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罗帆之喜,传承有望

正文 第二百九十三章 罗帆之喜,传承有望

    第二百九十三章罗帆之喜,传承有望

    罗纯阳听清广菩索索,不由得一喜,道:“太好了,我可是等了这一天足足有一万多年了啊!”

    “傻孩子,这也怪你,你爷爷对你这般好,你何须顾虑太多,有事直接去向他请教便是,又何须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还耽搁了修为提升的速度。”广菩无奈的道。

    罗纯阳摇摇头道:“爷爷实在太过忙碌,天地间似乎将发生重大变故,我又怎好因自己的一点小问题而去烦爷爷?若是因此而耽搁了大事,我可就万死莫赎了。”

    说着,他已经站起身来,开始挥舞四肢,努力的活动自己的身躯。

    广菩这些话明显已经说了罗纯阳不知多少次,此时再说也只是应景而已,却也没有在这之中继续纠缠下去的必要,只是摇摇头,招呼一声,便抱着果儿身形一震,自身化为一道长虹冲天而起。

    罗纯阳在这些年之中早已积压了无数疑问,自然是比起广菩更加的渴望见到罗帆,也是身体一震,不过却非是化为长虹,而这只是化为一道遁光跟在广菩身后,快速望天冲去。

    此时,《时空幻境》之中的天地变幻此时已经停止了变化。

    这个有了天大改变,如同完全改换了世界一般的天地在罗纯阳与广菩两人面前显得是如此的真实,便如同真正的洪荒天地一般!

    现如今的广菩和万年前相比也只是各种神通更加的纯熟,将自己一些以往因境界不足学不会的法诀学会,将体内的法力淬炼得愈加的灵动而已,在最重要的道行境界方面却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虽是如此,但她所修行的乃是罗帆只传给自己几名弟子的道果大道,在其完全稳定自己的道行境界之后,她的实力至少比起一般修行其他功果成道的先天神祇强了数倍以上。

    也就是说,此时此刻的广菩可以说得上是这整个《时空幻境》之中最为强大的先天神祇。

    此时就连她也丝毫感觉不到这天地的虚假之处,这足以证明此天地的真实性是达到何等程度了。

    罗帆早已在广菩身上留下了出入《时空幻境》的权限。

    因此广菩虽看不出这阵势的真貌,却能够毫不迷惘的选择正确的道路,绕着一道道玄奥莫测的弧线在虚空之中蜿蜒千多里之后,从一个神秘莫测的所在一冲,便轻松冲出了《时空幻境》!

    在冲出《时空幻境》的瞬间,她和罗纯阳几乎同时看到了正站在时空幻境上方那悬立虚空之上低头俯瞰下方这个巨大阵势的罗帆!

    在改造这整个《时空幻境》之时,罗帆的心神意念完全是与这整个幻境连在一起的,这幻境之中所发生的一切,他自然是有所察觉。

    在广菩与罗纯阳打算向他飞来之时,他便知晓了他们的想法。此时见得他们二人冲出《时空幻境》自然不感惊讶,抬手轻挥间,便有无数先天元气向着他脚下快速聚集而来。

    晃眼之间便已经在他脚下聚集成为一朵一亩大小的祥云。

    这一朵祥云凝实无比,如同坚实的地面一般,看起来无比的稳固。

    广菩与罗纯阳落在祥云之上,也不多话,第一时间便向罗帆跪倒行礼,却是执礼甚恭。

    待得他们将必要的礼节做完之后,罗帆房子发出一股无形的潜力扶起他们二人,道:“宝儿,你日后若是有任何问题,不需等待可随时传信与我,大事虽重要,但若是为了忙碌大事而连家人都无法看顾,那忙碌来又有何用?”

