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聊表孝心,不周归来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 聊表孝心,不周归来

    第三百七十九章聊表孝心,不周归来

    既然罗纯阳有此孝心,罗帆自然不会阻止。当下便停下了在中千世界之中取用花果的动作。点点头,对罗纯阳说道:“哦?居然能够想到在月亮之上栽种花果,这倒是不错的创意,待我看看也好。”

    罗纯阳一听,却是大喜,从自身的掌中天地之中掏摸出一大堆的盘盘碟碟摆放在那凉亭之中的石桌之上,接着再在其上放置许多奇花异果,琼浆玉液。

    这数万年之间,广菩凭借自身对月亮的掌控,早已将其居住的广寒宫经营得如同仙境一般。

    不单单有着许多从洪荒天地之间带上去的奇花异果,还有许多她根据月亮性质,根据月亮之上包含无穷太阴月华这一特点所培养出来的各种奇异花果,成就颇为喜人。

    此时在罗帆面前出现的这些花果,便有许多是他所不曾见到的,这让他不由得颇为好奇起来。

    随着这些花果的出现,有一股难以形容的清香从凉亭之中弥散开来,沁人心脾,这清香颇为玄奇,甚至还能够引起周围元气的微微震荡,显得极为不凡。

    “居然能培育出这般花果,看来你们母子倒是花了许多心思啊。”罗帆微微一笑。

    踏上凉亭,在那石桌之前坐下。

    之后,招招手,让罗纯阳在其对面坐下。

    罗纯阳知晓罗帆在某些方面是颇为固执的,也不敢推辞,小心的便在罗帆对面坐下了。

    罗帆随手举起一杯琼浆,饮了一口,入口清冽冰凉,更有一股难以形容的奇异味道从味蕾爆发,瞬间传入他的心神意念之中,让他感到一种无法形容的享受。

    “好!”罗帆忍不住赞了一声。

    “爷爷,这是母亲专门为爷爷炼制的美酒,沉淀了八百八十八年时间,还加入了许多太阴月华,美味无比。”罗纯阳见得罗帆赞叹,欢喜道。

    “果然不错,你母亲确实是花了一番心思。此酒对我虽无有什么用处,但对你等未曾成道之生灵来说,却是极为宝贵,能洗练力量,至少能让你们的能量精纯上一分,用来夯实根基却是正好。”罗帆赞道。

