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成道之机,罗浮之厄

正文 第二百八十七章 成道之机,罗浮之厄

    第二百八十七章成道之机,罗浮之厄

    “你是谁?我都不认识你……干嘛要叫你哥哥?……”果儿很不给面子的拒绝了。

    正如当初罗帆所下的断言。

    三千多年的时间里面罗果的成长速度缓慢到极点,现如今的她看起来和三千多年之前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根本就完全看不出任何成长的迹象。

    此时她的模样天真、可爱,即便是不给罗纯阳面子,也让罗纯阳完全无法生任何哪怕一丝丝的气……

    欣喜的看着罗纯阳逗弄果儿,过得好一会,罗浮忽然面色微微一变,猛然抬头往上方望去。

    三千多年的时光对罗浮来说也是一段不短的时间。

    虽说他需要照顾果儿,这大大的影响了他的修行,但即便只是花费一大小半的时间来修行,他却也已经获得了了长足的进步。

    此时的他早已经将自己的先天身躯与先天神魂完成了大半,道行境界更是有了极大进展,认真算来,他的威能比起三千多年前却是增长了一筹之多。

    “师妹……”向着虚空望了一阵,似乎在细细的感应着什么,猛地,罗浮脸上现出惊喜之色,口中喃喃。

    果然,便在他面色微变之时,罗纯阳却也在同时感应到了一种异常感觉出现,这感觉就好似有着一股他十分熟悉的气息从遥远的远方向着此处快速飚射而来。

    就在他刚刚反应过来之时,这一股气息已经来到这山谷之外,轰然落下,现出真貌。

    那赫然正是从不周山顶部闭关出来,直接化为长虹冲入《时空幻境》的广菩!

    虽说在数千年前已然见过,但当时的广菩心中有事,更多的还是和罗浮商量怎么帮助果儿,却并没有和罗纯阳有太多的交流,故而这等相见与不见也相差不多,此时罗纯阳再见广菩,心中的喜悦与激动和上次见面相比却是丝毫不差。

    “妈妈……”

    果儿成长极慢,这就表示,她的时间观念与一般生灵不同,这三千多年时间对她来说,与昨日区别并非很大,故而她居然到此时还是记得广菩。

    广菩听得这稚嫩的叫声,心中无比激动,眼眶瞬间就红了。

    “好孩子……好孩子……”

    接下来,自是一番其乐融融的天伦妙景。

    却不必赘言。

    他们一家四口在这山谷之中温馨和谐的住了有三年时光。

    这三年之中,因为心情平静,绷得紧紧的心弦完全放松下来,罗浮的道行境界进步比起以前快了数倍。

    更于某一日心有所悟,从《丹元塑神诀》之中悟出了一部意念演化之法,感应到了这《时空幻境》的某一处位置有着某物与他大有机缘,是他成道的关键。

    在当时罗浮便有心告别家人前去寻找那物。只是因为舍不得家庭那种温馨和谐的天伦之乐,他方才压下那种冲动,继续在这山谷之中住了下来。

    而在三年之后的这一日,一种无名的警兆忽然在心头泛出。

    这警兆乃是关于那一件他成道关键之物!

    “这种感觉,似乎再不动身会发生让我后悔一世之事一般。”罗浮也算是见多识广,细细体悟这警兆,便知晓这警兆的严重性,暗自想到。

    到了这一刻,就算他再舍不得一家四口在山谷之中居住的天伦之乐,也不得不向广菩他们说明,表示自己需要离开一段时间,去寻找自己的机缘。

    “师兄你怎么不早说?!机缘之事至关重要,你我日后还有无穷岁月相守,怎可因为贪恋这相守之乐而拖延机缘?!”广菩大急。

    “这,也不是什么拖延,只是那机缘当时确实不急而已。”罗浮理亏,只能说到。

    “老爸,不是我说你,机缘一事,玄之又玄,可能时机过了就再找不回来了,这次真的是你做错了呢。”罗纯阳也在一边敲着边鼓。

    “爸爸错了……”果儿更是在一边火上浇油。

    罗浮被所有人数落,不由得面色惭愧,道一句:“我这就去,你们几个就在家里等着好了。我感觉这机缘只是关乎我一个人而已,根本没有你们什么事……”

