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得名纯阳,得宝玉蟾

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得名纯阳,得宝玉蟾

    第一百四十章得名纯阳,得宝玉蟾

    罗帆借助三炷香燃起的香火所凝聚的这具身体乃是虚体,并非他的本体,甚至连他化身也不是。

    但,香火之虚体十分玄妙,却让罗帆完全可以借助这一具虚体的感知,借助这一具虚体的双眼,看透宝儿的本质。

    相对来说,这具虚体对他的作用,却是比起至方童子的身躯还要来得大,至少,用这一具香火虚体的双眼所看到的,比起用至方童子的双眼所来看到的还要多!

    因此,在方才,在他接触到宝儿的瞬间,他便将宝儿的体质及本质看透。

    更知晓宝儿乃是难得一见的纯阳之体。这种体质,可以说是后天所生的,最为适合修行的一种体质,却是仅比先天神祇低上一筹罢了。

    宝儿之所以拥有这种体制,其原因却并非很难理解,甚至可以说是十分简单明了的。

    广菩本身便是先天神祇,其本体更是一株神树所化,天生便蕴含了无穷生机,更因修炼《太阴神木**》之后,带上了一点至阴之本质。

    而罗浮,乃是无形符鬼所化,虽修行到如今这般重塑神魂之境,却也难改其至阴之本质。

    如此,两者相合,却是阴极阳生,所生出的便是这般拥有纯阳之体的宝儿。

    这却也是特定时刻方才可能出现的情况。若是日后宝儿有弟弟或者妹妹的话,却是很难再获得如此适于修行的纯阳之体了。

    因为,无论是广菩还是罗浮,其体质都在随着他们修为的提升而不断蜕变,日后再难有如此机缘。

    听到罗帆说宝儿修行道路比他通畅上百倍,罗浮却无有丝毫不爽,反而是大喜过望,道:“老爸,那还等什么,快给宝儿取一个对他最好的名字,顺便给一部功法让你孙子好好修炼啊。”

    广菩在一边虽没有插口,但也很是期待的望着罗帆。

    罗帆微微一笑,道:“此等话语何必多说,宝儿虽是你等之子,却也是我之孙,我自不会待薄他。”

    说着,他摸摸宝儿的脑袋,眼中现出慈爱之色,接着道:“宝儿乃天生纯阳之体,名字也不需多复杂,便叫罗纯阳好了。至于修炼功法却不用急,这一具纯阳之体只出现不到百年,还差许多火候才能圆满。若是此时开始修炼,不单单事倍功半,反而会对纯阳之体的成长有所阻碍,却为不美。倒不如待日后其纯阳之体圆满之时,再传功法让他修炼。”

    “罗纯阳,这名字听起来颇为霸气,我怎的没有想到?”罗浮一听罗纯阳三个字,便觉得有种十分奇怪的感觉,似乎这三个字天生便是为自己的儿子所存在一般。哪里还不知道这三个字是最为契合宝儿的名字,不由大喜。

    至于修行方面,既然罗帆这般说,那肯定就是这样了,他哪里会有意见。

    “你哪能和师尊比?别丢人现眼了。”广菩在一边见罗浮如此丢脸,不由白了他一眼。

    接着,她转而向罗帆说道:“师尊,我们无有师尊之大能,却看不出纯阳之体何时圆满,这如何可知何时才是宝儿最好的修炼之时?”

    罗帆一笑,摊开右手。瞬间,便宛如在他手心之中放出一个黑洞一般,有一股十分强大的引力凭空而生,这山峰之中无数的先天元气不断向他的手心聚集而来。转眼间,已是形成了一个小小的,但是显得十分强劲的漩涡,遮挡了他的手心。

    过得好一会,这漩涡方才平息,现出了他右手手心那由无数先天元气所凝聚之物。

    那却是一道十分古朴简洁,但却蕴含某种玄秘奥妙,形如明月的立体符篆。

    “此符篆有侦测纯阳之体成长之能,待得宝儿纯阳之体成长圆满之际,其会发出万丈止得你等二人可见的红色霞光。”说着,罗帆抬手一拍,便已将这道立体符篆拍入宝儿的后背。

    瞬间,点点毫光发出,伸缩不定好一会,方自平息下来。

    “多谢老爸(师尊)。”罗浮与广菩大喜拜谢。

    罗帆点点头,看看那香炉之上的三炷香,却以已经烧到了尽头,此时只剩下了点点火星在那里。

    于是,也不再耽搁,道:“你等二人虽小有突破,但修行无涯,却万万不可懈怠,且,需记住,你等二人已再非单独求索,若是修行不足,日后如何能为宝儿提供庇护?毋须慎思。我去也。”

    说着,抽离意念,这香火虚体一散,重新化为一道香火,被先天元气一波,转眼便四处逸散,消失无踪。

    在他怀中的宝儿却被一股无形力量托住,悬浮在半空中,微微起伏,显得很是闲适。

    “宝儿……”罗浮与广菩二人原本只以为罗帆只是临别的例行勉励,并不多在意。但待得他们听了一句,方知罗帆所言之重要性,俱是想起自己再非只是一人,而是已有责任在身,不由皆是凛然。