    说着,抬手又是一杯。

    罗纯阳本来便是拿着此物来孝敬罗帆,见得罗帆喜欢,也是十分欢喜,连忙殷勤的添酒。

    喝了几杯之后,罗帆尝了尝摆在面前的那种种让人看了便颇有食欲的花果,随手捻起一个长得颇为奇怪,好似石碑一般的奇果,咬了一口。

    香甜温和,入口即化,在入腹之后瞬间化为一道火焰,顺着他的身体一冲,让他感到整个身体都变得暖暖的。

    “此为天碑果,是母亲专门培养来送配此酒的,爷爷觉得如何?”罗纯阳期待的道。

    “果然不错,酒果相合,颇得阴阳相生之理。”罗帆笑道。

    不过这次却没有多加点评。

    这些酒果对他来说也只是吃个新鲜而已,他却并不十分在意,接下来也只是随意品尝一下罗纯阳所摆出来的那种种琼浆玉液与花果之后,便开始询问罗纯阳这数万年来的近况。

    那***法宝虽每年见罗纯阳一次,但却也只是询问他的修为,指点他修行而已。

    对于其他的,却并不知询问。

    故而接收了***法宝所有记忆的罗帆却也不曾知晓具体这些年之中罗纯阳母子的生活状态。

    罗纯阳没有丝毫隐瞒,将这事数万年时间的生活状态巨细无遗的给罗帆讲述出来。

    罗帆微微笑着,一边听着,一边随意的询问一些情况。

    整个场面便显现出了一种和谐的爷孙聊天图。

    在这交谈之中,罗帆却是渐渐的知晓了罗纯阳与广菩在那月亮之上的生活情况。

    “没有因自立门户而有所懈怠,还算是不错。”罗帆心神意念之中闪过如此念头。

    这些年之中,广菩因为有整个月亮作为支撑,时刻的感应到整个月亮的运转,感应到整个月亮构造之中所透出的那种天地玄奥,那修行的进步却是极其快速。

    虽只是数万年而已,并没有因此而突破散仙之境,但却也已是达到了散仙之境的巅峰。

    便是在那《时空幻境》之内,她的道行境界也可以称得上是最巅峰的存在。

    而若是加上她所得的那一道先天不灭灵光,加上罗帆所传授她的种种玄妙神通、法诀的话,那便是一般真仙之境的修士都无法和她相争。

    罗帆和罗纯阳的这一番交谈,便是一日一夜。

    对他们来收,时光只是一个符号而已。这一日一夜的交谈根本不可能让他们感到任何疲倦,任何不妥。

    到得一日一夜之后,罗帆方才停下询问罗纯阳的生活状态。

    转而开始询问他的修行。

    罗纯阳每年都要来上这里一次,虽然过去所面对的乃是罗帆的***法宝,但也和面对罗帆相差不多。

    早已是有了许多经验,并没有任何磕碰的将自身的修行一边演示,一边讲述的向罗帆展现出来。

    罗帆的道行境界便是比起广菩都要强上千万倍,比起罗纯阳来说,更是如同天壤云泥一般。罗纯阳只需要稍稍展示一番,他便已是知晓了罗纯阳的所有修行状态,甚至还能够通过这种展示而知晓罗纯阳那些神通是有前途,可能在多久之后修成,那些是没有前途,有可能是在什么时候便陷入**颈或者因为意外而不能修成。

    对于自己的孙子,自然没有什么需要保留的。

    罗帆随意指点,只是几句简单无比的话语,便如同是掀开了挡在罗纯阳眼前的迷雾一般,将冥冥中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大道轻松的展现在罗纯阳身前。

    让罗纯阳感到自身在修行之中所遇到的那些便是他母亲也无法解决的问题的答案好无保留的在他眼前展现出来。

    那***法宝虽也是罗帆的一部分。

    但罗帆所留在那***法宝身上的意念毕竟有限。

    而且这***法宝因身躯***,因为无能完全发挥出罗帆的道行境界,故而对罗纯阳的指点虽也算是透彻,但比起罗帆的本体来,却还是有着明显的差距。

    被罗帆随意指点几句之后,罗纯阳便发现了这种差距。

    心中更是敬佩不已。

    毕竟是每年都曾见过一面,加上还有广菩在一旁,故而罗纯阳的问题却非是很多。没几天时间,便已是问完。

    这一日,罗帆见罗纯阳已是无有问题询问,便道:“你如今已是返先之境巅峰,虽是可能突破晋入渡厄之境,介时你将有十二次天劫,却与你母亲的九次天劫不同,且威力更强。我看你并无渡劫的良方,便将此法传授与你吧。”

    罗帆说着,抬手一指,便有一点灵光直接从他手中冲出,直接没入罗纯阳的眉心泥丸之中,炸开化为无数繁复玄奥的文字与图案,瞬间涌入罗纯阳的识海之中,与其已然完全变成先天之魂的神魂融合于一处。

    瞬间,罗纯阳双眼微微茫然。

    瞳孔深处似是有着无数文字与图案闪过。

    过得好一会,罗纯阳喜道:“多谢爷爷厚赐。”

