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百五十二章 神木散,桂花凝

正文 第两百五十二章 神木散,桂花凝

    第两百五十二章神木散,桂花凝

    让罗浮他们父子看到广菩的现状,对于罗帆来说自然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既已答应,也不迟疑,瞬间心中一动,便将这朵祥云定住。遁光瞬间消退,残影渐渐消失,只剩一朵洁白祥云悬浮在离地九万里之上的罡风雷火层下方。

    对于这般从极速转为极静的变化罗浮和罗纯阳两父子却是并不感到惊讶,只是十分期待的望着罗帆而已——对于他们二人来说,罗帆是几乎无所不能的,罗帆能够做到任何事,都不能引起他们的惊讶。

    罗帆面对他们两人期待的眼神,脸色淡然的抬手轻招。

    那一块他之前凝聚而成的明镜便忽然出现在三人面前。

    这时,这块如同古朴铜镜一般的明镜之上一片晶莹,光芒微微闪耀着。其中的景象,就像有着无数的光影景象要在其上聚形而出却后继无力,只能稍稍聚出一个轮廓便瞬间崩溃,根本无法展现出真正的形态所留下的景象。

    罗浮父子望着这一方明镜,自然明白罗帆的意思,知晓他乃是要在这明镜之上展现出广菩的现状,双眼不由紧紧盯住那明镜之上的景象。

    罗帆心念一动,借助《道果大道经》“推算卷”的心法口诀,意念直接通过冥冥中某种玄妙不可思议的联系直往上冲起,连往无尽星空深处那散发出皎洁光芒,放射着无穷太阴月华的月亮!继而透过那月亮那厚厚的地层,照彻了其中心的立体符篆,看到了在其中盘膝闭目,宝相庄严的广菩!

    随着他的意念如此穿梭,那明镜之上的景象不断的改变。

    便宛如有着一个**随着他的意念穿梭而同步穿梭一般,从他们所在的这一处位置穿过厚厚的罡风雷火层,晃过千奇百怪的罡风雷火生命,再穿过那无尽星空,跨越一颗又一颗散发无穷星辰精气的星辰,最终来到那星空深处的明月之上,往里一撞,撞入其中。

    虽说他们父子二人的最终目标是为了看那在明月之中的广菩,但这个穿梭的过程所透漏出来的那一丝天地构造奥秘,还是让他二人看得目眩神驰,只觉得自己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靠近大道!只觉得这每一片光影的闪过,都包含了某种天地至理。

    甚至让他们觉得,自己若是能够静心参悟这些景象,只需要一小段,便足以让他们的道行境界获得长足的进步,不敢说定然能够借之突破他们自身目前的道行境界,但绝对不会原地不前!

    只是,不等他们细细参悟这一番奥秘,他们两人便发现,他们梦寐以求,想念已久的身影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老妈……”“师妹……”

    罗浮与罗纯阳两人口中不由喃喃,眼神贪婪无比的盯着明镜之中所折射出来的人影。

    此时此刻,广菩身上散发出一种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光芒,更有一股难以名状的生机从她的身体之内不断放出,在整个立体符篆内部激荡着。

    那一股玄之又玄的光芒,使得她在周围无穷无尽的浓郁混沌元气映照之下如同在黑暗之中放射无穷光芒的明月一般,显得无比的显眼,更拥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存在感,让任何人都无法将之忽略。

    猛然。

    一股十分特别的力量从广菩身体之中散发出来。

    随着,更有一株奇异的混沌灵根从广菩的头顶天灵冲出,一转,化为万丈高下的一株白杨灵根,产生一股巨大的无形力道,从其所在之处向着色四面八方扩散,在广菩的周围排出一个方圆数十万丈的真空区域。

    旋即,更有无数道银色线条从广菩的全身上下每一个窍穴之中冲出。

    这些银色线条坚韧凝聚得无法想象,其构成更是一种极其玄奥的力量——一种蕴含了某种法力方才具有的性质的玄奥能量。

    这些凝聚纯粹的银色丝线在离开广菩的身体之后便宛如活物一般,快速的在虚空之中游转着,迅速的编织着。渐渐的在广菩的身体周围编织出一个又一个繁复到极点的立体符篆出来。

    这些立体符篆比起罗浮与罗纯阳两人认知之中最为复杂的立体符篆都要复杂数百倍,比起他们认知之中最为玄奥的立体符篆都要玄奥数百倍!

    那,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他们两人心神意念及神魂的承受极限。

    刹那间,就在他们两人双眼看到那些立体符篆的瞬间,他们两人几乎在相隔一个呼吸时间的时间间隔之间感到一阵眩晕,甚至有种心力交瘁的感觉涌上他们心头。

    那无数的立体符篆宛如一根根奇异的绳索,正绑缚着他们的心神意念,让他们的心神意念无法动弹,无法运转!

