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挪移

第两千七百六十五章 挪移

    很快的,天道化身就感觉自身在劫数威能的涌动之下,破开了周围那如同混沌状态一般的混乱,进入了一片奇异的时空之中。

    来到这里,他猛然便明白过来,之前那种异常,既有那劫数的缘故,也有着那天地特殊的缘故!

    “没有星空……”他所出现的位置,乃是一处奇异的天地。

    有着天空,有着地面,但却没有那罗帆所最为熟悉的,宇宙星空!

    这个时候,天空,就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虚空。而地面,便是一块又一块悬浮在虚空当中的奇异陆地,或者说,泥块!

    整方天地,并非是罗帆原本所熟悉的,那天圆地方,或者宇宙虚空的模样,反而是一种介于天圆地方与宇宙星空的一种中间状态。那大地,很是类似星辰,但却又与星辰有着本质的不同,而天空,类似星空,又与星空有着本质的不同。

    种种情况,让这样一方天地显得极为特异,让天道化身一时间有些怔忪了。

    而这时候,无穷劫数威能如同河流一般,不断的冲刷着那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块巨大无比的泥块,让那些泥块不断的磨损,不断的崩溃,不断的被那劫数威能所同化。

    那些泥块内内外外存在着不知多少生灵,有着不知多少种千奇百怪的地形,每一块泥块,就是一个巨大的生物圈,每一个泥块,就是一块巨大的陆地,或者说,是一颗比起一般星辰要巨大不知多少万倍的星辰!

    在这时候,天道化身瞬间就感应到了那天地的开辟者所在之处。

    那天地的开辟者并不在某一块泥块之中。

    而是,在泥块之上,在虚空的极深之处!

    这一场劫数的表现虽然极为特殊,但终究也只是第一次天地大劫而已,在这时候,任凭这劫数冲刷,这天道化身都没有任何变化。

    甚至,能够如同在一般河流之中游泳一般,轻松的在这劫数河流之上不断的沉浮,不断的跋涉着。

    于是,在这时候,天道化身稍稍的放松自我,身形就已经是通过这劫数河流,若沉若浮的,来到了那劫数河流的尽头,也即是,那天地开辟者所在之处。

    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已经是被那劫数河流紧紧缠绕,那劫数河流如同百川入海一般,疯狂的向着这天地开辟者所在之处汇聚,更在这里不断的压缩,不断的凝滞,将这天地开辟者完全的封在这劫数威能之中,如同将这天地开辟者化作琥珀之中的蚊虫一般。

    让这天地开辟者连动弹都无法动弹半点。

    这种模样,赫然便是那天地开辟者正在用自身的实力,用自身的本质来代替这一方天地承受天地大劫之中威力最强的那一部分。

    毕竟,这天地开辟者再怎么说也是这一方天地的开辟者,在这一方天地,他却是有着绝对的权限的。

    这种绝对的权限,足以让他能够在任何时间用任何手段操纵这一方天地,操纵自己在这一方天地的位置,操纵自己在这一方天地之中承受的压迫。

    “居然会有天地开辟者做出阁下这样的选择,这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这时候,天道化身叹息一声,现身出来,出现在那琥珀之前,静静的看着那被封锁在琥珀之中的那天地开辟者。

    这一块巨大的琥珀的大小怕是有着千万里方圆。

    站在这琥珀之前,也就代表着与那在琥珀中央的天地开辟者的距离要以千万里来计算。

    但,在这时候,这天道化身却完全没有担心那天地开辟者会没有发现他的存在,会听不到他所说的话语。

    这天地开辟者的形象自然不可能是人形的形态。他的形态,却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在一般人形生灵的审美当中极为丑恶的一种形态。但,这样的形态,却别具魅力,完全没有给人丑恶的感觉,反而像是一种无比和谐,无比完美的化身,让人生不出半点恶感。

    “你是谁?”那天地开辟者果然是发现了天道化身,看着这天道化身,眼中显现出一种无比强烈的警惕,这样问道。

    在这时候,在自身正在遭遇无边劫数的时候,忽然出现一个完全陌生的生灵,一个甚至超越自己想象极限形态的生灵,任何人都会怀疑其身份的。

    而第一个怀疑目标,显然便是劫数的产物,是劫数针对自身所衍生出来的另一种全新的变化!

    这天地开辟者也不例外,在这时候,他只是将眼前的天道化身当成是那劫数针对自身的一种衍生物,是劫数的另一重变化,在这时候却是将自身的感知开动到极限,用尽自己的一切手段去体察这天道化身的一切秘密。想要寻找出这天道化身的弱点所在,以便自身能够瞬间将其抹去!

    那天道化身对于这种感知却是毫不在意,毕竟,这里乃是那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在这里,那天地开辟者天然的拥有不可思议的权限,用这种方式来感知探查自己,那根本就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当下,他只是说道:“放心,我并非劫数的衍生物。我,来自另一方天地,一方,对你抱有极大善意的天地。这次来到这里,是为了与你做个交易的。”

    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却瞬间就明白过来,眼前这天道化身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至少,在他目前看来,一切都是真的。

    他对于天道化身的一切探查方式都告诉他,这天道化身并没有一丝半毫属于劫数的气息,其一切结构,一切细节,一切奥妙,都是根基于另一种规则,另一种世界观所构成的。而这,至少在他经历劫数的这不知多少千万年来,是从没有从劫数之中感应到的。

