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试探与应对

第两千八百一十四章 试探与应对

    这时候,愈发多的天地开辟者开始跃跃欲试起来了。

    不过,有着之前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教训在前面,哪怕是跃跃欲试,那些天地开辟者也绝不至于立马就采取行动,而是打算开始施展种种手段来进行试探,以寻找一个合适出手的机会……

    随着他们这种心态的出现,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气氛便不知不觉间发生了莫名的改变。

    原本交通网络层的平静,就像是一潭死水,所有人之所以保持平静,不采取行动的原因是因为完全失去了希望。而现如今,在气氛改变之后,整个交通网络层表面上同样是一片平静。但,这种平静却反而像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

    绝大多数的天地,都似乎正在窥伺着什么,似乎都在等待着什么时机的到来……

    那天道虽然对于天地的操纵能力方面不比之前的罗帆差上多少。但,他终究只是天道而已,哪怕是之前被罗帆赋予了诸多并非天道的权限,甚至将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许多事情都交给天道化身处理。但,天道就是天道,终究不可能因此而变成天地开辟者。

    既然非是天地开辟者,当然也就不可能拥有天地开辟者的气魄,不可能拥有天地开辟者的观念。他,甚至是连自己独特的世界观,都不具备!这样的天道,其做出的,自认为完美的种种选择,在真正的天地开辟者看来,便显得漏洞百出了。

    所以,这时候,这天道哪怕是犯下了那样的错误,哪怕是自身已经似乎成为了砧板上的鱼肉了,也依然没有半点察觉!而是依然以之前有着罗帆在背后当靠山的那种心态来看待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开辟者,甚至看待交通网络层之外的那无限天地!

    那些天地开辟者再怎么说,都是已经形成自己独特的世界观的存在。

    在心底隐隐确认罗帆可能出了事之后,他们所可能做出的试探,显然不可能单调。直接以感知去探索那则之天地这一种选择,早已是在之前的那些天地开辟者证明了根本是不可行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所选择的,自然便是其他更加微妙的做法。

    这种更加微妙的做法,便是,通过自身的世界观,通过自身作为天地开辟者所掌握的,创世的玄妙威能,遥遥的影响那则之天地之中的种种微妙存在。

    通过这种影响,让那种微妙存在发生某种微妙的改变。

    最终通过这样的改变,窥探出一些他们所想要窥探的真相。

    比如,罗帆到底变得多虚弱……比如,这则之天地在之前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受损有多严重?又比如,他们什么时候有机会将则之天地毁灭……

    这种窥视,若是在之前,罗帆尚且在则之天地之中的时候,自然是算不得什么。

    以罗帆对则之天地的掌握,以他的则之世界观的完善,却是绝对能够将这种种完全不属于则之世界观的微妙变化瞬间锁定,甚至反过来通过这种微妙的变化入侵其源头天地,让那些天地开辟者偷鸡不成蚀把米。

    但,显然的,这时候,罗帆已经不在则之天地之中了。

    现如今的他,早已是进入了劫数层之内,甚至已经是在其中掀起了那些天地开辟者所完全不理解的战斗了。

    现如今,在这则之天地之中,掌握这整方则之天地一切权限的,却是连自身独特的世界观都没有的,天道!

    这样的情况下,这些天地开辟者所遥遥引导出来的微妙变化,却是完全没有遭遇任何阻碍,居然完全顺遂这些天地开辟者的心意,开始在则之天地之中展现出其最大的效果,让那种微妙变化居然出乎意料的,彻底成型!

    这种变化,让那些天地开辟者一时间都有些不敢相信。

    这本就只是试探手段而已。试探手段的意思是什么?那就是需要借助这种手段来看看对方的应对,再通过这种应对来看出一些自己原来所看不出来的东西……

    但现在,这种试探手段居然完全没有引发对方的任何反应,感觉上就好像那就是一个敞开来的公共厕所,任何人都能够进去走一遭,任何人去里面都能够完成自己的目的一般。这种感觉,让这些原本已经做好自己被硬怼回来的那些天地开辟者怎能不感到惊讶万分?!

    不过,显然的,罗帆的积威实在是太强太强了。

    别忘了,在之前,他们自从遭遇到罗帆之后,便几乎一直被玩弄于鼓掌之间,自身的天地被扭曲,自身的观念被扭曲,现如今更是直接被桎梏在这交通网络层,被其所延伸出来的枷锁牢牢锁住,连自己的性命,都只是因为他没有兴趣方才得以保存。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的存在早已是成为他们心中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的最大表现便是,他们甚至是做梦都要担心罗帆会忽然打上门来……

    如此这般一来,这则之天地现如今的变化,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来说,他们怎么可能因为一种出乎意料的变化就觉得罗帆没有反抗能力了?哪怕是,这种出乎意料的变化似乎只有毫无反抗能力的存在身上方才可能出现,也是如此。

    在这时候,诸多天地开辟者却是开始彼此串联,共享彼此试探的信息,商议下一次试探的方面。

    当然,毕竟试探的结果对他们来说相当完美,虽然因为罗帆的积威而不敢直接打上门去,但在这时候这诸多天地开辟者心中其实都是充满激荡的情绪的。

    在这个时候,他们心中其实凭空冒出了太多太多的灵感了。

    若是那人真的没有反抗能力了,那我们或许可以……

    越是猜想,他们便越是激动,隐隐间,甚至身体都有些颤抖起来了。

    当然,这样的诸多想法显然都有一个前提,那便是,罗帆要真的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了。一旦罗帆有任何一丝丝的反抗能力,他们这诸多想法便只是取死之道而已……所以,在真正实施这众多灵感之前,他们还有着许许多多的工作需要做。

