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消遣?

第两千七百六十九章 消遣?

    那些天地开辟者一个个的毛骨悚然起来。

    这些天地开辟者可完全没有将罗帆完全当成是自己一边的想法,对于他们来说,自己在那则之天地之中所发现的一切,都是自己发现,自己所得到的一切观念,一切认知,都是自己因为学习而加深得到的,更接近正确的认知。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却完全不会去想,这些认知乃是罗帆让他们产生的,这些观念是罗帆所赋予的。

    在这样心态之下,对于他们来说,罗帆,却也就是和其他之前在背后掌控着他们的天地,影响着他们的心灵的那些天地,那些天地开辟者,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区别!

    而现如今,他们的天地明显已经是接入交通网络层之中,而这交通网络层,又是完全在罗帆的则之天地的掌控之下的!

    如此这般一来,他们显然便能够推论出来,自己的天地,现如今可能也是在罗帆的则之天地的影响之下。

    自己的思维,自己的观念,自己的认知,自己的智慧,显然都有可能是受到其影响而变成如此模样的!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怎么可能不毛骨悚然?!

    只是,虽然意识到了这种可能,但他们想要找到这种影响的痕迹,想要寻找自己身上可能出现的,那被罗帆的则之天地所影响所产生的种种存在,那显然是没有那么简单的。

    别看罗帆明明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则之天地可能是有着其他天地的影响在其中这么久了都没有多少收获便能够看出来了。

    在这时候,这些天地开辟者无论怎么体会,怎么感悟,怎么彻查自己的里里外外,最终都只能发现,自己已经是完全摆脱了一切影响,自己已经是破除了一切桎梏,自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自由。

    而这,更是让那些天地开辟者戒惧难言。

    很显然的,这种影响不可能这么容易就消失的。

    自己在之前处于另一处地盘会受到影响,没理由在这个新的地盘便没有这种影响。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居然完全体察不到这种影响的存在,完全寻找不到那种本该存在的异常。这就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那种影响,那种异常,超越了自己所能够感受的极限!

    而这,更代表着,自己摆脱这种影响的可能性,更加的渺茫……

    这让他们怎能不感到戒惧难言?

    “到底是什么影响?”这是一名名新加入的天地开辟者心中所产生的疑惑。

    越是思考,他们便越是悚然,便越是戒惧,表现出来的,也就是越来越不安。

    他们的表现,却是让那些原本就已经在交通网络层的天地开辟者惊讶不已。

    这些天地开辟者也都是绝不简单的存在,将心比心这种事情,他们也是会做的。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进入这家交通网络层之后可能的表现,他们自然是都有所猜测。最开始,这些新的天地开辟者的表现,也正符合他们的猜测。

    但,现如今,这些天地开辟者却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间就已经是完全改变了作风,居然不再四处访友,四处游历,反而是关在自己的天地之中,如同自闭一般,不再理会外界的任何事情了。

    这种模样,完全不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以前所从来没有见过的热闹之地,反而像是,投入了一处龙潭虎穴之中一般!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天地开辟者怎么可能不感到惊讶万分?

    因为这种惊讶,他们却不由得开始对这些新的天地开辟者产生了好奇。

    原本他们并不在意这些新的天地开辟者的,便是被找上门来,也顶多只是看对方的性格好不好交,然后再选择一些性格比较合的天地开辟者来进行一些交流而已,并没有真的将这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当成是什么特殊的存在。

    但,现如今,在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关紧门户不再与他们接触之后,他们却反而是开始产生要了解他们的想法了。

    天地开辟者有了想法,自然便会去执行。

    很快的,便有许多天地开辟者开始从各处向着那些新的天地而去,开始拜访这些新的天地的天地开辟者了。

    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拜访,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心情却是无比复杂。

    他们本身对于这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并没有太多的恶感,有的只是一种怜悯,一种兔死狐悲的通感情绪而已。

    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旧的天地开辟者乃是处于其他天地的控制、影响之下,而自身却毫无所觉的存在。这样的存在,相比于他们这些能够明悟到这种影响存在的天地开辟者来说,却是更加的悲哀!

    不过,这也不过是五十步与一百步之间的差别而已。

    都是发现不了那种痕迹的存在,都是无法对那种痕迹,那种影响进行处理,相比之下,意识到还是没有意识到,却并没有太多的差别。

    只是,他们却也知道,这种根本没有可以拿出来的证据的东西,便是说出来,也根本不会有多少天地开辟者相信的。

    因此,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询问,他们大多数都只能够随意的找个理由敷衍过去而已。

    唯有少数的天地开辟者方才将自己想到的,感应到的,认知到的东西说出来。

    而显然的,他们所说的这些,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天地开辟者的认同。那些天地开辟者都只是说这乃是错觉,乃是刚刚进入这交通网络层一时间不熟悉所产生的一种错觉而已,却都没有将其放在心上。

    这却是理所当然的,他们半点异常都感觉不到,甚至还觉得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是如此的惬意,如此的美妙。现在忽然有人告诉他们,这里并不是天堂,这里是地狱!在这里你每时每刻都在被毒物侵蚀,若是不采取手段,很快的你就要完全失去性命了。这种事情,谁可能相信?!