    说着,他一顿脚,身体化为一道长虹,直直向着西北方向直冲而出。

    这《时空幻境》颇为广阔,但罗浮的速度却也不慢,不一会间,他便跨越了十数万里的距离,来到了这《时空幻境》西北方向的某处位置。

    这里,有一座大山。

    这座大山的形态十分奇怪,和普通山峰完全不同,如同一个巨大的拳头耸立在地面之上一般,一股十分奇异的气息,波动从这座大山之中散发而出。

    这种波动玄妙无方,似乎无比的明显,又似乎无比的隐晦。

    似乎向整个天地彰显其存在,又似乎只有罗浮才能够勉强感觉得到,妙不可言。

    身形一晃,长虹一凝,罗浮便降落在那拳头的拇指之上。

    此时的罗浮心中颇喜——既然他能够感觉到这山峰的异常,这证明这山峰并不简单,他所感觉到的机缘,很可能就是在这山峰之内。

    便在这时,一声悠然的话语从那山峰的拳心之中传出,涌入罗浮的耳中:“不知哪位道友前来敝处,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怎么回事?!这里怎么会变成别人的地盘?!”罗浮心头一惊。

    这山中虽有一股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气息,但除此之外,他却完全没有感觉到任何一名生灵存在,此时忽然间出现这么一个声音,这让他怎能不吃惊?!

    “在下罗浮,在下有一物藏于善终,却不知此处何时成为阁下之洞府,唐突之处还望恕罪。”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人既然能够如此出乎罗浮感知的开口,这便证明这人的实力比起他要强上无数,不管他所说的是真是假,罗浮都不敢有丝毫怠慢。

    好在他还没有迷糊,当先便咬定自己有一件宝贝藏在这山中,免得等一下没有借口在这山中寻物……

    “哦?居然有此事?”一声惊讶的呼声从拳心之中传出。

    接着,一道红灿灿的光芒从那拳心之中冲出,直接跨越了数百里距离,来到这山峰的拇指之上一落,便凝成了一名老妇人的身形。

    这老妇人鹤发童颜,身体微微有些佝偻,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一毫的气息透出,看起来就如同罗浮在虚空无极宫小千世界之内见到的,最普通的老妇人一般。

    “你叫罗浮?不知你和此处《时空幻境》的主人有何关系?”老妇人打量了罗浮一下,问道。

    “惭愧,此《时空幻境》正是家父所辟,若非如此,我修为如此低微,如何能在在此幻境之中生存。”罗浮躬身道。

    “原来是罗帆道友之子,老身实在是失礼了。”那老妇人一听,对罗浮的态度瞬间便尊重了许多。

    “老身之前走错道路使得修为停滞不前不得突破,亏得罗帆道友纠正方使我能修正过来获得重大突破,你既是罗帆道友之子,我之洞府你可随意处置,就算是将其完全翻过来也没有问题。”那老妇人接着说道。

    罗浮听得这老妇人这般一说,面上不由现出微微不好意思之色。

    不过他也不会傻到直接将真相说出来,也只是躬身一礼,道:“晚辈失礼了。此处已是前辈洞府,晚辈本不该在此处放肆,奈何那埋于山中之物乃是数千年前我所得的一件宝贝,事关晚辈成道之机,实不能轻忽,还望前辈恕罪。”

