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广菩求法,罗帆失望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一章 广菩求法,罗帆失望

    第二百八十一章广菩求法,罗帆失望

    这些太阴月华透过广菩无比熟悉,却又有些陌生的那三十六重禁制,直接涌入这果实核心部位的那一股灵识所在之处。

    瞬间,便完全裹住了那一股灵识。

    这些太阴月华乃是广菩心念动摇所聚集而来的存在,自然而然的便带上了广菩的一点气息。

    这点气息对于这一股灵识而言,便是母亲的气息,对他来说却是无比的熟悉,无比的亲切,无比的怀念,瞬间,便让那一股灵识从焦躁不堪之中恢复了平静。

    “母亲……”一个如同梦呓一般的意念从这一股灵识之中发出,直接透过冥冥中难以名状的联系传达进入广菩的心神意念之中。

    广菩接收到如此的一种意念,眼泪再也止不住,宛如两汪泉水一般直接往下流淌。

    “可怜我的儿,握着做母亲的居然离开你这么长时间了……”广菩此时哪里还有之前那种高洁、神圣、典雅?此时的她,看起来分明便是一个普通的,为子女而担忧,因离子女太长时间而内疚的母亲。

    这一颗果实对于罗帆来说是随手而为便可将之破开,放出那么一股灵识的。

    但对于现如今的广菩来说,那却几乎是一个不可能的任务。

    以广菩此时的道行境界、力量,想要破开果实的防御,将其当成一件法宝祭炼自然是简单,甚至可能因此而得到一件难得的法宝。但她想要无损的将这果实内部的灵识放出,那便相当于要帮助一件法宝的宝灵超脱法宝的限制一般,却是一件几近不可能事!

    那无穷无尽的太阴月华涌入这果实之中,通过某种玄奇不可思议的方式转化为一种难以形容的玄异爆发力,猛然向着四面八方爆发出来,要将这果实的三十六重禁制冲破,将果实的本体撑开,让其内部的灵识能够冲出。

    随着这爆炸的产生,那果实猛然一爆。

    瞬间便扩大了足足百倍之多,从原本的三丈直径变为三百丈都不止。

    只是,当这样的一股爆炸力量渐渐平息之后,这一个三百丈都不止的巨大果实却又猛地缩小,而且缩小的速度超乎想象的快。

    只是一转眼间,便缩小为原本那般只有三丈大小。

    在这过程中,有无数奇异的能量从这果实的各处孔窍冲出,这种能量根源便是太阴月华,只是却带上了一种难言的生机,从原本的银色转化为如今的青色,化为一股青色云雾渐渐但在这果实周围积聚起来。

    随着这些青色云雾的产生,周围原本快速向果实内部冲入的太阴月华渐渐的受到一股越来越强的阻力,似乎在阻止一切力量的进入一般,让太阴月华的涌入变得越来越难!

    广菩定睛一看,不由得又惊又喜。

    惊的,自然是这一股阻力的出现让她根本难以真正破开这果实的外层防御将自己的儿放出来。

    而喜的,却是这外层防御的三十六重禁制居然有此大能,能够如此快速的太阴月华炼化成为自身所能够控制的力量,这样一来,日后自己的儿出了这果实的外层防御之后,将这果实外层的三十六重禁制稍稍祭炼便是一件难得的法器,甚至可能是一件威能颇强的半法宝!

    广菩努力了许久,那一个果实只是不断扩大,接着快速的收缩,其扩大的最大程度,足足有千倍之多,达到三千丈直径的程度,但即便是扩大到如此程度,却也都无法撑开这三十六重禁制!

    反而是让那果实周围的青色云雾渐渐的堆积成为一朵一亩大小的青色祥云。那灵识,却依然如同定在时空之中,牢牢的锁在在果实的核心部位,根本连晃动一丝都无法,哪里还能够脱离出来?!

    “孩子,不要担心,母亲一定会想办法让你出来的……”广菩小心的将这一股意念送入果实的核心部位那灵识所在的位置。

    随着这一股意念的送入,那灵识发出一种喜悦、安心、信赖的意念传入广菩的心神意念之中,好似婴儿在母亲的怀抱之中渐渐陷入沉眠状态一般。

    广菩接收到这些喜悦、安心、信赖的意念,心中更是下定决心定让这一股灵识完全出来。

    “此事却是颇为麻烦,我虽有许多手段,但却难以不伤害到我儿而让其出来,这却还得向师尊求取妙法才可……”广菩心神意念之中闪过这般一个念头。

    通过之前借助羲和的双眼看透这果实的过去,广菩已经知晓这果实乃是罗帆送过来的,心中对罗帆充满无穷感激的同时,更是有些惭愧。

    对于罗帆的考量,广菩虽不能尽知,却也能够大概的猜到。自然是知道罗帆是因为身份的考量而不将自己的儿直接放出来,反而耗费**力亿万里迢迢的将之从洪荒天地送到无尽星空的深处。

    对于此点,她自然是心生感激。

    而她所惭愧的,却是师尊亿万里迢迢将果实送来,自己居然无法如师尊所期望的那般借助自己的力量来将自己的儿放出……这分明便是自己达不到师尊的要求,进步实在太慢之故,这让她怎能不感到惭愧?!