    “此《至上灭度法》虽有颇强威力,但也只是供你渡劫之法,你却不好本末倒置,不可因此法而懈怠了本身修行。”罗帆交代道。

    “孙儿明白,定不会因修行此法而影响《九天化阳**》的修行。”罗纯阳连忙道。

    此时他的心神意念之中有着压抑不住的激动。

    这数万年时光之中,罗纯阳虽是每年都见过罗帆一次,但罗帆却从无亲传他任何***,一般都只是指点他的修为,指点他一些基础,改变他一些错误的认知,错误的修行观点而已。

    他一直以来所修行的,还只是那一部《九天化阳**》!虽说这一部**精深玄奥,蕴含了无穷奥妙,包含了无限天地至理,但这不知多少万年来一直修行这么一部***,罗纯阳也不由期待能够有新的***来修行一番。

    而罗帆所传的***自是不必多说,那一部《九天化阳**》已是可见一斑,这一部《至上灭度法》他虽没有细看,但光是感觉,便已是能够知晓,此法便是比《九天化阳**》差,也绝不会差太多!

    这让他怎能不喜?

    罗帆见得罗纯阳这般眼神之中隐隐含着压抑不住的惊喜之色,不由得微微一笑。

    “看来这些年是被憋惨了……”这么一个念头在他的心神意念之中闪过。

    不过他也并不在意,罗纯阳在他的调教之下,其基础已经夯实到无法想象的境地,便是就这么去渡劫,怕也能够连渡***次天劫而无有丝毫损伤了。

    若是再加上那一部《至上灭度法》,那连渡十二次天劫恐怕也没有多少问题。

    在这种情况下,他怎么修行这一部《至上灭度法》都并无多少关系,他之所以这般提醒,也只是为了让罗纯阳不要有太多懈怠之心而已。

    又是交谈了一会,罗帆便对罗纯阳说道:“你这便去吧,你父亲如今在我的世界之中修行,本该让你们相见,但他却要准备数年之后的天劫,却不能分心。也便算了,等日后他修行完成再来相见为好。”

    “啊?!父亲要渡劫了?!”罗纯阳一听,既是吃惊又是欢喜。

    “便是数年之内的事。”罗帆微微一笑。

    “那我得快快告知母亲,母亲这些年之中不知多想父亲呢。”罗纯阳喜道。

    对于父亲渡劫会否有危险,罗纯阳却并没有丝毫担心——他对罗帆的信心,甚至比起罗帆对自己的信心还要强烈,几乎已是达到了盲目的地步。在他看来,罗浮在罗帆的守护之下,渡劫,也只是走一个过场而已,根本就不可能有任何危险……

    罗帆看罗纯阳如此神色,便知他是如何想的,不有暗自苦笑,但也并无扭转他的观点。

    只是道:“好了,这里已是无事,你这便去吧。”

    罗纯阳听了,虽是不舍,却也只能依依不舍的拜别。

    不过在临走之前,还是留下了许多花果下来孝敬罗帆。

    罗帆微微一笑,虽并不在意这些花果,却也并不打击他的孝心,便将花果收起。

    之后,抬手轻挥,便有一道灵光裹住罗纯阳,一震,带着罗纯阳化为一道长虹直直往天空飚射而出。

    不一会间,已是突破了九层罡风雷火层,直直没入无尽星空之中。

    又是一会,已是到了那月亮之上。

    那速度,比起罗纯阳自身飞行却是快了不知多少万倍。

    这也是这数万年之间罗纯阳来往月亮与不周山的方式,回月亮之时,是罗帆的***法宝出手送其归去,来不周山时,却是广菩出手。

    这也是无法,毕竟若是按照罗纯阳本身的速度,怕是一年时间都不足以让他从月亮赶来不周山……

    ……

    在罗纯阳离开之后,罗帆抬手轻挥,那他随手凝聚大地元气所形成的凉亭,石桌,石凳便瞬间一震,重新化为土黄色的大地元气,往下一沉,便瞬间回归大地了。

    便在这时,他心念一动。

    脸上现出喜色,抬步轻跨,已经来到半空中,脚下更是凭空生出一朵被大道之音,无穷霞光笼罩住的祥云出来。

    便在他做完这一切,远远的有一道长虹直直往这边投来。

    这道长虹为玄青色,其中蕴含了一股威压天地,与不周山隐隐呼应,似乎能够得到不周山绝强伟力加持的气息!

