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再传功法,天罡飓风

正文 第三百七十三章 再传功法,天罡飓风

    第三百七十三章再传功法,天罡飓风

    “大仙慈悲!”那龟形先天神只鼍一听罗帆所言,却并无推辞,而是大喜叫道。

    同时,他的身躯一动,那万里大小的身躯便涌起一阵浓郁无比的土黄色光芒。

    在这土黄色的光芒笼罩之下,其原本巨大无匹,拥有无限震撼力的身躯开始快速的收缩。

    不一会间,便已经从原本的万里大小收缩到三丈大小!虽依然颇大,但和之前却是足足差了千万倍以上。

    虽是缩小了这千万倍之多,但其身躯所散发出来的威势却丝毫不比方才那三万里大小的时候稍弱一丝丝,反而因为其体积浓缩了而让其身躯所散发出来的威势变得更加强大,让林天南心神更受震撼。

    罗帆已是证得太乙道果,其道行境界何止是这龟形先天神只的千万倍之多?自不可能被这龟形先天神只所散发出来的威势所震撼,只是微微一笑,抬手便是虚虚一罩,心念微动之间,却已是带着龟形先天神只鼍与林天南来到那一座有混沌青铜碑的岛屿之上。

    “好畅快!这便是外面的元气啊,和地底的差别真的好大!……”鼍深吸一口气,忍不住开口感叹一声。

    其虽身躯已经缩小到三丈大小,但其声音却依然十分巨大,轰隆隆的直灌罗帆于林天南的耳鼓,让林天南感到耳朵一阵难受。

    鼍此时并非趴在地上,而是身躯悬浮在离地三尺三寸的位置,他微微摆动着自己的四肢与尾巴,产生一种玄之又玄的力量,轻轻推动他的身躯在虚空之中缓缓动弹。

    罗帆微微一笑,问道:“莫非道友你这些年从无离开那一处地穴?”

    “惭愧惭愧,我从大仙之处所得的那无数绝妙法门之中却只是悟出了一部《大地修身之法》,对于遁地之法却是一窍不通,若要出来,怕是会将这一个岛屿毁灭,所以不敢动弹,直到此时得大仙帮助方才得以出来。”鼍颇为惭愧的道。

    其虽有变大变小身躯只能,但那一处地穴却是完全密封的,他若要出来,有不知遁地之法,便只能轰开地层,直接开除一条道路出来。

    那般一来,这岛屿自会在其力量冲击之下而发生巨大变化,怕是整个岛屿都会因此而消失……

    “多谢前辈慈悲。”林天南在一边听着罗帆于这先天神只鼍交流,听到这时,不由大为感激,连忙躬身表示谢道。

    “不妨事不妨事,不过我可不敢当你的前辈,你乃大仙的弟子,称呼我鼍便可以。”鼍呵呵一笑道。

    “不敢不敢,前辈乃亘古存在至今,弟子何敢如此怠慢。”林天南连忙说道。

    “不可不可……”鼍只是摇头。

    “道友何须推辞,称呼一事也只是一个名号罢了,你接受便是,何须在意?”罗帆微微一笑道。

    鼍一听,唯有不再说什么。

    这龟形先天神只通过这些数万年时光的修行,也不知道是得了什么机缘,那本体足足增长到万里大小,和罗帆上次所见足足增大了百倍之多。

    这般巨大的身躯所能容纳的力量之强,却是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恐怖地步,至少要比起一般渡厄之境巅峰的生灵强上万倍以上。

    故而,此时他虽还差最重要的一步方才能够炼化本体,得以成道,获得长生。

    但却已是强大到普通散仙之境的修士无法对抗的地步。

    若是他其一旦突破,虽无能像罗浮那般直接到达散仙之境巅峰,但也绝不只是初入散仙之境!

    若是修行不出差错得好,其日后的前途绝对无可限量。

    罗帆自是知晓此点,见得鼍不再说话,便微微笑着问道:“不知道友修行何法,不知可否让吾一观?”

    “求之不得!”那鼍虽颇为憨厚,却非是傻子,一听罗帆所言便知晓罗帆有意指点他***,自是大喜道——他甚至愿意自降身份追随罗帆,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那求之不得一说,他猛然张嘴一喷,便有一股土黄色,几乎如同液体一般浓郁的气流从其口中直冲而出。

    这一股土黄色的气流乃是精纯无比的大地元气,为大地本源,是各种土行元气精粹聚合而成,与混沌元气相比也各有胜场,却是颇为玄妙。

    这一股气流在出现之后,便开始快速的扭曲,凝聚,勾勒。

    转眼间便凝成了一部由盘古文字所记载的,极为繁复,更玄奥无比的法诀!

    《大地修身之法》,这便是这一部法诀之名称!

    罗帆的日月真瞳微微一照,整部《大地修身之法》便在一瞬间完全被纳入他的心神意念之中。

    心念一转,点点灵光闪动之间,他已经是知晓这一部法诀的本源奥秘,更知晓这一部法诀该如何改善!

