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章 成精

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章 成精

    “你们从何处看出那最初生灵修行的乃是火焰之道?他最后时刻施展的根本就不是火焰,那不过是一种力量的燃烧形态而已。顶多不过是代表着他已经是将自己的力量运用到极限罢了。”又有生灵这样反驳起来。

    接下来,便是一大堆的生灵在那里七嘴八舌的表明这修行法门最为适合自己,其他人得到了都不如自己得到那么合适。

    如此这般一来,却就使得这一处位置变得极为嘈杂,几乎如同变成菜市场了一般。

    而结果也是显然的,要知道这修行法门可极有可能便是那最出生灵能够大杀天下的根源,他们又怎么可能放弃这修行法门?

    眼看着,他们越是争吵,彼此的情绪就越是激动,战争的阴影开始将他们笼罩,这个世界,似乎又将再次陷入战争之中了……

    就在这时候,终于有着生灵理智尚存,提出了一个意见。

    那便是,众生共享这修行法门!

    毕竟,这可是修行法门,却并不是其他宝贝。任何生灵所需要的,都只是读取,记住而已,却并不是一定要将这卷轴占为己有。

    换句话说,分享这卷轴,并不会让原本能够夺取这卷轴的存在减少收获!

    听到这个提议,众多生灵却都有些不甘。

    他们不愿意战争,但也不愿意这修行法门变得烂大街……

    要知道,修行法门之所以高妙,有着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其神秘!若是变得烂大街了,那其中神秘属性,自然便会被极度的削弱。如此这般一来,对于得到这修行法门的所有人来说,说不定原本可以让他们一飞冲天,大杀天下的修行法门,就已经变成了某种类似基础修行法门类似的东西了……

    这让他们怎么甘愿?

    在这种不甘又不愿战争的思绪之下,场面陷入了沉默之中。每一名生灵都是在思索着该做哪种选择对自己最为有利。

    对于不同的生灵来说,战争的危险程度是不同的。

    那些强大的生灵对于战争的危险的承受能力,远比那些比较弱的生灵要强悍。

    因为这种差别,便使得不同强弱的生灵在思考之后的选择有了差别。

    一时间,众多生灵,直接划分为两个阵营,一个一定要独占那修行法门的,一个愿意分享修行法门的。

    至于他们原本耗费了许久,各种阴谋算计了许久方才组成的十三个联盟更是完全崩解,所有的生灵都重新打散,并入那两个阵营之中。

    而两方阵营的实力对比,极为诡异的,却又是相互持平!

    那些打算独享修行法门的生灵虽说相比于那些愿意分享的生灵要强大许多。但,在任何一方天地,任何世界,强者,都只是其中的少部分而已!

    真正的大流,终究还是那些不算太强,也不算太弱的存在……

    在这一方天地,自然也是如此。那些想要独享那修行法门的生灵虽说都是这天地的强者,但数量终究比不得那些愿意分享的修士。如此这般一来,双方阵营一个对比,实力自然也就重新变得平衡下来了。

    这种平衡,却是让双方又有了顾忌。不敢再轻易的掀起战争……

    毕竟,他们可都是刚刚从与那最出生灵的战争之中撑过来的,那战争是多么的恐怖,造成的影响是多门的巨大,他们哪怕是现在依然是极为后怕。哪怕是有一方能够轻易的压下另一方,他们怕都要有些犹豫了,更何况这时候双方的实力大概持平?

