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 算计?

第两千八百一十九章 算计?

    因为这样的考量,天道方才选择这时候这样的做法。完全不顾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诸多天地开辟者的行动,只是一心的整理自己的世界观,完善自己的世界观雏形。

    这样的话,最理想的结果,自然是自己的世界观真正完善,从雏形真正化作完整的世界观之后,他们方才找上门来。那样的话,有着这则之天地的辅助,他却就有着足够的信心将一切天地开辟者完全镇服!

    当然,天道也是知道,这种最理想的结果是几乎不可能出现的。

    但,即便是最理想的结果不出现,对于他而言,培养壮大自身的世界观雏形,让自己的世界观得到充分的成长,在他们找上门来之时成长到足够的层次,对他的实力,也会有不小的促进作用,相比于分出自己的心神去关注外界来说,这种选择显然更加的积极。

    这时候,对于那交通网络层之中诸多天地的变化,这天道便是没有任何的察觉。

    那些天地彼此之间开始产生莫名的联动,诸多天地之间开始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奇妙威能开始在诸多天地之间缓缓流淌起来。

    十八种方案,针对则之天地,或者说则之世界观十八个不同的方面,那自然不可能是直接莽呼呼的冲上去抬手就打。

    在这其中,有着太多太多的讲究,太多太多的谋划。

    这时候,诸多天地开辟者便是在按照他们之前的讲究,之前的谋划行动着。

    在这种行动的过程之中,他们的世界观尽皆开始以某种微妙的方式产生共鸣。

    其中,选择不同方案的天地开辟者,其世界观共鸣的方式有着极大的差别。

    在这种共鸣之中,那些世界观之中开始有着若干观念开始渐渐的凸显出来,开始以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方式开始对外界产生作用。

    或是让天地产生微妙的变化,或是直接就让那交通网络层之中的道路产生相应的变化。

    如此这般的诸多变化,随着时间的推移,不断的向着这交通网络层的核心所在之处若有若无的汇聚着。

    在这整个过程之中,唯有那些真正参与这些行动的天地开辟者方才能够感知到自身的世界观共鸣所引发的微妙变化在向着那则之天地汇聚。

    这种隐晦程度,超乎想象的强。甚至达到了,选择不同方案的天地开辟者彼此之间都无法感应到彼此世界观共鸣所引动的微妙变化!哪怕是,他们彼此之间都无比清楚各自相应的方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对于这一点,没有任何一名天地开辟者心中有所犹疑。

    毕竟,他们这时候针对的目标,乃是那则之天地,以及则之天地之中的,罗帆!

    面对这样的存在,再谨慎都不为过。行为再隐晦,都嫌不够!

    现如今他们彼此之间无法察觉彼此方案所引发的变动,这只能算是初步达到了要求而已。若是连这一点都做不到,他们那里还敢奢望这种变化,这种试探能够不被那这则之天地的主宰发现?!那样的话还是早早的放弃真相浑浑噩噩去吧!

    这众多变化接近那核心的方式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不管是以时光为标准,还是以空间为标准,亦或是以力量为标准,甚至是以威能、法诀等等等等诸多方面为标准,都无法准确的将其前进方式准确描述出来。

    不知过了多久,在则之天地之中的天道猛然间从那种对自身世界观的完善过程回过神来。

    他心中有着一种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感应。

    这种感应告诉他,则之天地,正在遭遇某种外力的作用!

    但,虽然能够感应到这一点,但,具体的,则之天地到底是在遭遇什么外力,这外力作用在何处,他却是半点都不清楚的!

    不过,虽说不清楚这个,但天道又不是傻子,这时候哪里会猜不出这种变化的源头在何处?

    第一时间的,他就将自己的感知向外探去。转眼间,便已经是扫过了这整个交通网络层之中的一切天地,甚至是深入天地之中,去直接感应那些天地的开辟者。

    相比于那些天地开辟者有任何一丝丝举动都需要尽可能的避免引人注意,尽可能的避免被他所察觉来说。天道的任何行动却都不需要有任何遮掩,直接大大咧咧的就将感知砸过去,完全不在意被其他天地开辟者察觉,甚至不在意那些被感知砸中的天地开辟者的心情如何!

    对于天道的这种做法,那些天地开辟者自然是愤愤不平,心底充满了不爽。

    但,奈何,他们的能力,在这交通网络层之中,却根本无法完全抵抗天道的感知!

    这交通网络层虽说已经是被模拟混沌状态所承认,化作了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真正的模拟混沌层了,但,核心却依然没有改变。则之天地在这里,依然是有着极为特殊的地位。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则之天地的天道,天道几乎就可以当做是则之天地的某种化身了。他想要感知其他天地,却简直就如同则之天地以自身去感知其他天地一般,自然不会受到其他天地的任何了……

    哪怕是那些天地的开辟者有心想要阻拦,那也需要布下重重阵势,进行汇总中防护方才可能做到显然的,这时候,没有任何一方天地有这样的准备……

    “一定要解决那一方天地!”在这瞬间,诸多感受到羞辱的天地开辟者心中再一次下定了决心。

    对于他们的决心,天道自然不可能看出来当然,就算是看出来,他也并不在意就是了。这时候,天道只是仔细的感应那些天地的情况,寻找那些天地开辟者对则之天地采取行动的迹象。

    可惜的是,之前那些天地开辟者露出痕迹的时候,他并没有关注。现如今,那些天地开辟者在开始真正施展方案的时候,那些之前所泄露出来的痕迹却已经是完全消失了。

    这时候,那些天地开辟者看起来却是无比的正常。那些天地,看起来也无比的平静,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举动的迹象!