    “果然是得天独厚,居然只凭那些基础知识便能创出如此玄奥的法诀,看来任何先天神只都绝不简单啊。”看过这一部法诀之后,罗帆暗自感慨。

    当然,这一部法诀虽颇为玄妙,修成之后甚至能够获得罗帆所不曾见过的大地之体,能随时从洪荒大地截取无尽力量,但却也有着许多粗糙错疏之处,却远比不得罗帆所创的任何一部法门……

    罗帆念头微微一动,这整部法诀便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完全打散,并瞬间重组起来。

    转眼已经重新化为另一篇玄妙莫测的法诀出来!

    《大地修身之法》这名称自然是没有改变,但整部法诀的细节,却已是面目全非。

    罗帆抬手一指,虚空自然改换。

    那鼍所喷出的大地元气便瞬间崩散,接着又快速重组,显现出另一部法诀出来。

    这一部法诀,和《大地修身之法》没有任何相似之处,但却与其一脉相承,本质同一,最终成就也是无上大地之体,只是更加的玄奥,更加的繁复,所修成的大地之体更加的强大,所修成的大地元气更加的精纯,蕴含更多的玄妙而已!

    那龟形先天神只鼍一见到这一部法诀,便猛然呆滞在那里。

    其身躯之中更是有着一股又一股的土黄色气体不断涌出,渐渐化为一团土黄色的云团,将其身躯完全裹住,只剩下两只绿豆一般的眼睛盯着前方那一样由黄色气流凝聚而成的一部法诀!

    罗帆看得鼍如斯表现,便知晓他是因为看到这一部自己所创出的法诀而心中有所触动,道行境界猛然提升了一丝丝,居然是直接打破了原本制约其无法突破的**颈!此时,赫然是已经是正在突破当中!

    “在此处突破,可不太好。”罗帆暗自感叹其资质绝妙的同时,心神意念有如此念头闪过。

    念头转着,他抬手便是一指,他的坐骑星云便直接从他的袖里乾坤之中冲出,身躯一展,一卷,就形成一个光罩将罗帆、林天南以及正在突破当中的鼍卷住,再猛然一震,便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星云再被罗帆重炼之后,那速度之快,已经达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境地。

    转眼间,便已经是带着他们三个来到了距离这湖泊三亿里之外一处平地之上。

    降落之后,鼍终于无法压抑自身,整个身躯快速扩大,转眼间就扩大为其本体那般万里大小!

    在其身躯扩大之后,罗帆所改变而成的那一篇玄奥法诀自然而然的便被那巨大的大地元气吞噬。

    但也无所谓,先天神只皆是得天独厚之辈,过目不忘也只是平常,这一篇法诀早已是被鼍完全记住,却再不需留下文字了。

    那一股裹住鼍的土黄色云团随着而充斥天地。

    方圆百万里范围之内的大地随着这变化而开始汩汩冒出丝丝缕缕的奇异元气出来。

    这些元气呈淡淡的土黄色,但浓度却远远比不得鼍身躯周围所包裹住的那一团云团!

    这从大地之上冒出的元气一股股的冲入那土黄色云团之内,转了几转,就完全融入云团之中,却是被那云团同化。

    这时星云依然没有消失,在罗帆的控制之下,一卷,一送,已是将罗帆于林天南送到自己的头顶,身躯一震,已经来到了万里之上的高空,躲开了那土黄色云团的包裹。

    “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林天南颇为好奇,眼见如此变化产生,请教道。

    “却是这位道友道行境界有所进步,已是处于突破关口,此事怕是身躯正在快速的调整当中。”罗帆微微一笑。

    “突破?!”林天南一听,眼中露出果然之色,但同时也有着某种羡慕的神采。

    “看,来了。”罗帆笑道。

    林天南一听,连忙往罗帆所指方向望去,只见得天空之上,一朵方圆百万里大小的云团渐渐堆积而成。

    鼍所修行的乃是《大地修身之法》,却需要不断的牟取大地之中所蕴含的种种元气来补益自身。

    这在平常缓缓吸取自然是无多大关系,但在其突破的一瞬间,其身躯发生强烈的蜕变,所产生的吸力之大,已是远超平常千万倍以上。

    如此比平常多上千万倍的吸收力度,却会对大地造成某种难以弥补的损伤。

    这般一来,洪荒天地冥冥中无上大道自然会受到牵引而降下天劫,以惩罚鼍的这般做法。若是鼍顶过了这一次天地劫难,那便代表其有资格牟取这般多的元气,若是其渡不过,那被鼍所吸取的那无穷元气,自然便会重新散逸出来的,回归大地!

