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跨越

第两千八百三十章 跨越

    周围的金雾在罗帆的感应之中变得越来越模糊,那道路所在的位置在他的感应之中变得越来越清晰。

    这种清晰,其实并非是罗帆在那里发现了什么,而只不过是因为他的注意力集中,将那原本就存在于那一处位置的种种场景给凸显出来而已。

    不过,这种悬殊的差距若是放在普通人眼中,这甚至已经是超过了有所收获的范畴,绝对会将其当成某种顿悟一般的感受的……

    那道路的诸多细节随着这种变化而不断的映入罗帆的眼帘之中,许多原本被隐藏起来的奥妙渐渐的随着涌入他的心间。

    这道路本身的构造就已经是极为玄奥,那道路的每一个起伏,每一个转折,那道路之上的每一粒沙子,每一点尘土,甚至是那道路之上的气流流转,乃至光暗变化,无不蕴藏着复杂难言的道理在其中。

    光是和道路自身,就已经给罗帆一种这乃是一片广阔的世界群的感觉!

    一眼看过去,就像是有着无穷的天地隐含于那道路的一切细节之中一般……

    在这瞬间,在罗帆身体周围的天地之光自然而然的生出种种难言的变动,其中的光芒开始产生种种无法言喻的演变,只是瞬息间,就已经是比起之前复杂了不知多少倍。

    随着这种变化,那原本在周围不断侵蚀着他的金雾以及其他诸多这劫数天地的引劫点所引发的种种异变与压力就已经是被排斥开去,再无法将任何压力传递到他的身体之上了。

    所有的一切异变,压力,都已经是被这天地之光给完全消除掉了!

    这种情况,让罗帆心头不由得暗自惊异。

    要知道,在原来他虽然借助这天地之光能够做到完全抵挡外界的那一切异变与压力,但那终究只是靠着这天地之广完全针对外界的一切异变与压力所演化出来的种种状态方才能够做到的。

    也即是说,事实上,他之所以没有感受到那种种异变与压力,并非是他能够免疫那种异变与压力。而是因为,有着一个时时刻刻正在针对外界进行演变的天地之光正在帮助他抵挡那一切异变与压力!

    而现如今的情况却已经是完全不同了。

    现如今,他就感觉到,自己已经是几乎完全免疫了那一切,那一切异变与压力,根本不需要他的天地之光再度针对性的演变便能够将其完全抵挡住。而且,不单单是现在能够抵挡住,接下来,哪怕是这种异变与压力变得更强上百倍、千倍、万倍,这天地之光都能够抵挡住!

    就好似是,这时候那天地之光所产生的变化,已经是远远凌驾于外界的变异与压力所能够影响的范畴了一般!

    这种举重若轻的感觉所带来的轻松还是其次,更重要的是,这种感觉的出现其实代表着一个事实。那便是,他极有可能已经是坐在正确的道路上了……

    正是这一点,方才让他更感到欢喜。

    “看来,这考验极有可能便是这样了……”罗帆看着那道路,心中闪过这样的想法。

    看着罗帆忽然间变化的神色,那恶典心头一喜“你是不是发现什么了?”

    “一切的答案,都在那道路上。踏入那道路的方法,也需要在那道路上去寻找。”罗帆只是微微一笑,解释了一句。

    当然,他也唯有解释这么一句而已,接下来,恶典想要知道更多,他显然就没有办法提供了。

    毕竟,体悟这种事情,只能靠自己。罗帆所得到的体悟,也只是他自己得到的而已。或许那会最适合他,但却也只是适合他而已。对于恶典来说,那或许会有些用处,但却不可能照搬。

    为了对恶典不过是有些用处的事情浪费自己的无穷精力去整理那些领悟,去将那原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的东西硬是想办法用语言描述出来?这种舍己为人的事情,他可不会去做……

    因此,恶典在这句话之后,却就再没有等到自己最想要的诸多内容了。

    “从那道路去寻……”他这样想着,双眼遥遥看着那上方的道路,心中充满了疑惑,也充满了灵感。

    他的感知范围只有周围三米而已,但那道路距离他足足有数百丈,却也依然是挂在他的眼前,让他这种短促的感知范围居然也不受影响的能够看清那道路的存在。

    就在这时候,他忽然一愣,以为他忽然发现,罗帆已经不见了!

