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古阵之能,再见纯阳

正文 第三百七十八章 古阵之能,再见纯阳

    第三百七十八章古阵之能,再见纯阳

    待得虚空自生的霞光渐渐散去之后,那土黄色的玉石已然变得无比普通,乍一看起来便如同一块普通的玉石一般,只有细细查看,才能够隐隐的从那玉石内部中央之处看到一个繁复玄奥的烙印。

    罗帆将这玉石交予鼍,口中说道:“此物已被我加入一感应烙印,算是低级法器,但无有任何攻击防御之能。唯一的功能便是联系于我。道友若有何话对我说,便可将意念输入其中,我自有感应。”

    鼍结果这土黄色的玉石,脸上现出大喜之色,说道:“多谢大仙,有了此物,***后修行无忧矣!”

    罗帆微微一笑,便向鼍告辞离去。

    鼍虽不舍,但已无借口可留下罗帆,唯有依依不舍的看着罗帆驾着星云似缓实快的离去了。

    罗帆踩踏在星云头顶,念头微微一动,星云便熟悉亿万里,向着不周山而去。

    算算时间,此时也差不多是不周山神等人即将回到不周山的时候了,其他先天神祇自然可以用***法宝来面对,对于这些为了他一句话而在洪荒大地奔波数万年之久的先天神祇,用***法宝面对着实是有些失礼,故而罗帆方才如此急切的要回归不周山。

    ……

    鼍在见得罗帆离去之后,眼中透出敬佩感恩之色。

    罗帆对他来说,当真可称得上是有再造之恩。

    他乃是一名龟形先天神祇,本体刚刚诞生成型之时便有百里方圆那般大小,其先天所生的身躯比起其他的先天神祇强大上不知多少倍,至少比起罗帆作为貔貅的本体要强上千百倍以上。

    而这般巨大,这般强悍的身躯,想要炼化,想要真正化形而出,想要催生出完整的灵识,却也比起一般先天神祇要难上许多。

    若是按照正常情况,无有罗帆当初传授他基础修行之法的话,以鼍本体的资质,怕是需要数十个元会之后方才可能获得完整的灵识——也即是完全开窍而出便要数十个元会之久。而想要炼化本体,真正化形而出,那更是需要不知几百几千个元会之后方才能够做到。

    那般漫长的时光,发生意外的几率之大可想而知。

    可以说,按照正常情况,鼍陨落被其他先天神祇炼成法宝或者吞噬的机会却是远远大于化形而出、成为真正屹立世间的先天神祇的机会!

    “大仙之恩德,我也只能尽我所能的报答了。”鼍心神意念之中闪过这般念头。

    鼍虽开窍至今仅仅是数千年时光,但他的老巢所在乃是在那小千世界飞升者所在的岛屿之下,这数千年时光之中,这岛屿之中生存的生灵从原本数亿增长到十亿,在这些生灵之间因相互交往而产生的人生百态自然是多不胜数。而这些,却都被他纳入感应之中。

    故而,虽只是开窍数千年而已,鼍却已是比起洪荒天地绝大多数的先天神祇要明了人情世故。

    念头闪过之后,他也不挑地方,直接便盘膝坐下,开始细细的体悟罗帆之前送入他识海之中的那数百亿文字与图案。

    罗帆虽说那只是这阵眼的运转规律而已,但他的大地之体带来的直觉感知却时时刻刻的提醒着他,这被送进来的存在,甚至比起那《大地修身之法》还要珍贵!还要玄奥!

