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十三章 九层楼船,无尽绝灭

正文 第三百十三章 九层楼船,无尽绝灭

    第三百十三章九层楼船,无尽绝灭

    过得三日,在这山洞之内的混沌元气池塘之中忽有无穷清色毫光冲出,这清色毫光无穷无尽,直接将整个山洞深处铺满,掩盖,使得整个山洞之内目不可视,睁目如盲。

    古灵此时却丝毫不顾这异象,而是脸上神色一喜,双眼之中射出的两道光芒猛然一收,再抬手一招,那无穷无尽,让人睁目如盲的无穷清色毫光便瞬间消失。

    之后,有一件物事从那已经下落大半的混沌元气池塘之中飚射而出,转眼就按已是落入他的手中。

    这一件物事,却是一条九层楼船模样的器物。

    其只有三寸长短,如同一个大核桃雕刻而成一般,却是显得纤毫毕现,美轮美奂,轻巧无双。

    这一小楼船在落入古灵之手后,古灵脸上笑意更显浓郁。

    “师尊所传的炼器之法果然玄妙!没想到仅仅需要几个念头,一点控制,便能够炼制出如此能飞天遁地,更能翻山蹈海,防身护体的奇妙法器!”古灵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

    “只可惜,此件法器虽有极大威能,前途无量,却只有一重禁制……想要真正发挥出其潜力,要将其威能提升至巅峰却必须耗费大量时间来祭炼,若是能一炼制完成便是三十六重禁制圆满那该有多好啊……”念头一转,古灵却有些得陇望蜀的想到。

    这罗帆所传的傻瓜式炼器之法虽是玄妙,更是操作方便,不耗费力量,但却也有一样弱点,那便是用此法炼制出来的法器,最多也只有一重禁制而已,就算是禁制再简单,使用材料再珍贵,也是如此。

    若是要提升这件法器的威能,要增加其禁制,甚至要让其成就法宝,那便需要耗费极其巨量的时光,精力,力量来进行祭炼,却无有任何捷径可走。

    心中十分不满足的感叹了一番之后,古灵将这核桃大小的九层楼船收入自己体内,也不再看那已经几乎减半的混沌元气池塘,转身便出了山洞。

    来到山洞洞口,他便只见得天龙老祖正期待的望着他。

    心中知晓天龙老祖之心情,他微有些得意,不由微微一笑,道:“我借助师尊所传之法祭炼了一件法器,虽只有一重禁制,但也足以使用了。”

    天龙老祖不由更加期待,道:“还望主人能让我见识见识。”

    古灵笑呵呵的抬手一点,那核桃大小的九层楼船便忽然一动,猛然一冲,便从其手中冲出,见风即长,晃眼之间便已经扩大为百丈长短,数十丈高下。

    这九层楼船的模样,却是古灵在自己得自诸天亿万世界生灵意念之中所找到的一种极难得的交通工具。

    此楼船全身上下雕栏玉砌,其设计极其精美,结构极度精巧,耸立在虚空之中,自有一股逍遥稳固,不动如山的气息透出,便如同能破开一切迷雾,能随意往来时空的渡劫之舟。

    望着这件法器,天龙老祖果然陷入震惊之中。

    古灵见得天龙老祖的模样,颇为得意,道:“如何,此舟乃是我借助七窍百巧天的天楼船设计所造,能飞天遁地,翻山蹈海,更有拉伸虚空,扩大空间,防身护体之效,虽因此洪荒天地空间稳固,此船无能将其内部虚空扩大得更大,却也有万丈方圆,却也算是不凡了。”

    “居然用如斯玄妙至混沌元气压缩转换为这般普通的材料,实在是暴殄天物,暴殄天物啊……”天龙老祖喃喃吐出这般一句话语,却将古灵接下来的夸耀堵在喉咙之中,让其感觉颇为郁闷。

