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地自愈,再创功法

正文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天地自愈,再创功法

    第三百八十九章天地自愈,再创功法

    悬浮在虚空之中大笑良久,罗浮方才停了下来,心绪也渐渐恢复了平静。

    四处一看,认定方向之后,他抬步虚跨,一步数百里,数十步间,已是跨越了万里距离来到罗帆等人所在的那座山峰旁边。

    罗帆所布下的那防御罩虽对于种种险恶的力量有着绝对的防御作用,但对罗浮的到来却没有丝毫反应。

    罗浮又是一步,已是毫无任何阻滞的来到这山峰之上,罗帆之前。

    “孩儿总算不负父亲所望,渡过天劫,证得道果!”罗浮向罗帆跪下行礼道。

    罗帆的日月真瞳一照,罗浮体内的一切变化已是在他双眼之中无有丝毫秘密,那玄奇无比,如同是心跳一般一震一震的地仙道果,那识海之中如同太阳一般普照整个识海的神魂金丹都无比清晰的展现在他双瞳之中。

    看清这种种景象,罗帆心中满意非常。

    此时的罗浮,不单单是证得地仙道果,而且其道行境界更是已经提升到了一个极高深的境界,虽离散仙之境巅峰还有许多距离,但基础稳固,比起一般散仙之境的修士却强了数十倍,便是此时的广菩,怕也之能压下他一筹而已。

    却不枉他冒着如此奇险将十二次天劫压缩在一次渡过。

    “好,起来吧,你如今也算是踏上道途,日后拥有长生不死的生命了,不需行此大礼,且上前来说话吧。”罗帆笑道。

    说着,将罗浮扶起。

    “父亲刺眼差矣,孩儿能有今日都是父亲所赐,便是孩儿修为再高深,也是父亲之子,行些许礼节,又有何不可?”罗浮连忙道。

    罗帆并没有接口此语,只是摇摇头,将罗浮拉起来到自己身边,道:“你所修行的《丹元塑神诀》到如今已是到了极限,日后也再不需修行此法,待过些时日我再为你寻一部法诀修行吧。”

    “是。”罗浮躬身道。

    《丹元塑神诀》乃是一部返先功法,共有六大境界,分为炼气、丹成、神火、返先、渡厄、地仙。

    其中的地仙之境,便是证得地仙道果!

    罗浮能够度过这十二次天劫而得证道果,却已是走到了这一部法诀的极限,再往下修行下去虽还能凭借此法诀取得一定的进步,但却难以真正将其证得地仙道果之后的威能完全发挥出来,却是不美,故而罗帆才会这般说。

    罗帆点点头,看着周围已经压抑许久的广菩等人,微微一笑,说道:“便如此吧,你等可先好好聊聊,过些时日可来不周山寻我,到时我在安排你等修行。我去也。”

    罗帆说着,也不等众人回答,念头一动,抬步虚跨。

    瞬息间便来到了万里之上的高空。

    而这时,那星云也凭空出现在那一处位置,刚好便托住了罗帆的身形。

    猛一震之间,这星云便似缓实快的向着不周山瞬息千万里的离去了。

    转眼间便消失在众人面前。

    这时,众人方才反应过来,连忙躬身向着罗帆离去的方向拜倒:“恭送师尊(父亲、爷爷)。”

    过得良久,方才直起身来。

    相互对视一眼,眼中皆有难以抑制的激动,喜悦。

    “师兄,恭喜你证得道果了,我想你们一家三口定有许多话要说,我便不在这里打扰了,我也告辞吧。”这时,雷九逍当先说道。

    罗浮连忙挽留。

    但雷九逍却知晓罗浮一家三口数百万年不见,几天之前的天劫来临之前那点时间的交流显然是不够的,自然不愿继续当碍眼之物,很是坚定的告辞离去。

    见得雷九逍这般坚定,罗浮自然也无法挽留。只能无奈的看着雷九逍晃悠悠的离去了。

    雷九逍虽乃洪荒天地所生之生灵,但以往灵识并不完整,对洪荒之印象却是浑浑噩噩,无有多少记忆,此时却可算是他第一次见识洪荒大地之景象。故而他也不急着回归不周山寻找罗帆安排自身修行,一边行走,一边体悟着这洪荒大地各种自然景观所透出的种种自然奥秘。

