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七十章

第两千七百七十章

    “这样看来,我们的加入,显然对他有好处……但,那是什么好处?”那些天地开辟者只要脑筋稍稍一转自然便明白最大的可能到底是什么了。

    若是他们乃是那则之天地的天地开辟者,乃是这交通网络层的主宰,那么,他们做这种事情最大的可能显然便只有一个,那便是为了对他们自己有好处的目的!

    有了这样的想法,他们却就开始更加注意那则之天地之中所展现出来的种种微妙的细节,通过这诸多细节想要推演罗帆的目的,想要理解罗帆的目的。

    若是能够通过这一切找到根本,甚至能够从中想到反制的办法,那就再好不过了。即便是找不到,也至少要消除自己一头雾水的状态……

    随着他们的更多的注意那则之天地之中的一切,他们对于则之天地之外的,那交通网络层之中所出现的隔阂,却就更加的不在意了。

    隔阂,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却并不像是正常世界之中,或者说,绝大多数正常世界之中那般,只是一种无形的间隔而已。在这里,因为一切都基于认知,都基于观念,于是,这种隔阂,在这里自然而然的便展现出真正的实质出来。

    也即是,随着这种隔阂的加深,那些新加入的天地与那些旧有的天地之间的交通道路开始变得越来越少,最终,虽然没有完全断绝,却也只身下一些小小的,若有若无的道路将碧池联系在一起而已。

    如此这般一来,这整个交通网络层就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化作两个部分。

    一个部分就是那些旧有的天地所组成的,庞大的网络。另一个部分,就是那相比于旧有的天地来说数量少上不知多少倍的,新的天地组成的一小片交通网络。

    如此这般看来,却就像是将整个交通网络层分成了两个独立的岛屿一般,那些两者之间存在的,细小的,若有若无的道路,就像是那海洋之上的一道道航线一般。

    不过,这一切,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任何天地开辟者来说,都是无所谓的事情。

    对于那些旧有的天地开辟者是如此,对于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同样是如此。

    而对于罗帆来说,就更是如此了。

    毕竟,对于罗帆而言,他现在所需要的,就只是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投入则之天地之中,帮助他去探查自己的天地,至于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本体,那些天地开辟者本身的天地,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却就都是次要的了。

    在这时候,罗帆将自己的心思都投注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上,或者,更具体的说,是投注在那一层迷雾之上。

    这一层迷雾无比繁复,无比奇妙。

    哪怕乃是在则之天地之中,哪怕是罗帆对这则之天地有着完全的,甚至绝对的掌控。但,对于这种迷雾,却也依然是感到一头雾水,虽然知道其本质乃是某种改变,但具体的,这种改变背后的根本道理,他却就完全弄不清楚了。

    对于这个,罗帆心中早有所料,这时候却并没有因此而产生什么气馁之类的情绪。

    若是真的那么容易找到答案,那么他也就不需要浪费这么多时间,一直到现在才稍稍有一点突破而已了……

    而在这时候,罗帆也依然是派遣天道化身前往那诸多天地,与那诸多天地开辟者进行交流,表达想要与那诸多天地开辟者进行交易的想法。

    其中,有些失败,有些成功。

    如此这般一来,那些新加入那交通网络层的天地,自然便不断的增加。

    那些新加入的天地开辟者最开始自然是没有什么偏向的,并不觉得这交通网络层的哪一方会与自己的理念更加接近。因此,却就是不偏不倚,都是出现在那两片区域中间的空白区域之中。

    但,随着他们的化身进入那则之天地,见识到了其中存在着的,他们原来无比熟悉,现在进入这交通网络层之后却已经是完全消失的那种感觉之后,他们的立场显然就开始偏向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这一方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新的天地开辟者这一方的势力却就开始不断的壮大起来。

    虽然距离与那些旧有的天地开辟者的阵营尚且有着不小的差距,但终究是在不断的拉近这种差距,让两者渐渐的趋于平衡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并没有在意,但那些旧有的天地开辟者却就开始渐渐的有着许多生出了莫名的怀疑了。

    一名天地开辟者觉得有问题可能是错觉,一百名天地开辟者觉得有问题还可能只是错觉,那么,一千名,一万名,十万名天地开辟者都这样觉得呢?

    那样的话,怕是没有多少天地开辟者还敢将这一直当成是错觉了吧?

    而这时候,不断出现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天地开辟者,却都是义无反顾的加入另一方的阵营,都是坚定的表明,这其中有着问题,他们哪怕是再坚定,心中也会不知不觉间产生丝丝疑虑的。

    对于这种疑虑,不同的天地开辟者的因对方式自然是有所不同。

    有些天地开辟者直接将这种疑虑掐灭,认为一切问题都没有,有些天地开辟者却开始半信半疑,开始关注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的变化。有些,却就是开始尝试,开始试探起来了。

    只是,对于那些旧有的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因为已经放弃了自己送入那则之天地之中的化身,这一次却就完全无法按照那些新的天地开辟者的想法那般从则之天地出发,从自己的化身出发,借助化身在则之天地之中进行研究,进行探索,进行试探来达到自己找出真相的目的。

