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七百九十六章 己所不欲

第两千七百九十六章 己所不欲

    天地一直是在完善,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自然也就一直在完善,一直在改变!则之世界观一直在改变,那么,那度过第五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想要寻找到一个能够影响,能够桎梏则之天地的天地,显然就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了……

    之前已经说过,天地处于变动状态的时候,那种找寻,是不可能有结果的……

    而度过第五次天地大劫的天地找不到这种中转的天地,当然便再不可能真正影响到则之天地,自然也就让这则之天地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算是得到了独立,不再被接入那天地金字塔结构之中了。

    明白这一点,罗帆却是暗自松了口气,只感觉自己的前途变得无比的光明起来。

    世界观得到成长,要转化为力量的成长,道行境界的成长,这显然还需要一个过程。

    至少,不可能是世界观一个改变,道行境界就立马升华到一个全新的层次!那中间,却必然还需要有着一个消化的过程,一个将那世界观与道行境界联系起来的一个过程……

    特别是,在这时候,在罗帆的则之世界观所得到的那些观念不过是一种临时的观念,不过是一种暂时的过度的情况下,更是如此。

    毕竟,他需要分辨出其中哪些是永恒的,哪些是需要过一段时间便替换掉的。或者说,哪些若是真正将其与则之世界观完全融合会对自己形成污染的!

    需要进行这样的过程,使得这时候罗帆的道行境界,却尚且没有获得多大的提升。

    想要直接以提升之后的道行境界直接看透一切,打破一切,最终将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完全消除,暂时来说,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下,在发现自己暂时摆脱了那天地金字塔结构之后,罗帆便开始将注意力重新放在自己的则之天地之上,努力的感应则之天地的任何一点细微变化。通过这种感应,他仔细的体悟自己的则之世界观,体会则之世界观与真实的天地如何联系,体会世界观之中那些新的细节如何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威能,实实在在的力量!

    这些,并不简单,对于罗帆而言,也是如此。

    在他这样的感应之中,时光渐渐的流逝,这天地的变化也在不断的持续着。

    那来自劫数层的种种奖励威能并不可能永无止境的出现。

    哪怕是这则之天地似乎要永无止境的变化下去,也是如此!

    不过是短短的数年而已,那种从劫数层之中源源不断出现,又源源不断注入这则之天地之中的那种奖励威能终于开始渐渐消失。

    等到所有的威能消失的时候,这则之天地相比于原来已经是又增强了数分。

    现如今的这则之天地,却已经是完全凌驾于当初那拥有星辰世界的那一方天地之上,而且是远远凌驾于那之上的地步!

    而这时候,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那众多天地开辟者的眼中,那则之天地的变化却依然没有停止下来。依然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天地身影不断的从虚幻之中走出来,堆积在那则之天地周围,成为他们所见视界之中的一部分,接连不断的壮大着那个则之天地,也不断的增强则之天地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比重!

    “看来,可能会永无止境的持续下去啊。”一名天地开辟者喃喃着,神色当中显现出一种若有所思夹杂着震撼的神色。

    虽然这种永无止境的变化到底代表着什么,其具体的原因是什么,但,一方天地在宏观上居然能够获得这种永无止境的变化,这却已经是完全颠覆了几乎所有天地开辟者的观念!

    这时候出现在则之天地之上的这种变化,却是让他们感到有些无所适从起来。

    哪怕是,这种事情是发生在罗帆身上,是发生在则之天地之上,也是如此!

    这时候,不光是这一名天地开辟者心情复杂,任何能够看到这一幕,能够推算出这种永无止尽度过是天地开辟者,都感受到这样的震撼出现在自己的心中。

    “我们与他的差距,比起想象当中的要大啊……”这时候,终于有天地开辟者再一次强调这已经在他们的心中存在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认识。

    在这样的强调之下,那些听到这个的天地开辟者更是一个个的苦笑起来。

    有着一些天地开辟者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则之天地旁边的,那一处迷雾之中。

    那一处迷雾,相比于当初,却已经是又缩小了不知多少万倍了。

    这种缩小的程度,感觉上,就像是那一处迷雾原本与这交通网络层的距离被拉远了不知多少万倍一般。

    若不是那些天地开辟者没有一个是寻常的,任何一个都能够轻轻松松的发现再细微的实体事物的话,这时候,他们说不定就已经是完全看不清楚那一处位置有着迷雾存在了。

    而那种这交通网络层的核心已经不是则之天地的感觉,在这时候更是已经缩减了不知多少倍了。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奇妙,让他们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错觉。

    “看来,他这一次取得的胜利,相比于上一次更加显著。”有那笃定有着更高层的争斗存在的天地开辟者这时候忍不住感慨以上。

    在这种感慨这种,有些天地开辟者生出了更强的斗志,想要与那则之天地战斗,想要与罗帆争斗的更强斗志。但有些天地开辟者心中却是产生了难以抵挡的挫败情绪,只感觉自己的一切,似乎都已经是陷入了绝望之中了。

    这两种基于同一个事实所产生的不同情绪,代表着不同天地开辟者的不同心性,代表着他们对于同一个事实的不同理解。

    对于那些产生强烈斗志的天地开辟者来说,罗帆的胜利,是给了他们极大的鼓舞,让他们明白,弱者,也能够得到胜利。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对于反抗罗帆,自然也生出了许多斗志。

    毕竟,那种被鼓舞的斗志,可不会因为针对目标的不同而有所改变。哪怕,针对的目标乃是鼓舞他们斗志的存在,也是如此。

    但,对于那些生出绝望的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所看到的,却就只是罗帆的强大而已!

