被那天道直接镇压,这真的值得?!

    一时间,只是那天道出面稍稍镇压了一下,这交通网络层的混乱便完全的平息下来了。

    整个交通网络层看起来就已经完全恢复了最开始交通网络层建立起来的那种平和状态了。

    那天道之所以能够那么轻松的便镇压那诸多天地开辟者,根本原因自然并不是因为这天道真的强大到那个地步,真的能够完全镇压那诸多天地开辟者。

    事实上,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一点,原因很简单,却就是因为罗帆乃是这整个交通网络层的主宰的缘故!

    因为罗帆乃是这交通网络层的主宰,于是,他便能够掌控这整个交通网络层,能够掌控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力量!

    包括,那诸多天地所拥有的力量!

    而方才,他便是将这种力量赋予了那天道,让那天道能够随意的掌控整个交通网络层的力量,掌控那诸多天地的力量。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天地开辟者的结局显然就可以想象了。

    整个交通网络层有着天地以千万计算。这么多的天地,哪怕是一方天地只是百分之一的力量被掌控,被运用,那加起来,也是一个不可思议的天文数字!

    这么多的力量,要将其加载在某一名天地开辟者身上,难度自然是不小。但若是成功,那产生的效果,显然就将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果。

    而显然的,对于完全掌控天地之中一切变化的天道来说,想要做到这一点,想要将所有的力量加载在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身上,那显然不过是一件小事而已。所以,最终结果便是那诸多天地开辟者所看到的了。

    “天道,难道真的那么好用吗?”这是那些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心中所产生的疑惑。

    在这时候,进入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开辟者尽皆有着化身进入那则之天地之中,产生这样的想法之后,他们的化身会怎么选择,却就可想而知了。

    一时间,那则之天地之中的诸多平行所在的变化却是愈发的激烈起来。

    整个则之天地的平行所在好像每一出都在产生波及世界的巨变,整个世界都好像陷入了改朝换代的风潮之中。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平行所在所引发的变化,所产生的种种变动,却是比起原来丰富了不知多少万倍。

    这种种变化,让罗帆却是看得大为欢喜。

    毕竟,这天地的变化越大,所展现出来的特质也就越多。特质越多,所展现出来的,可能存在的弱点,可能存在的隐患,自然也就越多了。

    他所想要找到的,那些其他天地加载在他的则之天地之上的种种隐患,种种影响在这时候却尚且没有找到。

    但,他所没有想要寻找的,至少在这时候所没有想要去寻找的,他新弥补的,那些则之天地的缺失之处,空白之处的种种异常,这时候却反而是不断的凸显出来,被他所找到了。

    这可以说,算是无心之得了。

    发现这一点,罗帆虽然心中并不十分满意,但也算是颇有几分安慰了。

    他之前弥补那些空白之处的种种观念,只不过是一些他通过空想,通过自身以往所掌握的种种观念,种种见识,种种思索所构筑出来的而已。

    这些弥补,显然并不完美,甚至可以说,极为粗糙。

    这样的粗糙观念,对于他的则之世界观来说,显然只是一种杂质而已。

    但,这种杂质显然又是必须的。若是没有这种杂质,那么,他的世界观就不是一个完美的世界观,便怎么样都会有着巨大的缺失,怎么样都不够完善。

    所以,为了世界观的完整,为了将世界观真正化作完美的世界观,他所能够做到的,就只能是尽可能的将这些杂质进行打磨,将这些杂质不断的升华,最终使得这些杂质变得完美的契合他的则之世界观,完美的契合他的则之天地,契合他自己!

    唯有如此,他方才能够最终得到完美的则之世界观。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他之前的想法是通过对照其他诸天万界,对照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着的那无穷天地。

    而现在,他却发现,现在自己所选择的,对照自己的诸多平行所在,通过诸多天地开辟者的手段也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