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世界炼宝,金身证道

正文 第三百二十章 世界炼宝,金身证道

    第三百二十章世界炼宝,金身证道

    方才,却是罗帆凭借着那弥漫在整个梦中世界的一股气息,直接追流溯源,将那隐藏于梦中世界背面,完全无法察觉,无法感知的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直接找出。

    完全免去了必须将整个梦中世界一切生灵抹杀,将梦中世界的一切事物毁灭这一番过程。

    这,便是罗帆证得太乙道果之后的无上威能。

    他根本不需要知晓那先天不灭灵光的隐藏方式,更不需要通晓这梦中世界的构造,他只需要抓住一丝丝气息,便可以凭借冥冥之中无上大道所决定的关联而找到其源头!此时这整个世界,整个天地都充满了先天不灭灵光的气息,对他来说,想要找到其源头自然是更加轻松了。

    甚至,他更是通过这个过程,借助罗睺对这道先天不灭灵光的隐藏而完全掌控了这整个梦中世界。

    那罗睺意识主体所化的皇者高坐宝座之上,低头俯瞰着罗帆这般作为,眼神微微有些呆滞。

    这一个梦中世界乃是他这数千万年来,通过无数次完善而成的完整世界,可以说已是穷尽他的能力了。

    这整个梦中世界的运转规则繁复玄奥,已是颇有几分洪荒天地之风范。他设下这世界,心中颇有自信,满以为就算罗帆有能力能够不毁灭整个世界来找到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也定然是要大费周章才行,却不想罗帆居然会如此轻松的便获得了这道先天不灭灵光?

    “你果然是突破了……”罗睺长叹。

    他虽是罗帆所分出的一点神魂所化,但毕竟也曾与罗帆一体,却也通晓那道果大道的大概境界,自是知晓能如此轻松便渗透梦中世界,掌控梦中世界,必是已然证得太乙道果,获得超乎想象的突破才是。

    “如今你还有何话说?”罗帆微微一笑道。

    “还能有何话可说?差距如斯巨大,你自是全胜。只是你要将我吞噬,却也是休想。”那皇者此时已是恢复正常,无奈的叹道。

    “非也非也,你既已成就自我,便再非我。将你吞噬对我好处无有,反而会让我之神魂变得驳杂,我自不会将你吞噬。不如你便替我坐镇此世界,与无极童子一同掌控此世界之大道,如何?”罗帆呵呵一笑,道。

    “这和被你吞噬又有和区别?”那皇者却摇了摇头,道,“我也曾是你,自是知晓你必定会在我神魂核心之处留下禁制,若是如此,我之生死,思维却也是操控你手,你可觉得我会答应?”

    “即是如此,那便罢了。我却不可能留你这般对我知根知底之人自由生存,你既这也不愿,那也不愿,那便休得怪我了。”罗帆早已猜到会是如此,但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道。

    “哈哈哈……来吧来吧,如今整个梦中世界皆已在你掌控之下,你想要如何做,那便如何做吧。”那皇者哈哈一笑。

    笑毕,其身上有着一股玄之又玄,无法言说之气息散发而出,渐渐融于虚空之中,与虚空之上,冥冥之中某种妙不可言的大道真理融合一处。

    而随着这一番变化,这皇者之目光渐渐暗淡。

    其身上那种掌控一切,为天地宇宙万物的皇者的气息晃眼之间便减弱了万倍,虽依然存在,但却只是凡人范畴。

    罗帆叹了口气。

    知晓罗睺已是将其全部心神意识都与这梦中世界融合在一处,此时他前方的这名皇者,也只是一个其普通的化身而已,与周围的宫殿,山石,草木,走兽一般无二。

    也懒得再管这皇者,他握住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抬步一跨,便意识跨出了这一个梦中世界,重新来到当临绝顶殿之前。