    有一种扭转视线的强烈**出现在他们的心神意念之中。

    罗帆此时并没有关注罗浮与罗纯阳二人,而只是望着这明镜之中的景象变化,暗自点头。

    他的道行境界比起罗浮二人高妙了无数,自然不会像罗浮与罗纯阳两人那般丢脸,他却只能够轻松看出,广菩此时正是在那月亮中央修行自己传过去的《神木桂花诀》!

    这无数繁复玄奥的立体符篆对他来说直如掌上观纹一般,根本无法对他造成一丝丝的困扰,让他十分轻松的一眼看透广菩此时的修行进度。

    “只是花了这点时间便能够将此法初成,看来此法确实是适合她啊……”罗帆心中暗叹,有一种十分奇异的感觉流过他的心神意念。

    自己推演出来的功法却是专门为其他人准备的,这感觉着实是有些奇妙。

    就在他心中暗叹之际,那无数由银色线条所勾勒而成的立体符篆快速向着上方的白杨灵根裹去。

    只是一刹那间便将那白杨灵根完全淹没了。

    无穷无尽的立体符篆不断的上冲,那淹没白杨灵根的立体符篆变得越来越多,那声势也变得越来越大。

    最终,却化为一朵数十万丈方圆的银色祥云,悬浮在她的头顶三尺之上,直如一片铺天盖地的银色天幕!

    咔嚓……隆冬……叽嚼……

    种种仿佛蕴含了某种奇异玄奥,直接打入旁观者心灵的玄奇声音从那云朵之中传出,透过明镜传入在场三人的心神意念之中……

    接着,更有一种奇异的波动从那云朵之中散发出来,在整个月亮中央的立体符篆内部激荡着。

    那一个被银色祥云掩盖住的,若隐若现的白杨灵根渐渐的崩散、溃解,不一会间,便完全消融于这银色的云朵之中。

    这,赫然便是已经被这些立体符篆组成的祥云所崩散了。

    有此变化,广菩的神色变得益发凝重。

    从她身体各个窍穴之中喷出的那些银色丝线变得愈发的巨量,那所凝聚而成的立体符篆变得愈发的繁复。

    猛地,她大喝一声:“凝!”

    那在她头顶的那朵银色祥云便猛然暴涨百倍,接着在不足百分之一刹那的时间后一敛,瞬间便收缩了足有十数万倍之多,在广菩的头顶凝聚出一簇有十丈方圆,银光灿灿,散发出一种古朴奥妙的气息,与整个明月似乎有着无比紧密联系的桂花出来!

    随着这一簇桂花凝聚出来,广菩身上各个窍穴不断喷涌而出的那些银色丝线瞬间一敛,便消失无踪。

    噗……

    便在这时,罗浮与罗纯阳终于在承受不住,以相差一个呼吸的时间间隔喷出一大口鲜血……

    罗帆微微一震,瞬间已经是知晓这乃是广菩在修行之时所展现出来的大道至理超过了他二人的承受极限,他二人又强自参悟的结果,连忙抬手一挥,散去了那明镜之中的景象。

    同时,更是在心中暗自感慨。

    念头微微一动,一股奇妙的清气凭空而生,拂过罗浮父子二人的身躯。

    随着清气拂过,他二人因为无法承受大道至理而受伤的身体、心神意念都受到某种奇妙的滋润,转眼间已经是恢复了正常。便如同从来没有受过伤一般。

    “你等怎可如此强自参悟?若非我就在一旁,这一口鲜血你们至少需要修行千年方可修行回来。”罗帆皱着眉头说道。

    “知错。”罗浮与罗纯阳眼中现出惭愧的道。

    他们何尝不知广菩修行所透出的大道至理非是他们所能承受,他们若是强自观看,只会因此而让心神、身躯都受到难以弥补的伤势。

    但,要知道,那明镜之中展现出来之人可是他们二人最亲之人,是他们远隔了数千年不见的最亲之人!

    此时再度见到,接下来在很漫长一段时间里面将再不可见,他们如何肯就此放弃观看?

    就算是明知如此强自观看会让身体受伤、让心神意念受伤,他们也忍不住要将这每一个细节记在自己的心中——那可是他们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的思念依据……

    “唉……你们呐。”罗帆通晓人心,却是理解他二人的想法,说了一句之后,也不再说他们。

    抬手轻挥,那一朵十亩大小的祥云便带着他们三人快速往不周山所在的方向飞遁而去。

    他们所停下来观看广菩所在的位置离不周山还有百多万里,这对于祥云的飞遁速度来说,却是一段极短的距离而已。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