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一章 纯阳问广菩

正文 第两百九十一章 纯阳问广菩

    第两百九十一章纯阳问广菩

    罗帆在上方拊手大笑,下方的罗浮等人自然不知。

    三天三夜的时间,就算是对于修为最低,道行境界最差的罗纯阳来说,也只是一段眨眼即过的时间而已,他们自然不会因为时间过长而有所懈怠,而是将这整个变化过程巨细无遗的印入心神意念之中。

    事实上,那玄奇波动对罗浮身体那三天三夜的洗涤,便是一种再造先天身躯的过程!

    其中,却是透出种种妙不可言的无上奥秘。

    在那洗涤身躯,再造先天之躯的波动渐渐平息之后,罗浮缓缓睁开双眼,眼中有着清澈坚韧,如同美玉一般的光泽闪过。

    他抬头往上一看,便看到了上方那从他身体之中冲出的,一亩大小的浑浊云朵,神色之间蕴藏着无法言喻的喜悦。

    抬手轻轻一招,那虚空之中种种元气自生变化,那一朵浑浊驳杂的云朵猛然被一股无形的巨大力量一压,极速压缩起来。转眼间,便从原本的一亩大小被压缩成为一个拳头大小,周身乌黑浑浊的固体球体,再猛然一沉,便来到了罗浮的左手手心之上滴溜溜的旋转着。

    望着这球体,罗浮右手轻轻挥舞,体内已然有些玄妙变化的力量轻轻舞动,转眼间便有无数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随着他的挥舞而产生,一裹,便在这乌黑浑浊的小球表面刻上了无数弯曲盘旋,繁复得如同乱麻一般的无数线条。

    至此,他方自将这以球体一送,送入自己的胸中日月之中。站直身躯,噼里啪啦的脆响从他身体之中传出,声音悠远清脆,有如暮鼓晨钟。

    随着这声音,他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抬步一跨,便从那石台崩溃的废墟之中跨出,来到罗纯阳与至方童子的身前。

    那一个乌黑浑浊的小球乃是一种抽象的后天之气具现化凝聚而成。

    却是对先天神祇拥有极强的伤害能力。

    若是将之祭炼成为一件法器,定然能够对先天神祇有着强大的克制作用,罗浮此时已非是以前那般浑浑噩噩的胡闹小儿,自然也知晓此物难得,当然不会就此将之放弃。

    “原来,这便是后天生灵的返先之路……这就是我日后也要走的一条道路啊……”罗纯阳此时双眼之中熠熠生辉,口中喃喃。

    罗纯阳修行的《九天化阳**》也是让生灵从后天重返先天的无上功法,认真来说,和罗浮所修行的《丹元塑神诀》却是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

    罗浮的身躯、神魂由后天返回先天的过程,对罗纯阳来说,便如同直接在他面前,向他展现出自己修行功法最重要、最关键的一步一般。

    面对这种变化,罗纯阳心中却是有着超越其他任何人的触动,就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一样。瞬间,便感觉自己的道行境界稍稍提升了一丝。

    自己下腹丹田之内的元丹更是在这一瞬间便圆润璀璨了些许。

    原本达到丹成之境的巅峰之后,他以为自己的道行境界再有任何一丝丝进步,就将是突破丹成之境而点燃神火,此时却发现,原来巅峰之上居然还有道路可走,罗纯阳心中不由产生一种莫名的明悟。他在这一瞬间似乎明白了许多东西,但又好似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一般。

    便在这时,罗浮一步跨出来到他们二人面前。

    对于至方童子,罗浮虽说知晓他并没有自我意识,但却依然不敢怠慢,当先向至方童子行了一礼,道:“多谢至方前辈守护之德。”

    “此事何须多言,我去也。”至方童子淡淡的说了一句,便散去那护住他们两人三日的光罩,身体一转,已经隐没与虚空之中。

    罗浮见此,躬身一拜当是送别。

    拜完,转过来面对罗纯阳。

    而罗纯阳此时心中有所明悟,见得罗浮到来,连忙拜倒,道:“恭喜老爸破入先天,日后的修行定会是一路坦途,直通大道。”

    罗浮脸上现出笑容,道:“为父幸苦了数万年时间,终于有了这么些许成就,总算是没有辜负你爷爷的一番期待。不过日后修行也非是一路坦途,只不过是拉近和你母亲的资质差距,有追上你母亲的一丝可能罢了。”