    在这种犹豫之中,这天地的时光转眼就过去了数千年之久。

    这样的数千年之间,这天地渐渐的缓了过来,因为之前的战争而死的生灵也开始以种种其他形式重新出现在这天地之间,或是转生,或是直接从其尸身上诞生出新一代的生灵出来。

    随着这些新的生灵的诞生,那愿意分享的生灵的阵营开始进一步的增强。毕竟,对于这些新的生灵来说,他们即便是天赋不错,潜力不错,终究也还没有足够的时间去发展,实力自然不可能达到超过绝大多数生灵的层次,想要得到那据说是最初生灵苦心孤诣所创造出来的修行法门,自然就唯有加入那愿意分享的那个阵营了。

    如此这般一来,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整个局势,却是开始渐渐的失衡。

    最终,在某一刻,那想要的独占修行法门的生灵发现了不对,知道若是再耽搁下去,等待他们的就将是彻底的失败。

    因此,哪怕是心中再恐惧战争,他们也唯有先一步发动战争,直接向着对面阵营扑过去了。

    随着他们的动作,这天地,终于再次陷入了混乱之中!

    而且,虽然没有了最初生灵,但这一次的战争,却甚至相比于之前对那最初生灵的战争更加的激烈,破坏力更加的巨大!

    毕竟,当初的最初生灵虽说强大,但却也不过是独自一人而已。在这种近乎先天大罗的层次来说,这样的实力,这样的数量,又能够造成多大的破坏?

    而现在可是完全不同了。现如今,彼此双方同时进行争斗的,有不知多少亿!其争斗的分布范围更是无比广阔,那破坏力,自然便相当的可观。

    整方天地的地形在这种战争之中开始被快速的改变。甚至,连天地的规则法则,乃至冥冥中的大道,隐隐间似乎都因为战争的形势发展而开始出现某种微妙的改变了……

    这样的一场战争,足足进行了数万年之久。

    最终结果却是,两败俱伤!

    无论是那想要独占修行法门的阵营,还是那想要共享的阵营,都没有取得胜利……

    最终,那一部修行法门,却是没有被任何一个阵营得到,反而是被在那一处位置这数万年之间凭空诞生出来的一名生灵占为己有!

    这生灵极为奇异,虽然只是刚刚诞生,却就已经是有着镇压一切,让这整方天地之中的一切生灵都为之顺服的实力!

    诞生的一瞬间,就直接抓住那一幅卷轴,将那一幅卷轴的内容完全吸收,甚至最终将那卷轴完全破坏掉!

    也正是他的诞生,方才止住了这一场进行了数万年的,超大规模的战争!

    “你是谁?!”在这瞬间,一声声夹杂着惊异与愤怒的吼声不断的从各处向着这生灵涌过来。

    他们在这边舍生忘死的战斗着,最终自己所争夺的东西居然被这么一个来历不明的东西给夺走了,这让他们怎么可能接受得了?

    若不是这时候他们能够直觉中感觉到眼前这生灵的强大,这时候扑过来的,就不再是他们的喝问,而是毫不留情的攻击了。

    面对着这样的喝问,这人影却是淡淡的一笑,道:“你们可以叫我,法门之源,也可以叫我,罗帆。”

    随着这话,整方天地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就像是有着某种无比坚固的东西在这这瞬间被直接打碎了一般。

    随着这巨响,有无数霞光出现在那个人影的头顶。更是有无数奇异的光影围绕在这个人影不断的游转变幻,隐隐间,更有一种超乎一切,凌驾一切的气息,从这个人影身上四散出来。

    在这瞬间,所有生灵都明白过来,这天地,和之前已经完全不同了。他们决定这天地形势,决定这天地安危的日子,从此将一去不复返……

    这个人影,不是其他,正是罗帆的碎片!

    罗帆的碎片不过是那修行法门的一种抽象的属性而已,本不可能出现这种变化。但,奈何,他的思维可依然完好无损!他的智慧,他的记忆,他的其他一切修行成就,可都还是存在着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又怎么可能满足于这种成为功法抽象属性的状态?自然是用尽自己的一切办法去思考如何脱离这种尴尬的在境况,让自己重新恢复自由,得到自我成长,自我提升的机会!