    “纯阳知道,下次定不会如此。”罗纯阳一听,眼眶微红,道。

    “好了,菩儿你把果儿抱过来吧,我已经有许久没有见到她了呢。”罗帆点点头,转而对广菩说道。

    广菩自然不会反对罗帆抱自己的孙子——她带果儿到来也正是为了这个……听到罗帆开口,连忙快快将在她怀中的罗果递给罗帆。

    罗帆接过果儿,稍稍逗弄一番,罗果便咯咯直笑,看起来可爱非常。

    虽离罗帆上次见到罗果已经是过了上万年之久(中千世界的两千年,在《时空幻境》之中便是万年。),但罗果看起来也只不过如同普通婴儿经过了一个月一般。

    基本上是没有太大的成长,看起来和万年前根本没有太大区别。

    “爷爷……爷爷……”罗果用稚嫩的声音叫着,听得罗帆直接笑容满面。

    原本在后世地球上之时,罗帆并会对孩子如此喜爱,甚至觉得有些讨厌。

    但等到来到洪荒天地,来到这个看似无比丰富,事实上却无比荒芜的修行宝地之后,通过漫长时光的寂寞之后,他却发现自己对于婴儿的喜爱居然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每次一看到这种不知世事,每时每刻都在不断成长的婴儿,他便感到自己的心情变得平静下来,感到似乎看到了希望。

    正是在这种原因之下,他方才会认了罗浮当儿子,方才会费劲心机的把果儿送回广菩,而不直接将之化为一件法宝……

    “你们两个且随我来吧。求索洞你们也有很长时间没有回去了呢。”罗帆原本还有事做,但却也不差在这点时间,逗弄一下罗果之后便对广菩他们二人说道。

    “是。”广菩二人连忙躬身道。

    罗帆点点头,心念一动,这一朵在他们脚下的祥云好似十分缓慢的往上飘去。

    似乎要飘上几十年才可能飘到山顶。

    但,只是过去了百来个呼吸之间,这一朵祥云居然便已经飞上了近十万里之上,来到了求索洞所在的高度!

    罗浮还好,他的境界低微,只觉得此法颇为奇妙,却也没有太大的震动。

    但广菩便不同了。

    她已然证得地仙道果,道行境界极高,所看到所感应到的东西比起罗浮多上千倍。

    方才这看似简单自然,似缓实快的飞遁方法在她的眼中分解成为无数的大道玄奥。

    而且这些大道玄奥每一点都与她所修行的功法一脉相承却高明千百倍,看起来就像是一盏指路明灯,引导着她往正确的方向前进!更像是一种总结,印证着她这一生的修行功果!

    可以说,就是这么一个飞遁过程,对广菩的好处已经可比她这在《时空幻境》万年修行的所有收获了。

    在踏足求索洞之时,广菩神色依然有些迷迷糊糊的,心神意念之中依然是充满了那无数的达到玄奥,神色间更好似变得有些怔忪……

    罗帆自然知晓广菩的状态,也不去管她,直接带着罗纯阳进入了洞府之中坐定,之后方才发问道:“宝儿你有何疑问,此时尽管问来。”

    “是。”罗纯阳原本正担心自己的母亲为何忽然有了这般变化,听得罗帆这么一说,知道自己的母亲定然无无事,忙将自己的心思转移到与罗帆的对话之中。

    罗纯阳这些年之中所遇到的问题车载斗量。

    但其中最大的,还是一个。

    那便是先天之门!

    “为何纯阳这些年的修行都是兢兢业业,没有一刻懈怠,但那先天之门为何无有丝毫动静,不管我如何努力,都没有任何一丝丝改变,更别谈将之轰开了?”罗纯阳第一时间问道。

    “此事我已知晓,先天之门之坚固,那是自然。你只需努力修行,机缘到时,自然可将之轰开。你此时感觉不到其变化并非修行无用,只是机缘未到罢了。”罗帆淡淡的道。

    “这个……”罗纯阳明显对罗帆的这种回答并不满意——这是肯定的……

    “也罢,我便与你一点指望把。我这有一段经文,等你能够悟出这段经文的奥秘,便算是机缘到了,可尝试抛弃一切,轰开这先天之门。”罗帆微微一笑,道。

    “谢爷爷。”罗纯阳大喜过望。

    罗帆淡淡一笑,开口说出了一大段奇异的音节。

    这些音节无比玄妙,似乎无比复杂,又似乎无比简单。

    其复杂之处,如同是亿万人同时开口说话的声音融合在一起,其简单之处却又如同是一出一进的呼吸声,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这些音节很短,只是相当于千多个字罢了。

