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六十六章 明证

第两千七百六十六章 明证

    “那么,交易是什么呢?”那天地开辟者话锋一转,道。

    罗帆这时候自然不可能跨空回答这天地开辟者的话语了。这时候与这天地开辟者交流的,当然还是那天道化身。

    听到那天地开辟者这话,天道化身只是笑着,将自己已经是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以千万计算其数量的天地开辟者进行过的交易说了出来。

    “分出不带有半点特质的化身进入那天地之中?”那天地开辟者如有所思,喃喃着。

    只是这么一个交易条件而已,却就已经是让这天地开辟者感受到了罗帆那种与自身完全不同的视角了。

    对于自己来说,天地才是最重要的,除了天地之外的其他一切,都只不过是天地的附属品而已,都是随时能够抛弃,也随时能够创造出来的。但,显然的,对于眼前这天道化身的主人来说,天地,却似乎似乎微不足道的事物,唯有天地之上所附加的观念,认知,以及种种微妙的道理,方才是最重要的!

    这种视角的不同,使得罗帆在他的眼中,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了。

    当然,虽然感觉罗帆变得高深莫测起来,但这并不代表他就要就此将自己一直以来的观念扭曲,以罗帆那种似乎更加高明的视角来看待自己所拥有的一切。

    毕竟,观念之所以是观念,那便是因为这观念本身已经是与其根本认知完全融合在一起了。想要扭曲这种观念,就相当于在扭曲自我。

    若不是真正的确定这种观念是正确的,不是真正确定这种观念能够让自己攀升更高,不是内心深处真正的认同这种观念是,任何人都不会轻易的进行这种扭曲。

    特别是,这没有经历罗帆当初一番洗礼的天地开辟者,更是如此。

    既然罗帆只要自己完全不带有任何特质的化身,并不需要其他,这已经被劫数逼迫到极限的天地开辟者自然不可能会拒绝。

    当下,便同意了交易,直接分出化身交给天道化身。

    那天道化身微微一笑,接过这化身,直接就将其跨空送入则之天地之中。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因为这一举动而又多了一道之前已经是消失了许多年之久的化身流光……

    将那化身送入则之天地之后,这天道化身没有迟疑,直接便按照交易接过了这个世界的掌控权限,以自身的见识,以自身对劫数的理解直接改变了这一方天地的种种微妙的结构,开始快速的消弭这天地之中的劫数威能所造成的种种恐怖的后果。

    随着这种变化,这一方天地的天地开辟者很快便感觉到自身所承受的压力在快速的减弱。

    不过数年之间,自身的身躯就已经是可以完全脱离那劫数威能所凝聚而成的琥珀,重新得到了自己自从遭遇劫数之后不知多少亿万年所失去的,自由!

    当重新得到自由的那一瞬间,这天地开辟者的心情却是振奋无比。

    只有失去过方才知道宝贵,自由这种东西,在平常拥有的时候都是觉得其微不足道,觉得无数东西比起它重要。但,唯有真正失去过自由,他方才能够真正的感受到,没有什么东西是比起自由更加重要的东西!

    在脱离劫数威能琥珀之后,这天地开辟者向着天道化身表达了一番感激。

    之后,毫不犹豫的就分出化身送出自己的天地,进入交通网络层之中,去开始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其他诸多天地的开辟者进行交流起来。

    对于在自己的认知之中自己已经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存在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的这天地开辟者来说。与其他同类交流,这是以前所完全不敢奢望的事情。

    但现如今,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同类的存在却是以千万来计算都不一定能够计算清楚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眼见这么多同类摆在自己面前,他怎么可能忍住这种交流的愿望?!

    当然,虽然忍不住这种交流的愿望,但并不代表他就真的毫无顾忌。

    至少,在他眼中,自己的天地还是最重要的,相比于其他一切,都更加重要!

    因此,他这时候哪怕是有着那么强烈的交流愿望,却也并不让自己的真身离开自己的天地,而只不过是以自己的化身寄托自己的意志脱离天地,前往其他天地而去而已。

    对于其他天地开辟者的交流,或许对于这新加入的天地开辟者来说是无比珍贵的机会,但,对于这些早早便进入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开辟者来说,那显然就不是那么珍贵了。

    早在不知多少年以前,他们便已经是第一次的加入交通网络层了。与其他天地开辟者的交流愿望,早在当初便已经是得到了满足。

    对于现如今的他们来说,交流,已经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新的天地开辟者却也不过是引起了一些比较有好奇心的天地开辟者的注意而已。

    那诸多天地开辟者对于这新的天地开辟者的态度由此可以推测出来是属于什么水平了。显然的,他们,对他却是不甚热情。

    只是将这新的天地开辟者当成是最为寻常的路人而已。有那好客的,好好招待了这天地开辟者,有那些比较孤僻的,却就懒得理会这天地开辟者了。

    这种种不同的态度,对于那新的天地开辟者来说,却是让他感到大为新奇,不单单没有因此而受到什么打击,反而是觉得极为自然,在短短的数年之间,便已经是完全融入了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

    自己乃是特殊的,与其他所有人不同,所有人对自己都是无比好奇,无比关注,这种情况或许想想会觉得很不错。但,真正遭遇这种待遇的话,却反而是对人融入群体有着极大的阻碍。

