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八十一章 门户

第两千七百八十一章 门户

    当下,罗帆心中微动,那一点烟尘便在他眼中快速放大,原本存在于这一点烟尘内部的,那无穷无尽的道理与玄奥在这瞬间开始快速的放大,原本完全无法分辨的种种细节,都在这瞬间展露了出来。

    “并非是独立的个体,而是某种投影……”仔细分辨一番之后,他便对这点烟尘有着更深入的了解,明白了这烟尘的根本本质到底是什么。

    这点烟尘,却赫然只不过是一种投影而已,其根源,终究还是外界的某种存在。

    而这种外界的某种存在,极有可能便是这一方天地!

    毕竟,这点烟尘之中所蕴含的乃是这一方天地之中的一切道理,一切玄奥。这样的存在,若是以其他事物的投影有些难以说通,但若是以这天地的投影来解释的话,却就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不过,这种本质,并不会对罗帆现在所想要做的事情造成阻碍。

    在这时候,他心中微动,心中思维闪动,无数种想法不断的涌现出来。

    很快的,一道与眼前这一点烟尘结合无比紧密,甚至可以说完全为这点烟尘而生的法诀出现在他的心中。

    “这样应该就可以了……”他这样想着,顺手一拍,那点烟尘便重新回到了那修士崩散所化的烟尘。紧接着,那修士崩解所化的烟尘也开始快速的凝聚,转眼就已经是重新恢复了最开始的,那修士原本的模样了。

    紧接着,其他诸多修士所化的烟尘也发生类似的变化,同样是在转眼间就已经是完全恢复了一开始的模样了。

    当然,这种模样,很不符合罗帆的审美便是了……

    将这些修士重新恢复过来之后,罗帆的动作没有停下,而是顺便向着眼前这些修士一指,直接将自己之前所创造出来的,那一道专门针对那点烟尘的法诀直接灌入这些修士的心间!

    随着这种变化,那些修士一个个的身体微微一颤,哪怕是身体处于一种时空都被凝滞的状态,但也似乎若有所觉。

    “看看效果如何吧。”心中这样想着,罗帆再度一挥手,这些修士,便一闪之间,直接来到了这圣山的山脚下!

    出现在了,他们一开始出现的那一处位置……

    随着回到原来的位置,罗帆原本加载在他们身上的那种限制,那种凝结时空的限制,也随着完全放松下来。

    这些修士,瞬间便恢复了意识。

    “我好想领悟到了什么……”接着,这些修士一个个的眼中闪现出一种莫名的惊喜。

    他们在方才的整个过程之中虽然连身体乃至神魂都被罗帆拆过了,但事实上,在这过程之中,他们却完全没有任何感觉。

    甚至连时光流逝的感觉,都没有半点!

    对于他们来说,自己一直是在这里,一直是在观望着前方那一座圣山,一直是在体悟着那圣山之上所透出的那种种难以用言语描述的道理与玄妙!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遥遥观看的罗帆却只是淡淡一笑。

    这时候,这些修士的心中,同时浮现出了之前罗帆专门打入他们心中的那一道法诀,这法诀的来源,他们完全找不出来。感觉上就是,上一瞬间自己还没有得到这一道法诀,但下一瞬间,甚至都没有晃神的感觉,这一道法诀就已经出现在他们的心底了。

    如此的突兀,又如此的自然……

    怪异非常,让他们却只能够将这当成是圣山的赐予了。

    这些修士看看彼此,都发现彼此的细微变化,心中都有了猜测,可能众人都有了收获。

    不过,他们虽然一路上合作良久,但终究还是竞争对手,在这时候,他们却也没有太多交流的想法,一个个的都开始努力的研究那一道法诀了。

    这一道法诀极为奇妙,似乎需要在自己的体内测算出一座极为隐秘的门户,然后将这一个门户关上。等到将这门户关上之后,按照法诀的说法,似乎就能够看到完全不同的天地!

    对于这从圣山上所得到的法诀,他们却是无比的信任。

    哪怕是这一道法诀与他们理解当中的正常的法诀有些不同。正常的法诀若是要找到体内的什么门户的话,不是应该将其打开才是?这一道法诀却是完全相反,根本不需要打开,反而是需要将那门户关上……

    不过,因为这法诀来自这圣山,他们却是半点怀疑都没有。

    这时候只是一心的按照法诀的要求开始在自己的身体内部,神魂深处,心灵深处,不断的测算寻找着那一座门户的存在。

    在这圣山旁边,他们似乎能够得到某种无言的加持。

    这种加持,使得他们修行起来速度却是快得超乎想象。

    正常来说,若是在其他地方,他们想要将这一道法诀修炼出成就,怕是需要耗费个几万年以上的时间才可能做到。

    但,在这时候,在这一座圣山脚下,他们之中,哪怕是耗费时间最长的,也不过是耗费了三日时间,便测算出了那一座门户的存在!

    而当看到那一座门户的瞬间,这些修士也都明白了为何要将那一座门户给关上了。

    因为,此时此刻,那门户根本就是完全敞开着。并且,更有着无穷无尽的恐怖风暴不断的从其中喷涌出来,不断的冲刷着他们所可能找到的一切,包括他们的身躯,包括他们的心灵,包括他们的神魂,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

    此时此刻,他们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这风暴的存在确确实实是给他们的身躯注入了强大的力量,但,同时,它也同样在破坏着他们的身躯,正在削弱着他们的潜力!

    “一定要关上!”在这瞬间,所有在这里的修士心中都下定了决心。

    虽然带来了强大的力量,但,对身躯的破坏,对潜力的削弱,却是实实在在的!相比于所带来的好处,这种弊端,显然是这些修士所更加不愿意遭受到的!