    待得雷九逍走后,广菩与罗浮两人的眼睛已是黏在一起了。

    四目相对之间,一股难以言说的情感在他们之间回旋激荡着,那柔情蜜意,让一旁的罗纯阳看得大为郁闷。

    “师妹,我终于勉强追上你了……”罗浮脸上现出一种无比放松的笑容,道。

    “师兄,你幸苦了……”广菩眼眶微微一红,道。

    “喂喂喂,好了没有,你们的儿子我还在这里呢!”罗纯阳听他们两人对视了这么久居然只是说出这些话,终于忍不住,大叫道。

    “聒噪。”广菩眉头一皱,抬手一挥,便有一股力量将罗浮的嘴巴封住,任凭他如何开口,如何激荡力量,都无能传出任何声音。

    再之后,她便已然与罗浮对视起来。

    罗纯阳这时总算是明白过来了,在此时广菩与罗浮心中,自己怕是与那雷九逍是同一种烦人的东西,不由得面色一跨,只能愤愤不平的坐在一边,盯着罗浮与广菩两人。

    过了好一会,罗浮与广菩方才意犹未尽的停下了这般对视,十指紧扣,也直到这时,方才发现了那已经愤愤不平盯着他们好一会的罗纯阳。

    “师妹,现在宝儿也已经大了,也该自立门户了,我们不如去过我们的二人世界吧。”罗浮看了一眼罗纯阳,转而对广菩说道。

    “好像也是呢,有师尊在,宝儿定然不会吃亏的。我们已经离别了几百万年之久了,也该好好的享受一下了呢。”广菩点点头说道。

    “你看宝儿都没有任何话说,肯定是同意我们的说法了,那就这样吧,听说你在月亮上开辟了一个广寒宫,我也想去看看呢,不知道那广寒宫比起父亲的虚空无极宫如何了。”罗浮罔顾正长牙五爪,嘴巴张开大叫却丝毫无法传出任何声音的罗纯阳,说道。

    “怎比得上师尊的世界?那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师兄随我来吧。”说着,也不管罗纯阳,拉着罗浮冲天而起。

    罗浮低头看了看罗纯阳,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与广菩化为一道天蓝色一道银色的长虹向着上方冲去。

    不一会间已是冲入九万里之上的罡风雷火层之中,直接以超快的速度跨越九层罡风雷火层,冲入无尽星空之中,随着广菩的引导,向着无尽星空深处的月亮而去了。

    等他们消失之后,那一股限制住罗纯阳说话的莉莉那个方才消失,罗纯阳大叫一声:“有没有搞错?!居然就这么丢下自己儿子了?!你们算什么父母?!”

    愤愤不平的埋怨了良久,将自己的郁闷之气发泄了好一通之后,他方才停了下来。

    脸上也挂上了淡淡的笑容。

    “老爸,老妈,你们好好过你们的二人世界吧,为了我,你们已经是分开了数百万年了呢,也该好好放松一下了。再说,这样我也得到自由,可以自由自在的四处游荡了……哈哈哈……”

    口中说着,罗纯阳身体之中有着一道银光冲出,在虚空之中化为一头三丈方圆的玉蟾。

    这玉蟾双眼之中透出灵动的光芒,似乎有着丰富的情感一般,显然非是死物。

    罗纯阳看着这玉蟾,眼中透出欣喜,当先一步跨上这玉蟾,口中呼喝道:“走喽,我们也去四处碰碰机缘吧!”