    这就使得这天道化身所说的内容多了许多印证了。

    说法有着许多印证,那自然就能够将其当成是真实的了。

    “说来听听。”那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对天道化身道。

    既然说法是真的,那听听对方有什么想法自然就没问题了。虽然,他不觉得自己这时候还有什么能够与对方交易的东西……

    “既然道友愿意交流,那不如先将天地挪移一番再说?”天道化身这样笑道。

    听到这话,那天地开辟者一阵疑惑:“挪移天地?我可从没有听说天地是能够挪移的。”

    他这时候心中已经是起了许多好奇,想要了解这所以的挪移天地到底是什么意思,想要了解,对方该如何达到这所谓的挪移天地的目的。

    “这个解说起来颇为麻烦,只需要道友稍稍改变一下天地的震动也就可以了。”天道化身淡淡的道。

    说话间,他就稍稍释放出一种微妙的波动。

    一种,属于交通网络层的波动!

    只要将天地的波动改变成为这种波动,那便能够与交通网络层产生共鸣,一旦产生共鸣,这天地开辟者便能够感应到交通网络层的存在,同时也会建立起自身的周围有着交通网络层这种不可思议存在的认知。

    一旦这种认知建立起来,那么,这一方天地,自然便会直接接入那交通网络层之中!

    这,看起来,也就是与天地挪移差不了多少了。

    当然,这种手段,也是因为罗帆对于那劫数层的理解越来越深入方才创造出来的。那劫数层也是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层,交通网络层,同样是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层。两者同样都是模拟混沌层,自然有着某种无法抹去的共性。

    这种无法抹去的共性,使得两者相互之间便有了参考的价值。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在这些岁月之中不断的对那劫数层进行研究,在研究出那劫数层的诸多奥妙,种种秘密的同时,自然也就同时加深了对交通网络层的理解,对接入交通网络层的天地的要求,自然也就随着降低了。

    于是,他方才能够用如此简易的手段便将天地接入交通网络层之中。而不需要如同当初那样,需要强制的改变整方天地,甚至改变天地开辟者的世界观才能够将其接入……

    那天地开辟者仔细思索一番,发现这种变化对自己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至少并没有自己所能够发现的影响,于是便点点头,道:“只是改变波动而已吗?很简单。”

    当下,他心中微动,这一方天地的波动,震荡,便开始微微的改变。

    随着其改变,他隐隐间便感受到一片无比巨大的网络。

    那一片网路之中,有着眼前这存在的微妙气息,便好似是,眼前这一名存在将自我扩展到了一片无比巨大的网络。又像是,眼前这存在不过是那巨大网络之中所分出来的一小部分而已一般!

    “原来如此,没想到天地之外居然还有着这么多的天地……”在这时候,这天地开辟者却感受到一种强烈的震撼。

    对于这天地开辟者来说,他并无法认识到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着诸多天地。

    对于他自身来说,或许他知道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有着其他天地,但那一切却都只能够靠着他自己的猜测,靠着他自我对天地的认知,对模拟混沌状态的认知来进行猜测而已。

    真正确切的看到那些天地,感应到那些天地,他却世界从来没有过的。

    而这时候,在将自身天地的波动进行调整的瞬间,他却就发现,原本只是存在于自己猜测之中的那无数天地,居然真正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再没有一丝一毫的虚幻之处,这种情况,对他怎么能不产生强烈的震撼?!

    在这时候,因为他分心去调整天地的震荡,这一方天地所遭遇的劫数却是在瞬息间稍稍突破了他自身的防护,侵入了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表面轰轰轰轰的一阵乱响,好一阵子之后方才在他的心神重新稳固之下平息了下来,完全恢复了最开始的模样。

    “现在我已经算是挪移了天地了,那么,交易是什么?”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这样道。

    说话间,他的目光没有看向那天地开辟者,而是看向,这天地之外,那不知不觉已经将这一方天地收纳进入其中的,那交通网络层之中,或者说,那最中央的,那则之天地之上!

    从那核心的则之天地之上,他能够感应到一股比起眼前这天道化身更强烈不知多少万倍的,属于天道化身的气息!

    可以想象,那一方天地,便是眼前这天道化身的主体,至少是其主体所有的天地!

    这天地开辟者再怎么狼狈,再怎么选择错误的方法抵抗那劫数,他也依然是天地开辟者。作为天地开辟者,对天地的认知,对世界的认知,对模拟混沌状态层的认知,自然都是极为深刻的。

    眼前这天道化身虽然乃是直接出现在他的面前,但他却能够瞬间就知道,他不过是一个化身,或者说,一个端口,一个面向他的端口而已。

    真正想要接触他,想要与他进行交易的,却并不是这端口,而是这端口背后的,那天地,那天地的主宰,那天地的开辟者!

    因此,他方才在这时候并没有将目光停留在眼前这天道化身身上,而是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其背后的主体,也即是,那交通网络层中央的,那则之天地之上!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天道化身只是淡淡的一笑,道:“既然来到了这里,想来阁下便该明白,我是有能力帮助阁下度过这一次的劫数的了。”

    “我承认。阁下的实力,确实是有着这种层次。能够帮助我度过这一次的劫数,让我的天地逃脱升天,不至于在劫数之中覆灭消亡。”那天地开辟者淡淡的道。

    这一点,他自然是能够看出来。此时此刻,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到处都有着眼前这天道化身的气息。而那些天地之中,又有着不知多少正在处于劫数之中,正在劫数之中不断的挣扎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