    那梦中世界在外界看来,便是一个由某种玄妙光芒凝聚而成的,十丈直径的圆盘而已。

    正如罗睺所言,方才一番动作,罗帆早已凭借自身无上**已是掌控了那整个梦中世界,此时这世界在他眼中已是无有一丝一毫的秘密,玄奥。

    抬手一招,这梦中世界便快速压缩,凝聚。

    晃眼之间,便压缩成为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铜镜模样。

    这圆形铜镜背面刻着无数玄奥非常,妙不可言的符号,雕刻,每一笔都似乎在演化着某种渺不可言的无上大道一般。

    而其正面,却非照出外物,而是如同播放电影一般,演化着一整个世界。

    “事到如今,你难道还不愿放弃?”罗帆叹道。

    那罗睺此时所有心神意识都与那梦中世界融合一处,想要将之灭去,便须得毁灭整个梦中世界,便要承担那毁灭世界之恶果。这也便是罗睺的最后一招败中求存的办法。

    他知晓,罗帆绝不愿因他而承担那样一帆恶果……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一招,整个小千世界便生出了无数变化。

    刹那之间,有某种玄之又玄,妙不可言的力量加载在前方这一个铜镜之上。

    随着这一股力量,那铜镜之上渐渐蒸腾起丝丝缕缕的玄光。

    这些玄光蒸腾而出之后,便被小千世界的虚空一扫,化为无形,完全消散无踪。

    “无量时空,无穷**,无限神通,我只问,可能自由?”一声悠然叹息从那玄光之中传出,赫然便是那罗睺的声音。

    这叹息声过后就,那玄光渐渐消退。

    那铜镜正面的世界,也发生了某种奇异的变化。

    好似电影画面定格一般,无论是山川河流,花草树木,虫鱼鸟兽,人类、妖族、佛陀、恶魔,甚至是无形的风,水,雷,电……都完全停滞住了。

    罗帆念头一动,在他识海世界深处那已然化为盘古之骨的神魂张嘴一吹,似有一股奇异之风穿出他的识海世界,冲出他的身躯,来到那铜镜之上,冲入铜镜之中,在那铜镜演化的世界某处神秘的位置轻轻一推。

    那铜镜之中的世界瞬间便活了过来,风风也动了,水也流了,雷也响了,电也闪了,那花草树木、虫鱼鸟兽之类的更是活动开来。

    “这梦中世界也颇为玄奇,将之祭炼一番,也可为《梦中证道之法》留下一传承之道。”罗帆叹道。

    抬手一招,小千世界虚空之中有一股股玄奇霞光聚集而来,如同道道神龙一般,从这铜镜镜面之中冲入。

    随着这些霞光冲入,那铜镜表面之上有无数玄奇的立体符篆浮现出来。

    这些立体符篆相互勾连,冲撞,重组,渐渐的化为三十六重禁制,层层叠叠的裹住这一块铜镜。

    过得一会,这三十六重禁制猛然收缩,便完全融入铜镜之中,在铜镜深处核心部位凝聚出一个胚胎模样之物,似乎正在孕育着什么不可思议,无法言说的玄奇存在一般。

    在这存在出现之后,那铜镜正面所演化出来的那个世界,似乎变得更加的自然,变得更加的真实。

    整个世界的任何一样物事更在同时与那胚胎模样之物相互连接在一处。

    在这一瞬间死去的无穷生灵之生命核心本质更是瞬间出现在这胚胎之中,再被这胚胎模样之物进行某种奇异的改变,再度送入世界之中,重新转世。

    罗帆双眼照彻这铜镜的每一寸位置,通晓了其中的每一丝奥秘,心中满意,暗自点了点头。

    这块铜镜此时已是成为了一件有三十六重禁制的法器,若是祭炼得法,只需要数个元会,便能将之化为一件威能强大的洞天法宝,其中那罗睺演化出来的梦中世界也会化为一个真实而完整的小千世界,能扭曲时光,拓展空间。

    介时,那梦中世界所演化出来的小千世界因其中有无穷生灵存在,将拥有一股生机之力,能创生万灵,甚至比起罗帆此时的小千世界还要玄妙!

