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天地意识,万物之灵

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天地意识,万物之灵

    第三百零六章天地意识,万物之灵

    罗帆的念头微微一转,他的身形便瞬息间往下一落。晃眼之间,他便已经跨越虚空,直接站在那高大的白骨门户之前。

    这白骨门户造型古朴,虽是白骨构筑而成,却散发出一股悠远苍凉之气,并无一丝丝的残忍恐怖,显得十分的怪异,也十分的玄奇。

    罗帆的身形相对于这白骨门户来,便如同是蝼蚁一般,但其本身之气质,却巍峨如高山大河,便是这白骨门户再高大上千百倍,也无能将之压下。

    此时若是有任何外人在此处,第一个看到的,定然是身形相对于这白骨门户十分渺小的罗帆,而绝非这白骨门户。

    太乙道果,乃是一种极其玄奥,极其高深的功果。

    罗帆在证得太乙道果之后,其道行境界已然连天地皆可号令,万物皆要沉浮,又岂是这小小的一个人造门户所能够相媲美?

    这白骨门户之中散发出一股颇为玄妙的魔气(域外之物,皆为外魔,就算反过来也是一般,对域外天地来说,罗帆也是魔,混沌元气也可称为混沌魔气,当然,只是可以,因洪荒天地之特殊性,域外生灵一般称洪荒天地为仙界,称洪荒天地之中的大神通者为仙人。),这一股魔气十分玄异,威能也是颇为不弱,但却因洪荒天地空间的玄妙而被时时刻刻的瓦解,中和,变得肉眼不可见。

    但在这白骨门户之后,这一股魔气却是漆黑如墨,滚滚如大河、海浪,完全遮掩住了整个门户,让罗帆不凝聚目力也无能看透这魔气而照彻那白骨门户之后的天地真貌。

    踏足天骨圣石,罗帆微微一感知,便知那天骨圣石颇为坚固,他微一用力,便知晓其强度怕是有万吨巨力加载在其上都不能使其微微变形。

    在此时罗帆脚下无数的天骨圣石之中有着无数的骨骼生命。

    此时此刻,这些骨骼生命似乎都沉浸在某种玄妙状态之中,似乎是因洪荒天地无穷无尽的先天元气侵染而生出异感,似乎是在享受着那种从本质发生的改变。自然不会将自身感知发出,自然也便无能感知到罗帆的到来。

    罗帆在证得太乙道果之后便直接来到此处,却还并无时间将那《盘古混沌天瞳》修炼上去,此时他的双瞳依然是那大日金瞳与明月银瞳——但也已经足够使用了。

    他念头微微一动,便有金光银光从他双瞳之中发出,罩住整个天骨圣石铺成的所有地面。

    随着金光银光一罩,无数信息在他心神意念之中闪过。

    转眼间,他便将这无数被包裹在天骨圣石内部的每一个骨骼生命的核心看透,更是将每一个骨骼生命过去、甚至未来的前途都看清。

    看清这无数骨骼生命未来的前途之后,罗帆暗自叹了口气。也没有迟疑,抬手便是轻轻一挥,随着这一挥,有一股无形的潜力凭空出现,直接作用在这无数天骨圣石之上,快速的渗入进去,瞬间拂过每一直骨骼生命。

    那前途光明,日后可能在无穷先天元气浸染下改换本质,化暴虐为祥和,化疯狂为冷静之骨骼生命便得了无穷好处,其核心本质的暴虐、疯狂消散无数,其改换本质的速度加快了数十上百倍之多。

    而与此相反的,那些前途无亮,无论是在这天骨圣石之内承受先天元气浸染多长时间都无能改换本质的骨骼生命,却迎来了灭顶之灾。瞬息间,其核心便被那一股凭空而生的无形潜力毁灭粉碎。

    连其本身的身躯也由此而化为一具普通的,毫无生命的骨骼标本。

    稍稍一数,罗帆便更是叹息。

    这无数的骨骼生命之中,前途光明,有改换本质之机会的,居然只有一千二百九十六个而已。

    剩下的千分之九百九十九都是前途无亮,无论多长时间都不可能成功的……

    罗帆已然证得太乙道果,此时此刻,他已有绝对的自信自身乃是这洪荒天地之间道行境界最高,实力最强之人。

    有了这般认知,他不知不觉间便生出一种特殊的使命之感,更不知不觉间是将洪荒天地当成自身所有之地。

    若是那骨骼生命能够改换本质,将天生的暴虐、疯狂消除,他也不会吝啬让他们在洪荒天地生存,为洪荒天地之间增添一种奇异种族。

    但若是骨骼生命不管怎样都是暴虐、疯狂,日后就算突破这天骨圣石,也只会不断破坏,带来无尽毁灭,那便是触及他的忌讳,自然不会让他们留存。

    便在这无数骨骼生命核心毁灭的一瞬间,一股强大无比的意念从那白骨门户之中喷涌而出。

    “何人敢对万骨重生天之战士下毒手!”一声好似由无数声音重叠在一起形成的声响从那白骨门户之中传出,滚滚如海浪波涛一般涌入罗帆耳中。

    便在这意念涌出的瞬间,更加巨量的,肉眼不可见的魔气从那白骨门户之中猛然喷出,如同水库堤坝的决口一般,刹那间,便来到罗帆身边,将他缠绕住。

    周围万里范围之内那一股暴虐、死气,以及若有若无的孕育之力更是在一瞬间增强了百倍之多!

