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兄弟相见,大婚之礼

正文 第四百零五章 兄弟相见,大婚之礼

    第四百零五章兄弟相见,大婚之礼

    罗帆微微一笑,抬手轻招。

    便有一个玄奇的方形宫殿忽然凭空出现在这求索洞之内。接着,他抬步轻跨,便已经带着鸿钧直接跨入了这方形宫殿之中,消失在这求索洞之内。

    这方形宫殿,当然便是虚空无极宫了。

    罗帆带着鸿钧跨入之后所出现的位置,正是在虚空无极宫中千世界与小千世界之外的殿堂之中。

    踏入此处位置,这已然是真仙之境巅峰的鸿钧当然是第一时间便发现了这殿堂的异常之处,知晓了这殿堂内部的时空是如此的奇异,如此的玄奥。

    但他却并无太多的神色变幻。

    对他来说,罗帆是多强,都是可以理解的。或许当某一次罗帆不能给他这般惊叹的时候,他反而要怀疑眼前这个是不是他的师尊了……

    罗帆自然没有那种一定要看自己弟子露出惊叹敬服之色才开心的那种恶趣味了,他带着鸿钧来到这殿堂之后,心念微动。

    那正在殿堂之中某处静室修行的雷九逍便生出感应。

    洪荒天地过去了数十年时间,这殿堂之内却也是过去了足足有数百万年之久了。

    这般漫长的时光,即便是对雷九逍这般雷打不动的心性来说,也是一段颇为漫长的时光,对雷九逍的心灵却有着极大的压力,让他的心性在这般过程之中得到了更上一层的淬炼。

    随着这一般淬炼,雷九逍的道行境界也有了长足的进步。

    此时此刻,雷九逍却也已经是将《金身证道法》修到巅峰!

    那金身已是完全圆满,道行境界更是直接达到了渡厄之境的巅峰,只差渡过数次天劫,便能够证得地仙道果!

    雷九逍并没有选择想罗浮那般将数次天劫堆积在一处,在一瞬间引动所有天劫,以期能够一次渡过所有天劫,获得最大好处——他佩服罗浮有勇气做出那样的选择,但他与罗浮的不同也正是在此处。

    他比起罗浮更加成熟,更加冷静,也更加的明了自身的极限!

    故而,他知晓自身根本无法顶住那所有天劫交织在一处所产生的威势,将自身渡过天劫的方式改成了一次一次的引动,一次一次的承受!

    在这般情况下,他这后面的十数万年之间,更多的还是在努力的调息,以便能够更完美的掌控自身的力量,掌控自身所透发的气息而已,并无有进入真正的修行之中,却不怕打扰。

    在罗帆心念一动之时,雷九逍的心神意念微微一颤,瞬间便知晓了罗帆的意思。

    即便是以他如此坚定不移的心性,在知晓罗帆的意思之后,还是忍不住有些发颤,心神动摇!

    因为,对于鸿钧的名号,他已经是期待了不知有多少年时间了!

    鸿钧这个大师兄一直以来都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名号听过倒是不知多少次了,但真正见到,却从无一次。

    此时听得见面便在眼前,不激动才怪。

    他站起身来,身形一晃,抬步虚跨之间,已经是来到了那殿堂大厅之中。

    见得了那相别了数百万年之久的罗帆,以及一名陌生的男子!

    对于罗帆,他的印象无比深刻,但因为道行境界相差实在是太多,他却根本无法看出罗帆的深浅,甚至无法看出罗帆身上有着任何一点不同于普通人之处,反而是没有太多的感觉。

    但对于罗帆身边这人,他在见到的一瞬间,恍惚间,忽然觉得在自己面前的似乎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无上大道!

    那人的形体,那人身上的每一道线条,每一点肌肉起伏,每一个神态,每一个动作,都仿佛正在演化着冥冥中某种大道至理,无上奥义!