    那玉蟾张嘴一叫,声音十分奇异,婉转缠绵,虽只是一声,但却并不显得单调,更是透出某种强烈的喜悦情感。

    这玉蟾,乃是当初罗帆初次见到罗帆之时罗帆所赐下的一件法器。

    原本便已经是三十六重禁制圆满了,经过罗纯阳这么多年的淬炼,其灵性已是增加许多,与罗纯阳的契合程度更是提升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

    可以说,如今,这件法器也只是差了最后一点火候便能够发生本质的蜕变,能够从法器升华至仙道之宝境界。

    而这一点火候非是其他,而是罗纯阳的道行境界!

    这件法器乃是罗帆所炼制而成,其本质自然是极高,又经罗纯阳这么多年的祭炼,在生出灵识的条件也已是具备。

    只要罗纯阳能够证得地仙道果,此件法器也定然能够生出灵识,成就法宝!

    这玉蟾叫了一声之后,微微一震,便带着罗浮化为一道银光绕着一个扭扭曲曲的弧线向着不周山不紧不慢的飞去。

    在那玉蟾带着罗纯阳消失之后,那一个罗帆布下的防御罩微微颤动。

    接着化为无数光点,缓缓散逸,最终完全消失在虚空之中,便如同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随着这防御罩的消失,这一个原本是山谷,现在已经化为一个四万九千里深坑的位置开始某种十分玄奇的颤动。

    这种颤动十分微妙,似乎是契合某种道理,好似呼吸,又好似肌肉在蠕动,在自愈一般。

    过了好一会,无穷无尽的混沌元气忽然从虚空之中自生,渐渐的弥漫,缓缓的将这一个深坑淹没。

    转眼间,这深坑便被灰蒙蒙的混沌元气充满,掩盖,再看不到任何其中的真貌了。

    咔嚓咔嚓……

    在这是,有十分奇异的声响在这灰蒙蒙的混沌元气之中传出。

    这声音如同花草在生长,如同古木在抽芽一般,让人听了并不觉得丝毫诡异,反而是心旷神怡,甚至感觉心灵都会清明许多。

    这种奇异的声响持续了将近一个时辰方才停止。

    而在这声音停止之后,那原本掩盖深坑的灰蒙蒙混沌元气却是渐渐消失。

    在其消失之后所出现的,却不再是那深坑,而是一片方圆万里的平地!

    这片平地高低起伏,凹凸不平,如同是天然而生,自然天成。除了稍显新嫩,似乎不曾经历风霜雨雪之外和洪荒大地其他任何位置的平地都无有任何不同!

    待得这平地生成之后,那一切变化平息下来。

    微风吹过,天地间再无任何异常。

    这,却是天劫残余的力量将这洪荒大地太过强烈的创伤进行修复的结果。之所以示现在才发生而非是在天劫结束之后便发生,却是因为罗帆的那一个防御罩依然存在,影响了洪荒虚空的结构,使得这天劫残余力量无法任何改动自然环境,只能等到这防御罩消失之后方才能够真正的将这大地修复。

    至于周围那几座在天劫之中被毁灭的山峰,那天劫的残余力量便力有不逮了。却也只能任其这般消失。

    好在那也非是多大损失,比起这山谷之中的巨大伤疤来说,根本便算不得什么……也不需要专门处理。

    ……

    罗帆驾着星云不一会便已是来到了数亿里之外的不周山所在

    按落星云,他的身形已是出现在了不周山脚下的那《时空幻境》之外。

    随着他的出现,那分身法宝向他点点头,身形一晃,已经隐没于虚空之中。

    罗帆抬步一跨,也不进入那《时空幻境》,脚下生出一朵三丈直径,不断卷动,不断凝聚变幻,好似正在演化着无穷天地至理,大道玄奥的祥云。这祥云之中更有微不可察的大道之音不断传出,甚至还有着淡淡的霞光从下往上透出这一朵祥云,有淡淡的异香弥散开来。