    此楼船虽是借助混沌元气直接构成,但那混沌元气之性质却已是经过罗帆所传的那炼器之法所改变,更是从气态转为固态,被那道神通将之改变成为种种钢木,天晶,奇石之类的奇妙材料。

    此等种种材料虽也是颇为奇异,各有妙用,有各种混沌元气所没有的特点,但在力量之上的天龙老祖看来,其价值却是不及一丝一缕混沌元气百分之一……

    “你……算了,随我上船,我们已是浪费了十三日时间,若是再不动身,怕是无法在一千五百年之内赶往不周山见得师尊之分身了!”古灵颇为不爽,道。

    说着,也不管天龙老祖,身形一晃,抬步一跨,已经是跨上了这九层楼船的最顶层那楼船驾驶室之处。

    天龙老祖摇了摇头,一脸痛惜的望着眼前这九层楼船,扑扇着翅膀,也踏上其中。

    那第九层最顶层之处,乃是这楼船的驾驶室,其中的空间并不算大,却也比起外面看来大上一倍之多。

    古灵坐在这楼船控制台之前,盘膝坐在那平台之上,将自己的意念渗出,与前方那如同晶石一般的楼船核心连接在一处。

    瞬息间,他便感觉自身如同化为这楼船一般,身躯变得强大,稳固,在这空间之中似有如鱼得水之感。

    他心中念头微微一动,这楼船便忽然狂飙而出。

    晃眼之间已经是跨过数百里。

    这速度,虽远远比不得罗帆驾驭祥云之千万分之一,但却也比起古灵自身飞遁之速度快上一倍以上。

    “好!这才一重禁制而已,若是将之祭炼出三十六重禁制圆满,日后这速度岂非能够提升万倍!若是到得那时,千五百年之内赶至不周山也不是幻想!”古灵微微感觉一下这速度,心中便是大喜。