    “果然是他们……”这时候,面对着这样的情况,天道却没有放松,反而是瞬间确定了自己的怀疑。

    之所以如此,并非是因为他在那些天地,或者是那些天地开辟者身上发现了什么异常。而正是因为,那些天地开辟者,那些天地,实在是太过正常了!

    要知道,这时候他可是直接毫不顾忌这些天地开辟者的面子,毫不顾忌这些天地开辟者对自身天地的在意直接以感知入侵这些天地啊!这种行为,和直接将一个人扒光来搜身,本质并没有什么区别。

    但,就是这样,这些天地开辟者居然丝毫没有任何不忿的表现,那种平淡的模样,简直就像是这天道在这时候只是和他们远远的打了一声招呼一般……

    这种行为,若是说他们没有问题,那简直就是在侮辱天道的智慧了。

    再结合这时候天道所感应到的,则之天地所传递给他的,那种种微妙的感应,是谁让他产生这种感应,这难道还用得着猜?

    正要采取行动直接针对那些天地开辟者的时候,天道猛然停下来。

    因为,他猛然间发现,似乎并不需要自己直接采取宁可杀错不可错过的攻势……

    在这时候,那弥漫在整方则之天地之中的则之世界观在这瞬间猛然产生了剧烈的反应。

    种种微妙莫测的,关于观念,关于世界观的变化,在这个瞬间,直接就被那则之世界观给包裹住,瞬间镇压在则之天地之中!

    在天道注意到的时候,这诸多变化,已经是在则之世界观之中发生种种难以形容的转变,渐渐的消失于无形之间。

    与此同时,天道更是发现,在诸多平行所在之间,那充当诸多平行所在联系途径的诸多意志好像得到了某种补充一般,忽然开始一个个的膨胀起来!

    就好似,忽然间有着某种难得的养分开始注入这些作为平行所在联系途径的诸多意志之中一般!

    这些意志,不是其他,正是那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已经被抛弃,再与则之天地完全融合,成为则之天地诸多平行所在彼此联系途径的化身!

    这些化身在则之天地之中,现如今虽然依然存在,依然算不得消逝。但,因为身体、力量乃至其他一切都几乎已经是完全抛弃,只剩下意志依然留存下来而已。所以,对于则之天地这些时日的发展,他们却是完全没有任何感知。对于罗帆的离去,对于天道的上位,对于那诸多天地开辟者对则之天地的一次又一次试探,他们都没有任何察觉。

    对于他们来说,这些时日的则之天地根本是无比的平静。

    则之天地之中的一切,都和当初罗帆存在的时候一般无二。

    一直到这个时候……

    在方才,他们的意志正以种种微妙的方式关注着自己作为联系途径的那些平行所在,观察那些平行所在所发生的一切。但,忽然之间,他们猛然感受到似乎有着某种与自己联系无比紧密的存在忽然出现在自己的感应之中,并开始自主的向他们汇聚而来,快速的融入自己的意志之中,让自己的意志只是瞬息间便成长壮大了数倍之多……

    “来自本体的支援?”这些化身意志在这时候感到极为不可思议。

    自己的本体在当初将与自己的一切联系完全斩断之后,这么多年下来完全没有任何一个意念,一个口信传过来,就像是已经完全不存在了一样。而他们,也都已经是在这漫长的岁月之中渐渐习惯了这种奇特的关系。但却没想到,忽然之间,这种明显是出自本体的支持居然就已经是源源不断的送过来了,而且,还并不是一小股一小股的送,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简直是要将自己撑爆一般的送!

    “这是来自本体的世界观,难道本体那边出大事了,所以不得不将世界观送过来,想要将我同化,化作新的本体?”当下,有些天地开辟者的化身却是产生了一个联想,一个让他们毛骨悚然的联想。

    随着这种联想,那些化身开始极力的排斥这种来自本体的世界观。

    要知道,他们虽然是来自某一名天地开辟者,本身乃是某一名天地开辟者的化身。但,那已经是不知多少万年之前的事情而已了。

    从他们的本体将他们与本体之间的联系斩断的时候开始,他们就已经是与本体完全是两个不同的个体了。

    当初,还是化身的时候,本体的世界观,便是他们的世界观。那个时候,本体将世界观注入他们的身体之中,对他们来说便是好事。能够让他们在化身的排序之中占据更高的排位,能够在本体的眼中变得更加重要,也就能够更长久的保存下去。但,那只是当初,只是在他们还是化身的时候才是如此!

    自从他们获得独立,情况显然流已经完全不同了。

    独立之后的他们,相比于原来,显然就已经是有了巨大的改变。他们对于天地的看法,对于世界的感想,对于混沌的理解,一切的一切,都已经是和原来渐渐的有了区分。

    换一种说法便是,他们的世界观,已经是不知不觉间和原来作为化身的时候有了不同!

    也即是说,与那些创造出他们的天地开辟者的世界观,变得不同了……

    这种不同的世界观,使得原来对他们乃是极大补充的,来自本体的世界观,变成了扭曲他们心灵,扭曲他们意志的毒药!这种毒药,若是有着足够的时间处理,有着足够的时间来进行转化的话,或许依然能够对他们有所帮助,能够被他们转化为自身的世界观的表述。

    但,若是有什么存在,比如他们原来的本体趁着他们尚且没有将这些世界观完全转化的时候出手扭曲他们的意志的话,那结果就很难预料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