    而那一三十六重禁制所凝成的胚胎,也将由此而成长为这一件洞天法宝的宝灵,天生便蕴含了《梦中证道之法》的无限玄奥。

    等其成型,将这件法器祭炼成为法宝的生灵便将直接拥有《梦中证道之法》所修成的道果,可随意扭曲梦境与现实,可拥有无上造物之能!

    “若是无有虚空无极宫,怕是我也要心动了。”罗帆叹道。

    随手一收,便将这一块铜镜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

    抬步轻跨,他已是来到当临绝顶殿内部,那雷池中央的平台之上。

    经过这数千万年时光的不断积累,此时这下方的雷池之中所包含的土行雷早已浓郁到了一个无法想象之境地,一眼望之,其粘稠如同固体一般,偶尔有力量涌动之间,这雷池的池水微微翻涌,便生出了一股无比厚重,无比威严的气息。

    罗帆望着这雷池,抬手轻招,那雷池之中便有一团一丈直径的池水飘到他的身前。

    抬手轻轻抚摸这一团池水,感知着其中所蕴含的无上威能,罗帆心中知晓,这一团池水若是爆开,方圆百里范围,都将化为齑粉。

    得知此能,罗帆心神意念之中闪过一丝喜悦。

    “此雷如此,怕是已化虚为实,若是稍稍炼制,恐怕能生出灵性出来了。”

    如此一想,他随手一点。

    这一丈直径的池水从里到外,便有无数玄奇莫名的立体符篆闪过。

    这些立体符篆皆是玄奥繁复到极处,在出现之后,以无比的速度重组一番,转眼间便形成了三十六重禁制。

    随着这三十六重禁制成型,这池水快速凝缩,精粹。

    晃眼之间,便化为一个黄皮大汉,身材健硕,**上身,头戴黄巾,双眼之中闪过丝丝电芒,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稳重,彪悍的气息。

    “黄巾雷灵谢过主人创造之恩。”这大汉出现之后,眨了眨眼,躬身对罗帆拜倒,道。

    “好!”罗帆见此,不由大喜。

    此物,乃是他按照那《力士召唤诀》所炼制,只因其所使用的材料乃是这被凝缩到将进极致的雷池池水,故而生出了玄奇变化,刚刚成型,便具有类似法宝宝灵的另类灵识。甚至这灵识还比起法宝宝灵高级上一丝丝,因为这灵识拥有一丝丝的自我意识!

    “你今后便在当临绝顶殿之中行走,管理其中所有黄巾力士。”罗帆虽喜悦非常,但也不忘安排这黄巾雷灵。

    “遵命。”黄巾雷灵再一拜,起身化为一道黄色雷光一闪,已是消失在这平台之上。

    却是去召集所有黄巾力士来安排工作去了。

    “只是那《力士召唤诀》便能祭炼出如此生灵,若是将之用来祭炼法器,定可让缩短法器成就法宝的时光无数。”罗帆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斯意念。

    想毕,他随手一招,便有百丈直径的雷池池水脱离雷池,在他上方悬浮起来。

    他左手一翻,那他方才刚刚祭炼而成的那件铜镜一般的法器便已是来到他的左手之中。

    这块铜镜出现之后,猛然便生出无穷吸力。

    在这吸力作用之下,上方那百丈直径的雷池池水伸出一道如同神龙一般的池水直直冲入这铜镜表面,直接透过那铜镜表面所演化出来的梦中世界,来到铜镜深处,直接渗入那三十六重禁制所凝成的胚胎之中。

    那胚胎极小极小,相比于这百丈直径的雷池池水来说便如同蝼蚁微尘一般,但这百丈直径的雷池池水完全涌入其中,却并没有激起这胚胎的一丝丝变化,便如同其内拥有无穷虚空,这百丈直径的池水只是微不足道一般。

