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一章 讲法

正文 第两千三百四十一章 讲法

    这众多生灵之所以并不进入那殿堂之中,原因却是很简单,因为,那殿堂的大门,这时候依然是紧紧的闭着!

    殿堂的大门并不打开,哪怕是他们极度渴望想要进入其中,听那据说是法门之源的存在**,却也不敢有丝毫其他举动,只能够老老实实的站在这殿堂之外,通过观察这殿堂之上所镌刻着的那无数符文、符篆、文字、图案来体悟种种他们所需要的修行玄奥了。

    这种多生灵在这里等待了足足数年之久。

    等到围绕在这里的生灵已经是多到数不胜数,甚至感觉似乎整方天地之中的所有生灵都已经是云聚在这周围的时候,这殿堂方才起了点点变化。

    只见得,子啊那殿堂之上所镌刻着的无数符文、符箓、文字、图案都开始微微蠕动起来,点点奇异而玄奇的光芒开始从那无数镌刻之中浮现出来,并伴随着这些镌刻的蠕动而开始产生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变化,让这些镌刻显得愈发的玄奇,愈发的奥妙,也愈发的不可思议了……

    对于关注着这些镌刻的那众多生灵来说,这种变化却是无比显眼,一时间引得众多生灵一个个的惊呼出声,神色尽皆变得紧张与期待起来。

    在这种情况之下,那无数镌刻在蠕动之中,渐渐的汇聚在了这殿堂大门所在的位置,使得那殿堂的大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巨大的光源一般,变得莫名的刺眼。

    紧接着,大门传来嘎嘎嘎嘎的声响。

    在这声响之间,那光芒开始渐渐裂开,渐渐的收敛。

    最终,等到声音完全消失的时候,那大门,就已经豁然洞开,一片广阔无边的星空透过这个大门,直接出现在众生的感应之中。

    在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变化,众多生灵一个个的欢呼一声,如同流水一般,开始疯狂的向着那殿堂之中冲去。

    这个殿堂无比巨大,但,终究也不过是殿堂而已。以其外面的大小来说,容纳个数百万人,想来就该已经是极限了。

    但,在这时候,那些涌入那殿堂之中的生灵之时转眼间,就已经是超过了千万,这殿堂却依然没有饱和,从外面看进去,里面依然是那一片无边广阔的星空,根本看不到尽头,甚至都看不到那些之前进入这殿堂之中的生灵到底是去了何处!

    就仿佛,在那里面,真的有着一片无边广阔的星空一般!

    这种情况,对于其他修行体系已经完善的天地来说自然不算什么,但,对于这一方修行体系尚且没有完善,所有生灵都只是懂得在懵懂之中摸索的天地来说,却已经是如同神迹一般,让那无穷生灵震撼不已了。

    在这时候,有那敏锐的,却是将这种手段与之前那最初生灵所展现出来的最后手段放在一起进行对比,隐隐间却是觉得这法门之源怕是与那最初生灵有着极为紧密的联系!

    毕竟,若不是有着这样的联系的话,为何他的这种手段看起来和那最初生灵最后的手段看起来这般的类似?!

    最终,在这周围汇聚的,不知多少亿生灵,不管大小,尽皆进入了那殿堂之中,再无半个留在外面。

    整方天地似乎为之一空,似乎只剩下这一个殿堂而已了……

    原本在这殿堂周围分布范围极为广阔,甚至感觉上足有亿万里方圆的那众多生灵,已经是一个不剩了……

    等到所有生灵都进入那殿堂之中,那殿堂的大门重新浮现出来,开始缓缓的合在一起,重新化作那一个殿堂的门户,隔绝了这个殿堂的内部与外部。

    随着这大门合在一起,原本就已经空寂的天地,似乎变得愈发的空寂,愈发的荒芜起来。

    在那殿堂内部的情况却就和外部的情况有着极大的不同。

    在殿堂之内,那无边广阔的星空中央,这时候有着一个巨大的高台如同镇压星空一般出现在那里。

    在这个高台之上,罗帆的碎片盘坐在那里,周身上下有着无穷光华透出,搅动着星空,凝聚成为无数千奇百怪的光影,让他看起来无比的高贵,无比的神圣,更好像是无所不能一般。

    而在这高台的四面八方,密密麻麻的不知多少亿万生灵盘坐着铺陈开去,直到视线极限范围之外!