    众多天地开辟者彼此串联商议的结果,显然都确认了彼此的想法。

    虽然尚且无法打破罗帆的积威,但,这种彼此确认的结果,却是给了他们更多的勇气。使得他们的试探行动,变得愈发的大胆了。

    种种千奇百怪的,根基于自身独特世界观所产生的种种微妙的威能开始被这些天地开辟者以极为隐晦的方式施展出来,不断的向着则之天地汇聚。

    这一次的情况却又与之前不同了。

    更加大胆的试探行动,所留下的痕迹自然便越明显。

    而越明显的痕迹,自然便越是容易被天道所感知到。

    因此,这一次,绝大多数的天地开辟者的试探,都被那掌握则之天地一切权限的天道所察觉了。

    这天道虽然并没有独特的世界观,但终究是则之天地的天道。在被罗帆赋予了则之天地的几乎一切权限之后,自然而然的便已经是能够调用一部分则之世界观的威能。至少,在一些比较明显的,有关世界观的威能所引起的变化,对于其来说,却是并不难以对付的。

    但,借来的威能,终究只是借来的而已,这种威能,相比于自身掌握的独特世界观所引发的种种威能来说,哪怕是那自身独特的世界观最为低劣的存在,也绝对是在灵活性,在适用性有着不小的差距的!

    所以,想要借助这种借来的,则之世界观的威能来与天地开辟者相持,这显然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但,显然的,这一次,那些天地开辟者所施展出来的手段,却已经是有一部分跨度太大,达到了这种借来的则之世界观所能够感知到的程度。

    因此,被那天道直接抓住,瞬间便被斩断了……

    一时间,在众多天地之间,许多天地开辟者忽然产生了极度恐慌的情绪。他们这时候甚至怀疑之前那一切变化是不是只是罗帆在钓鱼执法而已,瞬间便要完全掐断对则之天地的种种想法。只恨不得时光倒流,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甚至,便是那些试探没有被发现,没有被斩断的天地开辟者,也在这时候快速的回缩,收回自己的手段,警惕的看着那则之天地。

    显然,他们也在担心罗帆是在钓鱼执法。

    毕竟,现在他们的试探虽然没有被针对,但,谁知道那是不是只是顺序的问题而已?或许是因为自己当机立断,将手段收回得足够果断,这才让自己避免损失呢?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这些天地开辟者的选择如何,不言而喻。

    一时间,整个交通网络层的气氛再度变得惶惶不可终日起来,似乎有着莫名的恐慌在诸多天地之间酝酿,回荡着。

    诸多天地开辟者等待的,罗帆的反击,并没有降临。

    那天道虽然发现了那些天地开辟者以世界观所发出的,过于明显的试探,但终究只是借助罗帆的则之世界观而已。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以世界观所发出的试探的感知,就像是隔了迷雾去观看一朵鲜花,又像是隔靴挠痒,怎么都无法真切的落实到重点之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能够斩断这种联系,已经算是这天道对则之世界观的运用足够高明了。哪里还能够直接发现那些试探各自是来自哪些天地?无法确定这一点,自然也就不可能直接回溯那些天地去进行报复了。

    至于不管不顾,直接对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天地进行惩罚,这种事情更是想都不要想。

    别说这天道做不到,便是做得到,这样做也只会暴露自己的虚弱与无力而已,根本无法达到目的。

    相比之下,这样保持不动,反倒能够给那些天地开辟者更多的顾忌,虽然这种顾忌不可能持续太长时间,但至少在短时间内,不会出现什么问题。

    “没想到真正面对和隔了一层面对的差别居然这么大……”在则之天地之中,天道回忆之前的种种试探,心中产生了这样的想法,神色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原本,有着罗帆在后面支撑的时候,那诸多天地对他来说就像是臭水沟一般,在那些天地之中的天地开辟者,则像是臭水沟之中生存的臭虫一样。他想要怎么揉捏,便怎么揉捏,想要怎么夺取那些天地的权限,便怎么夺取,根本没有感受到有半点困难。但却没想到,失去了罗帆的支持,那些臭虫却就忽然变成了神龙,那臭水沟也忽然变成了天河,让他忽然感受到一种无法想象的无力感将他包裹!

    现如今,他已经是真切的感觉到自己的形势到底有多危险了。

    若是一不小心,自己怕就会被当成纸片一般完全撕碎了……

    在这个时候,他开始极力的感应那融入则之天地之中的则之世界观,努力的调动这种世界观的威能,让其处于绝对活跃的状态。

    则之世界观的威能,他是无法完美掌控的。他所能够做的,便只是勉强进行调动,勉强的让则之世界观按照其意思去发挥而已。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扭曲则之世界观的威能来进行对天地的防护,那们这个防护圈子,极有可能是筛子一般有着无数漏洞。

    若是一般存在,面对这种情况显然也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但,这天道终究是则之天地的天道,终究是罗帆从无到有构筑出来的奇妙存在。面对着这种绝对恶劣的形势,他却是想出了一个办法。这个办法,便是他这时候所做的,让融入则之天地之中的则之世界观变得活跃!

    通过这种变化,让则之世界观本身不再是如同之前那般被动的承受一切,而是开始变得主动起来。

    变得主动之后,这则之世界观虽然不至于获得什么灵性,什么意志,什么感知之类只有生灵所拥有的存在。但,却会获得一种对其他世界观的排斥效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