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水行领域,水晶神宫

正文 第二百八十八章 水行领域,水晶神宫

    第二百八十八章水行领域,水晶神宫

    将罗帆专门为罗浮所炼制的星辰蒲团完全镇压之后,那老妇人依然有些意犹未尽,扭头望着脸色苍白、精神萎靡的罗浮,口中怪笑道:“嘎嘎嘎……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主人的吩咐是要把你活捉,算你好运了,不然凭你现在的眼神,已经足够我把你灭掉了……”

    “想要用我来威胁父亲?你休想!”罗浮听到这老妇人的话,心念一转,瞬间明白了许多,眼中现出一丝决然,口中吐出冷漠而决然的声音。

    接着,他心念一动,他那好容易修成的先天神魂从内到外开始燃起一层十分奇异的火焰。

    在这火焰燃烧起来之后,罗浮体内那玄之又玄的力量也跟着燃烧起来,爆发出比之前强上百倍的力量!

    有一股强大的气息从罗浮的身上散发出来。

    这《时空幻境》乃是一个介于真实与虚假之间的空间,那空间稳固程度自然是远远及不上洪荒天地,甚至比不得罗帆的小千世界。

    在罗浮身上爆发出来的那超过他平时百倍的力量冲击之下,他身边的空间产生了微微的扭曲,产生了肉眼可见的空间涟漪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居然有如此骨气?!还好我已经将主人赏给我的领域笼罩住这方圆百里,不然还真的可能搞不定你呢!”那老妇人惊讶的道。

    随着她这般一句话,周围的空间猛然生出了一股十分玄异,十分强悍的无形力量。

    这一股力量带着一股森森寒气,蕴含了玄奇至不可思议境地的奥秘。

    瞬间,便凝滞住了罗浮的心神意念,让罗浮身上散发出来的那一股强大的气息瞬间一滞,转眼便完全消失……

    所有的思维都停滞在那里,保持着那引爆自己所有神魂,所有力量的那一状态。

    “可恶……”这是罗浮在思维被凝滞之前所出现的最有一个念头。

    随着这一切变化,罗浮先天神魂之上,肉身之上所笼罩的那种玄奇的火焰瞬间消失无踪。

    ……

    “还好来得及,没想到只是这么一点点时间居然便已经将神魂与力量引爆了一半,若是再慢上那么一点点,恐怕就来不及了,到时恐怕会受到主人的责骂……那罗帆别的本事很一般,这自杀的本事可是相当的惊人呢……”那老妇人抬手罩住罗浮,瞬间把握住罗浮此时的状态,不有暗自后怕。

    心中一动,她抬手一收,将那被血光包裹的星辰蒲团以及那已经连思维都被凝滞住的罗浮收入袖中,身形一晃,化为一道红色遁光望天直冲。

    瞬息间,便穿透了厚厚的地层,出了那一座如同拳头一般的山峰。

    在其冲出地层之后,只听得轰隆一声巨响响起。

    地面产生剧烈的震荡,那整座拳头大小的山峰猛然崩溃,化为无数细小的泥沙向着四面八方倾泻,转眼化为一堆巨大的,矮矮的沙堆。

    就仿佛那座拳头大小的山峰原本便是由沙子堆成的一般。

    这,赫然便是因为那老妇人的离去,使得她原本分布在这山底的那一个领域崩溃,而这领域崩溃产生了极其强大的力量冲击,瞬间便将这一整个山体的根基毁灭,让这山体瞬间崩溃……

    便在这山体崩溃的瞬间,处于这《时空幻境》门口盘膝而坐的分身法器猛然一震,若有所觉,扭头向着那《时空幻境》望过去。

    他的眼神瞬间穿透了无数阻隔,直接看到了这已经崩溃的山体。

    《时空幻境》乃是罗帆所开辟,此幻境之中的一切变化都是在他的把握之中。

    但,很显然,他不可能时时刻刻的监控整个《时空幻境》,故而,他却是并没有发现这一座山在崩溃之前到底是发生什么事,更无法发现这座山到底为何会崩溃!

    “似有不对……”分身法器沉吟起来。

    便在这时,一道血红的遁光直接轰破《时空幻境》,向着西南方向飚射而出。

    罗帆的分身法器眉头一皱。

    它的记忆力相当惊人,自然记得这遁光的力量性质乃是百多年之前一名虞谡延请而来的先天神祇所修成的力量性质。

    “不知道友何往?”对于这名只是在《时空幻境》之中呆了百多年便要离去的先天神祇,罗帆自然是相当的奇怪,开口问道。

    他的声音淡淡的,轻轻的,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但却远远传出去,直接追上那快速无比的血红遁光,传入遁光中人的耳中。

    那遁光之中,自然便是那老妇人。

    罗帆所开辟的这《时空幻境》威能惊人,不可思议,但他本身并不打算要将这些人监禁在这《时空幻境》之中,故而并无开启此幻境之困人之能。

    正是因为如此,那老妇人一股荡自己那比起广菩还要强悍的力量,便瞬间冲破了《时空幻境》,脱离出来。

    “老身记得还有一名道友在外,不忍其在歧途之中,欲前往将其延请而来。”那老妇人随口说道。

    在这过程中,她却并不停止,反而催动遁光,加快自己的速度,晃眼间,已经飞遁出数万里之遥。

    罗帆瞬间便觉得不对。抬手用《阴阳测算法》掐算一番。

    猛然面色大变:“好胆!居然敢在我面前耍阴谋?!”

