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分说缘责,行走日月

正文 第四百一十三章 分说缘责,行走日月

    第四百一十三章分说缘责,行走日月

    “此事你等记在心中即可,如今你们需要做的,是增长自身修为,增长自身见识,以便能够在数千年天地大劫过后能做到那事。”罗帆忽然改变了主意说道。

    “这个……弟子明白。”榈鸾等人起先很是不甘,但后来却露出恍然之色,好似已经想明白了罗帆到底是什么意思,躬身说道。

    罗帆见得她们几人如此模样,脸上现出淡淡的笑意,说道:“此时我还有事要做,待得一个月之后,你等前来我处,我要开讲大道。”

    “是!”无论是鸿钧等路佛按亲传弟子,还是榈鸾等身份有些尴尬的门下都是激动万分,将之前的种种郁闷抛开,大声道。

    罗帆在众人心中的身份之高,已是达到了一个几乎升无可升的境地了,此时听得罗帆要开讲大道,要传授他们种种道法,众人怎会不激动?

    罗帆微微一笑,道:“既然如此,除了浮儿、菩儿与纯阳之外,你等都自退下吧,要在洞府之中自修也可,要四处游荡也可,只需在一个月之后回到此处便好。”

    “弟子明白。”众人躬身道了一句,接着慢慢退了出去。

    在这些弟子之中,鸿钧与雷九逍依然是在这求索洞之中找了一间静室修行,一个月对他们来说,只是一段很短的时间而已,一个调息,一个修行便会过去,却不值得为之安排何等动作。

    而榈鸾三人心情激动,拜别罗帆之后,便结伴游荡散心而去,当然距离却并不甚远,只是在不周山周围而已。

    在众人离开之后,罗帆对罗浮一家三口说道:“今日将你等留下来,却是为了你们夫妻心中之事。”

    “多谢父亲成全!”罗浮与广菩听得罗帆这般说,不由得大为惊喜,道。

    他们并不怀疑罗帆是否误会他们心中的想法,也并不怀疑罗帆会做不到那件事,当下便变得激动起来,好似那件压在他们心中的事已经解决了一般。

    罗帆微微一笑,道:“随我来吧。”

    说着,站起身来,抬手轻招,轻轻一步跨出,便已是带着罗浮一家三口消失在这求索洞之中。

    再度出现之际,已是来到了月亮之上!

    这月亮之中一片清冷寂静,没有任何一丝丝的生机存在着。

    他们几人来到这月亮之上的位置,便是在那广菩开辟出来的广寒宫之前。

    “你们夫妇二人一人在月亮之上有着极大机缘,一人在太阳之上有极大机缘,虽都是通过修行***抢夺而来,但那也是极大机缘。”罗帆笑着对他们三人解说道。

    瞬息间便从不周山来到这月亮之上,这对于以前的罗帆来说自然是相当的困难,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对于此时的罗帆来说,这却算不得什么。

    这其中不单单有着他证得太乙道果,道行境界提升到一个不可思议境界的原因在其中,但更重要的,却是他在昨日,通过代表盘古接受罗浮与广菩祭拜之时,心有所感,悟出了一丝丝日月玄奥,凭借这般玄奥,他甚至不需要使用力量,耗费元气,只需要心念一动,便能够跨越遥远虚空,来到日月之上。

    罗帆说着,广菩已是知机,在前方引路,带着几人进入了广寒宫之中。

    这广寒宫的变化虽并没有那凌霄殿的变化那般翻天覆地一般的巨大,但也是有着颇多变化。

    至少,此时此刻,这广寒宫之内,红色已经占了主要部分。

    而那天空之上,也弥漫着丝丝缕缕的霞光,透出一股股喜庆之意。

    在这广寒宫之内,有着许多黄巾力士在忙碌着。

    有些在照顾着花花草草,有些是在打扫,有些更是在建筑着种种建筑,修补着环境。虽并没有多少生灵存在,却并不显得寂寞。

    广寒宫乃是广菩所开辟出来的,其中包含了广菩许多的心血,此时引导罗帆到来,心中却是颇为欣喜,虽没有好像导游一般不断介绍,却也能够看出其喜悦之心。毕竟,罗帆却是第一次来到这广寒宫。

    罗帆看着这一个小天地,接着说道:“只是,机缘,却也伴随着责任。你等占据了大机缘,同时也需要承担这大机缘所带来的责任。”

    “责任?!父亲,到底是什么责任?!”罗浮一听,有些惊讶,连忙问道。

    在一旁的广菩也是颇为惊讶。那罗纯阳更是不用说了。

    “这些责任,便是我也还没有看清。只是,有一点却是肯定的。这责任颇为重大,也需要你等夫妇二人坐镇日月。”

    “原来如此……”罗浮与广菩对视一眼,眼中皆有恍然之色。

    “看来你们已是明白了。作为夫妻,你们已然合运,自需一起生活才能够促进相互气运,分镇日月自然是不恰当,但这日月又不可无人镇守,这才需要我来解决。”罗帆笑道。

    说话间,他们几人已是似缓实快的将这小天地走遍了。

    通过这么一走,一观察,罗帆对于这小天地之中的一切已经有了深入的了解,对于这空间的本质,对于这空间的结构的了解甚至都比起广菩要来的深入了。

    “多谢父亲。”广菩与罗浮双眼一亮,道。

    那罗纯阳在一边看着,只是笑容满面,并没有做出多少反应。

    当然,也不需要他做出多少反应。

    罗帆微微一笑,道:“何必如此多礼,这空间颇为不错,只是无能完全将其威能发挥出来,缺少了扭曲时空之力,却是颇为可惜。”

    “孩儿惭愧……”广菩听得罗帆这般说,不由得有些惭愧了。

    来到这月亮之上,广菩方才真正直观的感觉到罗帆的修为,道行境界是多么的恐怖!