    数量激增,造成了质量的变化,造成了环境的剧变。

    晃眼间,这一片区域已是阴风阵阵,魔气冲天,飞沙走石。这使得整片天地便如同陷入地狱之中一般。

    罗帆心念一动,虚空自生变化,无穷仙光、大道之音、天花凭空出现,那一股喷涌而出的黑气、暴虐、死气、孕育之力在一瞬间便被无穷的先天元气所吞没,同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想来,这时空门户能够开辟便是你之手笔了,何必藏头露尾,莫非要我将你擒出?”罗帆淡淡的道。

    那一股凭空出现的意念十分玄奇,十分怪异。

    那似乎并不是一个个体的意念,甚至也不是一种生灵的意念,而是一种凌驾众生之上,从无穷高出俯瞰世间万物的一股意念。

    至于具体为何物,就算是已然证得太乙道果的罗帆,在一时之间也难以看透。

    “原来是仙界之内的大神通者,怪不得敢如此对本界战士。”那十分奇异的声音接着传出。

    那声音之中的愤怒似乎已然消失,此时已是显得颇为平静。

    但,那开口说话之人,却并没有出现!

    罗帆眉头一皱,他懒得多话。

    如今的他拥有言出法随之能,就算是洪荒天地在他开口之后都要自动改变法则,生出契合他所言,他所动念的变化,更何况是他要这人出现了。

    既然他这句话已然说出,自不会落空。

    他念头一动,抬手虚抓,洪荒天地之空间自生变化。

    瞬息间,便有一种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力量从空间之中探入那白骨门户之中,微微一搜刮,便收了回来。

    只是收回之时却已经带着某个玄之又玄,若有若无,似乎是无穷广大,似乎是无比渺小的无形存在。

    罗帆双眼金光银光微一闪烁,便照在这无形存在之上。

    瞬息间,一种十分奇异的变化出现了。

    一股十分隐晦却十分强大,似是蕴含了无穷大道奥秘,包含了天地自然一切变化的力量作用在那金光银光之上。

    在这力量作用之下,金光银光好似实体存在被一股力量轻轻一推,推离了原本的轨道,居然歪了出去,无法完全定住这无形的存在!

    更别说要看透这无形存在的本质了!

    “居然是天地意识!万物之灵!”双瞳所发光芒虽被推开,但罗帆道行境界之高已然达到言语无法描述之地步,在那一瞬间还是看出了这存在的一点端倪,心中一惊,忍不住骇道。

    “这便是仙界么?元气如许高级,天地如此开阔,空间如斯稳固,果然不愧是诸天亿万世界所有生灵梦寐向往之处!”那玄之又玄的存在却不对其被擒出而产生任何恐慌,反而是心旷神怡一般的感慨。

    罗帆眉头轻皱,念头一动,洪荒天地的空间自生变化。

    瞬间便如同一张布帛扭曲一般,从四面八方将这玄奇莫名,疑似天地意识,万物之灵之物包裹在一片细小的虚空之中。

    却是瞬息间便与洪荒天地分割开来。

    “不要!吾好容易脱离那狭小之世界来到仙界,不要再将吾禁锢!”那玄奇存在在这一瞬间却是惊慌失措,似乎是颇为恐惧一般。

    罗帆自不会理这存在如何反应。

    在借助洪荒天地空间的无穷伟力将此物禁锢之后,双眼之中金光银光快速闪烁之间,眼中金光银光如同是探照灯一般,笼罩住那被禁锢在那小片虚空之中的莫名存在。

    那莫名存在也不知是否是天地意识,万物之灵,但其中蕴含无穷规则伟力却是事实,在那瞬间有着隐晦的巨力从其身上发出,极力排斥罗帆的双瞳发出之光芒,抵挡罗帆的探视。

    只可惜,罗帆早已试过这一股力量,此时自不会再犯同样之错误,念头一动之间,那两道光芒一转,一扭,绕过两道玄妙到无法揣测的轨迹,瞬间将那一股隐晦巨力瓦解,直接照射在那莫名存在之上!

    瞬间,双瞳之威能发挥得淋漓尽致,转眼间便将此物的本质看透。

    “原来如此,原来果真是天地意识,万物之灵。不想万骨重生天与诸天亿万世界的联系居然会催生出如斯玄奇变化,天地自然之奥秘果然玄奇不可思议。”罗帆感叹一声。

    此物复杂繁复之处,甚至比洪荒天地的空间更甚!

    只是,其中构成,却非洪荒天地的空间这般乃是蕴含无上大道奥秘的丝线与轨迹,而是亿亿亿万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生灵意念!

    这些生灵意念乃是万骨重生天这不知多少亿万年以来所有出生,死亡的生灵心中最深层,最执着,最牢不可破的意念!