    随着他体悟的进行,他的身躯渐渐的散发出一股莫名玄妙的大地元气,渐渐弥散开来,顺着这山峰的顶部不断向下延伸,浸润,渐渐的与整座山峰连接在一处。

    若是罗帆此时还在这里,便能够轻易看出,随着这大地元气的浸润,这整座《洪荒古阵》已是渐渐的和鼍的大地之体生出了某种玄妙莫名的联系。

    鼍的身躯似乎在这过程之中渐渐的被化为这《洪荒古阵》的一部分,开始承载古阵运转之伟力。

    那土黄色的大地元气不断浸润,那玄妙的莫名联系便越来越紧密。

    到得一个月之后的某一刻,在鼍将这整个古阵阵眼运转规律的轨迹完全在心神意念之中重现出来的瞬间。

    一种无比神奇,无比深邃的感觉涌上鼍的心神意念之中,流进他的识海,充斥他的整个神魂。

    一种被无上伟力笼罩,屹立在一个充斥天地的庞然巨物之前的感觉轰然出现。

    刹那间,鼍只觉得自己变得无比渺小,但又无比安定,如同回归未有灵识,刚自混沌元气源之中诞生之前的感觉。

    “这,便是《洪荒古阵》啊……”一种无端的感慨从鼍心神意念之中油然而生。

    随着这一感慨,无穷无尽的信息忽然从四面八方,从冥冥中无法臆测,无法揣摩的所在透出,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联系直直涌入他的身体之内,通过某种不可思议的方式流入他的是识海之中,冲刷着他的整个识海。

    轰隆……

    如同天地开辟之时所生出的第一声声音的声响忽的在鼍的识海之中震响。

    那原本如同大地元气海洋一般的识海忽然一阵翻滚变化。

    那大地元气快速凝聚,沉淀。

    不一会间,已经显露出一片小天地出来!

    这片天地方圆万里,高百里,下方的地面高低起伏,沙漠戈壁,高山低谷,居然显现出一片无比荒凉的自然景观。

    看起来便如同天地自生一般,显得无比的自然!

    而托的神魂也在这时化为一个散发着无穷土黄色光芒,如同其本体一般形状的人形,其高度更是达到了万丈之高,在这片识海之中虽还算是渺小,却比起之前宏大了不知多少倍!

    虽已是发生了如斯巨大的变化。

    但这变化却依然没有停止。

    有一股绝强大力凭空而生,作用在他的识海边缘,四面八方,天上地底,不断的冲击着这识海边缘,产生一股无穷强悍的开拓之力,要将这识海继续开拓。

    只是,便在这一瞬间,一股无法想象的眩晕忽然出现。

    在这眩晕之下,鼍瞬间便脱离了那种十分玄奇的,有无数信息涌入的状态,甚至连其本体之上所散发出来的浓郁大地元气也随着而快速回缩。

    刹那间便从原本的将整个阵眼所在的山峰完全笼罩变为缩回他的身体之内。

    那速度,却比起乌龟缩头都要快上无数倍……

    “修行不足,无法承受古阵之力……”鼍怎么说也是修成大地之体的成道修士,在这一瞬间已是明白方才所发生的到底为何事了。

    在他凭借自身的大地之体与这古阵合一的瞬间,这天然而生的洪荒祖脉却是将鼍当成了其一部分。

    自然而然的将之纳入自身的运转机制当中。

    鼍虽已是成道,更是成道修士之中颇为强大的一个,但比起这自古而生,与整个洪荒大地每一寸空间都有着莫名联系的《洪荒古阵》来说,却依然是渺小如蝼蚁一般。甚至都及不上这古阵运转机制的需求。

    正因如此,这古阵在将之纳入自身的运转机制之后就,便有无穷信息通过某种玄奇的方式灌入鼍身体之中,要将鼍的道行境界提升,要将鼍的力量转化,让其可以达到这古阵运转机制的最低要求。

