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非凡洪荒 > 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五章 天道之得

正文 第两千八百一十五章 天道之得

    这种排斥效果,使得任何世界观的威能一旦侵入这则之天地,便必然会引发这则之世界观的相应变化!

    这种变化,显然便是对天道最好的提示。

    对于平常毫无任何根基,显得无比隐晦的那种世界观威能所引起的变化,这天道因为乃是借来的世界观,所以不会有多少感觉。但,对于这种则之世界观的变化所引发的天地的变化,他却是不可能没有任何感应的!

    哪怕是,这种变化再微弱,也是如此……

    因此,可以说,将这则之世界观引动,让则之世界观变得主动,这显然就已经是这天道为了应对那诸多天地开辟者的试探所作出的,最好的应对方式了。

    随着这种变化出现,那天道稍稍放下心来。

    有了这个,对于他而言,自己的安全,至少在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面,应该是已经有了保障了。

    “世界观到底是什么……”稍稍安定下来之后,这天道却是开始思考这一个他在之前所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对于天道而言,世界观这种存在几乎就像是他手中,被他所完全掌控的一种精细的仪器。一直以来,他都能够轻易的借助这仪器做到无数这仪器本身所能够做到的诸多事情,甚至能够推陈出新,借助这仪器来制造一些新的仪器。

    但,事实上,他对于世界观本身的了解,就如同一个普通人对于手中那种精细仪器的了解一般。都是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的。

    也即是说,他们都是,知道怎么样的行为能够引发什么样的变化。什么样的准备能够引导向什么样的结果。

    但,为什么这种行为能够引发这样的变化,为什么这种准备能够引导向那个结果,对于其来说,显然就是一头雾水了。

    在之前,其只不过是天道,本身只是在帮助罗帆管理则之天地,甚至管理整个交通网络层的时候,这一切自然是无所谓。反正,不管如何,他都只是助手而已,哪里需要去操心罗帆这么一个主宰的问题?

    但现如今,他的身份已经是完全不一样了。他,已经是变成了这天地的主宰,占据了之前罗帆所在的那个位置!

    既然如此,罗帆之前的责任,自然也就是他的责任了。

    罗帆之前所遭遇的问题,自然也就需要这天道自己去解决了……

    如此这般一来,对于天道而言,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显然就已经是变成一个不可原谅的弊端了。

    渐渐认识到了自己身份的不同,自己责任的不同,这天道,却开始对世界观这种原来完全没有探究之物感兴趣了。

    当一名生灵开始领悟到世界观的重要之时,便代表着,他的视角已经是得到极大的扩展,代表着他的境界,已经是和原来完全不同了!

    这时候的天道,也正是如此。

    随着他开始思考世界观的奥妙,他却渐渐的发现,自身似乎已经是挣脱了某种无形的枷锁,似乎看到了一个全新的世界,全新的领域!

    “我也需要我自己的世界观!独特的,与任何人,哪怕是主人的世界观都完全不同的世界观!”这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浮现出来。

    随着这样的想法,他忽然间觉得,这则之天地,对自己似乎已经不再是之前那么重要了……

    对于一名已经开始整理自身独特世界观的存在来说。原来自己诞生的天地,就已经是开始降格,开始从原本不可或缺的根基,渐渐的降格成为一个自己心中感觉比较特别的天地了。

    天道的诞生方式虽然与自然诞生的生灵有所不同,乃是罗帆所制造出来的,甚至本质上都并不是生灵。但,这也并不代表则之天地对他而言会与故乡有所不同。甚至,相反的,对于天道而言,则之天地与其的关系,甚至比起普通生灵与自身诞生的天地的关系更加的亲密!

    毕竟,再怎么说,天道,本身都是一种仅次于大道的,掌握天地几乎一切权限的存在。

    对于这样的存在来说,天地,几乎可以被看做是其身体的一部分。这种关系,比起一般生灵看待家园的态度显然是有着极大的不同的。

    而这时候,随着自身对于世界观的感知有所不同,这种原本将则之天地当成是自己身躯的感觉,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是渐渐的在天道的心中消退。挣脱则之天地的限制,挣脱其中的则之世界观的限制,已经是不知不觉间成为他思维的主流了。

    从意识到世界观的重要,到这种挣脱则之天地桎梏的思维成为思维的主流,这则之天地之中的时光却是足足过去了数万年之久。

    这数万年时间,相对于交通网络层来说,也是足足有着数千年之多了。

    而在这一段时间里面,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开辟者,却没有任何一个敢于顶着当初天道所带给他们的危险而采取更多的行动来试探则之天地,试探作为天地主人的罗帆。

    这种选择其实很理所当然。

    毕竟,对于那些天地开辟者来说,之前那则之天地的反应已经是让他们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让他们甚至感觉自己是否会在当时就身死道消了。在这样的危险情绪之下,他们不等到这异常风波的余波泄尽,怎么可能再一次对则之天地采取行动?!