    “老妈……也不知道老妈现在怎么样了,我已经有千多年没有见过老妈了呢……”罗纯阳被罗浮的话语勾起了对广菩的思念,有些怅然的道。

    “你母亲定然无事。若是有事我们必有所觉,她这么长时间无有和我们父子见面,也无有消息传来,定然是在努力修行,且大有进展才是。我们若是懈怠修行,日后见面了相差太多面上需不太好看。”罗浮安慰了一句,顺便勉励一番罗纯阳。

    被罗纯阳那么一说,他也想起了久别许久的广菩,那一种破入先天的喜悦稍稍有所减弱,脸上笑容减少了许多。

    “参见主人。”便在这时,至方童子那恭敬无比的声音忽然从虚空之中传出,悠然的传入他们父子二人的耳中。

    接着,至方童子的身形凭空出现在他们二人身前,躬身向着虚空之上拜倒。

    “不必多礼。”一声悠然清朗,余音绕梁三日而不绝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随着这声音的,还有一股抚慰人心,让人心情刹那间安定下来的气息笼罩住罗浮与罗纯阳两人。

    声音过后,一股无形力道产生,将至方童子扶起。

    “这是,爷爷(父亲)!”罗纯阳与罗浮两人瞬间反应过来,眼中满是惊喜的抬头一望。

    果然,在天空之上,有一名身穿玄青色长袍,面貌古朴悠然的青年宛如踩踏着无形的阶梯一般,从上方稳定无比,一步数丈的向下走来。

    就在他们抬头只是,这人已然是来到他们父子头顶的百丈之上。

    “父亲万寿!”“爷爷万寿!”罗浮父子二人激动的拜倒。对于罗帆,他们自然是无比的想念,此时一见想念上千年的罗帆,怎能不激动?

    罗帆几步跨出,便已经来到他们二人身前,抬手扶起他们,口中说道:“不必多礼,你们做得很好,我心中实十分满意。”

    “多谢父亲(爷爷)。”他二人自然是道。

    “浮儿,你如今已然突破神火之境而得返先天,再游历也无有什么用处,随我闭关去吧。至于宝儿,我有另一个精彩的地方给你游历,更给你找了一个好伙伴呢。”罗帆拉着罗浮与罗纯阳,道。

    “一切但凭父亲(爷爷)做主。”罗帆拥有绝对的权威,罗浮父子二人就算有意见也不敢多提,更何况此事他们没有任何意见了,却只是这般说道。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挥。

    在一边的至方童子一转,化为一方大印,一冲,便没入罗帆的眉心泥丸宫之内,通过某种神秘的联系,进入了他的识海世界之内,绕着那神魂所化的不周山缓缓的游转,不断的吞吐着这识海之中的种种玄奇气息。

    “如此,便随我来吧。”将至方童子收回之后,罗帆对着自己的子、孙说道。

    罗浮二人点头躬身。

    罗帆抬手一招,有一朵祥云凭空生成,将他们三人托起,一震,化为一道玄光,向着不周山所在的方向直冲而出。

    此处离不周山还有数亿里之遥。

    罗帆也不赶时间,并没有将驾云飞遁的速度催到最快,只是不紧不慢的带着他们二人飞往不周山。

    按此速度计算,等他们三人到达不周山,却至少还需数日之久。

    可以说有着许多时间供他们一家三口叙叙别后之情。

    当然,更多的还是罗帆在指点罗浮父子二人的修行。

    千多年时间,虽有至方童子教导,但罗浮父子二人还是积累了许多问题,这些问题并非至方童子不知,而是这些问题的答案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而这些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问题对罗帆来说自然便不是什么问题——罗浮他们二人所修行的功法都是罗帆所创,罗帆更是对他们二人的本质有着绝对的了解,用什么手段能够将他二人引入意境而理解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奥秘,对他来说却不是什么难题。

    因此,这一路,罗浮父子二人只感自己千多年所积累的问题得到了最好的解决,道行境界更是得到了些微提升。

    到了数日之后,当他们三人的遁光接近不周山之时。罗纯阳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向罗帆问道:“爷爷,我妈妈现在在哪里,我已经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她了,现在能不能让我去看看她……”

    说着,更用期待的眼光望着罗帆,极度希望从罗帆口中听到可以这两个字。

    在一边的罗浮也是用期待的眼光看着罗帆,显然对于这个问题的答案也很是关心。

    “你母亲现在正在月亮之上修行,日若是想看,我可将她的修行之状转给你,若是想要亲眼去见,却是不成。那不单单是你修行不足,还可能影响到你母亲的修行。”罗帆微微一笑,道。

    “啊?我要看!”罗纯阳虽然对无法亲眼看到母亲感到有些遗憾,但只要能够知晓母亲的现状,他还是能够稍微有些安慰。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