    在将那一道隐藏在月亮之上的先天不灭灵光完全炼化之后,广菩在这月亮之上,便会自然而然的拥有某种极大威能,能够几乎无所不能的做到许多她在其他位置所做不到的。

    那感知能力,更是比起在洪荒天地,在太阳之上强了不知多少倍。

    也正是因为如此,在罗帆踏足这月亮之后,她方才能够感觉到站在她身边的罗帆身上所透出的恐怖气息,那种几乎能够毁天灭地的威能几乎如同白纸黑字一般展现在她的面前,让她真正的察觉到自己和罗帆的差距到底是多么的巨大。

    有了这种感觉,她对罗帆却只有更加的佩服,更加的崇拜,更不怀疑罗帆能够想出兼顾两种完全相反目标的解决办法,让他们夫妻二人既能够同时分镇日月,也能够生活在一处。

    罗帆双眼之中金光银光微微一闪,瞬息间,他眼中的这个小天地被无数的线条缠绕,有着数十万个节点分布在这整个小天地的各处虚空之中,这些节点微微闪烁着,好似将这空间钉在这月亮之上的钉子一样。

    罗帆抬脚随意踩踏,几乎每一脚都踏在这节点上。

    踩了一千二百九十六步之后,他刚好绕了这整个小天地一圈,重新来到了这小天地的入口之处。

    随着他回到此处,那被他踩踏的那一千二百九十六处节点猛然爆发出无比耀眼的银色光芒。

    这些光芒形成了一个个脚印,化为一道道奇形光柱冲天而起,接天连地,好像是一千二百九十六根柱子一般接连这个空间的天地!

    这些被罗帆踩踏出来的脚印繁复玄奥到极点。

    每一个脚印都由无数细小得如同蛛丝一样的线条勾勒充实而成,每一个脚印,都就是一个繁复到极点,玄奥到极处的符篆!

    这些一千二百九十六个符篆之中,几乎没有任何两个符篆是相同的,几乎没有任何两个符篆有着任何一丝丝相似之处!

    但,这一千二百九十六个符篆,却又如同大道的一千二百九十六面一般,表面看起来没有任何两个是有一点点相似的,但其本质却是一般无二!根本便没有任何一丝丝区别!

    好似是从一千二百九十六个角度演化大道玄奥一般。

    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随着这一千二百九十六个符篆形成的光柱出现,这一个小天地微微震颤,微微晃动起来。

    好似是已经和月亮的结合更为紧密,又好似变得更加***一般。

    两种完全相反的感觉以某种极其微妙的方式融合在一处,似乎蕴含了某种大道玄奥,宇宙真理一般。

    “随我来。”做完这一切之后,罗帆对罗浮三人说道。

    说着,抬步轻跨,瞬间便消失在这小天地之中。

    只留下这时小天地之中那一千二百九十六个繁复的符篆以及那一千二百九十六根奇异光柱接天连地。

    一瞬间过后。

    他们几人已经是跨越了无穷遥远的星空,来到了那太阳之上。

    这太阳之上和那月亮却是完全不同。

    太阳之上蕴含了无穷无尽的太阳真火与大日精华,这些太阳真火与大日精华更是凝聚成为种种不可思议的火焰生灵,比起月亮表面却是多了无穷的生机,显得更加热闹,也更加的有趣。

    他们几人出现的位置乃是在那凌霄殿之前。

    这次却不需要罗浮引路了。

    罗帆抬手轻按,这前方的凌霄殿大门便微微一震,轰然打开,喜庆的大红色从那大门之中透出。

    罗帆也懒得管是否恰当,当下便带着他们几人进入了这凌霄殿之中。

    凌霄殿与广寒宫在表面看来却是颇为相似,也是方形结构,也是酷似罗帆所炼制的那虚空无极宫。

    但里面的差别却是极大。

    面积更广,而且环境也因为举行婚礼的缘故而被改得几乎完全看不出原本的形态了。

    此时此刻,这凌霄殿的小天地之内,几乎所有的黄巾力士都是在忙碌着。

    这种忙碌却很是正常。

    毕竟,昨日可是宴请了数十万的先天神祇,即便是先天神祇都没有吃太多东西,没有丢什么垃圾,但想要将桌椅板凳之类的东西收拾完,却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这数百黄巾力士想要一夜时间收拾完毕,那也只是妄想。此时自然只能是都在收拾了。

    罗帆踏入这凌霄殿之后,并没有迟疑,双眼之中金光银光闪烁,整个凌霄殿内部空间便出现了大变样。

    变成了由无数线条与无数发光的节点构造而成。

    罗帆抬脚带着罗浮三人踩踏大地而走,足足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步,走了一个多时辰,方才将这小天地走了一圈,重新回到了他原来进入的位置。

    这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步之中,罗帆的每一步,都是踩踏在一个节点之上。

    这凌霄殿的面积比起广寒宫要大上许多,其中所拥有的节点也比起广寒宫要多上十倍,复杂上十倍以上。若是只是踩踏一千二百九十六个节点,根本便无法做到将这些节点的影响范围波及到整个小天地!

