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金白双猿,滴血重生

正文 第两百零七章 金白双猿,滴血重生

    第两百零七章金白双猿,滴血重生

    这是一头足有百丈高的灰色苍猿,他静静的平躺在地上,腹部一起一伏的,有着一股股巨大的浑浊色气流从他口鼻之中不断伸缩着,巨大的鼾声如同雷鸣一般震响,整个洞穴似乎都随着他的呼吸而微微震动起来。

    罗帆的体型只是正常人大小,在这苍猿的映照之下,便如同蝼蚁一般。

    但与他身上的雄浑力量相比,这苍猿却又如同蝼蚁……

    罗帆一见这灰色苍猿便知晓其乃是一名后天生灵,是由两名先天神祇交媾而生,其内部蕴含两种力量本源,显得有些驳杂不纯,但却另有某种玄机。

    “主人,主人,这大家伙好有趣,不如把他和我融合在一起吧!那样我就能够省下好些年的淬炼了!”这时,璇玑童子的声音再度出现在罗帆的心神意念之中。

    罗帆知晓璇玑童子乃是一件护身法宝,天生便有纳万物加强自身之能,这下方的这头苍猿乃是两名先天神祇交媾而生,虽本质输于先天神祇,但肉身之雄浑坚韧,却非普通先天神祇所能比拟。

    若是将之融入璇玑袍之中,却是能极大的加强璇玑袍的坚韧程度,可让璇玑袍往上提升一筹。

    不过,罗帆自不会这般选择……

    他虽对将生灵融入法宝加强其威能无有多少心理障碍,但这却并不代表他要丧心病狂的将所能够找到的,有用的生灵都融入法宝之中。

    再说,这头后天苍猿既然是两名先天神祇交媾而生,那自然还有着两名先天神祇在附近才是——他虽自信,却也不排除这洪荒天地之间有先天神祇能够胜过自己……

    在这般情况下,他却是直接将璇玑童子的话语当成牢骚,直接无视。

    身形一落,他已经来到这长远的头颅上方,就悬浮在他鼻孔之上三丈左右,俯瞰着下方那十数丈大小的头颅,伴随着那巨大的鼾声,他并不感到面对庞然大物的压迫,反而觉得一股憨态可掬的感觉扑面而来。

    猛地,这苍猿好似感觉到什么,脸上肌肉毛发牵扯几下,咂咂嘴巴,一只大手猛然一扬,转眼间已经来到罗帆身后,好似赶蚊子一般向着罗帆扫动几下。

    罗帆的反应是何等的快速?自不会被这种无意识的扫动而动到自己,身形几个闪动间,已经是闪过了这大手的扬扫。

    那大手扬了几下,似乎发现并没有什么东西存在,往下压下去,挠了挠他那稚气井然,憨态可掬的猿脸,瞬间,那一股憨态更是浓郁,让罗帆看得忍不住心生温馨之感。

    过了一会,见这苍猿重新陷入无意识的沉睡,罗帆双眼一凝,通过大日金瞳与明月银瞳,,转眼间却已经看清了这苍猿身下的情况。

    在这苍猿的后背脊椎,处于丹田部位正后方的位置有着一个小小的混沌元气源,止有三丈直径,但却分外的凝聚,看起来漆黑如墨,蕴含的混沌元气含量极其巨量。

    而且,更让罗帆惊讶的,却是这混沌元气源明显是经过了生灵处理过!

    在这混沌元气源的表面上有着一千二百九十六个图纹,这些图纹蓝黄二色相间,散发着一股水土之意,蕴含着一股强大的封印力量。

    罗帆细细查看,便知这图纹乃是两名先天神祇所布下,蓝色的图纹乃是混沌水精凝聚而成,那黄色的图纹却是混沌土精所凝。

    再结合这灰色苍猿体内的力量,罗帆便知晓这应当是这苍猿的父母所设下的手段。

    “看来,现在那两名先天神祇应当在往这里赶来才是……”罗帆心中闪过这般一个念头,举目四处一看。

    这却让他看到了之前被他所忽略的一些事物。

    在这洞穴的深处洞壁之上,却是有着道道宛如没有任何规律,事实上却颇含玄妙的刻痕。这些刻痕有浅有深,力量凝而不散,却是某种已然证道的生灵所刻,其威能虽不多强,却颇为玄妙,似乎拥有感应踏入这洞穴的每一名生灵,每一股力量,将这信息通过某种神秘方式传达到遥远远处之能。

    罗帆注意到这些刻痕,稍稍一分析,便知道这是那苍猿父母的防御手段。

    想来也是事实,他们的后代在此处,哪里可能就这么大大咧咧的开着洞口让人随意往来?甚至可以说,罗帆能够顺利的,无声无息的来到此处,还是因为他道行境界比起那两名先天神祇高上许多,没有触动他们留下的防御手段之故……

