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章 惊异发现

第两千八百章 惊异发现

    这种种扭曲,不断的向着四面八方传递。

    周围那些天地自然不可能那么巧的就将有受到波及的位置空出来了。在这过程之中,依然是有些天地处于那种波动的影响范围,在那种波动的影响之下开始扭曲,开始崩溃起来,眼看着没有覆灭于天地大劫之中,反而是要覆灭于罗帆则之天地的这种微妙变化之下了……

    好在,这些距离罗帆则之天地最近的天地,本身都是已经与罗帆有所交易的,也即是,已经是拥有着则之天地的天道化身的天地。

    在这时候,在其中的,属于则之天地的天道化身却是开始采取行动,操纵着那天地的力量、威能,开始施展种种变化,以种种微妙的手段,难以言喻的威能,让那些天地顺从恐怖波动的扭曲变幻,艰难的在那种波动的影响之下保住了那天地。

    至少,让那些天地不至于完全崩溃……

    至于损失,却就在所难免了。

    这种影响,甚至动摇了整个交通网络层的根基,让整个交通网络层都开始随着微微震颤起来,诸多天地彼此之间的联系,彼此之间的道路,都似乎在这时候开始被蒙上了某种奇异的烟雾了一般……

    这种情况,让那诸多天地开辟者心中更是笼罩上了一种强烈的不安。

    交通网络层的存在对于这众多天地开辟者来说,既是束缚,也是一种支撑。束缚乃是因为这交通网络层的存在是因为那则之天地,而这时候,他们对于则之天地,对于罗帆,都已经是产生了诸多疑虑,已经是再不敢相信罗帆了。而支撑,却是因为,正是因为这交通网络层的存在,方才使得他们不至于孤独,方才使得他们能够与其他诸多天地开辟者有所交流,方才使得他们能够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找到同类!

    若是没有了交通网络层,那么,他们不一定能够摆脱罗帆的则之天地的影响,但,却一定会失去其他同伴,会失去正渐渐成为日常,成为他们理所当然接受的那诸多天地开辟者!

    认识到这种情况,那些天地开辟者怎能够不产生强烈的不安?

    在这种强烈的不安之下,有些天地开辟者开始彼此串联了。他们开始约定,在这交通网络层完全崩溃之后他们该如何联系,该如何重新建立类似的模拟混沌层……

    当然,这些只是少数的天地开辟者而已。

    更多的天地开辟者清楚的认识到想要串联的难度有多大,更是清楚的知道串联的危险有多强。因此在这时候都只是谨慎的观望而已,并没有真正采取行动。

    对于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种种情况,罗帆如同以前一般,完全没有去理会。

    这时候,他只是极力的收敛自身的种种,极力的将自身与则之天地分割开来。

    随着这种变化,从交通网络层看过去,那原本如同化作罗帆身躯一般的则之天地已经是重新恢复了之前的模样。那种好似化作了一个正在不断增长,不断膨胀的天地群一般的模样。

    而与此同时,那诸多平行所在彼此之间那种已经敞开来变成正常生灵都能够通过的联系,这时候便已经是重新缩了回去。

    虽然不至于完全消失,好像是不存在一般,但却也已经是再非一般生灵所能够通过的了。

    在这种改变之下,这整方则之天地的巨变开始渐渐的放缓。虽然不同平行所在之中的生灵进入其他平行所在所产生的影响将是源源不断的,但在那平行所在自身的影响之下,这种影响却只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不断的消弭。因为有着诸多平行所在之间的联系存在,这种影响最终不可能完全消失,但却也已经不至于造成之前那种危险了。

    完全恢复过来之后,罗帆长呼出一口气“差点便被反噬了。”

    他此时此刻真切的感受到自己需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重新整理自己的世界观,整理自己的道行境界。

    他用临时的观念来弥补自己的世界观虽然一时间让他得到了无尽的好处,但其实这也是种下了隐患。若是不加理会的话,方才那种变化就是最有可能出现的结果。一旦他什么时候不够警惕,那说不定自身便要反过来被那些世界观所完全改变,变得不再是自我了。

    从某方面来说,他之前的行为可以说就是得不偿失。

    但,显然的,这种做法却又是再所难免的。

    至少,以他现在的认知来说,方才那种明显有许多隐患的修行方式,却是根本无法避免的修行方式。

    原因无他,因为他需要一个基础,需要一个框架!

    哪怕是这个基础,这个框架有着太多太多的问题,但,那也是不可或缺的!

    就像是建立一栋几十层楼高的建筑一般,最初的设计图难道一下子就能够出来?!难道只是下笔,马上就能够完美的得到最后的设计图?!

    真正的设计图,总归是需要一次次的设计,一次次的修改,一次次的完善方才可能成型的。

    而对于罗帆来说,这时候他的则之世界观就是最初的设计图,是最基础的一个结构!

    若是没有这个最初的设计图,他在什么样的基础上来修改这些设计,他以什么样的基础来完善这诸多观念?!

    所以,哪怕是这些观念有着诸多隐患,可能最终改变他自己的思维,改变他的意志,但,这些却是不可避免的,哪怕是有着这样的危险,他也必须去做!

    好在,他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并没有如同其他修士一般完全没有感觉到异常。只要他能够清楚的认识到这个,就相当于清楚的知道某设计图之中的不完善之处,清楚的明白其中该修改之处!