    “原来是数千年前所埋,这就对了。我在此处设下洞府也就是一千多年前之事,这却还是我之过失,你自取便是。”那老妇人呵呵一笑,道了一句。

    说着,点点头,身形一震,化为一道红灿灿的光芒往虚空一冲,没入虚空之中,转眼便消失得无影无踪。也不知到了何处去了。

    罗浮心中暗惊。

    看这动作,这神通,这人的修为怕是不比他的师妹广菩弱上分毫,心中不由暗自庆幸,自己之前咬紧那东西乃是自己埋藏在此处。

    若不然,事情怕是会非常麻烦。

    心中想了一下,罗浮身形一晃,化为长虹往他所感觉到的,他机缘所在之处冲出。

    那一处位置,是在这拳头一般的大山深处。

    也就是全都底端和手腕接触的那一处位置的中央地带。

    罗浮所感觉到的,他的机缘所在之物,便是许久以前罗帆专门送入这《时空幻境》之中的星辰蒲团!

    那星辰蒲团乃是一件极其绝妙的辅助修行妙宝,能沟通无尽星空,能吸引无穷无尽的混沌元气,还能设下星斗大阵,模拟无尽星空,收人困人,发挥无限威能。

    如此玄奇的宝贝埋藏于这一座大山底部这么长时间,其威能却是渐渐发挥作用,渐渐的影响了这一座大山。

    这使得这一座原本便有些不凡的大山变得更加的玄妙,更加的不可思议——整座大山仿佛被淬炼成为一件极其绝妙的宝贝,拥有一些辅助修行的威能。而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一座大山方才会被那道行境界不下于广菩的老妇人看重,将自己的洞府设在此处……

    罗浮在自己心灵的感觉牵引之下,直接钻入这山体之中。

    罗浮此时也有返先之境,威能已是颇为强悍,若是在后世,那也是一名开宗立派的宗师高人了,钻山跨海,那自然是没问题的。

    不一会间,罗浮便已经来到了这山体地步一个小小的,只有不到一丈直径的空间之中。

    这一个空间十分狭小,内部没有任何一丝丝的光芒。

    在其中央之处躺着一个普普通通,古朴简洁,看起来没有任何玄妙的蒲团!

    虽没有任何光芒,但罗浮却能够看清这空间内部的一切,当他看到这星辰蒲团的瞬间,一种极其玄异的感觉出现在罗浮的心神意念之中。

    “一定要得到这件宝贝!这件宝贝关系着我日后能否证得道果,关系我日后能不能帮到父亲!”这个念头在一瞬间便充满了罗浮的整个心神意念。

    在这个念头的激荡之下,罗浮毫不犹豫的合身向着那蒲团猛扑过去。

    便在他即将撞上那星辰蒲团的瞬间,一股无形却无比强大、无比柔韧的屏障忽然出现在他和星辰蒲团之间,将那已经化为长虹的罗浮一挡、一震,便让长虹倒卷而回,重新凝聚出罗浮的身形出来。

    “原来是这件宝贝才让这座山显得那么的与众不同,看来我的决定果然是对的,嘎嘎嘎……”一声罗浮有些熟悉,但又分外陌生的声音忽然在罗浮耳边响起。

    罗浮心中一惊。

    他的反应速度也是相当惊人,记忆力更是不必多说,转眼间已经是想清楚了这到底是什么人的声音。

    这声音,分明便是之前那看起来很好说话的老妇人的声音!

    只是,比起刚刚那老妇人的声音,此时这把声音之中充满了邪恶,充满了贪婪!就好似是完全不同的两个人一样。

    便在这时,无穷血光忽然充斥这一个一丈方圆的空间。

    在这血光之中,一个鹤发童颜的老妇人慢慢走了出来。

    “前辈你是什么意思?!”罗浮眉头一皱,强抑自己体内奔涌四窜的力量,问道。

    “嘎嘎嘎……难道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吗?”那老妇人奸笑道。

    “你莫非忘了,这个《时空幻境》乃是我父亲所辟,这里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掌握之下?”罗浮淡淡的道。