    他们,这时候只能够通过对自身的天地进行种种改造,对自己的天地进行种种更细致的研究,进行各种千奇百怪的试探来尝试达到同样的目的。

    显然的,这种难度之大,却是远远超乎他们想象的。

    哪怕是罗帆,都需要借助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化身方才在现在勉强有些收获,这些天地开辟者想要凭空就通过研究自己的化身来达到这样的效果,那难度之大,不言而喻。甚至可以说,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任务。

    在那则之天地内部过去不知多少亿万年,让罗帆已经不知不觉间获得了一些收获,隐隐间要抓住那种上层天地对下层天地影响的痕迹之时,那些天地开辟者终于开始对这种方法绝望了。

    一旦绝望,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表现却又有了区分。

    有些天地开辟者直接就放弃了这种目的,直接便放弃了继续去研究那种隐藏在天地之中可能的某种影响,某种掌控。而有些,却就灵感爆发,抓住了某个重点,开始仿照罗帆的做法,与其他天地开辟者合作,彼此将自己的化身派入对方的天地之中。

    只是,因为对于平行所在的掌控问题,那些天地开辟者派入其他天地之中的化身却就无法被安排进入不同的平行所在了,而是尽皆被安排在根源天地之中了。

    这样的情况下,彼此合作的天地,自然便是有限的。

    也即是说,每一方天地之中所能够容纳的,其他天地开辟者的化身,都是有限的。

    毕竟,不同的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某一方天地之中,都必然会随着其成长而渐渐掀起越来越大的风暴,对那天地的影响变得越来越大。这样的话,少量的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某一方天地之中,那所造成的影响尚且有迹可循,能够通过这种影响而发现什么事应该存在的,什么是不应该存在的,什么是正常的,什么是不正常的变化。

    但,当化身的数量多到某一个程度,那化身所产生的影响,所引发的风暴,便会相互干涉,最终让那天地的情况变得无比混乱,最终使得哪怕是那天地开辟者也无法知晓他们影响本来应该有的结果,由此自然也就难以找到那些异常之处了。

    当然,毕竟都是天地开辟者,对自身天地的掌控,感应,都并不是一般生灵所能够想象的。因此,这个数字哪怕是有着限制,那最终的量也必然是达到一个不可思议的层次的。

    因此,每一名想到这种办法的天地开辟者,显然都是无比忙碌的。

    而随着越来越多的天地开辟者想到这种办法,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交流,却就变得更多了。

    这原本孤立的诸多天地,随着这种变化,居然更加紧密的联系在了一起,让这整个交通网络层居然如同真正化作一片巨大的大陆一般了。

    随着这种影响,那诸多天地之间彼此的天地特质,彼此的特色,彼此的原理,彼此所有拥有的种种源自天地开辟者世界观而发展出来的事物也开始渐渐的相互影响。

    在这种变化之下,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道路,却是变得越来越多。那整个交通网络层的复杂程度,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惊人了。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看在眼中,心中也是暗自感到世事无常。

    那些天地开辟者或许一心想要找到那种他的则之天地对他们的影响,但,这种努力,其实却反而是在不断的加深这种影响!

    毕竟,交通网络层几乎完全就是源自罗帆的意愿,源自他本身的认知,他本身的观念。

    在这样的情况下,整个交通网络层变得越是复杂,其中的道路越多,整个网络的结构越是完善,那就代表着,他的观念,他的认知,得到越强的贯彻!

    而这种贯彻,自然而然的,便会作用在那些天地之上,进而,开始更进一步的影响那些天地,改变那些天地!

    而这,也将使得他对于那诸多天地的掌控,影响,都将变得越来越强。

    当然,或许,这种做法确实是有利于那些天地开辟者发现他的掌控与影响?毕竟,越来越强的掌控与影响,自然便越来越难以隐藏,自然便会有越来越多的线索存在。越来越多的线索,自然便越来越容易被那些天地开辟者所发现了。

    只是,这种影响,若是那些天地开辟者知道的话,想来却就不会愿意接受的。

    “幸好我当初没有想到这个,若不然的话,现在想要挣脱,怕就变得更加困难了。”罗帆长呼出一口气,终于从那已经持续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的探查过程之中回过神来。

    此时此刻,他找到的那一丝丝线索,隐隐间已经指向了大道!

    指向了,冥冥之中,作为这一方则之天地核心,根本,不可分割之处的,大道!

    那种影响,极为微妙,极为玄奇,哪怕是他现在也依然是感到模模糊糊,甚至都难以真正确定自己的感知是不是正确的,是不是有着疏漏。

    但,他现在所得到对于一切信息,一切因素,都最终指向那大道!

    这种情况,让他明白,自己想要挣脱那种影响,想要脱离那种可能存在的掌控,难度之大,比起自己原来想象当中的还要大!

    顺着这样的感应,他家量自己的感知释放出去,开始想着更高层探索,开始追寻那在背后掌控着,或者说,影响着则之天地的那一方天地。

    这种事情,几乎就像是一个瞎子在感受到自己身体之上的热量的时候,努力的追寻太阳的位置一般。

    这种努力,确确实实是能够有一定的成果,至少,能够让他发现太阳的方向。但,想要知道太阳距离自己有多远,想要知道太阳本身有多大,想要明白太阳真正释放出全部力量将会造成什么不可思议的效果,这却就是不可能的。

    就像是这时候,罗帆确确实实能够感觉到,在更上层,有着一个无比巨大的,如同阴影一般的存在笼罩住自己的天地,也笼罩住天际之中无数的天地,但却就完全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