    有着这样的想法,他们却就更加不敢分心了。

    当下,按照那法诀,开始不断的运转自己的一切,极力的要将那门户关上。

    发现这门户和将这门户关上,这两者的难度显然是完全不同的。就像是看到一座山和将这一座山抬起来的难度是完全不同的一样。

    想要将这门户关上,首先便需要挡住这其中时时刻刻冲出来的风暴!

    其次,便是要拥有推动那门户的门板的实力!

    现如今,这些修士之中,显然没有任何一个能够做得到。哪怕是,有着那法诀作为依凭,也是做不到……

    这些修士在这里足足尝试了数年之久,都没有办法有任何突破。

    最多最多的,也不过是能够在那风暴之中前进多一点距离而已,到哪哪怕是距离那门户最近的,也依然距离那门户足足有着十来米的距离!

    这样的距离,却不足以然这些修士接触那门户,更不足以让他们将这门户重新关上。

    “看来,光是凭借我们自己的实力是做不到的。”这时候,一名修士叹息一声。

    几年下来,他们就算是再迟钝之人也能够猜出其他人所得到的应当就和自己所得到的差不多了。而这时候,他们一个个的在这法诀的修行上陷入**颈,哪怕是心中依然对其他修士有着戒备,却也只能够先暂时放下这种戒备,好好的彼此交流一番了。

    听到他的这话,其他修士都恍然,一个个的从那努力修行的状态之中恢复过来。

    “道友有什么提议?”另一名修士这样问道。

    “我还差十八米。”那最先开始的修士这样道。其他修士一听,先是一愣,接着一个个的恍然。再接着,便开始一个个的报出一个距离。

    显然,他们却都已经是有了默契。这个距离,显然便是他们距离那门户的距离所在了。

    而通过彼此的确认,他们却就将目光转向其中一名修士。这一名修士距离那门户的距离,只有十一米而已。

    在所有修士之中,他距离那门户的距离,却是最近的!

    而这极有可能代表着这修士的前进方法比他们要优秀!

    在这时候,众多已经陷入**颈之中的修士,显然就将自己的目标放在了他的身上。

    那修士既然敢说出来,自然便有着自己的想法,在这时候他看着众人看向他的模样,叹息一声,道:“几位道友不不必如此看我,我既然敢说出来,自然便表示我的办法,已经没有效果了?”

    听到这话,其他人不由得都有些失望。

    不过,也不至于完全就不在意这修士的方法,而是一个个期待的看着这修士。

    “既然诸位道友愿意开口,想来都有着合作之意,不如我等论道一番如何?”这时候,又有一名修士这样说道。

    他的这话,却是得到了所有修士的附和。

    论道的内容,自然便是有关那一道法诀。论道的方式,自然便是讲述自己对那一道法诀的理解,对那一道法诀修炼过程的种种感悟了。

    通过彼此交流理解,交流感悟,来达到让众人对那一道法诀的理解都得到加深的结果!

    而一旦对那一道法诀的理解得到加深,那么,找到更有效率的办法,显然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

    这一场论道,一个持续就是几个月过去了。

    这些诶修士乃是不同的个体,自己的修炼功法都与其他人有着极大的不同。对于修行的理解,对于世界的理解,对于天地的理解,都有着自己的特色。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同一道法诀的理解,自然便也是有着不小的差别的。

    而这些差别所在,显然便是对于这众多修士来说最优价值之物了。

    毕竟,通过这种差别,任何一名修士都能够开拓眼界。而眼界一旦开拓,灵感便会增加,灵感增加,对那一道法诀的修行,自然便会得到提速……

    而这种不同的视角,显然是不以修士自身的对那术法道理接极限来决定的。

    在这一道术法上的造诣不够的修士,并不一定其观点便差,并不一定其看法便没有特别之处!

    正是因为如此,那已经是在这方面的造诣最为高深,自身的意念已经最为接近那门户的修士,也有着兴趣与其他修士论道。

    当然,造诣高便是造诣高,那距离门户越近的修士,其见解相对来说自然便越有价值,毕竟,从某方面来说,这种见解,已经可以确认是相对正确的了。

    因此,自身的意念越是靠近那门户的修士,在这过程之中就越是受到重视,便有越多修士将自己的目光放在他身上。

    通过这一番持续了几个月的论道交流之后,每一名修士对于那一道法诀的理解都得到了加深。

    而这种加深的表现便在于,他们的意念与那门户之家的距离之上。

    在这样一番论道之后,任何一名修士,都已经是能够将自己的意念突破进入了那门户周围十米的范围之中了。

    虽然或许算不得很大,但,这至少表明,他们的这种论道交流,是有价值的!

    “感觉,应该已经到极限了。”这时候,一名修士叹息一声。

    距离当初已经是又过去了数日。这数日之间,众人都已经是间自己在之前数月论道之中的收获完全消化,化作了自身更进一步的资粮了。

    但,那是这样,距离真正关上那门户,也依然有着极为遥远的差距。

    别忘了,接触到那门户,不过是第一步而已。接下来还需要推动门户的门板,硬着那风暴而上,把所有的风暴挡在门户背后!

    “或许,只能够用外力了。”他看看其他修士依然在努力的身影,叹息一声,抬头看向天空之上,那这时候已经完全看不见,完全被迷雾遮掩住的,那属于他的星辰世界!

    那星辰世界虽然在他进入新的轮回的时候已经是和他剥离开来,不再是以完全属于他的世界的身份而存在。

    但,终究是他一点点构筑而成的世界,作为创造者,他的权限,终究不可能那么容易的就被模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