    这简直就相当于将可能有隐患之处给完全标示出来了。

    这样的话,受到影响的可能性,却就比寻常小了许多。至少,只要罗帆不是太过疏忽的话,却不至于真的受到影响,真的得到无可挽回的结果。

    好好的整理一番那诸多观念,仔细的体会诸多观念的种种情况之后,罗帆方才放松了下来。

    至少目前来说,尚且没有真正的影响波及他的自我。

    心中放松之下,他方才注意到了此时此刻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情况。

    罗帆乃是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核心,主宰,甚至是整个交通网络层的创造者。这样的他,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变化,哪里有能够躲过他探查的?!

    以他的能力,瞬息间,就已经是完全明白了这些时日这交通网络层之中诸多天地的变化,明白了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顾忌。

    在这瞬间,他面上神色微微一变“发展太快了,正常来说没有千万年,不至于如此!”在这瞬间,他没有直接怪罪其他天地开辟者,而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不对。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开辟者能够发现异常,能够对他生出戒备,甚至开始排斥他,这是很正常的。毕竟,这交通网络层的本质摆在这里。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罗帆的则之天地凌驾于诸多天地之上的情况,更是完全没有任何掩饰。

    在这样的情况下,那些天地开辟者时间长了,能够感觉到异常,因此而对罗帆生出不满,对则之天地生出排斥,这半点都不值得惊讶。

    但,按照他的推算,这种思想完全爆发出来,至少还需要千万年以上的时光。但这时候,这交通网络层之中才过去多久而已?不过是短短的十几万年罢了……十几万年时间而已,他们居然就已经是完成了之前需要千万年之久方才可能得到的思想转变。

    这种情况,怎么看怎么不对劲啊!

    “是某种枷锁,还是其他?”罗帆心中想着,无比细致的感应这交通网络层,体会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任何一点最细微的变化。

    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都是在他的感应之中,在这时候,在他的意志之下,其中的一切隐藏着的秘密都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在这个时候,在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众多天地开辟者都清晰的感受到某种意志正在从里到外的探查他们的一切秘密!这种探查的力度,相比于之前他们所感应到的那种波动却是要强烈不知多少万倍!

    在这个瞬间,他们能够清清楚楚的感觉到,自己的一切,都在对方眼中再无任何保留。

    “这是什么?!已经再无掩饰了吗?!”这些天地开辟者在这瞬间心中生出了无比强烈的愤怒。一种针对罗帆的愤怒,一种针对自己命运的愤怒!

    要知道,对于这些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本身其实是自视甚高的。作为天地的开辟者,作为无数生灵的创造者,他们绝不认为自己会比其他生灵要差。哪怕是罗帆,他们也只是认为自己暂时来说在实力上不如他而已,在本质上来说,他们却并不认为罗帆真的能够凌驾于他们之上!

    但,这时候,他们却是再一次的被侮辱了!在他们看来,这时候罗帆对他们的探查,就是直接侮辱他们!

    一股股愤怒的情绪从他们的心底涌现出来,渐渐的向着他们的天地涌过去,有些天地开辟者的怒气更是开始冲出自身的天地,开始向着交通网络层之中涌入,渐渐的波及越来越大范围的交通网络层,让越来越大范围的交通网络层在这时候开始受到侵染,渐渐的产生某种诸多天地开辟者都预料不到的变化。

    一种类似劫数威能的存在,从这些怒气之中衍生了出来……

    在这时候,罗帆瞬间便把握住了这些怒气。

    他的眉头微微一皱,眼中显现出淡淡的寒光“劫数层!”

    在这瞬间,他已经是把握住了这一切的根源,把握住了,之前让这交通网络层之中众多天地开辟者对他生出排斥,对他生出敌意的根源所在。

    这一切的根源,赫然便是那劫数层!

    或者说,是劫数威能!

    此时此刻,他却赫然感觉到,那诸多天地之中所蕴含的劫数威能,隐隐间已经是在进行着某种极为隐晦的共鸣。

    这种共鸣并不明显,甚至可以说是若有若无,似虚似实,若不是这时候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怒气所带来的种种威能,他说不定都无法感应到这种共鸣的存在!

    这种共鸣的效果不是其他,正是将那诸多天地当成是一个个单元,以那诸多天地之中的劫数威能作为最基础的细节,彼此之间联系在一起,银灰的共鸣之间,让诸多天地之中的劫数威能成为一个巨大整体的一小部分。

    而这个巨大整体的效果不是其他,正是,对这交通网络层施加劫数!让这交通网络层承受考验!

    “居然连模拟混沌层也要遭遇劫数?!”在这瞬间,罗帆就已经是找到了更深入的根源了。

    那劫数层显然不可能有生灵的意志。至少,在目前来说,罗帆尚且没有找到任何生灵意志的迹象。既然如此,那么就可以将那劫数层当成是没有生灵意志的某种规则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劫数层的任何变化,显然都是遵循规则而进行的。

    这劫数层开始对这交通网络层施加变化,开始将威能灌入这交通网络层之中,那显然便表明,对于劫数层的根本规则来说,这交通网络层,本身就是需要遭受这劫数威能的攻击,遭受这劫数威能的考验的!

    这种攻击,这种考验的效果相当的玄奇,相当的隐晦,甚至完全是一般天地开辟者所不能理解的。但,考验就是考验,攻击就是攻击,它的存在,必然便会渐渐改变交通网络层,渐渐的改变这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甚至其中的诸多天地开辟者!

    推而广之,这极有可能并不是交通网络层单独一个模拟混沌层的遭遇而已,极有可能,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一切模拟混沌层,都需要遭遇这么一遭,甚至,几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