    若是其他事,此时广菩要做的便是将事情放在一旁,直接静心修行,以求尽快达到罗帆要求的高度,将事情办成。

    但此事却不同。

    这关系到的可是她的宝贝儿子。

    那宝贝儿子此时被封锁在果实之中等待她的援助,这让她如何可能静下心去修行?!这果实每在她身边多上一天,她便多上一天的煎熬……

    所以,此时广菩虽然心中惭愧之极,但她还是决定硬起头皮,直接回洪荒向罗帆询问,最好能够求取**,让自己的儿直接出来。

    下定决心之后,广菩瞬间一指头顶。

    明月童子羲和一转,瞬间将其身下的那朵祥云完全吸入,身体化为一个奇异的小月亮,再猛然一沉,便从广菩的头顶天灵盖直直沉入她的身体之内。

    接着,广菩猛地立起,抬手一点,她身前那被一朵青色祥云裹住的果实便缩小进入她的手心之中,宛如纹身一般镌刻在她的手心——这正是广菩所修行的一种保存生命之法,虽不如袖里乾坤、掌中天地、胸中日月之类的虚空存储之法,却也颇有玄奥。

    做完这一切,广菩将身一转,已经化为一道银色长虹,往上一冲,毫无任何阻力的,直接从月亮那由太阴月华凝聚而成的地层穿过,不一会已经冲出了月亮表面。

    旋即,她毫不停留的向着她感应之中的洪荒天地所在直冲而出,在虚空之中不断的闪烁挪移,不断的扭曲空间,每次挪移闪烁都跨越了无比漫长的距离,过得几日,已经是穿过了不知多少亿万里的距离,直直冲入洪荒天地之间。

    广菩虽已证得地仙道果,但其道行境界、其修为比起罗帆来却是差了不知多少倍。

    在这种情况下,她所能够感应到的所在,当然是她认为最为显眼的所在——不周山了。

    穿过一层无形无质的空间屏障,广菩所化的银色长虹直接落到不周山顶部的液化混沌元气海洋之上,一凝,直接化为一个美貌高雅,有如天女一般的广菩出来。

    来到此处,广菩的呼吸为之一粗。

    因为,她发现,此处的天地压力居然强大到这个程度,几乎逼得她要动用法力方才能够承受住这种压力。

    “原来师尊居然一直在承受这般压力……”广菩心中泛出这个念头出来。

    不过很快,她便将这个念头抛在脑后,盈盈而跪,拜道:“不肖弟子广菩求师尊赐见。”

    一连三次,方自伏倒,一动不动。

    看她的模样,似乎罗帆不赐见,她将永远这么伏倒一般。

    便在这时,一个三丈高下的奇异门户出现在广菩身前。

    接着,罗帆那古朴的身形从这门户之中跨出。

    广菩一听动静,虽无有感觉到任何气息,却也知晓是师尊到来,大喜过望,道:“弟子打扰师尊修行,实是罪该万死。”

    “何必如此虚礼?起来吧。”罗帆摇了摇头,淡淡的道。

    说着,他抬手挥出一股无形的力量,直接将伏倒在地,似乎永远不肯起来的广菩扶起。

    广菩虽想要继续跪倒在地表示自己的诚意,但罗帆的意志哪里是她所能够反抗的?却是毫无任何迟滞的被托了起来。

    “你之来意我已知晓。我这有一法,可让你儿出来,只是却需浮儿帮助,你可去山脚寻到时空幻境之所在,我之分身法器将告知你如何处理。”罗帆对着广菩说道。

    “多谢师尊!”广菩连忙惊喜莫名的拜道。

    罗帆微微点点头,抬手一拂,抬步一跨,便从那空间门户之中跨入,转眼间已经消失在洪荒天地之间。

    “我定然是让师尊失望了……”广菩见得罗帆如此一言不发便自离去,不有暗自揣摩,心中颇有些不安。

    不过最终还是为儿子的担忧占据上风。

    她咬咬牙,一转身,身体一震,化为一道银色长虹,在半空中划过一道玄奇轨迹,从不周山顶往下直冲,快速的向着不周山脚的某处冲去。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