    由此才有他识海之中的那一番巨大变化。

    只可惜,修行的进步,却非是这般蛮力所能提升的。

    鼍本身的修为不足,便是灌入再多信息,灌入再多力量,也无能有本质的进步……顶多便是让其基础夯实,将其修行之中所造成的隐患清除而已。

    明了此处,鼍心内暗叹的同时,也知晓自己镇守此处着实是得了天大好处,更对让其镇守此处的罗帆更加感激起来。

    “这处阵眼应该还有七个月又三日时间在这一座山峰,七个月又三日之后将会转移到距离此处位置三亿里之外的一处山谷。却须得好好修行一番。”鼍心神意念之中闪过这般念头。

    如斯一想,他渐渐闭上双目,体内大地元气流转起来,开始修行起来。

    他虽并无将自身纳入这阵眼之中,但他在此处,又是修行《大地修身之法》,自然而然便与古阵有所联系,隐隐的能够感应到古阵之上某种莫名的变化,更有无数大地元气从四面八方隐隐聚集,渐渐灌入他的体内。

    ……

    罗帆驾着星云,又是花了三月时光,方才回到不周山山脚。

    站立在那《时空幻境》之前,微微一感应,那《时空幻境》之内的十来万先天神祇的气息便被他纳入自身感应之中。

    距离上次来到此处,已经是过去了十几年时光。

    这相对于《时空幻境》之内,那也便是千多年之久,虽对先天神祇来说这段时间极短,但这《时空幻境》之内的先天神祇却都有着或大或小的进步。

    其中更有数名突破了散仙之境,成就了真仙之境!

    “看来这些先天神祇也是感应到大劫来临的压力了啊……”罗帆心内暗叹。

    当初罗帆感应到这大劫存在,也不过是证得地仙道果而已,与这《时空幻境》之内的先天神祇相比便算是强大,也没有到无法相比的地步。

    而他能够在数万年前便感应到这天地大劫的来临,这些先天神祇能够在距离数千年时光感应到大劫来临前的压力,也并非不可能之事。

    将身形按落,那星云也不用他吩咐,直接便缩小一冲,直接冲入他的袖里乾坤之内了。

    落在那地面之上,那盘膝闭目的***法宝睁开双眼望向罗帆。

    罗帆并不开口,念头一动。

    便有无数信息透过冥冥中无法臆测的联系直接注入***法宝的身体之内。

    这***法宝乃是罗帆所炼制的法宝,可称为他的***,更有金仙之境的修为,在这洪荒天地之间,已能算是了不得的存在。

    但毕竟只是法宝,相对于罗帆的本体来说还是差了许多。

    除了偶尔其从其他先天神祇手中获得奇异修行法门能够传给罗帆的本体之外,这***法宝更多的还需要罗帆适时注入自身所悟出的种种神通法门。

    这次去见林天南,罗帆却得了许多意料之外的收获,此时他便是将这些收获传给***法宝。

    ***法宝接了罗帆这许多信息,身躯微微一震。

    力量涌动之间,带起了周围元气闪耀,产生丝丝电芒。

    过得好一会方才完全平静下来。

    再睁眼之时,双目已是带上了温润的土黄之色。

    却是通过接受罗帆所传的意念,它直接将自身身躯与这片大地融合一处,借助那《大地修身之法》以及那《洪荒古阵》的玄奥让自身获得了洪荒大地的加持。

    有了这一番加持,日后这***法宝之能至少要提升数倍。

    虽因仙道之宝的***而不能突破金仙之境的威能,却也能够比一般金仙之境巅峰之修士强上十倍以上了。

    罗帆见此,微微一笑,念头一动,这***法宝便微微一震,晃眼间已经隐没于虚空之中。

    “嗯,差不多也该是时候了。”罗帆抬头望向天空,脸上现出淡淡的笑容。

    便在这时,一道遁光从虚空之中快速飚射而下。

    晃眼间已是从九万里高空之上降落到罗帆身前。

    在猛然一凝,便化为一名青年模样。

    这青年相貌英伟,全身上下透出一股炙热的纯阳之气,修为更是已是达到返先之境巅峰,随时可能踏入渡厄之境。

    正是那罗纯阳!

    这一日,刚好便是罗帆原本与他约定好的,罗纯阳每年都要来接受他的***法宝检查的时候!