    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不信任,那些说出真相的天地开辟者却也只能够暗自叹息了。

    当下,便只是请那些天地开辟者离开,自己继续思考,继续探索去了。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不过如此而已……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旧的天地开辟者自然是大为不爽了。不过,却也都渐渐的没有什么天地开辟者来拜访这些新人了。

    那些敷衍他们问题的天地开辟者,他们也并没有什么好感。毕竟,若是真的是那种种乱七八糟的理由的话,他们怎么可能和么整齐,所有的新的天地开辟者都做出同样的选择,在同一时刻选择紧闭门户,不再四处行走游历?

    这么整齐的做出同一个选择,那么,他们就必然有着同一个理由,同一种考量才可能这样做。

    但,这个理由,这种考量,他们却完全没有透露的打算,居然都只是用那种敷衍的回答来敷衍自己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这些旧的天地开辟者怎么可能会对那些新人有好感?!

    怎么可能会不心中生出芥蒂?

    当然,在这过程之中,那些已经将自己的想法说出来的天地开辟者的说辞也渐渐的泄露出来,渐渐的被众多旧的天地开辟者所知道了。

    对于这种说法,那些旧的天地开辟者自然是绝大多数都是不相信,认为那就只不过是那些新人不适应环境所产生的种种错觉而已。

    到哪,其中自然会有一些天地开辟者觉得这不无可能,开始通过种种办法去试探,去探究。但,最终,他们的试探,探究结果,却让他们确定,这种想法,真的只是错觉而已。因为,他们无论施展什么手段,都无法发现那种影响的痕迹存在,都无法发现那种所谓的掌控的存在!

    若是一名天地开辟者发现这一点,他们或许还会觉得是自己疏忽了什么。但,十名,百名,千名,万名,十万名,百万名,千万名天地开辟者都是这样的结论,都是这样的发现,那么,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认知会是如何,也就可想而知了。

    于是,一道隔阂,开始出现在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与旧的天地开辟者之间了。

    “可惜了,他们明明身处地狱,却自觉地好像在天堂。”一名天地开辟者看着那众多隐隐发出排斥的诸多天地开辟者,心中却是暗自叹息着。

    对于他们来说,现如今他们虽然痛苦,虽然感到烦躁不堪,有着一种要破坏一切,毁灭一切的戾气,但他们也有着一种安慰之处。那便是,至少,他们知道自己所在之处有问题,知道自己的天地有问题!

    哪怕是,找不到问题所在,但知道就是知道。

    这就和一个人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的和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的一般。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那相比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之人,在心理上终究还是会有些不同的。

    这时候,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与那些旧的天地开辟者之间的不同,就像是知道与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死的那种人之间的不同一般。

    “看来,目标还是在那个世界。”在自己的天地怎么寻找都找不到目标之后,那些天地开辟者最终只能够将自己的目标转向则之天地,转向那化身所在之处。

    而那则之天地之中的化身与本体之间却有着不可思议的时光流速差距,在这本体度过数日的情况下,在那则之天地之中,他们的化身却就已经是度过了不知多少亿万年之久了。

    在这不知多少亿万年时间里面,他们的化身,却已经是都大有收获。至少的,都已经是能够在那则之天地的平行所在之中获得举足轻重的地位。

    一举一动不敢说能够影响那平行所在的整个历史面貌,但至少也能够产生相当大的影响,再不是那种能够轻易忽略的了。

    随着地位的提升,这些化身所知道的秘密,也就开始增加了。

    而且,他们,因为罗帆所给予的方便,对于那种其他天地对于这则之天地的影响,却也都是有着极为深刻的理解了。

    也即是说,他们都已经是对于在认知改变之后所看到的,那充斥在一切平行所在之中的那种迷雾已经是有了相当深刻的理解了。

    “这种影响,居然是在扭曲天地,不管是任何事物,任何因素,任何规则,任何法则,都进行根本的扭曲!”随着这种研究,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却已经是渐渐发现了这种本质。

    当然,这种发现虽然足以称作是难得的发现,但对于他们的现状,对于他们所想要知道的东西来说,却依然没有多少效果。

    至少,对与他们来说,这并不足以改变他们现在的天地正在受到影响,正在受到某种掌控的现实!

    而有了这么多年的探索,有了这么多年的研究,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其实也都已经渐渐意识到了,这天地的主人,那天道化身的主人,正在为他们提供诸多便利!

    或者说,他似乎就是为了让他们来探索这个才让他们将化身投入这则之天地之中的……

    当这些天地开辟者将自己的心神完全投注在这些化身之上的时候,他们便很快发现了这一点,并感受到一种难以置信从心底涌现出来。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难道他就是为了培养对手,这才让我们将化身投入这天地之中的吗?!难道真的有这么无聊之人?!”这种想法随着出现在他们的心中。

    当然,不可能是同时,而是陆陆续续的……

    他们在以往也或多或少都做过,将一个对自己有恶意的生灵进行培养,让这生灵成长到足够高度,让这生灵成长到有足够的实力之后再来与自己对战,来给自己带来一些乐趣的行为。

    但,那只是在自身有着绝对把握,只是在那世界,那天地的层次比他们要差上无数倍的时候才做出的一种行为而已。

    现如今,在这个时候,面对着他们这些天地开辟者,那天道化身的主人真的可能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