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二十六章 平静

第两千八百二十六章 平静

    接下来的日子之中,罗帆便如同这者望村之中很是平常的村民一般,开始在这者望村住了下来。

    当然,作为村民,他自然是需要准备自己的建筑。

    毕竟,以自身作为支点来适应周围的动态平衡短时间内自然是没问题,但若是长时间持续下去,这不管怎么看,都有些不合时宜。

    而既然已经做出短时间内要停留在这者望村的决定,罗帆自然也不会有那种一定要与其他村民区分开来的想法。因此,那建筑自然是必须的了。

    至于他所制造出来的建筑,那却就真的如同一方天地一般,让那诸多村民只感到眼界大开,甚至觉得自己对于这世界的感官,对于劫数天地的感官,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

    因为这样,他们却是改变了原本打算尽快攻击京海村,将罗帆离开之前的最大价值用最快的速度发挥出来的决定,转而开始沉下心思,小心仔细的体会罗帆所制造出来的建筑。

    无他,只是因为这样做能够让他们感觉自己得到了更多的好处!

    将京海村收服,让京海村的地盘成为他们的新地盘,这确确实实是能够给他们带来不小的好处,让这者望村的资源至少增加一倍,让他们这些村民每一个人都能够分润到这种资源提升所带来的好处。

    但,同样的,这其实也有着危险。

    毕竟,京海村并不是一个空空旷旷,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地方。

    那个村子在之前能够给这者望村这么大的威胁,甚至让者望村难以将自己的触角探出村子之外,这足以看出这京海村的强大程度了。

    而现如今,者望村虽然多了罗帆这么一名强者,相比于以前似乎要强大许多,但在真正动手之前,谁知道乃有了罗帆之后这者望村的实力是否增强到能够绝对碾压京海村的地步?!

    万一一个不对,实力增长得不够多的话,前去攻击者望村会遭遇到多大的反击,会遭受多少损失?!

    这种损失,或许对村子来说是可以接受的。但对于那些被损失的村民来说,那可就是无法接受的了。

    因此,在这时候发现体会感悟的罗帆所制造出来的建筑能够给他们带来足够的好处,让他们得到足够的提升,他们怎么还可能会愿意去挑起争端,与京海村进行厮杀?!

    至少,在没有完全消化这建筑所蕴含的奥妙,没有完全吸收罗帆所透出来的好处之前,他们却是怎么都不可能做这种蠢事的。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自然是心中满意。

    为者望村去战斗,这种事情他虽然并不觉得有多困难,但终究是有些麻烦。

    能够不做,当然是不做的好。

    这时候能够用这随意开辟出来的建筑来替代这种战斗,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于是,对于其他村民参观感悟他建筑的请求,他却是来者不拒,甚至连那战无,都已经是几乎在他的建筑之中定居下来,完全不离开了。

    虽然只是一栋建筑而已,乍一看上去似乎和普通民房差不多。但事实上,能够在这劫数天地之中存在的房屋建筑,本身就代表着不凡。

    哪怕是这一处房屋建筑所在的位置乃是这一处聚居平原,也是如此。

    这一栋建筑乍一看是平房,但仔细分辨便会发现,在那平房之中,却是存在着巨大的空间。

    这些空间说是比一方天地更广阔有些夸张,但容纳个千八百万人,却是绝对绰绰有余的。

    因此,别说这者望村的村民不过数百,便是数百万,对于这建筑来说都不会有半点压力!

    因为乃是罗帆所开辟出来的建筑,所以这建筑之中的时空规则,自然便是完全遵照罗帆的意愿来决定了。至少,任何踏入这建筑之中的村民,其形象,都自然而然的化作符合罗帆审美观的人形模样。

    这种变化,对于罗帆来说是让他眼中的生灵变得顺眼。

    但,对于其他生灵来说,那却就是将自己固定成为一个怪物的形态了。毕竟,对于他们的审美观来说,人形模样,不过就是一个完全不符合他们审美观的怪物形象而已。

    也幸好他们已经是习惯了进入其他建筑便要变成完全不符合自身审美观形象的这种情况,对于这种固定化作怪物形象的事实却也并不排斥,不然的话,怕是没有多少个愿意停留在这里了。

    因为都是在这建筑之中,所以他们的时光流速,自然而然的就已经是被统一在了一起,完全按照罗帆自我感知之中的时光在走了。

    在罗帆的感知之中,时光悠悠流逝,转眼便已经是三十年时间过去了。

    这三十年时间,对于这者望村的村民来说,简直就是他们诞生以来最为美好的三十年。甚至,可以说是他们这者望村有历史记载以来所最为美好的三十年!

    因为,在这三十年之间,他们每时每刻的都在感受着自身的见识在增长,感受着自我的本质在提升,感受着自己对于天地本质的认知,都在得到增强。

    这种事情看似很不可思议。毕竟,罗帆之前是通过他们来了解这天地的本质,来明了这天地的种种现象,但现如今,他却反过来让那诸多村民在这方面在他身上受益。

    但,显然的,这种情况的发生法,却是再理所当然不过了。

    罗帆的境界摆在那里,他的本质,相比于这者望村的村民显然要高上不知多少亿万倍。这样的境界之下,什么东西在他的手中,都会发挥出远远比起在那些村民手中刚打的作用。什么表象出现在他的眼前,他都能够以超乎寻常的方式挖掘出其内部所隐含的本质。

    对于这一方天地也是如此,在之前,限制他的只不过是对这天地的了解,只是这天地的表象而已。因为看不清这天地的表象,所以他才无法更进一步深入挖掘这天地的本质。

    但,当这天地之中的居民将他们所整理出来的,远远超过罗帆所见的表象展露在罗帆面前之后,这种表象之下所隐藏的种种深层的道理与奥妙,对他来说就已经再不是什么秘密了。

    而不是秘密的东西,他自然能够随意的展露出来,更能够让那些只能够看到表象的村民大有收获了。

    这一日,罗帆忽然心中一动,出了自己制造出来的建筑。

    出到外面一看,无边的金色雾气遮掩住了整个视界!