    在他所能够感知的那方圆三米范围之中,除了他自己之外,除了他已经再无任何人影!原本一直在他身边的罗帆,已经是不知不觉间消失无踪了……

    “罗帆道兄?!罗帆道兄?!”恶典惊呼起来。

    在这一处位置,若是没有罗帆庇佑,他可是完全没有半点信心能够安全的生存到那金雾消失的啊!

    “不必叫唤,我就在你前面,你只要领悟关键,很快就能够追上来!”这时候,一把声音在他的耳边响起,正是罗帆的声音。

    这时候,在恶典的视角之中,金雾之间已经只剩下他自己孤零零的。但,在罗帆的眼中,此时此刻恶典却不过是在距离他四米多的身后而已……

    四米多,这个范围已经是超过了恶典所能够感知的范围。甚至让他连声音都再听不到,哪怕是天地崩灭的动静他都无法有任何感知……但,对于罗帆而言,他的一切却都是那么清晰,哪怕是最细微的动静,他都能够听得清清楚楚。这样一来,之前恶典的表现显然就有些滑稽了……

    这时候恶典所听到的声音,却并非是罗帆直接说的,而是他借助自身的力量,将那声音送到三米范围之内方才释放出来,这才使得恶典能够听到他的话语。不然,光是开口说话,哪怕是他说破喉咙,恶典都是不可能听到一丝半毫的。

    而罗帆之所以来到这里,先于恶典四米,那原因自然是因为他从那道路之上领悟了一些东西,与道路忽然间契合度获得增长,进而使得他的身躯不由自主的与那道路拉近了距离。

    通过之前以万里计算的追赶路程已经可以知道,那道路与生灵之间的距离其实并非真正的空间距离,而是某种比起空间距离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距离。

    这种距离,无法通过空间的追赶而跨越,同时,也不需要空间的追赶便能够跨越!

    领悟其中的关键,相比于追赶,显然更加重要。

    方才罗帆便是领悟到了某种关键,与那道路更加的契合,这便使得他完全不需要有任何动作,光是那道路与他之间的共鸣与契合,就已经是将他与那道路之间的距离缩短了。

    这种缩短,乃是道路距离上的缩短。可以说,在这个瞬间,罗帆与那道路可以说就已经是锁定在一起了。

    这样的情况下,那恶典无论追前多少距离,哪怕是亿兆里,都不可能缩短这个距离。也即是说,不可能再见到罗帆!除非,他能够如同罗帆一般,与那道路产生共鸣,增加自身与那道路的契合度,这才能够缩短这个距离,最终重新见到罗帆。

    对于恶典能不能追上自己,罗帆其实并不在意。

    将恶典带到这里,他其实已经算是仁至义尽,对他来说已经是再无任何责任了。接下来,恶典能够踏足道路也好,空手而归也罢,与他都已经是再无任何关系了。

    当下,他便不再理会后面的恶典如何行动,只是一心体会那上方的道路,感应那道路之上所蕴含的种种难以言喻的微妙道理与玄奥。

    随着这种体会,他只感到有着无穷无尽的信息被他不断的挖掘出来,不断的纳入他的心中,同时也不断的被他的天地之光所接受,让那天地之光在这过程之中不断的演变,不断的升华。

    这种演变,这种升华,让那天地之光变得越来越复杂,让其透出的光芒变得越来越璀璨。

    原本只是淡淡的荧光而已,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天地之光所释放出来的光芒已经是如同另一个太阳一般耀眼了。

    天地之光的本质便是光芒,只不过是一种更加玄奇,更蕴奥妙的光芒而已。

    光芒所释放出来的光芒,从根本本质上来说,其实也不过就是这光芒有一部分劣化泄露出来而已。

    这时候的天地之光也是如此。作为光芒,其在短时间内所产生的变化实在是太大,太激烈,太快速了。这种惊人的变化速度,使得这天地之光演变所产生的一些多余光芒没有来得及被天地之光重新吸收便被后来演变出来的结构所填满了一切空隙,最终只能够向外释放。表现出来的,也就是无尽的光芒从天地之光释放出来!