    罗帆双眼金光银光微微闪烁之间,已是完全看透了这铜镜从里到外的一切变化。

    “得了这池水补充,这蜕变时光,至少要缩短百倍,却需早日为其找个主人才是。”罗帆心中暗思。

    随手一翻,他已是将这一块铜镜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之中。

    忽的,罗帆心有所觉。

    念头微动,已是明了何事,抬手一招,雷九逍便出现在这雷池中央的平台之上。

    雷九逍心性惊人,对忽然间空间改换并无丝毫变色,只当清风拂过,见得罗帆,微微一躬身,道:“参见师尊,弟子已是将绝灭天地祭炼完成,今前来复命。”

    “不错,这件法器虽原是无主,但能如斯快速将之祭炼完成,却也属难得。”罗帆微微一笑。

    “不敢当师尊夸奖。”雷九逍面色不变。

    “也罢,你与你其他师兄师姐不同,他们修行之时都颇为单纯,对大道并无太多体悟,因此我可自行根据他们知身躯本质传授**,你却已有数千万年人生阅历,对大道也有一定领悟,为师所传却并不一定适合你所悟之道,你却欲学何**?”罗帆微微一笑,道。

    雷九逍微微一愣,转而躬身一拜,道:“弟子这数千万年来无有身躯,只能修心,若说领悟,唯有在修心之道上有些微,故,愿求修心之道。”

    “修心之道,却也颇多,我有一《金身证道法》一门,修成之后,心念化实,变化千万,万法不侵,你可愿学?”罗帆微微一笑,道。

    “不知此法,可能证得道果?”雷九逍沉吟道。

    “自是可以。我虽通晓千万法门,但我之弟子,我自传其我修行之道果大道,无论顺何等途径修行,最终定是证得道果,这却无差。”罗帆笑道。

    “如此,弟子愿学!求师尊传弟子《金身证道法》!”雷九逍跪倒在地,叩头道。

    罗帆点点头,道:“如此,你且起来,待我传你此法。”

    雷九逍听了此语,方自站起身来,躬身肃立一旁。

    罗帆心念微动,抬手一指,便有一点灵光从他手中冲出,直接冲入雷九逍的眉心泥丸宫之中,顺着某个神秘的位置一冲,便冲入了雷九逍的识海之内。

    雷九逍这具身躯乃是被那土行雷池淬炼了数千万年之久,早已化为雷灵之躯,其识海虽不甚开阔,唯有万丈方圆,但却是一个雷电世界,其中有着无数霹雳闪电在山腰,有着无数雷龙在天空之上穿梭,下方一个巨大的雷电漩涡不断旋转。

    而雷九逍的神魂,便是在这漩涡正中央,为一个身材瘦弱,全身渐渐被土黄色闪电浸染的青年模样。

    这点罗帆所发出的灵光进入这识海之后,直接便投入这漩涡正中央的神魂之中,转化为巨量的信息,完全融入其记忆之中。

    瞬息间,雷九逍神魂的双眼之中有着无数文字、图案闪过,全身上下透出一股明悟之气息。

    而外界,雷九逍的的肉身也在同时产生了巨大变化。

    无穷的电光忽然在雷九逍周身闪耀,一条条电蛇被凝聚出来,虚空微微有些塌陷,一股不大不小的吸力凭空而生。

    在这平台周围的雷池被这一股吸力吸得微微荡漾,有着数百滴池水被荡漾而起,顺着吸力往雷九逍之身躯投去。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却也不去阻止,只是静静观看。

    这数百滴雷池池水合起来怕是没有拇指大小的一团,直直投入雷九逍的身躯之后,直接顺着其身躯内部某种神秘机制,直接涌入其识海之中,直直投往那盘膝坐在漩涡中央的神魂身上。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