    过得好一会,古灵一家驾驭着这九层楼船来到那黑水大河之上。

    这黑水大河虽说只有八千里,但绵延漫长,如同一条割裂洪荒大地的伤痕一般从不知多么遥远的远方延伸而来,流向不知多遥远的下流而去。

    其上黑雾蒸腾,虽是越往上黑雾越淡,但即便是在天空九万里之上,也依然存在着,依然影响着任何生灵。

    若是尚未成道之生灵,无法自成一体,手外界环境影响巨大,在这黑雾之中却不能使任何飞遁之法。

    唯有假设桥梁,用蕴含玄异威能之船舟,或是用自身身躯涉水方能渡过此河。

    而这黑水之中又是蕴含了某种至阴至寒之力,非是一般生灵所能扛过,如古灵与天龙老祖这般生灵,就算是再强,怕也会受到这黑水所影响而损害其根基。

    正是因罗帆在地图之中有此描述,古灵方才会知晓这黑水之特异,不敢大大咧咧涉水而过。

    来到这黑水河边,古灵心念微动,在其前方的虚空之中便显现出外界之景象,纤毫毕现,巨细无遗。

    天龙老祖看得此景,不由暗自惊叹。

    在其前方,一条无边无际,如同海洋一般宽广的黑色大河从不知多远的上游流向不知多遥远的下游。

    河水湍急,浊浪滔天,一股股黑色烟雾蒸腾而起,便如同这河流整个被煮沸而蒸腾水蒸气一般。

    整条大河之上,无有一丝一毫异物,就算是偶尔有灰尘飘在其上,也会瞬间下落,被湍急的河水一波荡,沉入河底之中。

    见得如此险恶之河流,天龙老祖心中既感麻烦的同时,又感到颇为刺激。

    古灵心念一动,那九层楼船便猛然一落,落到了下方的黑水河之中。

    在这黑水河之上这九层楼船虽能飞遁,但却耗力比其他地方大上千百倍,却还远不如在河面之上行走那般经济实惠。

    这九层楼船祭炼之法颇为玄奇,更是使用混沌元气为主材,在成型之后,便生具一股莫名的护身之力,不能说诸法不侵,但防御这黑水河所发出的至阴至寒之力,却已是足够。

    黑水河之力颇为玄奇,随时被这九层楼船防住,但却也有一股阴寒透过这防御而侵入这九层楼船的核心之处,让这一片比外界大上一两倍的空间之中变得清凉许多。

    “还要有此楼船,若不然这条大河怕是得花费数个月时光方才能够跨越……”古灵心中颇为满意。

    这条楼船在这湍急的黑水大河之中行驶得十分稳固,速度虽比不得飞遁,但在船行方面也是显得颇为快速了。

    不到半日,这条九层楼船便已经走到了这黑水大河中央。

    一路上无惊无险,几乎让古灵生出了一丝懈怠之心。

    便在古灵来到和中央之时,忽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河底冲天而起,直直向着这九层楼船撞来。

    九层楼船之上猛然有清色霞光快速一闪,抵住了这一股强大的力量。

    古灵此时意念与这九层楼船结合在一处,念头一转,已是发现了这九层楼船之下向其轰过来的那一股力量为何物!

    那却是一头全身乌黑,双目闪着红光,身躯足有万丈长短的巨大怪鱼!

    这怪鱼巨口獠牙,全身长着乌黑骨刺,浑身上下镌刻着一幅幅玄奇莫名,如同是包含了某种天地至理的图纹符篆,丑恶非常,险恶非常!

    那怪鱼见得自己这一冲撞居然不能将上方那小小的异物撞碎,那双闪着红光的双眼之中有一道疑惑之色闪过。

    接着,其身躯一震,从其背脊之上便有一道骨刺如同出膛的炮弹一般,直接往上一轰,一飞,转眼之间便已经跨过了数百丈距离,直直轰向这九层楼船。

    古灵借助楼船之身躯感知水流流动,心中瞬间知晓,这骨刺之中蕴含的力量倒还是其次,无法突破这楼船之身的防御,但其中蕴含的那一股至阴至寒之力,那一股对魂灵之冲击,却强大无比,非是自己所能够对抗!

    心念一动,这九层楼船之上清色毫光亿万,接着九层楼船猛然一转,一冲,便脱离水面,浮上百里空中。

    那骨刺刺了一空,冲天而起,在数十里虚空之中转了一个圈,往回一冲,重新回到那怪鱼的背脊之上,紧紧连在一处,便如同从没有被发出过一般。

    “这是绝灭天鱼!是无尽灭绝天的生灵,洪荒天地怎会有此鱼出现?!”天龙老祖一见此鱼,不由大吃一惊叫道。

    “绝灭天鱼?!这便是绝灭天鱼?!”古灵听得天龙老祖一说,不由惊讶万分,重复几句。

    “没错,这便是传说中至阴至寒至毒,生活于无尽毒海之内,只知毁灭,不知创造的绝灭天鲨,是绝灭天鱼之中算是最危险一级的存在!我当初从一名诸天旅行者那里曾经听说过这种鱼的存在。据闻任何一个天地,只需要出现一条绝灭天鱼,那个天地便会渐渐被化为无尽灭绝天,无法抵御,无法扭转!只是,看此时这条绝灭天鲨怎的只有单独一头,按照其繁殖速度,只需要一年时光便能繁殖出亿万后代才是……”天龙老祖说道。

    诸天旅行者,便是一种修行特殊功法,或者天生拥有奇异威能,能够随意跨越诸天亿万世界,能够在诸天亿万世界之中穿梭,在各个天地之中游历的一种生命。

    此种是生命因游历诸天,故而见多识广,一般情况下对诸天亿万世界皆有所认识,那所谓的禁界排名,便是这诸天旅行者排名出来的。

    古灵对与这诸天旅行者也有所耳闻,却是知晓天龙老祖所言并非信口开河。

    “这些诸天旅行者虽说无能跨入洪荒天地,且数量极少,但见多识广,其所言想必非假,只是为何却会出现如此奇异之事,这着实让人不解。”古灵颇为疑惑的道。

    “唔……”

    那下方的绝灭天鲨忽然仰天嘶吼,嘴巴张开,便有一股比其他黑水更加黑,更加浓,更加沉重的水流从其口中喷出,瞬间跨越百里距离,直直冲到了那九层楼船之下!

