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二十三章 聚居

第两千八百二十三章 聚居

    当然,注意也只是注意而已。

    这些生灵虽然看起来颇有智慧,但却并没有多少组织。让人很难相信他们能够对这一方天地的情况有多清楚。

    而在这时候,罗帆觉得更重要的事情显然便是弄清楚这整方劫数天地的具体细节再说,其他的东西却可以推后再看……

    在这种绝对目的的影响之下,不用多少时间,罗帆便已经是看到了符合自己目标的一处智慧生灵聚居之处。

    这一处聚居点所在,乃是在一处各种引劫点相互间形成奇特平衡的一处平原之上。

    这平原若是放在正常天地之中,那却绝对是绝地,险地,哪怕是修行强者,都是不愿意在那里面多待的。

    毕竟,在这里便是大地,都是在每时每刻的发生着改变。有些地方,这一刻还是无比祥和的安居之地,下一瞬间便化作类似岩浆海洋这般险恶的去处的。而就这,还只是最为寻常,最为普通的一种变化而已。

    比这严重,恐怖,无法理解的变化,数不胜数!

    但,在这一方天地,这一处所在,却已经是难得的平静之地了。

    至少,这里不会有类似忽然间时空崩灭,或者然间时间一个断层将生灵不同的部位分割在两个不同的时间段等等让人窒息的演变。

    显然的,并不只是罗帆自己一个人这么想的。

    在这一方天地之中的智慧生灵,也是这样想的。

    于是,在这里,却就出现了智慧生灵的聚居地。而且,并不只是单独有着一批智慧生灵在这里聚居,而是有着数量相当不少的生灵族群,在这里聚居……

    这些智慧生灵在这一处聚居地的各处,分别占据了相对于平原大体情况来说更加平静,更加平衡的位置。

    哪怕光是看着时候这智慧生灵聚居地的建筑分布,都能够看出来在这些族群之间显然并不是一片和气。

    那种种起着防御功效的建筑,那种种起着攻击功效的建筑,显然并不是针对这一处聚居之地的自然变化的。

    而罗帆之所以认定这一处聚居地之中的智慧生灵能够满足他的要求,原因也正在于这些防御建筑与攻击建筑。

    这些建筑本身所蕴含的奥妙,却绝对是一个有着相当高智慧,并且对世界有着相当深刻认知的生灵族群方才能够建造出来的!

    这样的生灵,对天地的认知必然满足罗帆想要了解的要求了。

    身形一闪之间,罗帆就已经是降落在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处智慧生灵聚居点所在之处。

    这一处聚居点并不是按照正常天地之中的聚居点一般建造成为城镇的模样,这里,整个聚居点却是以一种看似混乱,其实相当玄奇的形势存在着的。

    其中的诸多居民各自有着自己的建筑,而这些建筑与其他建筑之间的距离,却完全不是按照聚居点的要求来设定的。而是按照周围的环境来设定的。

    每一栋建筑,都是处于诸多引劫点的平衡之处,处于诸多引劫点的威能所交织之处。可以说,每一处建筑,都乃是一个无比微妙的阵法的核心所在。

    而这诸多建筑,彼此又是相互支持,相互牵扯,组成了一个更加巨大,也更加玄奇的系统。这个系统,似乎是阵法,又似乎只是单纯的一种动态平衡而已。

    这诸多建筑彼此之间每时每刻都有着某种难以言喻的交流存在着。

    这种交流,使得这诸多建筑紧密的联系在一起,不断的释放出一种针对无穷变化的奇异威能。

    那外界的无穷变化,显然便是那无数引劫点所产生的诸多变化。

    也是足以让这一方天地变得无边险恶,变得完全不适合生灵生存的变化……

    这一处聚居点之中的生灵完全没有任何先天道体的模样,至少,与罗帆所认知之中的,那交通网络层之中所存在的任何先天道体的模样都没有多少相似之处。

    要知道,在交通网络层之中存在着的天地数量可是要以亿来计算的。以亿计算的天地数量,其中拥有的先天道体的种类,自然也需要以亿来计算。

    而这么大的基数,现如今这一处聚居点的生灵之中却和其中任何一种都不相同,这足以看出这一处聚居点的生灵的形态到底是多么的诡异了。

    而即便是这聚居点内部的生灵,其形象也并不是完全相同的。

    事实上,几乎是一座建筑之中的生灵便有着一种特点。

    只要是出了建筑,那生灵的模样便已经是有了本质的不同。简直就像是,每一座建筑便是一方完美天地,每一座建筑之中的生灵,便是属于那一方完美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了一般。

    甚至,这可能并不是一种错觉,而极有可能是真的。

    因为,罗帆这时候看到那些出入建筑的生灵,在建筑内部与建筑外部的时候,其形象居然也发生了不小的变化……

    踏入那建筑之中的生灵是一种模样,而且是复数数量的生灵都是属于同一种模样。而离开那建筑之后,诸多生灵的模样就已经是开始发生变化,哪怕是原来看起来再相似的模样,都转眼间变得如同天壤云泥一般巨大。这种模样,与修士踏入某一方完美天地之后,直接化身那完美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模样岂不是极为相似?!

    罗帆的到来,自然不可能不被这一处聚居点的生灵所察觉。

    事实上,罗帆的到来,简直就如同一滴清水滴入沸油之中一般,所引发的动静,超乎想象的巨大!

    只是瞬间,几乎整个聚居点就被完全激活了一般。

    不知有多少目光,多少感知,多少力量,快速的向着罗帆所在之处汇聚而来!

    与此同时,甚至是整个聚居点之中的诸多建筑,都在同事发生着种种微妙的调整,开始努力的寻找着新的平衡。

    一个有罗帆参与其中的,新的平衡!