    他虽说是第一次面对这种已经成道的敌人,但他心中却并没有太多的恐惧。

    罗帆所传的《丹元塑神诀》乃是体神皆炼之功法,罗浮能够借助这一部功法修成如今返先之境,他的道心也已经被淬炼得相当的坚韧,虽面对如此强大的对手,他也依然没有丝毫恐慌。

    “你是指那个守在幻境门口那个刚刚成道的傻子吗?!若是早知道那傻子只有那么一点点实力,我早就把他干掉了,哪里还用得找在这个既虚假能量又稀薄的地方呆这千多年?!嘎嘎嘎……”那老妇人嘎嘎怪笑着。

    罗浮听到这老妇人的言语,面上神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心神意念之中充满了一股难言的愤怒。

    若是这老妇人辱骂他,他根本不会太过在意,只会当成耳旁风,但这老妇人此时所辱骂的可是他崇敬到心底的父亲啊!

    “闭嘴!”罗浮大吼一声。

    同时,有一道白光从他的头顶猛然冲出。

    随着白光的,是一声无比强烈,无比震撼的虎啸。

    一股强烈无比的气势从这白光之中散发而出,快速的向着那老妇人猛冲过去。

    那白光在半空中瞬间凝聚成为一头白色老虎,张牙舞爪,凝聚着无穷强大的力量向着那老妇人猛冲过去。

    那老妇人面色变都没变一下。

    抬手轻轻向着那白色老虎一拍。

    那白色老虎便如同被无比恐怖的力量击中一般,瞬间便停滞住,接着便被一股凝聚无比的血雾裹住,就如同时被一张无比严密的血网裹住一样。

    “法器是一件好法器,但使用的人实在太差。”那老妇人阴森的道。

    随着这话语,罗浮只觉得自己的整个脑袋,整个神魂,整个识海都受到一股无比巨大的冲击,一阵难以形容的痛苦忽然充斥他的整个心神意念。

    他的身体瞬间一个佝偻,闷哼了一声。

    白色老虎在那血网之中疯狂的挣扎着,但却犹如蚍蜉撼树一般,根本无法动摇血光丝毫。那血光依然是牢牢的裹住白色老虎。

    那老妇人伸手一抓,血光便裹着白色老虎一收,被收入掌中,一晃便消失无踪了。

    “你敢!”罗浮大吼一声,猛喷出一大口鲜血,脸色变得灰败。

    在这白色老虎消失无踪之时,他瞬间便感觉那原本与他完全合一的那件法器和自己的联系已经完全断绝,却是这一件他祭炼了一个多元会的法器被那老妇人给剥夺了!

    那老妇人完全不管罗浮如何,抬手一抓,向着那躺在这空间正中央的那个普通的蒲团抓过去。

    这星辰蒲团乃是罗帆专门为了罗浮准备的,在这老妇人伸手过去的瞬间,猛然爆发出无穷星光。

    这些星光凝聚纯粹,如同实质一般轰向那老妇人的手掌。

    “嘎嘎……一件死物,也敢在我面前放肆?!”老妇人冷笑,手中裹上一层血光,宛如抓破豆腐一般,将这些足以将一座十万丈高山化为齑粉的星光完全抓碎,直接握住了那星辰蒲团。

    星辰蒲团快速的震荡,噼里啪啦的声响不断的在这震荡过程之中传出。

    这空间之中的一切能量都被这强烈的震荡所调动,瞬间变得无比混乱,好似无数飓风在这空间之中压缩肆虐一般。

    老妇人面上现出肃然之色,身上血光狂冒。

    冥冥中似乎有着一股无形的大力通过某种神秘的联系传达到她的身上,并伴随着她身上的血光压入这星辰蒲团之中,让这星辰蒲团渐渐裹上了一层越来越厚的血光。

    让星辰蒲团的震动也变得越来越弱。

    等到那血光浓郁得如同固体一般之时,星辰蒲团的震动终于被完全的压制,再无法传出一丝一毫……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