    罗纯阳落地之后,连忙跪倒请安,道:“孙儿参见爷爷,愿爷爷永生不朽。”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轻扶,便有一股无形潜力发出,将罗纯阳扶起,口中说道:“起来吧,不必多礼。”

    虽已是从***法宝的记忆之中通晓了这些年之中罗纯阳前来请教问题的过程,但那哪比得上亲眼见到?此时见得数万年时光不曾见到的罗纯阳,罗帆却也是颇为欣喜的。

    罗纯阳受了罗帆这一扶,微微一愣。

    过了一会,方才大喜,但又有些忐忑的望着罗帆,问道:“你真的是爷爷?”

    罗帆一听,便知晓罗纯阳所问的是什么。那分明便是在问自己是不是本体。

    于是,点点头,道:“那还有假,数万年不见,你倒是长进了呢。”

    “爷爷!”罗纯阳一听,终于确信而来自己的猜测,大喜叫道,眼眶瞬间就红了。

    罗帆见得罗纯阳这般欣喜,心中自也分外开心,但也只是笑道:“傻孩子,有什么好哭的。我们虽数万年不见,但那***法宝也是我的一部分,与其相见便是与我相见,又何须如此。”

    “那怎么一样呢。”罗纯阳眼眶微红的道,“爷爷的***法宝虽然很好,但那毕竟不是爷爷啊,就算是再像,也总是有区别的,不然我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认出爷爷来啊。”

    罗帆微微一笑。

    已是明白了。

    那***法宝虽是罗帆一部分意念融合法宝而形成的,乃是一种特殊的***,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称得上是罗帆。

    但***法宝毕竟非是罗帆,因为法宝之身的***,却无能散发出与罗帆同样的气息。更因容纳的意念不多,也无能向罗帆的本体这般灵活。

    就像此时罗帆这般和罗纯阳交谈,那***法宝便做不到,除非罗帆将自身意念集中在其身上……

    正是因此,罗纯阳方才会在罗帆动手的瞬间发现在他面前的非是***法宝,而是罗帆的本体!

    “来来来,数万年不见了,这次久多留几日,陪爷爷好好说说话吧。”罗帆微微一笑道。

    说着,抬手轻挥,地面自生变化。

    无数大地元气涌出,快速凝聚压缩,转化,转眼间便化为一个凉亭,其中有一张石桌两张石凳。

    这凉亭、石桌、石凳虽只是罗帆随意凝成,但却如同亘古以来便耸立在此处,显得无比古朴,无比简洁,又无比自然。

    那每一边缘,每一线条,每一结构都蕴含了某种难以形容的自然之美,似乎将某种自然大道蕴含在其中一般。

    这却非是罗帆故意要炫耀自身修为。

    而是他达到如今这般证得太乙道果的修为之后,每一出手,都自然而然的契合最本源的道理。一举手一投足,都自然而然的会带动洪荒天地的自然响应。

    便是这凝成凉亭、石桌、石凳这般简单之事,也自然而然的契合自然大道,天生便将其对天道的某种领悟融合于其中。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有这般古朴自然的凉亭出现。

    罗纯阳得了罗帆悉心栽培,此时虽只是返先之境巅峰,但基础之夯实,却几乎无人可比。那见识之广,甚至比起一般成道的先天神祇还要高上许多。

    自然是一眼便看出这凉亭的不寻常。

    但他的神色却并无多少变化。

    这些年之中,他早已知晓了罗帆的威能是如何不可思议,将这凉亭造成这般有韵味,也只是寻常而已。

    罗帆心念一动,便要从中千世界之中取出奇花异果出来,罗纯阳瞅准机会,连忙说道:“爷爷且慢,我这里有许多母亲栽种的花果,正想要孝敬爷爷,只是遇不见爷爷而已,此时爷爷既有雅兴,却是刚好。”

    罗帆一听,微微一笑。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