    这种种意念通过无数年岁月的凝聚,转化,在万骨重生天的天地孕育之下,渐渐的凝合成一体,生出了如今这般玄之又玄的天地意识,万物之灵!

    万骨重生天与诸天亿万世界都有所联系,其中的生灵,都是诸天亿万世界死去的生灵骸骨所化。

    那些生灵天生便拥有诸天亿万世界的印记,其最执着,最深层,最牢不可破的意念,自然也便包含了诸天亿万世界的印记,其集合在一起,产生的变化复杂到无法想象之境地,就算以罗帆此时证得太乙道果的道行境界,也无法真正看透,更无法将之复制。

    念头微微一动。

    瞬间,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的记忆便如同放电影一般,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不断闪过。

    过得一小会,他已是完全知晓此物的所有记忆,更明了了为何会出现这时空门户,为何会有这无数的天骨圣石陈列于此处。

    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虽是万骨重生天天地自然而生,包含着诸天亿万世界的烙印,与整个万骨重生天融合在一处,代表着那天地之内万物生灵心灵之中最深层,最执着,最牢不可破的意念。

    但其本身的力量,却也只是相当于真仙之境巅峰而已。

    其道行境界,更是比力量还差上一筹,只是刚刚踏入真仙之境罢了。

    如此力量,对此时证得太乙道果的罗帆来说,那便是蝼蚁一般。

    那万骨重生天在这不知多少亿万年以来,已经是聚集了一股十分强大的力量,其中有相当于散仙之境的成道之生命上亿。

    相当于渡厄之境的生命更是有数千亿之多,其下浑浑噩噩的生命更是如同恒河之沙一般不可计量。

    如此强大的一股力量,若是集合起来,怕是比起他化自在天都要强上许多了。

    只可惜,这一股力量,却绝对不可能为罗帆所用。

    因为那一股力量,即便是作为太难地意识,万物之灵的此物也无法掌握。

    那上亿散仙之境的生命,只有极少数极少数的生命方才拥有完整的意识,能够在无穷的暴虐与疯狂之中保持一丝自我。

    其余的绝大部分,甚至是几乎所有生命,都因为吸收了过多万骨重生天那暴虐的死气而失去了自我,成为暴虐疯狂的化身,根本连自身都无法控制,更别提被别人掌握了。

    而那渡厄之境的生命,虽然因吸收的暴虐死气较少,情况好上一些,能够保持自我的生命比例稍稍高上一些,但也是极其少数。

    再加上只是渡厄之境的力量,对于战斗来说,根本无有多少用处,更是不被罗帆看在眼里。

    “可惜,可惜,眼见如斯强大的一股力量,却不能占为己有,实在是让人概叹。”罗帆心神意念之中流过如此遗憾的念头。

    “放开我!放开我!”那天地意识,万物之灵乃是万骨重生天无数年来所有生灵的一丝意念聚集而成,天生便是最为暴虐,最为疯狂的存在,只是因契合物极必反的无上妙理而能够保持自我,此时因一时的大起大落,却是一时间无法控制住自身,疯狂、暴虐之气瞬间遮掩了其意识,在那一片被罗帆裹住的空间之内疯狂的冲撞起来。

    罗帆眉头一皱,念头一转。

    洪荒天地的虚空自生变化,有一股玄之又玄的力量凭空而生,一股奇异的香味凭空而生,丝丝缕缕如同不存在,却又直接如同刻入生灵灵魂深处一般的声音凭空出现。

    接着,那一股侵占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自我的暴虐、疯狂缓缓平息下来,重新恢复原先的平衡,稳定。

    甚至比起之前还要平衡、还要稳定,这也让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的自我变得更加明显!

    “多谢大仙救命之恩,求大仙收吾为徒。”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在这诞生亿万年以来最为清醒的一刻,做出了最为果断的决定,便在那片被罗帆封住禁锢的小小空间之内对罗帆拜道。

    此物虽无有实在身体,只是一股若有若无,似存似不存,如真如假的无形之物,但自玄奇之处却任何生灵都能够知晓其想法,看出其动作。

    罗帆微微一愣。

    收这天地意识,万物之灵为徒,这可能性他却从无考虑过。

    此时被此物一提,他心念一动,恍然大悟,如此做法,却是十分恰当,既能够让他多一名资质绝好的弟子,也能够让他借助万骨重生天之玄奇进而连接诸天亿万世界,甚至日后还可能借之行走那诸天亿万世界!

    想到此处,他哈哈一笑,道:“好!我本无心收你,但你既求道之心如此虔诚,我便收了你,你便为我之五弟子。”

    “多谢师尊收录!弟子并无名字,求师尊赐名。”那天地意识从里到外透出一股喜悦,道。

    “你乃万骨重生天之天地意识,又是万物之灵,即是骨灵,我便给你一个名字,便叫古灵,如何?”罗帆念头一动,道。

    “古灵……古灵……多谢师尊赐名!”那天地意识欣喜莫名道。

    到得此时,两人关系已然不同,罗帆念头一转,空间生出变化,那一个将古灵裹住禁锢的小空间瞬间一展,一平,已经和其他空间融于一处,古灵由此而重新恢复自由。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