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七十一章 剖析

第两千七百七十一章 剖析

    那天地到底是有多庞大,那天地具体是什么模样,那天地所在之处到底是在何处,那天地的开辟者,什么样的存在,等等等等……

    这一切的一切,对罗帆来说,都是一个难以看清楚的秘密。

    可以说,看清这个,对他来说,也不过是真正确定了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上,的的确确是有着某一方天地正在影响着,甚至是掌控着而已!

    “果然如此……”在这瞬间,罗帆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他的心情此时此刻却是相当的复杂,既有如释重负,又有一种难言的压力作用在自己心头。

    眼前这种情况,显然是代表着他之前所猜测的,这模拟混沌状态的结构是正确的。

    而那个结构是什么?那个结构,是金字塔一般的结构。也即是,度过更多次天地大劫的天地,影响,甚至掌控着一大部分度过天地大劫次数更少的天地,以此不断类推,一直到度过九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所在之处!

    换句话说,在罗帆的则之天地之上,有着,度过第三次天地大劫的天地在影响着他的则之天地。而在这度过第三次天地大劫的天地之上,又有着度过第四次天地大劫的天地在影响着这一方天地,甚至掌控着这一方天地。第四次之上的有第五次,第五次之上有第六次,有第七次,有第八次,更有第九次!

    如此这般一来,足以看出,那些不管是直接还是间接影响到则之天地的天地,却足足有着七层天地!

    而且,这些天地的影响,越是往上,便越是隐晦,也越是深入,甚至越是绝对!

    若是罗帆有心想要完全挣脱这种影响,挣脱这种掌控的话,他的对手,他的敌人,便是那七层度过天地大劫次数层层增加的天地!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恶劣到何种地步,可想而知。

    心中转着这些想法,罗帆最终心中一动,将种种负面情绪瞬间抹去,一股强烈的斗志从心底深处浮现出来。

    “不管如何,挣脱,是一定的。”

    他这样想着,却已经是再无半点犹豫了。或许对于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那无数天地来说,自身的世界观,自身天地的绝对独立性并没有什么所谓。毕竟,对于他们来说,这模拟混沌状态其实就是混沌状态。他们在这里,就已经是代表着自己已经走到了修行的巅峰,接下来所遭遇的一切,都已经算是在混沌状态之中的正常修行历程,甚至是正常的限制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被更高层的,度过更多次天地大劫的天地影响,却也并非是不能接受的若是,真的没有办法截断的话……

    但,显然的,对于罗帆来说,那情况就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对于他来说,这模拟混沌状态就只是模拟混沌状态!再怎么说,这也只是他的大劫之中所衍生出来的一种比较宏大的存在而已。

    在这里的任何成就,任何遭遇,最终都只是对真正的混沌状态的一种模拟。而且,是完全针对他,是为了打击他,影响他的一种模拟!

    在这里,他若是接受了这里的影响,接受了这模拟混沌状态的改变,那就代表着,他没有资格度过这一次劫数,就代表着,他的第七次大劫的失败!

    而这种失败,显然便代表着,永不超生,代表着,魂飞魄散,身死道消!

    这种事情,就算是想一想,都知道是绝不可能接受的。

    所以,对于这种影响,他却是绝对深恶痛绝的。

    既然已经是深恶痛绝,那么,自然也就没有什么其他选择可以选了。在这时候,他所能够做的,显然就是鼓起勇气,向着那七层天地冲过去,将这七层天地层层加载在他的则之天地之上的层层枷锁给斩断!

    “直接影响大道吗……”他喃喃着,双眼直接便来到了自己的则之天地的冥冥之中,来到了那大道之上。

    这大道如同长河一般不知始终的流转着,其中有着无尽的道理,有着无限的奥妙,更有着无穷不可思议的微妙信息在其中。

    在这里,天地宇宙的一切道理,似乎都被包含其中,宇宙的一切奥妙似乎都源自此处。

    虽说这大道乃是源自罗帆的则之世界观,但,这时候罗帆看着这大道,却依然有着一种高深莫测之感,隐隐感觉其中蕴藏着许多自己都理解不了,发现不了的奥妙。

    这并不奇怪,开天辟地,似乎乃是创造了这天地的一切,但事实上,开天辟地的行动,却也只不过是契合某种手段,以自身的世界观,以自身的能力,以自身的威能,以自身的力量来进行某种定义而已。也即是说,开天辟地这种手段,看似完全是修士自身的行为,其实,本身却是有着诸多不可思议的微妙力量参与其中。至少,外界环境,便要有着种种难以截断的影响的。

    在这里,便是这模拟混沌状态,同样是有参与其中的一部分创造。

    若是在混沌状态之中,便是混沌状态也有参与天地的创造,天地的开辟……若是在其他的大天地,完美天地之中,自然便是大天地,完美天地也有参与创造。

    甚至,便是在身体内部开辟天地,这身体所蕴含的种种本源,这身体内部所包含的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根本规则,根本道理,也会参与其中。

    而且,这种创造之后,那大道同样并非凭空捏造的,而是根据这一切的一切,进行种种微妙的,难以用言语描述的组合,构筑方才最终成型。

    如此这般一来,哪怕是自己开天辟地所创造出来的大道,其中蕴藏着那开辟者也不知道的奥妙,也理解不了的道理,那却着实是再正常不过了。

    不过,虽然是理解不了,甚至不知道的奥妙,但开辟者便是开辟者,天生的权限,便足以让其对这大道进行无数操作,这种种操作,哪怕是说是完全掌控,也决不能称为不准确。

    对于这一点,任何天地开辟者都是心知肚明,罗帆自然也是完全理解。

    “可惜,这大道本身蕴含的一切都是根基于我的则之世界观,不然的话,凭借这种绝对的操纵能力来对这大道进行体悟必然能够更加方便的让世界观得到完善。”看着这大道,罗帆不知道第几次开始感慨起来。

    要知道,这大道虽然微妙莫测,玄奇难言,但其中的一切根基都是来自他的世界观。哪怕是有着外界的环境加入,哪怕是有着外界的种种规则参与,种种力量参与,但一切的根源,终究还是他的世界观!