    正是他在方才那一瞬间的掐算已经算出了前因后果,知晓罗浮此时居然已经落入这先天神祇手中了!

    “没想到我居然也会有在阴沟里翻船的一天,哼!”罗帆心中暗怒,极目四望,细细感知一番。却发现已经失去了那老妇人的身影。

    却是刚刚那一瞬间,这老妇人便用了一种罗帆所不了解的隐藏手段,躲开了他的感知,此时早已不知道逃去哪里了。

    此时此刻,罗帆的状态可以说是这一个元会以来最差的时候。

    他的本体极度空虚,此时正在虚空无极宫的中千世界之中利用中千世界对力量的超强吸力吸收无穷混沌元气充入自己的地仙道果之中,他的心神、精神更是被消耗得七七八八,虽经过不断时间的补充,却依然无法补回!

    在这般情况下,他所能出动的除了分身法器,也就只有法宝了。

    感知到这边的情况变化,罗帆那在那虚空无极宫中千世界之内的本体心念一动,在他识海世界之内带着的至方印一震,已经突入一个神秘无比的位置,一冲,出了他的身体。

    接着,一转,化为一个少年。

    正是至方童子!

    至方童子出现之后,向罗帆面色平静的行了一礼,一转身,化为一道长虹,一冲,便冲出中千世界,向着那老妇人消失的方位快速飚射而出。

    与此同时,罗帆那分身法器也随着动身,向上飙起,不一会已经和至方童子汇合成为一道长虹,晃眼间,便来到了那老妇人最后出现的位置。

    那里,是一座两百多万丈高的山峰。

    这座山峰耸立在天地之间,高大非常。若是这座山风其他位置,那该是一座巨大无比,威压天地,让人产生无比崇敬之心的山峰。

    但在此处,在离不周山如此近的距离之下,这座山风便如同喜马拉雅山脚下的一块小沙石一样不起眼……

    罗帆心神一动,将长虹一落,在这山峰顶部现出头顶三尺之上悬浮着一方印玺的罗帆之身形。

    “她乃是在此处消失,在此处定有留下痕迹。”罗帆神色平静。

    他抬手四处一抓,便有数万股十分奇异的无形存在落入他的手中。

    这正是在此处留存的数万股气息!

    这些气息之中,有风的气息,有雨水的气息,有先天元气吹拂过留下的气息,有混沌元气扫过留下的气息,更有生灵生灭晃过所留下的气息……

    罗帆细细的分辨一番这些气息。

    眉头皱得更深了,这数万股气息之中,居然没有任何一股是那老妇人的气息!

    “看来事情棘手了。”罗帆瞬间明白。

    对于罗浮的安全,罗帆这个时候倒是并不十分担心。

    那老妇人的实力明显比起他所感知到的要强上许多,就算是广菩,都不一定能够在其手中逃出生天,罗浮实力再强,也无法在其手中有任何反抗能力。这老妇人若是要是杀罗浮,那只是一个念头的事。

    但此时罗浮却被抓走,这证明这老妇人或者其背后之人需要罗浮活着……

    抬手散去自己手中所抓住的那数万种气息,罗帆盘膝而坐,心神意念透出体外,和冥冥中某种神秘奇异,玄妙至不可思议的存在联系在一起。

    随着,他的心神意念之中有无数的画面闪过。

    无穷无尽的先天元气在同时从四面八方涌入这一具分身法器体内,再顺着某种神秘不可思议的方式消失无踪,向冥冥中那种玄妙不可思议的存在交换着这些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闪过的画面。

    罗帆细细的观察着这些画面,细细的分析着这些画面之中所描述出来的景象。

    过了一个时辰不到。

    这百万丈高的山峰之上已经化为一个巨大的漩涡,有如有着一颗巨大的眼睛连接在这山峰顶端一般。

    猛然,一股强大无比的冲击力忽然在这山顶爆发出来。

    随着这冲击力的爆发,那一个巨大的漩涡瞬间便被撕成碎片。

    那组成漩涡的无数先天元气四处飞散,宛如无数流星一般向着四面八方飞落散逸,如同下了一场绚丽的大雨一般。

    “终于忍不住了,这样也好,更加省事!”罗帆冷笑。

    之前,他所做的,乃是借助《道果大道经》“推算卷”里面的一种推算之法,推算那老妇人所前往的方向。

    这推算方法比起《阴阳测算法》强上一筹,但却比不得《地仙天遁大阵》,当然,消耗自然也比起《阴阳测算法》多上一筹,比起《地仙天遁大阵》要少上许多。

    通过方才的推算,他虽没有找到那老妇人的具体位置,但却找到了一点线索。

    大概的推算出了到底是什么人在打自己的主意。

    站起身来,他四处眺望,选择了自己之前所推算出来的方位,纵身而起,化为一道长虹,快速的飚射而出。

    这分身法器本身便承载了罗帆的心神意念。更有那至方童子这一件强大的法宝作为支撑,那威能虽比不得罗帆自身,但也可比一般成就真仙之境的修士了,这一飞遁,晃眼间,已经跨域了数十万里的距离。