    那人体内所蕴含的力量如渊如海一般,达到深不可测的境地,站在那里,他便感觉自己似乎陷入飓风之中,那人的任何一个念头改换,都足以让自己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

    “这,便是大师兄鸿钧?!果然名不虚传!”雷九逍心神意念之中瞬间闪过这般一个念头。

    当然,此时在罗帆身边出现的,也唯有鸿钧了。

    雷九逍闪过这念头之后,连忙上前,先向罗帆行礼拜倒,接着再向罗帆身边之人躬身行礼,道:“九逍见过大师兄,早从二师兄口中挺过大师兄的无数事迹,今日一见,方知名不虚传,大师兄果然深得师尊真传。”

    “哈哈,六师弟何必如此客气?你我都为师尊弟子,便永为兄弟,此等虚言却不需对我言说。”鸿钧呵呵一笑,扶起了雷九逍道。

    此时,鸿钧对雷九逍也是颇为满意的。

    这当然那不是因为雷九逍对他表现出足够的敬意——对鸿钧来说,这些并不重要。

    更重要的是,雷九逍此时浑身上下所透出的气息、力量!

    鸿钧此时已是真仙之境巅峰,甚至只差小小的一步便能够突破真仙之境而成就金仙之境,以这般道行境界,这般修为,想要看透一个只是渡厄之境巅峰的雷九逍,那自然是简单之极的一件事!

    在雷九逍踏入这大厅的瞬间,他双眼一闪,便已是将雷九逍的全身上下,包括其神魂深处的本质,其识海都完全看透。

    瞬息间,雷九逍在他的眼中已是再无任何秘密。

    在他的眼中,雷九逍全身上下透出浓烈无比的金色光芒!

    这些金色光芒玄妙非常,包含了至刚至坚的性质,似乎一切力量都无法将其防御破除,又任何力量都无法抵挡这透出至刚至坚光芒之物一下冲击一般。

    而雷九逍的神魂所化的,已然达到大圆满境界的金身在他看来,更是十分难得,别出蹊径,通过某种他也无法了解的方式将神魂淬炼得坚固难破,甚至有着可以取代肉身之能!

    而其身上所流转的,那已经充斥他身体每一寸位置的金色玄奇能量,更是极端凝聚,极端纯粹,这一切的一切,都代表着雷九逍那无比夯实的基础,无比完美的道心。

    有了这般认知,他对雷九逍有怎么可能不满意呢?

    他当初在与雷九逍同一境界之时,甚至都还比不得雷九逍呢……

    “是师弟我见外了,大师兄恕罪。”雷九逍从善如流,直接便躬身说道。

    罗帆见得他们师兄弟二人显得如此的和谐,心中也是颇为欣喜。

    毕竟同为他的门下,若是相互间看不惯,这虽然对他没有什么影响,但毕竟是不合他预期,此时这般,自然最好。

    因此,他也只是微微一笑,道:“你等师兄弟二人初次见面,想必有许多话说,便在此处好好聊聊吧。”

    “是。”雷九逍与鸿钧自然那是躬身说道了。

    罗帆微微一笑,点点头,抬步虚跨,转眼间已是跨出了这个殿堂,来到了虚空无极宫之外。

    ……

    在罗帆离去之后,鸿钧笑着对雷九逍道:“六师弟,你当初是如何拜入师尊门下的?”

    “我?当初乃是以罡风雷火生命,因当初灵识不够完整,冲撞了师尊,被师尊抓来在小千世界之内当了数千万年苦力。直到前不久师尊见我灵识已经完整,故而收我为徒。”雷九逍回想过去之事,感慨万分的道。