    那数量之多,却是超过了罗帆以前所进行过的任何一次**的对象!

    而这一片星空,却正如外面看进来的时候所看到的那样,乃是无边无际的。

    若非罗帆乃是这殿堂的开辟者,乃是这整片星空的主人,说不定连他也不知道这星空的尽头所在了。

    眼见众多生灵已经坐定,罗帆这碎片也没有多废话,直接便开始宣讲自身所理解当中的,这天地的修行本源,宣讲自身所汲取的,那无数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

    随着他的宣讲,这整片星空渐渐的散发出莫名的霞光,笼罩住所有的生灵。

    更是有着奇异的香味凭空出现,不断的灌入在听讲着的那无数生灵的鼻孔之中,引得他们体内的力量开始随着产生某种微妙的变化,似乎运转的速度与方式都随着进行某种难言的调整,变得愈发的玄奥,愈发的精巧,愈发的不可思议了……

    罗帆一眼望过去,便能够看到,他们自身所承载的修行法门的那种承载他碎片的抽象属性也在开始得到难言的成长。

    眼见这种成长的存在,他自然毫不客气,开始在不断**的同时,也将这些抽象属性不断的汲取,将其不断的汇聚在自己的身上。

    在这样的变化之间,他自身也在不断的融汇更多的碎片,继而让自身得到更多的,更大的成长!

    要知道,与他乃是那最初生灵的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类似的,他的其他碎片,同样是其他修士的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

    融汇其他抽象属性,其实就是相当于在抽取其他碎片融入自身!

    如此这般一来,他自身自然会得到不断的成长!

    这种以自身领悟的玄妙来培养其他生灵的修行法门,再反过来将他们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抽过来吸收的手段看似有些不可能,毕竟最终都是靠着他自己的领悟,感觉上就像是将自己吐出去的东西再重新吸收回来一样……

    但,事实上,这种情况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他这种手段,其实便是与养殖差不多。养殖的话,同样是将自己得到的资源喂养养殖的动物,培养这些动物,等到这些动物成长到一定阶段之时,再反过来将这些动物杀死吃肉或是卖掉……

    这样的行为,与现如今罗帆所做的那样,却又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难道能说这种养殖动物再来吃肉是将自己吐出去的东西再重新吸收回来一样吗?

    这一场**,对于这天地的众生来说,几乎便是一次他们做梦都想象不到的机缘!他们在罗帆**的过程之中,几乎每时每刻的都感受到自身的成长,感受到自己的眼界在开阔,感觉到自己对于修行,对于天地的认知,都在发生变化。

    一时间,每一名生灵都是如痴如醉,沉浸在罗帆所营造出来的修行氛围之中。

    这一场**,足足持续了三万年之久。

    当三万年之后,罗帆感觉到,所有生灵当前的潜力已经完全激发出来,他们的修行法门已经是再进无可进,至少以当前的底蕴来说,已经是再无法有任何进步的时候,终于只能无奈的停下继续**的过程了。

    而这时候,这正在听他**的生灵之中,最差的,也已经是达到了散仙级数!

    那最强的,甚至已经是触摸到了准圣的边缘,达到了先天大罗的巅峰!

    与这相比的,现如今他在这星空中央的那一块碎片,却也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完成了将近三成碎片的汇聚工作。

    道行境界,更是已经重新恢复到了假圣的等级了。

    这样的他,若是愿意的话,一个想法过去,就能够将此时此刻在这殿堂之中的那无数生灵完全抹去!