    此时此刻,罗帆已经有了确定的目标,一路飞遁,没有一丝一毫的停留,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偏转。

    过得半日,他飞遁的距离已经超过了百亿里之多。

    到了这时,他所来到的位置,乃是一个幽深无比的深潭之上。

    这个深潭直径有一万两千多里,表面平静,映照天空的云层与太阳,便如同第二片天空一般。

    罗帆将长虹一停,身形便显现出来,停滞在这深潭上方百里之上。

    当他将身显现出来,忍不住眉头又是一皱。

    这深潭看似平静,看似普通,但其中所容纳的泉水居然散发出无比强烈,无比惊人的寒气!

    就算是远在百里之上,罗帆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差点便被冻僵。

    随手一点,便有一大股纯净水从他手中涌出,宛如瀑布一般倾泻而下。

    这一大股纯净水在离开他的手指不到一刹那便完全凝结成为寒冰,宛如石块一般往下掉落。

    过得好一会,方才有咔嚓的碎裂声响从下方远远传来。

    “居然含有不少先天癸水之精,这也是修行宝地呢。”罗帆见此,忍不住感叹。

    他凝目下望,瞬间便看到了这潭水往下万里,也发觉了这潭水的性质。

    先天癸水之精乃是一种先天材料,其珍贵程度在这洪荒天地之间并不算难得,但难得的是如此众多的数量聚集在一起!

    任何存在,只要数量增加到一个程度,那便会产生质变。

    这先天癸水之精自然也不会例外。

    如此众多的先天癸水之精聚集在一起,能够在其深处制造出一个十分奇异的水行领域,在这水行领域之中修行,修为进展的速度至少将是外界的十倍以上。

    无论修行的是何等功法……

    看到了万里之下后,罗帆更加确信此处便是他所要寻找的位置了。

    因为,以他的目力,原本不该只看到万里之下的!

    心神微微一动,在他头顶三尺之上悬浮着的至方印便一转,一落,化为一道光芒,猛然一沉,和罗帆融合在一起。

    接着,罗帆化为一溜白光,直直向着下方数百里之下的深潭投去。

    不一会间,已经撞入深潭之中。

    刺骨的寒气从四面八方渗人,让罗帆结结实实的打了个寒战。

    好在他早有准备,瞬间力量涌动,直接将这些寒气挡在身外,让他的身体完全脱离寒气的影响。

    身形顺着潭水往下直冲。

    越是往下寒气便越重,同时周围更有着一股十分奇异的力量在不断的压迫着他,让他前进所需要耗费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大。

    在这种情况下,罗帆足足花了一个时辰之久,方才沉入了这潭水深处万里之下。

    来到此处,罗帆身形一滞,猛然停滞在那里,将身形化出。

    此处眼前的景象,让他即是感到吃惊,又是感到理所当然,正应了那句意料之外,情理之中的俗语。

    在此处,他见到的却是一派金碧辉煌的景象。

    在下方数百里之下,是一片无比广阔的宫殿群!

    这宫殿群占地面积数十万里,每一个大殿都在发出种种玄奇的光芒,这些光芒交织在一起,形成了一片恢弘、壮阔,散发着无穷威势的建筑群,让任何人一看都会生出自身无比渺小的错觉!

    “没想到这么短短的几万年里面,居然便已经发展得如此壮大了,若是再等下去,岂不是危险?!”罗帆心中沉吟。

    这宫殿群让罗帆想到了传说中的某种存在,水晶宫……

    宫殿群的建筑材料,都是某种十分珍贵,可以炼制出十几重禁制的法器的炼器材料,单单一种并不十分珍贵,但如此数量聚集起来,那价值之大,就算是罗帆也不得不动容。

    这下方的宫殿群并非在水中,而是在一个被某种无形力量撑起来的无水空间之中。

    这个无水空间十分玄奇,其和潭水的交界模糊非常,其转变自然而然,便犹如这无水空间并非力量撑起,而是潭水自生的一般。

    这,赫然便是那因为先天癸水之精巨量聚集而出现的水行领域!

    这个领域,便如同一个小世界一般,只要炼化这领域,那便相当于拥有了自己的世界,在这水行领域,在这小世界之中,炼化者几乎是无所不能!没有超过炼化者百倍的实力,绝对难以占到任何便宜!

    “既然早已发现我了,为什么不肯出来呢?你既然敢引我来,难道不敢出来见我吗?”罗帆淡淡的开口道。

    他的声音悠然平淡,缓缓的传入下方的水行领域之中。

    在这水行领域之中不断的回荡,让这水行领域之中的任何位置,任何生灵都能够听到,却并不感到刺耳。

    便在这句话响起之时,千多股气息从这下方的水行领域之中冲天而起。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