    相互对视一眼,他们却皆从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坚定的斗志,却是知晓对方已是被罗帆的言语激发了坚定的修行之心。

    “咿呀……爷爷呢?”这时,宝儿已经醒过来,揉揉眼睛,睡意朦胧的叫了一句。

    “爷爷已经回去了,宝儿如果想要见爷爷,下次我们再带你去好了。”罗浮回过神来,招过宝儿,笑道。

    便在这时,有一道银色光芒从天而降,宛如天柱一般,从不知多高的天空之上直直连到罗浮他们一家三口所在之处。

    只听得哧的一声轻响。

    这天柱一般的银光猛然一敛,现出一物——那是一颗拳头大小的银色丹丸,丹丸之上银光流转,有如在勾勒着某种玄奥难测的图案,其质地至阴至寒,但却又显得无比高雅,更有一股有无比玄妙的气息从其中透出。

    这颗丹丸悬浮于罗浮一家三口之前,缓缓的旋转着。

    在此过程中更有微不可闻的天音从这小球之中传出,听到这天音,罗浮一家三口只觉得一股淡淡的喜悦从心头泛出,同时心绪更是变得无比平静。

    “宝儿,快来多谢爷爷赐宝!”罗浮思索一下,方自大喜,拉过宝儿道。

    广菩被罗浮一提醒,也注意到了这丹丸的异常,脸上现出喜悦的笑容,跟着道:“宝,快点来跪下谢谢爷爷。”

    宝儿此时虽然睡得迷迷糊糊的,但也十分乖巧的对着丹丸跪下,说了一句:“谢谢爷爷……”

    随着,他那小小身形摆出大人模样的往下一拜。

    随着他的这一拜,那银色丹丸猛然一震,轰然爆散开来,化为一团三丈方圆的银色云团,在这银色云团之中更有着无数玄奥莫测的能量线条在其中扭曲盘旋,形成了一重重玄妙无方的繁复禁制。

    这些禁制宛如时钟的齿轮一般不断咬合,重组,只是呼吸间,便变换了数万种形态。

    最终,带动这三丈方圆的银色云团一凝,便凝成了一只一丈方圆那般大小的银玉蟾蜍出来!

    这玉蟾并不显得丑陋可怖,反而是结构精巧,光质流转。在那银光映照之下,更是显得颇为可爱,让任何人一看都忍不住要摸上一把。

    宝儿表现更是直接,一看到这玉蟾,双眼一亮,大叫一声:“谢谢爷爷!”

    便猛然一扑,扑到了那玉蟾的后背,脸蛋不住的蹭着这玉蟾后背那些起伏,那纯粹而欢喜的笑容几乎让天地都变得生动起来。

    “咕……”这玉蟾轻叫一声,那特别灵动的双眼闪着纯净清澈的光芒,似乎也十分的舒服一般。

    这玉蟾自然并非真正的生物,而是由至阴至寒的太阴月华所凝聚炼制而成的一件法器。

    其内蕴含三十六重禁制,虽不为法宝,但灵识却已是颇为完整,更可随意变幻形态,妙用无方。

    若是论其防御能力,渡厄之境的广菩就算要破开,却也需耗费一番手脚方可做到。

    罗浮与广菩在细细观察一番这件法器之后,不由皆是苦笑。

    “老爸啊老爸,我们都知道你疼宝儿,可是你给他这么强大的法器,以后我们怎么管教他啊,我可是连这法器的防御也破不开啊……”罗浮哀叹起来。

    ……

    罗帆此时自不会再关注罗浮那一家三口。

    方才,他意念回归本体之后,便随手收取周围无尽的太阴月华,将之凝成一个数十丈直径的固体球形,再打入三十六重禁制,最终方才成就那银玉蟾蜍形状的气态法器。

    这件法器事实上也只是与罗浮那件最常使用的,可变幻各种形态来攻击防御的白色气态法器同类。除了因罗帆道行境界有所提升而使得这件法器更加玄妙,更加灵动之外,却再无其他更深奥秘,当然也就不需耗费他多少工夫。

    因此,他只是花了一小会,便将这件法器炼制好,并直接挪移虚空,将之送入洪荒天地,落到罗浮一家三口之前。

    罗帆并不担心罗浮他们会不知道自己的意思,也不懒得留下话语,直接送去便不再管了。

    原本,罗帆这次与罗浮他们见面,却是打算将月亮之上有广菩机缘之事告知广菩,让广菩尽快来这月亮之上走上一遭将这机缘取走。

    只是,在见到广菩之后,他却是大为失望。

    广菩居然对他之前指点的混沌灵根之事并不多在意,近百年来,她居然离那混沌灵根的位置还有近亿里之多,这很显然并没有对这机缘多么热衷……

    因此,他却是打消了就此告诉她的想法——既然你不努力,那告诉你也没有什么用,倒不如等你知晓努力之后再说。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