    再加上这凌霄殿此时的时光流速虽被罗帆扭曲成为与洪荒天地之间相同,但其本身毕竟能够扭曲时光,能够加快时光流速。这也使得其比起广寒宫要复杂上十倍以上!

    正因为这种种,方才使得罗帆必须踏出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步,方才能够完成将整个小天地包裹的目标!

    待得罗帆走完这一万两千九百六十步的瞬间,这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节点猛然浮现出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脚印出来!

    这些脚印爆发出金色的光芒,化为一道道光柱冲天而起,接天连地。

    这些脚印,也都是由最细小的线条密密麻麻勾勒而成,也是一个个繁复玄奥的符篆!

    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脚印,便是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符篆!这之中,也没有任何两个符篆是相同的,甚至也没有任何两个符篆有着一丝丝相似。

    但他们的本质,却也是一般无二,也如同从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角度来演化大道一般,玄之又玄,妙不可言!

    在罗帆踩踏广寒宫的小天地与凌霄殿中的小天地之时,罗浮、广菩、罗纯阳三人都如同木偶一般,双眼茫然的随着罗帆而走。

    虽说脚步无法向罗帆这般那么精准的踩踏节点,但其频率也因为跟随着罗帆的频率而显得颇为玄奥,好似蕴含了某种玄奇奥妙一般。

    而他们三人的心神,更是在这过程之中陷入了某种迷迷糊糊,似梦似醒,若有若无,好似在接受无穷无尽信息,有好似陷入了一片空虚,无有任何心念能够转动的状态之中。

    即便是罗帆离开广寒宫,跨越星空来到太阳之上,进入凌霄殿的过程之中也是一样,依然是处于这般不可思议的状态之中!

    待得罗帆将那凌霄殿之内的一万两千九百六十个节点踩踏完毕的瞬间,他们三人方才如同大梦初醒一般,双眼之中神光一凝,忽然清醒过来。

    便在他们清醒过来的瞬间,他们体内原本内敛的气息猛然一爆,瞬间席卷而出。

    他们三人之中,罗浮与广菩都已是证得地仙道果,虽说只是散仙之境而已,但却都比起一般散仙之境的先天神祇强上不知多少倍,其气息之强,已是惊天动地,整个凌霄殿内部小天地都充斥在他们的气息之中,甚至开始微微的晃动起来。而罗纯阳虽说只是刚刚突破返先之境达到渡厄之境,但其基础夯实无比,其气息虽比起罗浮与广菩差上无数,但也绝称不上弱,在罗浮与广菩的气息之中依然是显得十分显眼,也一样是波及了整个小天地,让这整个小天地都受到其影响!

    他们三人的气息一散即收。

    转眼间便重新收敛回去,让他们三人再不显得有丝毫不同于常人之处。

    只是,通过这刺激激荡之后,他们三人的目光都有了微微的改变。

    并不是其中光芒旺盛了多少,也不是他们的神光强大了多少,而是都多了一种,好似明白了某些之前所不明白的东西,似乎有所悟,有所得的感觉。

    罗帆一扫他们三人的变化,心中颇为满意。

    他们如此变化,他自然是知晓他们到底是发生了何等变化。这分明便是他们三人在之前随着他踩踏小天地化出立体符篆的过程之中,心神意念随着他的动作而受到了洗礼,虽说无法真正悟出他在这过程之中所应用的种种天地玄奥,却也能勉强明了其中一丝丝奥秘,通过这些动作在他们心神意念渗出留下了点点痕迹,让他们看到了日后提升的点点方向。

    这虽说不是什么大进步,但毕竟也算是进步。

    这三人,罗浮乃是他的儿子,广菩即是他的弟子,又是他的儿媳,罗纯阳更是他的孙子。他自然会不遗余力的,抓紧一切机会提升他们的力量,让他们在求道之路上走得更远了。

    “仔细看好了,我现在要将广寒宫与凌霄殿融合在一处!将之开辟成为一个另类的小千世界!你们二人乃是这两个宫殿的开辟者,也唯有你们能够从中悟出东西,不要让为父失望了!”罗帆轻喝一声。

    这一声轻喝,瞬间便将罗浮与广菩两人惊醒过来,让他们两人双眼大亮。

    “是,孩儿定不会让父亲失望!”罗浮与广菩同时叫道。

    说着,双眼紧紧的盯着罗帆的每一个动作。

    【提供无广告弹窗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