    这玄青色长虹速度极快,转眼间便已是来到了罗帆身前,猛然一滞,再一落,一凝,便化为一名先天神祇!

    赫然便是不周山神!

    此时的不周山神因为刚刚极力运转自身力量赶路,故而体内力量并无稳定下来,周身力量涌动之间,产生一股玄奇无比的气息。

    那气息一放一缩,似乎与不远处的不周山相互呼应,更好似随时能够截取不周山的力量为己用一般。

    过得好一会,这一股气息方才渐渐隐没。

    现出其看起来好似十分普通的身形。

    “见过恩公,数万年不见,恩公依然是这般风采逼人,是在让不周羡慕。”不周山神颇为欢喜的躬身行礼道。

    罗帆连忙扶起不周山神,笑道:“道友实在是太多礼了,比起道友之巨大进步,我却是远远不能及。”

    罗帆并无使用日月真瞳来观察不周山神,但仅仅是凭借自身感应他便已经知晓,不周山神此时已经是稳稳踏入真仙之境!

    那《大木证道诀》更是已经与他当年所传他的那两部***融合成在一处,形成了一部全新的,更是玄奥非常,直指大道的***,早已不复之前的面貌。

    “还是多得恩公,若无恩公指点,不周如何可能修得如今这些微神通?”不周山神依然是颇为恭谨。

    罗帆微微一笑,他早已知道不周山神是如何的固执,也并不继续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便请不周山神前往他的洞府求索洞之中安坐一番。

    不周山神自是欣喜的答应了罗帆的提议。

    于是,罗帆也不迟疑,念头转动,那祥云便似缓实快的拖着他们二人晃眼间来到那求索洞之前。

    不周山神的修为已经比起以往强了千百倍,但在罗帆身前却依然感到那么的渺小,那般的无力。

    罗帆便如同一座巍峨高山,如同一个完整而巨大的天地一般,在他面前,不周山神根本无法产生任何比较之心,甚至无法产生任何反抗之念头。

    这种感觉在以往不周山神从无感觉到,但他这数万年行走洪荒大地所积累的丰富经验还是让他瞬间便明白,自己的修为和罗帆怕是有着天壤云泥之别!

    甚至可以说,自己虽在这数万年间有着几乎本质升华一般的进步,但相对来说,自己和恩公的差距并无减少,反而还增大了无数!

    这种认知,让不周山神暗自气馁的同时,更是感到无限的感激。

    如此强大的恩公,居然对我如此礼遇,这该是何等胸襟啊……

    罗帆散去祥云,便有黄巾力士上前来招待伺候。

    将不周山神请入洞府之中,坐定之后,罗帆问道:“照我推算,道友该是还有数年时光方能归来,为何会这么快便回到?”

    “哈哈……原来恩公也有不知?”不周山神听得罗帆询问,不由大为得意起来。

    罗帆听了,不由得一笑,道:“我非盘古,怎能无所不知?”

    “我虽知此,但恩公一直以来的表现却是如此惊世绝艳,让人不得不怀疑恩公是否还有什么事情是做不到的。”不周山神却是显得比起过去挥洒自如了许多——至少在以前这些话他是绝不敢对罗帆提起的。

    这其中的原因很是正常,却是他的修为比起以前提升了不知多少倍,加上见识也比起以前宽广了不知多少的缘故。

    罗帆听了不周山神如此说,只是微微一笑而已。

    虽不周山神和以前有一些不同,似乎更放得开了,对他也似乎没有以前那么“尊重”了,但他对于不周山神这般表现却是更加满意,更加欣喜。

    毕竟,若是不周山神依然和以前一样恭敬得过分,只知听从他的吩咐,那他和对着一个木头人又有什么区别?

    本来这洪荒天地能够与他交流之人便少,若是难得找到一个却只是唯唯诺诺,那岂不是有等于无?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