    但罗纯阳却是足足听了百多次方才最终将这每隔音节都完全记住。

    但也仅仅是记住而已,若是要他复述出来,要他将这经文重新讲述出来,那却是完全不可能的……

    罗帆耐心十足。

    只要罗纯阳稍稍露出有记不住的意思,马上便重新复述一次,一连百多次,直到罗纯阳都不好意思,表示自己已经完全记住,方才停下。

    “纯阳愚笨,给爷爷丢脸了。”罗纯阳十分惭愧的对罗帆请罪道。

    “不愚笨不愚笨,你可知我方才所讲的那段经文为何物?”罗帆微微笑道。

    “敢问爷爷。”罗纯阳自然不知,问道。

    “这段经文,蕴含大道之秘,乃是我对先天之道的领悟。其中蕴含了我在当年观看你父轰开先天之门之时所透出的气息所领悟到的先天奥秘。若是你有朝一日回忆这经文不再是这般毫无意义的音节而是一招武道之时,便是你已了悟先天之道之时。”罗帆笑道。

    “多谢爷爷!”罗纯阳大喜,眼中更是透出坚定的决意。

    显然,已经被罗帆激起了自信,心中有了绝对的信心。

    罗帆微微点头。

    方才那段经文,并不是一种语言,也不是文字堆积,而是一种大道之音!一种他硬生生将当初所悟到的先天之道与声音融合所产生的音节。

    只有了悟其中蕴含的大道,方能够将这音节返本还源,重新将之恢复先天之道。

    这日后罗纯阳究竟能够从中悟出什么武道,那完全便看罗纯阳的喜欢,就算是罗帆此时也不能知晓。

    放下了心中的一番心事,罗纯阳心头轻松,思维变得更加敏捷。

    不再迟疑,陆续将自己这些年的修行之中所遇到的疑难问题问出。

    这些疑难更多的乃是关于那一部《九天化阳大法》!看似基础,却直指根源!

    罗帆听得罗纯阳所问的这些问题,心神意念之中涌起一股喜意。

    能够问出这些问题,这便证明罗纯阳已经开始了悟自己所传的功法!证明罗纯阳已经真正获得了自己的传承!这点,甚至比起此时已经轰开先天之门的罗浮还要强,这让他怎能不喜?

    在这种喜意之下,罗帆脸上挂满了笑容,对罗纯阳的问题解答起来也就愈加的尽心。

    洪荒天地之间最为深奥,最为神妙的大道奥秘便隐藏在种种看似简单,看似平常的东西里面。

    罗帆在知晓罗纯阳获得自己传承之后,对于他的期望变得更大,解答罗纯阳所问问题之时渐渐的将自己所悟出的种种天地大道之奥秘蕴含在其中,所用的文字语言也更加的艰涩。

    罗纯阳起先还能够听得明白,到后来,却发现自己越是询问,所遇到的问题便越多。

    到最后才恍然大悟,自己所问的问题居然只是自己所不懂的问题的冰山一角而已!

    到得三日之后,罗纯阳终于抵受不住,惭愧的拜倒在地道:“通过爷爷一番教诲,纯阳方知自己修行浅薄,愿回去重新修行,待得日后有所进步再来向爷爷请益。”

    罗帆微微一笑,道:“那在《时空幻境》门口的乃是我之分身法器,虽不为真身,但却也拥有我的一部分意念,与我之区别着实不大。你今后每隔一年便去那分身法器之处,我将以分身法器之身检查你之进度。”

    罗纯阳一听,知道这是难得的机缘,忙大喜拜倒道:“纯阳遵命!”