    当然,这些光芒虽然只是在天地之光的演化之中多余的部分,但本质上却也算是天地之光,其玄妙之处,自然不必多说。

    在光芒波及的位置,时空似乎都被扭曲,那无数引劫点好似都在瞬息间被光芒针对,与光芒接触之间爆发出了不知多少亿万种繁复难言的变化,形成了种种不可思议的扭曲!

    这诸多扭曲,让罗帆身体周围的大片时空产生了难言的混乱。

    这诸多混乱显然不过是单独来看而已,整体来看的话,这些混乱的排列却是相当有秩序的。

    毕竟,这些混乱的产生,是因为天地之光释放出来的光芒所形成的,所以自然是要遵循那天地之光光芒释放的轨迹,随着罗帆不断的前进,这种混乱也在不断的向上,渐渐的在罗帆的身后留下了又一条路。一条,混乱之路!

    当然,与对恶典差不多,这时候,罗帆自然不会理会自己身后留下的那诸多混乱。

    这时候他无时无刻的不在体会那道路的种种玄奥,感应那道路之中所蕴含的无穷道理。而他身体周围的天地之光,同样是在这时候时时刻刻的演化,不断的向着上方的道路契合、靠拢……

    这样的变化之下,他的身形却是每时每刻的都在向上,每时每刻的都在接近那道路。

    不过是短短的数日之间,他便已经是跨越了数百丈路程的一大半了!

    到了这里,他再看周围,却就发现,金雾不知不觉间,居然已经是被甩在身后。

    想要再看金雾,居然只能够回头向着后方看去才能够看到一片无边无际,在脚下铺陈开来,一直到视线所及范畴之外的远方……

    而看上方,那道路周围,更再非原来见到的金雾,而是变成了一片无比幽深的黑暗。

    就像是,宇宙星空一般,深邃莫测的黑暗!

    相比于那黑暗,那道路便像是无边黑暗之中唯一的光芒,也是唯一的希望……

    至于恶典,哪怕是这时候罗帆的感知不知不觉间已经是完全恢复了原来在金雾之外的那种状态,这时候也依然是完全无法看到他的存在了。

    哪怕是,他似乎只是走了数百丈的一半距离而已,距离恶典的位置似乎也只是数百丈左右的距离,但在这时候,他却就根本找不到恶典所在的位置!在自己身后,那本该是恶典所在的位置,这时候已经是变成了金雾的边缘,只能够看到金雾弥漫而已……

    而这时候,罗帆身上的天地之光所释放出来的光芒,更是已经不再只是原来那般似乎是太阳,而是真真切切的,就是另一个太阳了!

    到了这里,周围无尽的引劫点,都已经是被其所散发出来的光芒所触动,如同燃烧一般产生种种无比惊人的变化,抵挡那些光芒的侵蚀。

    这种如此激烈的反应,却已经是完全凌驾于混乱之上,却反而是看不出任何混乱的韵味,就给人一种其已经是被太阳给点燃的感觉。

    这时候,在那金雾之中的恶典,却只能够遥遥看到,在他上方,在他与那道路中间,有着一片难以言喻的光芒遮掩住了他的视角。

    这光芒如此的耀眼,虽然不至于完全挡住他对那道路的观察,但却使得他能够清晰的感受到一种难言的的炙热不断的从光芒之中释放出来,不断的涌入他的身体之中,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周身上下都差点被点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