    这些,罗帆却并无向林天南说起。

    那虚空之上的那一朵云团黑乎乎的,其中有着无穷闷响不断传出。

    一股无法言喻的天地威压从上往下传下来,方圆千万里范围之内都受到这一朵云团的威压所印象,虚空之中的元气似乎都凝滞了许多。

    在这一股无法言喻的威压之下,那鼍也感应到了变化,将自身吸取下方无穷大地元气的速度提升到最快。

    瞬间,从大地之中渗出的那无穷土黄色气流的涌出速度增加了百倍。

    那一朵云团更是翻滚得越来越快速。

    “好好看着吧,你所修行的武学虽重点是修行自身,但却也要吸收外界元气,修行到一定程度,却也会遇上天劫,多看看渡劫之景象,对你日后渡劫将大有帮助。”罗帆对林天南道。

    “弟子明白。”林天南凛然道。

    对于自身修行***将遇到天劫,那《武经》之中却已有稍稍提及,林天南早已知道,在自己在突破天武九重之时将会有一场劫数出现,听到罗帆所言,却并不惊讶,却是十分认真的观望起来。

    罗帆微微一笑,见林天南神色紧张,道:“也不必太过紧张,你日后所渡之劫数,却远比不得他所渡之劫,不需太过担忧。”

    “弟子记住了。”林天南道。

    “咔轰……”一声巨大的雷鸣从那云团之中轰然涌出,原本被这云团遮掩得有些暗淡的虚空忽然间一亮。

    整个天地似乎发生了微微的震荡一般。

    同一时刻,有一道如同擎天之柱一般足足有万丈直径的紫色电光从天而降,直直冲入那一团土黄色的云团之中!

    “昂……”

    一声巨大的嘶吼从那云团之中传出。

    显示那鼍在这电光之下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也不知受伤了无。

    林天南见得这电光,面色微变。

    这电光之威力实在是太恐怖了。光是隔了这般遥远来感受,他便能够大概的猜出这一道闪电的威力到底是多强。

    若是按照他的猜想,别说是擎天之柱那般的闪电,就算是只有拇指大小的一小缕闪电,恐怕就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了!

    “这还只是试探性的一道而已便是这般强了,接下来该是多么恐怖?!”林天南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自是更为关注。

    “咔轰!咔轰!咔轰……”

    雷鸣声接连不断的响起,整个虚空的震荡连绵不绝,昏暗一片的天地之间有耀眼无比的光芒一闪一闪的闪烁着。

    那云团之中的电光仿佛孕育到了极限一般,有千百道万丈直径的紫色闪电从那云团之中直劈而下,直直冲入那土黄色的云团之中。

    那土黄色的云团不断的翻涌,不断的震动。

    只有声声嘶吼不断从中传出。

    那嘶吼声之中有着不屈,有着愤怒,有着一股厚重如山的气势!

    千百道紫色闪电没入那云团之内后,那云团翻涌了好一会,方才平息下来,只是这是,那云团之上似乎带上了丝丝缕缕紫色的光芒。

    似乎已经将那千百道紫色闪电吸收融入其中一般。

    那天空之上的云团之中传出的闷响频率更加快速了。过了一会,千万道紫色的闪电,伴随着千百道漆黑的龙卷从天而降。

    那千万道闪电直直扑向那土黄色的云团。

    而那千百道龙卷却是从四面八方将那土黄色云团的周围裹住,接天连地,如同千百道顶天立地的立柱一般。

    这千百道龙卷每一道都足足有万丈直径,排列在一处,那声势之大,如同世界末日,天地崩裂一般!

    林天南望着这景象,心中震撼更甚,身躯甚至也忍不住瑟瑟发抖起来。

    这场面虽是震撼无比,但对罗帆来说,却无有多大冲击。

    此时罗帆虽正在观察着鼍正在渡劫的一切细节,却也有分出一丝意念在关注着林天南。见得林天南如此表现,心中暗自叹息。

    知晓林天南已是被这天劫的威力吓到,若是日后无能克服这意思恐惧天劫之阴影,日后其渡劫之时的成功率怕会降低许多。

    即便是如此,他却也没有出手帮助林天南。

    若是连这天劫的恐惧也克服不了,日后即便是渡过天劫,怕也前途有限——求道之路艰险难测之处,何止天劫这般简单?

    念头如斯闪过之后,他重新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那鼍渡劫的景象之上。

    只见得那千百道龙卷在与地面相接之后,瞬间往里一合,快速的绞向那中央的土黄色云团!

    那龙卷之中所包含的明显非是普通的风,而是一种无比锐利,无比坚韧的天罡飓风!便是其中一小缕,都足以将生灵之血肉吹开而露出骨头,这般万丈直径的千百道龙卷,其威能如何,可想而知!

    那黄云受到这龙卷的绞动,有着丝丝缕缕的土黄色气流被撕开,没入那龙卷之中,让那原本漆黑的龙卷渐渐染上了淡淡的土黄!

    那土黄色云团之内的嘶吼更加剧烈了。

    一股难以形容的波动从那黄云之中散发而出,瞬间扩散到方圆百万里范围之内的每一寸虚空之中。

    这一股波动蕴含了玄奥无比的力量,在这波动之下,那接天连地的千百道龙卷瞬间崩散。

    那组成千百道龙卷的天罡飓风随着而四处崩散肆虐,直接将方圆百万里范围之内的大地吹没了十里。

    其中,更有一大股天罡飓风向着已经躲开一旁的罗帆等人袭来。

    这一股天罡飓风的速度极快,几如瞬移一般,前一瞬还在数万里之外,下一瞬已是来到了罗帆身前,直扑他们而来。

    罗帆也不动手,直接念头微微一动。

    那一股天罡飓风便直接被化为无形,根本无能接近罗帆身周三丈。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