    “哦,原来如此,看来师尊对六师弟你当真是十分看重呢。我当初虽能够轻松拜入师尊门下,却也是机缘巧合,比不得师弟用自身实力打动师尊。”鸿钧赞叹道。

    “呵呵……大师兄说笑了,师尊当初定然是看出大师兄的本质方才愿收师兄的,师兄何必自谦。”雷九逍笑道。

    两师兄弟接着便在这大厅之内交谈起来。

    虽说只是初次见面,但鸿钧和雷九逍两人都觉得对方十分投缘,有着许多共同话题。

    雷九逍的修为虽远比不得鸿钧,但他心性惊人,在那小千世界之中轮回了不知多少千万年之久,自也是积累了无数的知识,也可说是见多识广。故而,其在与鸿钧的交谈之中,却不落下风,能够与鸿钧有来有往的,偶尔有些言语,甚至能够让鸿钧领悟出一些平常所无法悟出的天道玄奥。

    鸿钧自不必多说,他的道行境界已是达到真仙之境巅峰,随口所言,便是雷九逍所不能了解的天道奥秘。

    只要一言一语,一举一动,都能够让雷九逍有所领悟。让他明了许多以往所遇到的一些修行疑难。

    在这般情况下,他们二人一聊,便是数个月之久。

    待得罗帆将他们二人召出去之时,他们已是相交莫逆,在无有丝毫初次见面的陌生感。

    这殿堂之内的数月之久,相对于洪荒天地来说,也只不过是一段极短的时间而已。

    罗帆在离开那虚空无极宫之后,又等了一会,便见到三道长虹从无尽星空之中闪过,向着洪荒天地,向着不周山快速而来。

    一转眼间,便已是穿过了无比遥远的距离,直直冲破了空间屏障,直接落到了那求索洞口之处,化为三个人影。

    自然便是那罗浮、广菩、罗纯阳三人。

    罗帆见得他们三人,微微一笑,念头一动,便有黄巾力士上前将他们三人请入求索洞之中。

    罗浮一家三口来到洞府深处,与罗帆一番见礼之后,肃立一旁听从罗帆吩咐。

    罗帆在这之后笑道:“此时时机已达,却是你等大婚之时,你等有何意见可在此时提出。”

    “一切但凭师尊做主!”罗浮与广菩对视一眼,对罗帆说道。

    他们二人眼中都有着淡淡的喜色。

    很显然,对他们来说,大婚这件事,也并不是可有可无的一件事,也是关系十分重大的。

    罗帆点点头,道:“既然如此,那我便按照小千世界之内最为隆重的方式来行此此婚礼吧。你们的大师兄此时业已归来,此次婚礼,我便让他主持了。”

    “大师兄?!”罗浮与广菩二人皆现出惊喜之色。

    鸿钧作为罗帆的第一弟子,道行境界极高,修为极强,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虽比不得罗帆,但却也非是其他同门所能够相比的。

    此时听得鸿钧要来主持婚礼,皆有喜出望外之感。

    罗帆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正是他。嗯,纯阳该还没有见过鸿钧才对,现在我便将他召来,你们也好见上一见,商量一下到底是该如何行走此次婚礼。”

    罗纯阳此时双眼亮晶晶的,脸上现出期待的笑容。

    鸿钧之名,他从罗帆与广菩口中已经听过不知多少次了,但见面,他却还从没有过。

    对于鸿钧的强大,他已经是耳朵都几乎听出茧来了,此时听得这般一个传说中的人物就要出现在自己面前,又怎么可能不期待?!

    洪荒天地的这点时间对于虚空无极宫内部的殿堂之中,便是数个月之久。

    罗帆念头一动之间,已经和雷九逍相交莫逆的鸿钧便同时与雷九逍生出感应,对视一眼,微微一笑,皆是顺着罗帆召唤传来的方位抬步虚跨,虚空一阵扭曲之间,他们二人便消失在这殿堂之中。

    再度出现之时,已是出现在不周山顶部的求索洞深处,出现在罗帆与罗浮众人身前!