    这朵祥云出现之后,悬停在离地三尺的高度。

    罗帆直接在这柔软坚韧的祥云之上盘膝坐下,缓缓的闭上双眼。

    他早已算出,那虞谡等人将会在这些年之间前来不周山,他却需本体来此等候才是。

    此时,闭上双眼之后,他的心神意念之中有着无数玄奇繁复的文字以及图案闪过。

    这些文字及图案,都是《道果大道经》之中所记载的种种神通,法诀。

    创造适合散仙之境修士修行的功法对罗帆来说并非是第一次了,但这次却不一样,这次为的可是他的儿子,罗帆自然需要更加认真的创造了

    在之前罗浮渡过天劫之后,罗帆的日月真瞳一照,已是将罗浮的身体状态,将其法力性质,将其神魂状态都完全掌握。

    此时要契合这种种状态来创出适合罗浮修行法门,对罗帆来说也只是按部就班的事。

    随着他心神意念之中的种种神通、法诀流过,罗帆身下的那一朵祥云翻涌得更加剧烈了,其中所演化的种种大道玄奥也似乎更加的繁多,更加的玄妙。

    转眼间,已是一年过去。

    这一日,紧闭双眼足有一年之久的罗帆微微一笑,双眼猛然睁开。

    有金光银光如同利剑一般一闪而过。

    随着,他的嘴角牵扯出一个颇为满意的笑容。

    一年时间里面,罗帆时刻不停的思索,推演,创造,终于在今日,将一部适合罗浮所修行的功法创出。

    以罗帆此时证得太乙道果的超高境界,对于地仙道果的每一重境界都已是有了几乎接近本质的领悟。

    一这般道行境界创造这一部适合罗浮修行的功法居然需要花费一年时间,这也足以看出他对这部功法的重视。

    同样也可以知道这一部功法是如何的不凡了。

    罗帆微微一笑,心神意念之中闪过一个念头:“可惜,这部功法,只能够让浮儿修行道金仙之境。再往上修行之法门,却非我现在所能够创出。”

    证得道果之后,便已相当于找到了自身的道。

    一般情况下,一名证得地仙道果之修士,便只能凭借自身对自己的道的理解,不断的领悟天地大道,自然玄奥,以此来获得道行境界方面的进步,却再非按部就班的按照功法修行。

    在这般情况下,修行法门对于证得道果之修士来说虽有许多作用,但那却非再像以往那般重要。

    也正是因为如此,罗帆方才在广菩、鸿钧等人证得道果之后便不再传授他们功法,只是偶尔为他们讲讲道,替他们解释一些疑难而已。

    想了一会,罗帆失笑。

    “达到金仙之境已是难得,日后多为他们讲道便是了。”心神意念之中如此念头闪过,罗帆已是恢复了淡然。

    接着,他的意念微微一动,冥冥之中的无上大道自然有了微微动作,有一股意念通过神秘难测的联系向着无穷遥远的远方传出。

    与此同时,在那月亮之上与广菩过着二人世界已经几乎乐不思蜀的罗浮心头一动,忽然对正在一旁的广菩说道:“师妹,我方才心血来潮,想是父亲召唤,不如我们今日便前去不周山寻找父亲可好?”

    “一切但凭师兄做主便是。”广菩微微一笑道。

    罗浮点点头,拉着广菩身形一震,便化为两道长虹,冲出了广寒宫,向着无尽星空深处的洪荒大地快速而去。

    这一年之中,罗浮虽与广菩过着二人世界,但他却也没有忘记巩固自身刚刚突破的道行境界。加上他本身的基础已是颇为稳固,故而只是花了一年时间而已,他居然已是将自身刚刚成就散仙之境的道行境界稳固了。

    此时他化身长虹飞遁的速度比起一年之前更快上一分,也更为灵动自如,这么看起来,和广菩已是没有多大的差距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