    看这水流之速,甚至比起九层楼船的速度还要快上一分,晃眼之间已经撞上了九层楼船。

    轰隆一声巨响响起。

    古灵与天龙老祖只觉整个虚空都震荡了,这核心控制室的虚空更是微微有些紊乱,整个虚空忽大忽小,差点便让这在这空间之内的古灵与天龙老祖忍不住吐血。

    这九层楼船毕竟只是一件祭炼出一重禁制的法器而已。虽本身妙用无穷,日后若是祭炼完善威能也是无限,但此时毕竟因禁制限制,无能发挥多少威能,被这蕴含了无穷恶念的黑水一冲击,居然有些承受不住之感。

    “居然敢坏我法器!”古灵之心念与这九层楼船融合与一处,在这九层楼船被撞之时,他之感自身心神意念一阵剧烈震荡,甚至有种微微痛感在心神意念之中流过,知晓此乃法器微损之兆,心中不由大怒。

    念头一动,万骨天道从其头顶悬浮而起,接着一冲,便已经来到九层楼船之外,悬浮在虚空之上,散发着熠熠光辉,现出无穷威势。

    “唔……”

    那绝灭天鲨不知玄妙,又是一声嘶吼,连喷出两股黑水,之时这次却过着两道其头顶之上最为坚韧,最为强大的骨刺,直直向着上方的楼船以及那万骨天道轰过来。

    “找死!”古灵怒喝一声,念头一转,万骨天道所放出的那熠熠光辉猛然一缩,一凝,化为两只千丈大小的大手,一捞,已是捞住了这两股黑水,微一用力,便将黑水掐碎,抓住其中的骨刺。

    经过连破那八个时空门户的锻炼,古灵对与这万骨天道的应用早已是达到了炉火纯青,出神入化之境。

    如此凝辉成型,破除**之行在其使来也只是平常,不显丝毫吃力。

    那怪鱼虽是不知何故显得有些呆傻,残暴,但却并非完全傻透,见得这万骨天道如斯轻松便破除其攻击,虽还有无数攻击可使,却也知晓自己非是上方这物对手,一转身,尾巴一晃,连发出去的骨刺也不要了,身躯直往下冲,不一会间已经是冲入河底千多里深。

    “想跑?害我法器又岂是那般容易干休?!”古灵借助万骨天道看清下方之景象,大喝一声,念头一动,那万骨天道将光辉连同那两只骨刺一收,再猛然一沉,晃眼间已经跨越了千多里,直直来到那黑水河深处,追上了那正惶然奔逃,如丧家之犬的绝灭天鲨!

    那绝灭天鲨见得这万骨天道追上头来,终是知晓再逃不掉,大吼一声,一转身,吐出一颗圆融丹丸,如同炮弹一般轰向那万骨天道。

    这圆融丹丸之中蕴含了无穷大力,喷出这丹丸之后,这绝灭天鲨颜色变得有些暗淡,显是消耗太大。

    只是,虽是如此,这绝灭天鲨却依然不放弃,再一转身,身躯又是一扭,又是下沉千里。

    古灵与万骨天道结合一处,在这丹丸喷出之际,便已借助数十年养成之战斗直觉知晓此丹丸若得爆开,那威力怕是颇为不小,连忙控制万骨天道发出一道光芒,裹住这丹丸,再一收,将这丹丸收入万骨天道之内,瞬间力量一转,已是将之转化为精纯凝聚之力量,让万古天道居然有一丝小进。

    得此意外之喜,古灵心中愤怒稍减,反而不急着要将这绝灭天鲨杀死,却是希翼这绝灭天鲨再度喷出多些丹丸出来,以便有更大好处可得。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