    因为是来自他的世界观,所以,最终通过这大道反推回来,将所有与世界观无关之物都剔除之后,剩下的,也就只是他的世界观而已。

    如此这般的情况,对于其他天地开辟者来说,对于想要从这世界观之中汲取养分的存在来说,体悟这大道自然是大有收获。但,对于这天地的主人来说,那显然就完全不一样了。

    对于他而言,体悟这大道,就像是在向自己学习,在请教自己……

    这种事情少少的做一点会有不小的收获,能够让开辟者更加理解自己,更加熟悉自己,甚至认清自己的一些弱点,进而方才能够去思考如何弥补。但,若是一直将这个当成是自己的修行方式,将这个当成是自己更进一步的方式,那当然就是笑话了。

    感慨了一番之后,罗帆开始仔细的剖析这大道。

    体悟自身开辟的天地之中的大道并不可能让自身真正的获得太大成长,但,这时候他的目的却完全不是自身获得成长。而是想要找到,那一方如同巨大阴影一般笼罩在自己天地之上的那一方天地对这大道所产生的影响!

    这种剖析,并不容易。

    哪怕是自身开辟出来的天地的大道,哪怕是自己对这大道有着近乎绝对的操纵权限,哪怕是能够让这大道能够进行随意的命令,但,想要将这大道内部的种种细节进行剖析,那难度也是强得超乎想象的。

    这就像是一个普通人对自己的计算机一般,他对自己的计算机自然能够进行一切操作,哪怕是将自己的计算机砸碎,都只能看他自己的意愿而已。至于让自己的计算机播放什么,打开什么,进行什么运算,玩什么游戏,等等等等,那更是只看他自己的意思而已。

    但,这难道就代表着他能够知道这计算机内部有什么,这计算机内部的诸多元件都是以什么样的原理在运行的吗?!

    若是有人在这计算机主机内部安插一个什么新的零件,他真的能够第一时间找出来?!

    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至少,对于绝大多数普通人来说,这是不可能的。

    而现在,罗帆变相当于那个计算机用户。眼前的大道,就像是那一台计算机。对于他来说,他想要用这大道做什么,都只是一个念头过去的事情。哪怕是要让这大道崩解,要将这一方天地完全毁灭,都只需要一个意念过去,便能够做到。

    但,他想要剖析这大道,却就像是一个计算机用户想要弄清楚那计算机内部的所有元件的原理了……

    这难度之大,不言而喻。

    当然,相比于对其他天地的大道来说,有着这种权限,他还是有着太多太多的便利的。

    比如,这时候,在他的意愿之下,这大道内部的诸多细节,便已经是在他的眼前展开来。这诸多大道彼此之间的联系,其中诸多玄奥,诸多道理彼此之间的关联,彼此之间的相互转换方式,甚至是冲突之处,都在这时候一点点的展露出来了。

    这大道哪怕是来自于他,哪怕是来自于他的则之世界观,但其中的变化之复杂,却也远远超越了他的想象范畴。

    他的则之世界观已经算是极为庞大了,其中的观念,其中的认知,怕是要以亿兆来计算。

    但,这大道之中,那其中每一道观念,每一点认知所产生的相应变化,那数量却只会比起这世界观之中的观念、认知要多上百倍,千倍,万倍!

    也即是说,每一道观念,每一点认知,若是真的抽象出来,那几乎就可以算是一种庞大无比的世界观了。

    而且,光是如此,甚至都还无法形容其恐怖的数量……

    这样的情况下,想要在这无数的大道玄奥之中找到其中并不属于他的,是更上层天地的影响,那难度,可想而知。

    在这时候,罗帆感觉自己好像是被无穷信息将自己的心灵给撑爆了一般,整个思维多在那无尽的信息之下变得稍稍迟钝起来了。

    也幸好他的则之天地之中有着天道,有着无数天道化身在掌控这一切,不然的话,光是他这时候这种状态,怕就已经是足以让他的则之天地这时候产生种种混乱了。

    不过,哪怕是这样,在他的则之天地之中,那无数的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也隐隐感觉到这一方天地的异常。

    种种以往所不可能出现的事情开始偶尔出现在这天地的诸多平行所在。

    原本应该出现的种种东西,也都不知不觉间消失在天地之间……

    “出现了什么事?他有在搞什么东西?”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在这时候心中产生这种种莫名的疑惑,只感到一种不安涌上心头。

    不管是有没有本本体抛弃,不管是有没有和本体联系上的化身,对于他们来说,这天地,都已经是与他们的性命息息相关了。

    对于那些已经被本体抛弃的化身来说,他们自身就是独立的个体,在这天地之中的一切,就是他们所有的一切。这天地的任何变化,自然就影响他们的一切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若是这天地出现什么他们所不能掌握的变化,自然可能造成他们的陨灭了。

    而对于那些与本体依然有着联系的化身来说,这里的一切,本就是代表着他们的希望,本就是可能代表着他们所想要知道的奥妙,是他们摆脱掌控的希望所在,如此一来,这里的变化,自然便会影响他们的目的,同样是影响巨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