    而想要做到这一点,看似不可思议,其实从根本原理上来说,却也并不困难。

    无非便是和一般动物,一般植物,一般死物修炼成精的那个过程差不多而已。

    若是硬要说有什么不同,那也不过是汲取吸收的力量有些差别而已。

    其他的动物、植物甚至死物想要修炼成精,需要的是吸收外界无尽的元气来淬炼自身,改造自身,最终让自身得以超脱原本的本质,从动物、植物、死物,化作妖物!

    而他,因为不过是一种抽象属性,想要壮大自身,自然就唯有不断的汲取其他的功法的抽象属性了。

    这,和原来那最初生灵所做的气势有些类似。只不过,那最初生灵所做的根本目的是为了功法,融合抽象属性不过是次要的副作用而已。而他,为的却是这抽象属性,那功法本身,反而是副作用了。

    至于他如何做到的,那更加简单。

    却正是通过那众多生灵掀起的战争来达到他的目的!要知道,修行法门最好的载体,不是什么死物,而是生灵!死物上的修行法门可能会有着错误,可能会有着疏漏,但,除非那生灵想要自杀,否则的话,其自身身上所承载的修行法门,却绝不会有错误,有疏漏!

    在平常,这种修行法门虽然也有透出一些,但终究还是绝大部分都是隐藏着。便是对生灵进行读取,所得到的也不过是残破的片段而已。

    但,在战争之中,这种情况却就完全改变了。

    在战争之中,为了生存,为了胜利,所有生灵都只能将自身的修行法门运用到极限!将自身的潜力催动到极限。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甚至都不需要去读取,那些修行法门就自然而然的能够沁入他那点碎片所依附的那卷轴之中,从而促进他的成长了……

    如此这般一来,随着战争不断的继续,罗帆的这点碎片,自然便得到越来越多的好处。

    最终,他方才能够在短短的数万年之间,打破本质的桎梏,脱离那抽象属性的限制,超脱而出,成为现如今的精怪!

    而以他的境界,只要能够得到自由,自然能够将自身的力量发挥出超乎想象的效果。再加上他现如今的出现乃是汲取了其他无数生灵的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却能够对那些生灵形成一种根本上的压制。如此这般一来,对那众多生灵形成这样的压制,使得那众多生灵对他如此的戒惧,却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法门之源?!罗帆?!”那众多生灵不由得面面相觑。

    这回答,可是超乎他们的理解范畴。

    后面一个词语不过是两个普通的文字而已,组成的名称顶多就有称呼的意义罢了,根本就不算什么。但,前面那一个名词,可就足以让他们浮想联翩了。

    法门之源,难道说所有法门都是出自于他?!

    还是说,所有的修行法门,其实都能够从他身上找到根源?!

    种种纷乱的思绪,使得众多生灵陷入了沉默之中。

    罗帆在这时候却没有理会他们,只是微微一笑,顺手一拂,周围的时空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转眼间,便有着一座无比巍峨的宫殿出现在他的脚下。

    这宫殿极为怪异,上面密密麻麻的镌刻着无数的符文,符篆,文字,图案。

    这些符文,符篆,文字,图案一出现,众多能够看到这一幕的生灵便一个个的目瞪口呆,感到自己的思维已经停滞了。

    却是,他们每一个都能够从这无数镌刻之中看到自己的修行法门的某种特质!就仿佛,自己的修行法门已经被打散融合进入这些镌刻之中去了一般!

    “从今日开始,我将在这法门源殿开讲**,任何生灵都可来听讲。”罗帆在这时候呵呵笑着,身形缓缓落入了这下方的巨大宫殿之中。

    而原本依附在他身上的那无数异象则是在这时候一转,转而依附到了这无比巍峨的宫殿之上,让这宫殿显得愈发的神圣,愈发的玄奥,也愈发的不可思议……

    到了这个时候,那些生灵哪里还管他们方才正在进行的战争?几乎一个个都是无意识的向着这殿堂而来,想要靠这殿堂更近一点,将那上面镌刻的内容看得清楚一点……

    如此这般一来,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这殿堂周围,已经是围绕着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亿生灵在那里仰望殿堂发呆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