    果然,就在罗帆意识到的瞬间,便有一把浑厚焦急的声音从洞穴之外被轰进来,滚滚而下,宛如雷鸣一般在罗帆的耳边不断震响,甚至让罗帆感到自己的耳鼓轰鸣,几乎有刺痛之感。

    “哪位高人在小儿居所游玩,还望出来一见!”这声音浑厚粗重,所用的语言十分奇异,并非罗帆所通晓的任何一种语言。但其中所蕴含的意念,却是明白无误,就算是普通人都能够知晓其意思,更何况罗帆这般道行境界极高之辈了。

    “游玩?这个词用得很不错嘛……”罗帆心中暗笑。

    不过却也不为己甚,道:“道友见谅,我乃感应此地有生灵存在,心喜来见,却不想居然是道友之子,失敬失敬。”

    说话间,他已经借助感知将那先天神祇纳入自己的心神意念之中。

    那却是一头万丈高的金毛猿猴,面目狰狞,全身毛发在阳光的照射下金光灿灿,身上气息雄浑凝聚,更有着一股股难言的气息从其身上透出。

    光看这气息,却是不输于鸿钧。

    轰轰轰轰……

    猛地,在远处又有声声轰鸣巨响传来,地面更是产生微微的震荡。

    罗帆心神一动,并不需要借助虚空无极宫的感知增幅,心神意念之中便浮现出一头白猿,正向着这一处位置快速奔来。

    其身躯、神态线条皆颇为柔和,一股雌性的美感喷涌而出。

    显然是一头雌猿……

    只是,这头白猿的力量比起金猿弱了一筹。

    若是硬要区分的话,那金猿便如同证得道果之修士,这白猿便相当于渡厄之境……

    两者虽看似相差不大,却有着本质的区别。

    至少,这金猿便能够御风而行,毫无声息的接近这座百万丈高峰,而那白猿却只能在地上奔走。

    罗帆抬步轻轻一跨,刹那间便跨越了十数万丈的距离,出现在了这洞穴前方。

    万丈高的巨猿,说起来似只是一个不大的尺度而已,但若是当面面对的话,带给人的震撼却是极强。

    “哦,原来如此。”那金猿颇为淳朴,听了罗帆的解释,居然没有怀疑,呵呵笑了起来。

    这方才是先天神祇的正常表现。

    毕竟,如今相对于洪荒天地的巨大尺度来说,先天神祇的数量可说是极少,各先天神祇的相交自然也是极少。

    如此一来,绝大部分先天神祇从诞生到成道,都只是独自摸索,难以找到可交流之先天神祇交流。

    无有与其他先天神祇往来,他们自是便显得单纯淳朴了。

    “我的孩子,我的孩子怎样了,到底出了什么事……”那白猿在这时也已经来到了附近,非常焦急的问那金猿道。

    那一种难言的母性再直白不过的显现出来。

    “抱歉,是我鲁莽,让两位道友误会了。”罗帆连忙说道。

    “哈哈……没事没事,这位高人想来也是急于见到生灵之故,若是我们,也会如此的。”那金猿拍了拍白猿的后背,道。

    “还好,我的儿没事……”这时,那白猿也感应到了自己孩子的情况,方才放下心来。

    罗帆连连表示不好意思。

    那金猿与白猿很淳朴的表示不用在意,甚至反过来因为罗帆的到来而欣喜万分——毕竟,罗帆却是他们诞生以来所遇见的,唯一可以和他们相提并论的先天神祇。

    至于罗帆的身躯大小,这点在先天神祇看来却不是什么问题。

    在这交流之中,罗帆也知晓这两头猿猴的名号。

    那金猿,唤作猿通。那白猿,唤作猿嬥。

    两人乃是在一个混沌元气源所诞生,天生便相互吸引,相互纠缠,最后在真正诞生之后自然而然的结为夫妇,在数万年前终于诞下这在洞穴深处的后天苍猿。

    猿嬥猿通所修行的法门也颇为奇异,却是图纹大道。

    而且,修行方向更是壮大自身肉身,让身躯越是修行便越大,同时也越是坚韧,蕴含的力量越强。

    看此时袁通的实力,已是让自身的肉身发生了某种本质的改变。

    整个身躯的每一个细胞,都已化为一个个奇异的图纹,堆积在一起,可散可聚,更有滴血重生,飞天遁地,移山倒海等等不可思议之大能。

    那滴血重生,能让他无论受到何等伤势,只需要有一滴鲜血,有一点皮毛存在,便能够再度化为完整的袁通,已是相当于不死之身。

    而那白猿实力较弱,此时虽将身躯大部分细胞都化为图纹,但却还有心脏大脑无有转化,却无有滴血重生之能,更因肉身没有完全转化,所拥有神通却也只有天生控水与大力,却无有飞天遁地之能,与袁通差距极大……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