    一眼看过去,天空与大地,都被金色的雾气所遮掩住了。

    这种雾气无比的浓郁,若不是罗帆的感知极为惊人,说不定光是这雾气,就已经是足以让他完全看不清楚周围的情况了。

    “终于来了。”等待了三十年时间,这金雾,终于再一次出现在天地之间。

    三十年时间,这对于他来说并不算是太长,但在答案就在自己面前等待着的时候,这三十年时间就显得格外漫长了。

    因此,在这三十年之间,罗帆其实也并不是毫无动作的。

    事实上,这三十年之间,他却是几乎没有一刻停止探索那金雾的奥妙,探索那金雾背后的那道路的奥秘的。

    等待金雾出现方才去探索?这种事情他在自身修为极低的时候或许会去做。但,那显然不是现在。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只要有一丝丝的线索,他就敢于将其扩展称为广阔天地!

    在知道了金雾的存在,知道了道路的存在之后,他怎么可能会不想要在金雾之前探索到那道路的存在,避免自身可能遥遥无期的等待?

    要知道,对于自信如罗帆的存在来说,知道了这些,其实已经算是相当明显的线索了。

    但,很显然的,那金雾的玄妙超乎他的想象,那道路的隐晦程度,也比他想象当中的要强上不知多少。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在这过程之中的收获可想而知,或许因为他这些年的探索而是的他对这聚居平原的了解更加的深入,对于这一方天地的某些本质的了解也愈发的深刻,但,对于他真正的目标,那金雾背后的道路,他却是完全找不到任何存在痕迹!

    就仿佛,那根本就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说而已,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信度一般。

    这种情况不断持续,一直到现在,到这金雾再度弥漫在这天地之间的时候为止……

    在这时候,罗帆站在自己制造的建筑之前,看着弥漫天地的金雾,心中就知道,自己离开这者望村的时间已经到了。

    在这时候,那恶典也通过自己的手段发现了这金雾的出现。

    不多一会,他就已经是从烟雾之中冲了出来,来到了罗帆的面前。

    “我们什么时候开始行动?”恶典来到罗帆面前之后,没有半句废话,直接就问道。

    “马上。”罗帆只是淡淡的道。

    在这者望村,他并没有什么牵挂。至于对者望村给他的帮助的回报,那更是通过在他身后的那一栋建筑便已经足以全部补偿回去了。

    甚至,若是用严格一点,精细一点的标准来衡量的话,所不定还是者望村赚了。

    在这样的情况下,直接离开这者望村,他自然不会有任何心理压力。

    恶典对于这个回答自然是再是欢喜不过了。

    对于他来说,早在不知多久之前就已经是下定决心,在者望村与自己的好奇之间做出了选择。这时候,对罗帆的决定却是举一切手欢迎。

    这时候,意丧他们似乎有了察觉,这时候从罗帆制造出来的建筑之中一个个走了出来,极为不舍的看着罗帆。

    对于他们来说,罗帆身上简直就相当于埋藏了无数的宝藏一般。

    哪怕是随意的掏出一点,都足以给他们带来巨大的好处了。

    现在眼看着宝藏要飞走,他们怎么可能不感到不舍?!

    “时间到了,像我们当初说好了,我要走了。”罗帆转头向着意丧笑道。

    虽然语气温和,但却自然蕴含一种无法改变,无可扭曲的决意,让任何人都能够清楚的感受到说出这话的存在内息的想法到底是多坚定,多么无法动摇!

    那意丧张张嘴几次,最终只能够叹息一声,道“保重。”

    说话间,他还有着不舍的看看身后罗帆所开辟出来的建筑。

    那建筑哪怕是经过了三十年的体会,对他而言依然是一头雾水,难以吸收其中的真髓奥妙。现如今随着罗帆的离开,这简直似乎也就不可能保留下来了,他们体会其中奥妙的机会似乎也就没有了……

    “放心,这里我会留下来的。或许,也可以充当一个念想。”罗帆只是一笑。

    意丧听了不由得双眼一亮。有了这东西,他们之上能够继续体悟下去,虽然相比于将罗帆留下来这个结果要差上不少,但却也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至少代表着他们能够有机会借助这种手段继续进步了。

    “多谢。”意丧当下毫不犹豫的向着罗帆躬身行礼,表达自身心中的感激。

    罗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点点头,便带着恶典撞入了金雾之中去了。

    最开始,意丧等人尚且能够稍稍感觉到有着气息离去,但,很快的,他们便发现,自己已经完全失去了罗帆与恶典的任何痕迹。不管是气息残留,还是声响,都是如此。

    周围,重新恢复了原来那种很是平静的,金色雾气缭绕的模样了。

    踏入金雾之中,周围似乎有着某种微妙的力量包裹住身躯一般,让罗帆只感觉自己好似是正在深海之中活动一般。

    “真是奇妙的雾气。”撞入其中的罗帆在这研究良久之后,忍不住便是一叹。

    这雾气相当的微妙,它却并不像是罗帆之前所想的那般,乃是从哪道路之中涌现出来的。事实上,这两者的出现,甚至可以称得上是相辅相成,缺一不可。

    少了这金雾,那道路或许无法成型,少了那道路,这金雾或许也就无法维持下去了。

    恶典这时候却是紧张兮兮的四处张望,道“要小心,这里面的生灵比外面危险了至少十倍以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