    之所以如此,原因很简单,正是因为此时此刻罗帆所处的那种诡异的状态。

    别忘了,此时此刻,罗帆是处于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在这时候,他可是在天地之光的守护之下的一种状态!

    而天地之光是如何守护他的?天地之光,是完全针对外界天地所产生的种种变化演化出相应的变化来中和外界的变化、排斥、压迫、碾压,对罗帆的影响的!

    在这样的情况下,这天地之光本身的变化,其实就可以与这天地在与这天地之光接触的位置所产生的一切变化相对应的。

    换句话说,在此时此刻,罗帆所在的位置周围,其实可以算作是那天地的变化完全消失的一处所在。也即是说,原本,这一处位置作为这一处聚居点动态平衡的组成部分的那种功用,已经是被消除了。

    这种用处被消除,这聚居点原本的平衡自然就已经是受到了极大的挑战。

    这聚居点想要重新获得动态平衡,就必须自我调整,寻找新的动态平衡。

    如此这般一来,是随着罗帆踏入这聚居点,这一处聚居点之前组成动态平衡的每一种因素,每一个单元,都必须重新寻找自己在新的动态平衡之中的位置。

    甚至,可以说,若不是这个聚居点极为玄妙,其中每一栋建筑所处的平衡点都是能够随时调整的,光是这种忽如其来的变化,怕就已经足以毁灭这个聚居点了。

    正是因为如此,方才会出现现在这般,罗帆只是踏入这里,便如同滴水进入沸油之中一般的激烈反应。

    在这时候,罗帆却是完全没有因为这个而产生什么愧疚的情绪,而是饶有兴致的看着这整个聚居点那种极为复杂更是极为微妙的动态调整。

    “新人,欢迎你的到来。但,你不该这么莽撞的进来的。”这时候,一个人影来到罗帆的面前,用一种罗帆完全陌生的语言这样说道。

    这人影看起来虽然有着一丝丝人形,但也只是大体轮廓上有着一丝丝与人形相似而已。真正的诸多具体细节,却是没有任何益处和人形有着任何关联的。

    甚至,连正常人所需要具有的眼耳口鼻这种感官,他都并不是类似的组合,而是以一种罗帆所完全陌生的方式构成的,以一种罗帆只是在预想当中出现过,却从没有真正存在过的一种方式来完成类似的感知。

    虽然是完全陌生的语言,但对于罗帆这等层次的存在来说,只要有表达具体意思的语言,不管是多么小众的语言,他们都能够瞬间把握住其中所要表达的想法。

    这时候,自然也不会例外。

    事实上,这种能力,几乎就已经是一定等级之上的生灵所必备的一种能力了。

    毕竟,不同天地连本身遵循的世界观都不同,哪里能够奢求其中生灵的语言会相同?而这种不同的存在,若是没有这样的能力来进行沟通的话,岂不是不同天地的生灵便已经是无法理解彼此了?

    显然的,这种事情当然是不可能的。

    听到这话语,罗帆微微一笑,道“是我莽撞了,还望阁下恕罪则个。”

    虽然并不认为这是什么错误,也并没有因此而生出什么愧疚的情绪,但随意说几句软话便能够解决的事情,他自然不可能会吝啬这几句软话了。

    那人听到罗帆这么说话,似乎满意了些许,道“不过这也不怪你,想来你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居住圣地,一时间不习惯这里的规矩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现在你需要学习许多东西才能够自由活动,现在只是我们所有人在适应你。你想要被我们接纳,就需要积极的参与进来。”

    罗帆心中暗喜,这却是瞌睡来了枕头。自己正想要知道这一方天地的秘密,对方便要将这一方天地之中目前所见最为珍贵的知识传授给自己。如此一来,他怎么可能会拒绝?

    当下自是不住的点头。

    对于这聚居地之中的居民来说,这个聚居地得以壮大,这乃是一件好事。特别是罗帆这么一个看起来就极为不凡的强者的加入,更是好事之中的好事。

    毕竟,这一处平原的形势可是相当复杂的。他们在这里可并不是没有任何敌人的!

    其他的聚居点,显然便是他们敌人。他们自身在不断的窥视其他聚居点的同时,他们的聚居点也在时刻的受到其他聚居点的窥视!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作为一名外来者,显然便是极为珍贵的资源。

    若是罗帆选择这个聚居点,愿意为这个聚居点出力,那却就足以让这个聚居点的实力得到增强。说不定就能够压下其他的聚居点,直接便将其他聚居点征服!

    至于为何他们敢确定罗帆乃是强者,而不认为他不过是一名普通的,这天地之中诞生的生灵而已,原因也很简单。

    因为,罗帆明显是从聚居地平原之外而来的!

    这一方天地可并不是其他平常的天地,在这里,哪怕是这聚居点,都不是正常天地之中的正常修士所愿意长时间待的位置的。那聚居地平原之外会有多危险,可想而知。而现如今,罗帆却能够若无其事的从外界而来,看起来甚至没有半点狼狈,这难道还不足以看出他乃是绝对的强者?!

    于是,在当下,这人便将怎么建立聚居点之中的建筑,怎么与外界的聚居点的环境平衡,怎么按照环境调整自身的建筑,再怎么的与其聚居点之中的建筑相互租用,保持在一个动态平衡之中的种种方法巨细无遗的向着罗帆解释了起来。

    这种解释,自然不可能是凭空而发,而是需要讲述每一种准备为什么要如此。比如,这建筑需要兼顾某种特殊的时空结构是为了什么……又比如,需要以这样的方式镇压建筑,乃是因为建筑可能会以那样的方式诞生出生灵……等等等等。

    通过这样的讲述,罗帆不单单是了解了这聚居点的诸多秘密,更是通过这样的讲述,明白了许多这一方天地的根本规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