    “参见师尊。”虽说在罗帆看来只是过去了一小会,但在鸿钧与雷九逍看来,却已经是过去了数个月,自然是需要再度见礼。

    罗帆微微一笑,让他二人起来之后,方才让罗浮广菩他们与鸿钧相互见礼。

    “大师伯,终于见到你了,我可是听着你的故事长大的呢。”罗纯阳过后,对鸿钧说道。

    “呵呵……原来你便是宝儿,我却也听说过你的不少事迹呢……”鸿钧微微一笑道。

    “是吗,那一定是从六师叔口中听说的吧,肯定是有很多关于我的丑事。”罗纯阳一听,看了雷九逍一眼,道。

    “呵呵……”鸿钧呵呵直笑,并不开口。

    在一边的雷九逍面上微微露出尴尬之色。

    很显然,罗纯阳所言的却是对的。

    “好了,不需太多废话寒暄,日后却有许多时间让你等好好交流。此次召你等过来,却是为了浮儿与菩儿的大婚之事。我拟让鸿钧你主持此次婚礼,你是否有不方便之处?”罗帆微微笑道。

    “弟子遵命。只是,对于婚礼之事,弟子也是的从来不曾见过,不知该如何去做,但请师尊给予提示。”鸿钧连忙躬身说道。

    “此事不难,九逍在小千世界轮回那般多世,见多识广,便是再复杂之婚礼也曾见过,你若有何疑难,可与九逍商量,想必能得到答案。”罗帆笑着道。

    说着,又对雷九逍道:“你可好好协助你大师兄主持此次婚礼。”

    “弟子求之不得!”雷九逍连忙道。

    “多谢大师兄,多谢六师弟。”罗浮与广菩听得他们所言,连忙上前***。

    鸿钧与雷九逍自然是一番推辞,只说是应该的。

    一番交流过后,鸿钧与雷九逍向罗帆告罪,便走到另一件静室去商量婚礼之时了,或许不该是商量,而该是鸿钧询问,而雷九逍解答。

    罗帆若是需要,自然是能够轻松的将他们商量之事纳入自身感知,但他自然不会如此无聊……

    “纯阳过来。”罗帆对罗纯阳说道。

    罗纯阳听得召唤,连忙上前,躬身肃立。

    “我见你这些时日修为并未落下,颇为欣慰,但你却还需积累方才能够突破返先之境,却还需要许多时光修行才能够破除**颈,再非是听道所能获得进步,你便趁你父亲母亲大婚之前的这段时日好好修行一番,以期能在他们大婚之前获得突破,喜上加喜。”罗帆对罗纯阳说道。

    “这……爷爷,老爸老妈他们的婚礼不就是这几日了?便只是这几日而已,闭关能有多大收获?还是算了,等老爸老妈他们婚礼过后,我在闭关好不好?”罗纯阳连忙说道。

    “十三日之后是一个极好的日子,阴阳交融,天地相应,天上地下有着一股伟力出现,正是举行婚礼的好日子。”罗帆笑道。

    “这也只是十三日而已啊……”罗纯阳依然是有些愤愤不平。

    “呵呵……”罗帆微微笑着看着罗纯阳,那眼中有着看透一切的智慧,让罗纯阳感觉自己的每一个念头,每一个想法,每一点隐藏在自己脑海之中最为深层的秘密都被罗帆看得清清楚楚,不由得有些心虚的低下头。

    “好吧,好吧,我进小千世界就是了……”过了好一会,他方才说道。

    之前的罗纯阳显然是在装傻。

    对于罗帆虚空无极宫的玄妙之处,他自然是从罗浮口中听说过,知晓十三日在那虚空无极宫之内可以增加到数千年之久。

    但同样的,也正是因为如此,那原本只是十数日之后就能见到的父母大婚之礼,便将要被延后到数千年之后……

    这自然是他所不愿意的。

    之前那般装作不知,也只是心中存有侥幸之心,想要让罗帆以为他真的不知道,可以网开一面,让他胡混过去,在这洪荒天地之间等待十三日的过去,等待他们父母婚礼的到来罢了……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