    因为你是特殊的,所以,其他人便都会注意到你的不同,都会注意到你和他们是格格不入的。想要打消这种格格不入,便需要付出更大的努力。

    而像是这天地开辟者现在所遭遇的情况来看,显然,所有的天地开辟者都只是将他当成是很是普通的天地开辟者,当成是与他们一样本质的某种存在,也即是,将其当成是一个最为普通的普通人而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这天地开辟者自然天生的便认同其本质,天生的认同其乃是自己等人的一份子。

    这样的话,只需要消除这种陌生感,自然便能够轻易的融入其中了……

    融入其中之后,这交通网络层的前世今生自然便展现在这天地开辟者的眼前,让这天地开辟者对于罗帆的认知变得更加的深刻了。

    一种难言的敬服由此在他心中建立起来。

    他与罗帆没有什么仇怨,并没有因为罗帆的存在而吃了什么亏,相反的,罗帆与他的第一次交流,便是给他带来了一个给他巨大好处的交易!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却完全不需要考虑自己与罗帆之间过往的矛盾,能够从最为客观,甚至倾向于罗帆的角度来观看一切,衡量一切……

    如此这般一来,罗帆所作所为所透出来的那种极为深邃的智慧,极为不可思议的手段,自然便让他敬服了。

    有了这种敬服,他在之后却是以更多的意志投入那进入则之天地的化身之中。

    通过这化身,不断的加深对那则之天地的了解。

    当然,与其他天地开辟者的化身的目的不同的是,他所寻找的却并不是天道存在的意义,而是,罗帆的存在!

    毕竟,他从没有见过罗帆,但却从其他天地开辟者的口中听到了无数有关罗帆的传说。心中对其早已是无比的好奇。现在在这则之天地之中的化身却就是满足这种好奇最好的途径。有着这样的便利,他怎么可能放弃用这种便利的条件来满足自己心中的好奇呢?

    对于这天地开辟者心中的想法,罗帆自然不可能去理会的。

    这时候,在将这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接纳进入那则之天地之后,他便感受到了某种莫名的压力忽然从不知何处产生,隐隐压迫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上一般。

    这种压力是如此的微妙,如此的隐晦,但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着的。以他对于则之天地的把握与感知,却是绝对不会感知错误!

    “并非来自劫数层,那到底是来自何处?又是为何出现?”在这时候,他的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只感到莫名的迷雾将他的双眼遮掩住了。

    这种压力,乃是因为那天地开辟者的化身进入自己的则之天地方才出现的,那么,这种压力,必然就和那天地开辟者有关!

    思索良久,他能够确定的,只有这一点。

    这样想着,他将自己的目光转向已经变成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一个最为普通的节点的那一方天地,开始对那一方天地进行一种更深入的探测。

    那一方天地在本质上与这则之天地之中的其他以千万计算其数量的天地没有什么不同。

    都是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存在着的,那些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天地。

    但,其他以千万计算的诸多天地的出现,并没有给他带来任何压力,甚至反而是如同手脚的延伸一般,让他能够在交通网络层之中操纵的实力与威能不断的提升。

    而眼前这一方本质上与其他天地没有什么区别的天地的融入,却反而是给他带来了这种隐晦的压力,这种情况,怎么看怎么诡异。

    “到底是来自何处?”他暗自思索着,一层又一层的深入那一方天地,体察那一方天地的种种情况。

    若是没有在那一方天地之中的天道化身的辅助,罗帆想要做到这一点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至少,也会让那天地开辟者察觉……

    但,现如今,有了那天道化身的存在,情况却就已经完全不同了。因为那天道化身已经是完全掌握了那一方天地的所有权限。所以,它却是能够轻易的就绕过那天地开辟者,将罗帆的感知意念接引进入这一方天地的极深之处,轻轻松松的就绕过那天地开辟者来对这一方天地进行彻底的探查。

    有了天道化身辅助,他这种探查自然是无比顺利。不过是短短的时间里面,他就已经是完成了整个工作,将这一方天地的里里外外探查得清清楚楚了。

    而探查清楚之后,他却是更加的惊异了。

    因为,他发现,这一方天地的情况本质上确确实实是和其他天地没有任何区别!

    同样只是很是寻常的,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连抵抗第一次天地大劫都相当困难的一方天地!

    这样的天地如同流水一般汇入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才是正常情况,给他带来这种隐晦而若有若无的压力,那才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看来,唯有一种可能了……”良久之后,罗帆长长的呼出一口气,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笑容。

    并不是这一方天地直接给他带来这种压力,那么,显然就唯有一种可能。那便是,是与这天地相连的某种存在给他带来这样的压力!

    而与这天地相连的某种存在是什么?当然便是其他天地了!

    而这,也证明了罗帆之前的猜测,对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诸多天地的结构的猜测!

    在他原来的猜测之中,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天地的结构应该是一种金字塔形状的结构。也即是说,度过天地大劫此处越多的天地,便是在金字塔的越高层。而在金字塔高层的天地对于金字塔低层的天地,却有着某种极为紧密的联系,或者说,极为微妙的影响。

    这种联系,这种影响,波及了这天地的方方面面,甚至影响了这天地的开辟者的观念,最终潜移默化的,让这天地开辟者认同更高层的观念,最终成为最高层的某种根基,某种支点……

    现在,这种因为这一方天地而来的那种微妙的压力,便是这种认知最好的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