    而显然的,交通网络层的数千年时间,相对于已经是存活了不知多少亿兆年之久的那诸多天地开辟者来说,显然只是一段颇为短暂的时光。

    这样的时光,他们显然不认为当初所造成的余波已经泄尽……

    正是因为如此,这数千年之间,他们方才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哪怕是,心中其实有着怀疑,觉得当初并非是那些没有受损的天地开辟者反应太快,而是那则之天地的主宰根本没有发现那些天地开辟者的试探的缘故的天地开辟,在这段时间里面,也不敢轻易的挑衅则之天地。

    之所以这样,当然不是他们怂,而是因为,那猜测若是错误的话,对他们的危险实在是太大了!为了这个不靠谱的猜测,为了能够快那么一小会能够试探则之天地而冒这样的危险,这显然并不是一个聪明的选择。

    有了这样的看法之后,这些天地开辟者会做出这样的选择,却根本不值得惊讶。

    不过,显然的,随着时间的不断推移,自然会有越来越多的天地开辟者觉得余波泄尽,觉得风头已经过去,可以开始新一轮的试探了。

    因此,又是数百年过去,终于开始有天地开辟者决定不再等待下去,开始准备手段来尝试试探那则之天地,尝试看清那则之天地之中现在的情况!

    “若不是化身已经完全融入那些天地,我哪里需要怎么麻烦?”一名天地开辟者饶了千百万个圈子将自己世界观的威能点点滴滴的渗入那则之天地之中,心中却是充满了莫名的无奈。

    要知道,若是那化身还没有独立的话,他们想要完成对则之天地的试探,根本就不需要如同现在这么麻烦。那个时候,他们甚至不需要施展任何力量,只需要让自己的化身在则之天地之中调动一些资源,便能够自然而然的做到将自己的世界观给渗入其中,继而达到试探的效果。

    只可惜,在当初,他因为种种缘故,已经是将自己的化身给抛弃,现如今那些化身更是已经是化作那则之天地之中诸多平行存在之间的联系而存在了。想要找寻,想要感应,那难度却是大得近乎不可能!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连确认自己的化身在则之天地之中的位置都做不到,就更别谈重新掌控那化身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这时候只能够用这种复杂得让他都感到无聊,甚至在之前都不敢想象自己居然会为了这点小小的世界观的试探就付出这么多的努力……

    在他这样感慨着的同事,那则之天地之中开始有着某种无形的存在剧烈的翻涌起来。

    在这瞬间,正在努力整理自身独特世界观的那天道猛然一震,感知伴随着则之世界观的动荡向着这天地的某处平行存在汇聚而去,转眼间便锁定了某种引发这则之世界观动荡的源头存在!

    那是一种天道也无法理解,甚至不知道其本身存不存在的一种无形的存在!

    在这个瞬间,这种无形的存在被天道给完全封锁住,最终固定在那则之世界观之中,让那则之世界观在这瞬息间开始变得凝滞起来。

    似乎从原本的流水化作了钻石!

    在这瞬间,那绕过千百万个弯来运用自身的世界观来试探则之天地的那一名天地开辟者感到自己的尿都快下来了……

    “怎么回事!?这么强的反击,这么敏锐的反应,谁告诉我他出问题了的?!”他惊呼出来。

    惶惶如丧家之犬的将自己渗透进入那则之天地的存在瞬间斩断。

    随着这种存在被斩断,他就感觉到身体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像是有着某种存在硬生生的抓住他的身体向着两边撕扯开来,将其完全撕碎了一般!

    这种附加上了世界观的威能,本身展现出世界观本质的存在,可并不是感知那种能够随意分割的存在。将那种存在斩断,几乎可以说就是将自己世界观的一部分,甚至是将自己生命本质的一大部分给完全抛弃!

    这种感觉是如何的痛苦,不言而喻。

    可以说,这天地开辟者这时候没有陷入昏迷,没有就此思维崩溃,这已经是他下手极有分寸的缘故了。若不是他自己下手,而是其他存在在他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直接下手将其斩断,这时候他的状态绝对会恶劣上万倍以上!

    在这时候,那天地开辟者所在的那一方天地瞬间变得暗淡起来,光芒与其他天地的光芒交织在一处,最终化作寻常,好像是和其他天地没有任何变化一般,一眼看过去,根本无法将其从诸多天地之中分辨出来。

    甚至,便是那天地自身的位置,都已经是在这时候挪移开来,完全不在原来的位置了。

    显然,为了尽可能的混淆自身,避免被罗帆所发现,这天地开辟者却已经是做了自己所能够做的一切,甚至是做了许多原来自己以为自己绝对不可能去做的许多事情……

    在这时候,那天道却是长舒出一口气。

    至少目前来说,他之前的谋划是有效的。他对于那则之世界观的引动,显然已经是完成了他的预想,对于那些针对世界观的威能,其效果超乎想象的强大!

    “有了这一次,或许我能够安全的时间将变得更长……”经历了之前的那么长的上,他虽然尚且没有将自身的世界观给完全整理出来。但,却也已经是稍稍建立起了一个雏形了。

    这个雏形世界观,并不足以让他真正在这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立足,不足以让他在这里开天辟地,但却已经是让他不再是零。让他不再是完全没有机会脱离这则之天地,甚至脱离这交通网络层了。

    有了这样的基础,接下来,他所需要做的,便是不断难道培养,不断的壮大这个世界观雏形,让这个雏形能够最终化作完整的世界观。

    一旦到了那一步,可以说,他便将从此不再是天道,而是成为天地开辟者!

    将世界观的雏形培养壮大,这对于一般修士来说,相比于建立世界观的雏形简单许多倍,虽然,要繁杂麻烦许多。但从世界观的雏形一直到世界观完全确立,却只需要时光的积累,只需要足够多的精力投注就可以了。

    但,显然的,对于天道来说,情况显然完全不是这样。

    对于天道而言,建立世界观的雏形之后,方才是真正的难点到来的时机!对于他而言,相比于建立世界观的雏形,想要将这雏形培养壮大,那难度,却至少要提升个千万倍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