    不过,显然的,这种杀鸡取卵的行为,他却绝不会去做的。

    在这时候,他就只是道了一声:“此次**到此结束,下次**将在三亿年之后,诸位若是有缘,可在到时前来听讲。”

    随着这话,有着一股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凭空出现,作用在于这殿堂之中的那无数生灵的身上,带着他们一闪之间,就已经是脱离了这殿堂,各自来到了殿堂之外,让这殿堂之外原本已经是重新诞生出生机的天地忽然变得热闹了起来。

    不等那众多生灵反应过来,那在这一处位置存在了数万年之久的殿堂便已经渐渐变得模糊。

    不多久,就已经完全消失,只留下一片空荡荡的平地出现在众人中央,映照出众人那种迷惘不舍的神色。

    这却是,罗帆直接将这殿堂直接送入某处介于虚实之间的时空之中,让其变得不再被任何生灵所能够找寻。

    那众多生灵迷惘了好一阵子,方才渐渐回过神来。

    紧接着,一个个生灵开始向着那殿堂消失的方向拜倒,以自身的方式在心中暗自感激罗帆对他们的恩德。

    之后,众多生灵便一个个的分散开去,重新向着他们的地盘而去了。

    可以预料,接下来一段时间,这天地将会变得极为不平静。争斗,必将会在这众多生灵与这天地这数万年新诞生出来的生灵之间产生,而这些生灵之间,也必然会有越来越多的矛盾与摩擦出现。

    在这样的矛盾与摩擦之中,这天地全新的秩序,必将会渐渐出现……

    对于这一切,隐藏于那殿堂之中罗帆却是清清楚楚。

    而他,也正是期待着这种种发展。

    毕竟,对与他来说,这天地之中的一切争端,一切矛盾,都代表着生灵的智慧被激发,都代表着生灵在集聚自己的底蕴!

    便是有生灵在其中身死,那也不过是正常的天地轮回而已……

    仔细观察了一段时间这天地的发展,发现这天地的发展与自身所预料的一般无二之后,罗帆这碎片方才开始思索自身的问题。

    现如今,他已经是是走在了重新将之前被这天地打碎的那无数碎片的通天大道上了。

    可以预料,虽然时间会比较长,但,总归有朝一日他将会将所有碎片完全汇聚起来,让自身重新恢复当初没入这一方天地的那碎片的模样出来。

    但,到了那时,却才是他与这天地博弈的开始。

    若是如同他所预料的那样,一旦等到他将所有碎片重新凝聚,让自身恢复最开始的模样,这天地必然会施展某种他现在依然想象不到的手段来对他进行攻击!

    若是他抵挡不住这攻击,怕便会再度陷入当初的那种遭遇,这碎片再一次被打碎,重新化入某种他所难以理解的状态。甚至,都不太可能重新化作那修行法门的抽象属性,而将转化为某种更加奇妙,更加隐晦的状态!

    而想要打破这种命运,唯一的办法,便是顶过那天地对他施加的攻击!

    唯有顶过那攻击,让他的这块碎片能够继续在这天地之中继续留存下去,甚至能够进行不断的成长,他方才有着资格谈比如超脱这天地,打破这天地的桎梏这一类的事情。

    也才有着资格,谈度过这第六次大劫的事情!

    而这,还不过是他在那不知多少亿兆天地之中的一方之中的遭遇而已……

    在其他不知多少亿兆天地之中,每一方天地都有着他的一块碎片。而其中的每一块碎片的遭遇,本质都如同他这碎片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遭遇类似。如此这般一来,他想要真正度过这第六次大劫,那麻烦程度,却是远比他以前所度过的任何一次大劫都要恐怖!

    “还真的不愧为大劫的难度啊……”稍稍想象一下整个过程的困难,罗帆便忍不住发出一声这样的感慨。

    幸好有着天地之光能够让他统合一切,知道一切,否则的话,没有天地之光串联他的无数碎片的话,他现在怕是每一块碎片都会以自己为中心,认为自己才是正统的罗帆。到时候即便是每一块碎片都能够超脱这天地,等待他的也不是解放,而是对正统自我的争夺。那相比于现在,怕是要更麻烦百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