    因为罗帆的强大,使得他们在这过程之中感受到自己的无力,进而因为这种无力而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绝望……

    这两种不同的心性,对于这些天地开辟者来说,显然便将他们区分开来,让彼此之间的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距离变得愈发的遥远了。

    不过,对于这些天地开辟者来说,分离,显然是他们彼此都想要的。

    那些拥有斗志的天地开辟者对于自身远离绝望对他天地开辟者显然是乐见其成,毕竟,那些绝望的天地开辟者对他们来说却就是毒瘤,是可能影响他们斗志,可能消磨他们信心的毒瘤!

    而对于那些绝望的天地开辟者来说,远离那些充满斗志的天地开辟者同样也是一件好事。因为,那些充满斗志的天地开辟者在他们眼中乃是可能给他们带来危险,可能让他们遭遇到罗帆打击的危险源头!

    如此这般一来,这交通网络层,不知不觉间便已经是分成了三个阵营。

    那些依然是一片迷惘,没有意识到罗帆的则之天地的变化,意识到这交通网络层的核心偏移所产生的变化到底是代表着什么的那些天地开辟者。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来说,这交通网络层的一切都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罗帆的则之天地的变化,顶多也不过是代表着,他度过了一次天地大劫而已……

    对于这样的天地开辟者来说,这交通网络层和以前根本没有任何区别,他们的位置,自然也就不会有所移动了。

    而另一个阵营,便是那些充满斗志的天地开辟者。充满斗志的天地开辟者,他们对于罗帆却是有了更强的反抗之心。这种反抗之心,使得他们的天地开始不由自主的排斥罗帆的则之天地!

    而剩下的那个阵营,便是那些绝望的天地开辟者,这些绝望的天地开辟者对于罗帆的则之天地已经是完全没有任何反抗之心,已经是完全屈服了。

    如此这般一来,这三者之间的位置分布,却就可想而知了。

    那些充满斗志的,对反抗罗帆更加有信心的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天地,自然而然的就远离了则之天地,出现在这交通网络层的最外面一圈。

    而那些迷惘的,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不知道那则之天地的变化代表着什么的天地开辟者,其天地却就留在原地,也即是,留在比那有着反抗之心的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天地更往里的一层位置。

    之后,更往里的,便是那些已经绝望的天地开辟者了……

    如此这般,整体上由里到外的分层三层,内,中,外,总共三个阵营!

    这种分布,并非是那些天地开辟者自己的意愿,而是完全按照他们自己的潜意识,按照他们自身对于则之天地的态度来决定的。

    当然,这诸多天地开辟者虽然彼此的心态都有了变化,但却终究没有一个能够如同罗帆一般认清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天地的结构本质。

    因此,自然也就认不清这时候加载在他们身上的,那从罗帆的则之天地所延伸出来的枷锁!

    而且,因为罗帆的则之天地已经是度过了第三次天地大劫,这时候,在这交通网络层之外,却是有着密密麻麻的巨量天地正等待着接入则之天地的枷锁。

    事实上,现如今其实也已经是有着许多天地已经是自主的接入了这枷锁之上了。

    只不过,因为这种枷锁极为微妙,乃是一种比共鸣更加深层,更加隐晦的联系,因此,这种枷锁虽然已经建立起来了。但这些天地却依然没有接入交通网络层之中,依然没有真正的被在这里的诸多天地开辟者所看到。

    当然,对于罗帆来说,想要达到这个目的,却只需要一个天道化身,甚至一个意念过去也就可以了。

    毕竟,枷锁的存在,本身就代表着影响,代表着则之天地对那些天地自身的影响。

    这种影响,对于那些没有意识到这种枷锁存在的天地来说没有意义。但,对于已经清楚意识到这种枷锁存在的罗帆而言,这种枷锁的用处却就相当繁多了。

    他只需要一个念头过去,便能够轻松的改变那枷锁的作用方式,对那被枷锁桎梏的天地进行一定的改变。

    这种改变不用太大,甚至不用多明显,只需要让那一方天地的共鸣特质稍稍变幻一点,与这交通网络层联系在一起,那也就可以了。

    到得那个时候,那天地自然而然的便会接入这交通网络层,出现在这时候尚且没有出现的,那交通网络层的空白之处!

    当然,对于这一点,现如今的罗帆尚且没有时间去理会。

    他讨厌别的天地附加在他则之天地之上的枷锁,甚至到了深恶痛绝的地步,但,这并不代表着他就排斥自身的天地对其他天地施加枷锁,排斥自身的天地影响其他天地,排斥自己对其他天地的掌控!

    至于那种,你不能这么做,你这么做和其他人有什么区别?这种矫情的设定,他显然是没有的。

    生存,本身就是这么残酷,你不愿意承受的,要施加在别人身上,才能够获得生存!

    这时候,对于罗帆来说,别的天地施加在他的则之天地之上的枷锁,对他来说乃是限制,乃是桎梏,乃是深恶痛绝的,是对自己提升,自己生存,自己更进一步的阻碍。但,自己施加在其他天地之上的枷锁,自己对其他天地的影响,却就是一种助力获得的手段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自然是要排斥其他天地对自身天地的影响,其他天地对自身天地施加的枷锁,而努力的对其他天地施加影响,施加枷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