    罗帆和罗纯阳的这一番对话足足持续了三日时间。

    这时,广菩早已是在一边等待了。

    她在求索洞之前待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一个时辰不到便已经回过神来,之前那一番触动并没有让她悟到什么神通,什么法诀,但却如同指路明灯一般,让她知道了一种修行的方向。对今后的前进道路不再迷惘。

    在清醒过来之后,她便一直在这洞府之内听罗帆于罗纯阳的对话。

    这三日里面的那些对话不单单对罗纯阳有几大好处,对广菩的好处也是不少。

    至少,这些已经让她真正明了了罗帆所传大道的基础,让她明白了许多自己以前所忽略的东西!

    这些东西并不会直接提升她的道行境界,却打开了她的思路,让她能够更好的应用自己的力量。

    “你明白了吗?”罗帆吩咐完罗纯阳之后,对广菩问道。

    罗帆的这句问话,如同闪电一般劈在广菩的心神意念之中。

    瞬间,广菩心神意念之中一片空白!

    “我明白了吗?……”

    在这片空白之中,这么一句自问慢慢的回荡出来。

    “我需要明白什么……为什么师尊要这样问……难道,我有什么东西是一直没有领悟到的?……”广菩的眼神渐渐变得茫然起来。

    见到广菩的变化,罗帆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还没明白,那便算了吧。日后自有你明白的一日。”

    他的声音之中夹杂着一股穿透力极强的意念。

    这一股意念震醒了正茫然之中的广菩。

    广菩回过神来,惭愧的道:“弟子愚昧。”

    “去吧,去吧,你们也不需再呆在《时空幻境》之中,可自行其是。”罗帆挥挥手道。

    随着他挥手,便有一股无形无质的力量凭空而生,裹挟着他们两人直冲而出,瞬间便来到了求索洞之前。

    广菩与罗纯阳在洞府之前拜倒,叩了几个头之后方自转身离去。

    ……

    “师尊既然说我有什么东西还不明白,那定然就是我还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广菩心中颇为忐忑,一边带着罗纯阳飞遁一边暗自想着。

    “老妈,我们现在去哪里?爷爷说我们不必去那幻境之中修行了,不如我们去月亮上吧!”罗纯阳看出广菩的忐忑,转移其注意力道。

    “哦?你想去看我以前修行的地方吗?”广菩回过神来,勉强一笑,问道。

    “是啊,老妈你在那里呆了那么长时间,而且那里还能够被你完全控制,我这个当儿子的,自然是想去看看了。”罗纯阳道。

    “那好吧。我们给你老爸留下留言之后便去吧。”广菩听到罗纯阳那般说,心情变得好了一些笑道。

    说着,他们两人一转遁光,往下按落。

    过得大半日,便已经进入不周山脚下的《时空幻境》,来到他们修行的山谷。

    两人各自用神通在那山谷之中留下影像,只待感应到罗浮的到来这影像便会自动激发,告知他们二人的去向。

    随后,广菩动手,在这山谷之外留下一个警戒阵势,便带着罗纯阳与果儿离开了时空幻境,直往上冲。

    那一个被他们留在山谷之外的警戒阵势没有多少威力,也不甚精妙。但却昭示着这山谷已是有主之地。

    这《时空幻境》之中地广人稀,此地也不是什么不可取代的修行宝地,有了这阵势,想来便不会有先天神祇来占据此地了。

    因罗纯阳与果儿两人无法承受罡风雷火层的侵袭,因此他们三人所选择的乃是不周山周围那一大圈排开罡风雷火层的区域进入无尽星空之中。

    罗纯阳虽然挺过无数次无尽星空的景象,但真正进入此处,却还是第一次。

    当他踏入此地,心神受到极度的震荡,瞬间便目瞪口呆,整个人无法动弹的呆滞在那里。

    “原来,果真是如此玄奇,如此不可思议……”罗纯阳心神意念之中止有这般一个念头闪过。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