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黏

第两千八百三十五章 黏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想要真正确定那一切,唯一的选择显然就只有亲身去接触这么一种了。

    想着,罗帆便先将这表面可能存在的时空、世界、天地先放在一边。虽说他现在对这种种相当感兴趣,有着不弱的探索。但,相比之下,终究还是眼前这一股力量的本质更加有吸引力!

    若是能够顺手就将那表面可能存在的时空、世界、天地看清楚,他自然是不会吝啬这点时间来观察感悟那些时空、世界与天地了。但,显然的,现在的情况分明并非如此。想要寻找到那些时空、世界、天地所需要耗费的时光与精力,怕会超乎想象的多。

    在这样的情况下,罗帆自然不可能再在这上面浪费时间了。

    心中微动,罗帆将自己的感知探入前方那一股力量之中,向着那力量深处不断的深入。

    若是一般的力量,别说是他的感知扫过去了,便是他只是眼光扫上一眼,其大多数的性质怕都会被他了然于心。

    但,很显然的,这时候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一股力量并非是一般力量。

    面对着这样的力量,罗帆的感知却是显得那样的无力。甚至,他的感知连探入那力量的能力都没有,那力量看似对他的感知没有什么阻挡效果,似乎他的感知只需要稍稍用力便能够渗入其中,但,这种差一点却如同永久存在一般,不管他多用力,都依然是差一点……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的眉头不由得深深的皱了起来。

    感知都对这一股力量毫无效果,这显然代表着他只能用其他更加复杂的手段方才能够对这一股力量有更深入的了解了。

    叹息着,他唯有准备将自己的感知收回。

    但,很快的,他便面色再变。

    因为,他赫然发现,自己的感知,似乎已经是被那力量完全黏住了!

    无论他收回多少感知,那感知都依然是紧紧的黏在那力量上,依然是处于那种即将渗透进入那力量却又差了一点的那种诡异的状态之中!

    这种情况,和之前他想要将感知渗入那力量之时却是完全反了过来……

    “这是缠上了?”罗帆眉头皱得更深了。

    他收回感知的动作并没有受到任何阻滞,收回多少,便有多少回到他的体内,没有半点遗漏,没有半点会出现诡异的消耗这种情况。但,不管是他收回多少感知,却依然有着一部分属于他的感知依然是与那力量想接触,就像是,有着属于他的感知在源源不断的诞生出来一般。

    很快的,他所收回的感知就已经是超过了他所释放出去的,试图涌入那力量之中去探索的量了!

    这些多出来的感知与他自身所产生的感知毫无区别,至少,罗帆尚且感受不到两者之间的区别。

    这些感知源源不断的涌入,在最开始自然是让罗帆感到一种自身被加强的莫名快感,甚至觉得自己对外界一切的感知都在每时每刻的得到提升。

    但,很快的,当这种感知增加到一定程度之后,他却就感受到一种莫名的压力正渐渐的浮现出来。

    要知道,感知,乃是生灵自身的神魂、意志、生命本质、心灵,乃至其他种种与这相关的存在所衍生出来的一种抽象的存在。

    这种抽象存在,可以说是沟通外界与诸多相关存在的桥梁。

    桥梁加宽,在一开始自然是好事,能够让桥梁两端的交流变得更加的顺畅,更加的方便。但,那桥梁的加宽若是没有止境的话,那所造成的结果显然便会完全不同了。一旦桥梁加大到一定程度,桥梁两端的界限,便会被渐渐的混淆!

    就像是一条河流,在上面架设一架桥梁的话,若是桥梁太过宽大,甚至达到了将那河流很大一部分都遮掩住的话,那么,河流两边,显然便再难以被区分开来,两者将会被统合成为一片区域,一片完全包含河岸两端特质的,更加广阔的一片区域!

    对于整体来说,这种情况,或许算是好事。毕竟,能够让原本分散的地域统合在一起。

    但,对于那河岸两边的地域而言,这种结果显然就是相当的惨烈了。

    统合在一起,看似是对河岸两端的区域进行扩展,让两者变得更加简洁。但,对于两边的河岸各自而言,这岂不就相当于将其存在意义给完全抹去了?!

    两边统合,哪里还有这两边这个概念?

    而放在罗帆身上的话,这时候的情况却也是如此。

    他的感知,就相当于那桥梁,而他身体内部的神魂、心灵、意志,生命本质等等等等这些属于体内范畴的存在,就相当于那桥梁的一端。而身体之外的一切,就相当于那桥梁的另一端。

    当这桥梁增大到一定程度的话,那便相当于彻底的打破了两者的间隔,让两者融合,或者说,混淆在一起!

    这样的话,对于走某种修行之道的修士来说乃是求之不得的情况。但,显然的,对于走出自己的修行道路,以则之世界观作为根基来提升自我的罗帆而言,这种情况却就是他所不可能接受了。

    因此,在这时候,在感知不断增强的过程之中,罗帆的身心却都在极力的反抗这种变化,极力的保持自我的纯粹性!

    正是因为他的这种反抗,这种挣扎,方才使得他这时候感受到越来越强的压力。

    “不能继续了。”感受着那种越来越强的混淆与同化效果出现在自己的身心内部,罗帆确定了自己必须改变应对方案了。

    好在,那一股力量虽然黏住他的感知,但却并没有因此而更进一步的对他发动攻击,所有一切让罗帆感到麻烦的变化,其实都可以算是罗帆自找的而已。所以,这时候,他只是停下来动作,一切便完全停了下来。

    他的感知依然是黏在那力量上,而他的身形,他的气息,却是因此而变好了不少。

    好一阵子之后,当罗帆终于将那些增强的感知剔除,让自身重新处于那平衡状态的时候,他的周身上下方才重新恢复了巅峰之时的模样。

    那种莫名的压力与混乱也方才因此而完全消退了。

    “不过,接下来该怎么做?”将不属于自己的感知剔除之后,罗帆心头不由得产生丝丝茫然。

    要将自己的感知从那力量之中抽出来,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他不可能永远的存在于此处,他的感知不可能永远的黏在这力量之上!而想要脱身,自然便必须是他的感知挣脱那力量才行。

    就在罗帆微微有些茫然的时候,在不远处的一出位置,忽然有着层层叠叠的无数影子凭空出现。

    这些影子极为怪异,每一道影子都是各不相同,而且每一道影子都是在进行着某种难以言喻的扭曲、变幻,给人一种无比诡异的感觉。

    “果然是有着时空!”在这时候,看到这一幕的罗帆心中却是闪过这样的想法。

    那影子出现的位置,明显并没有任何物质存在。至少没有他所能够感觉到的物质存在。但,就在这样的位置,忽然间却有着这样诡异的影子出现,这明显就表明,在那他所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物质存在的所在,并不像是他所看到的那么空旷!

    再结合他自己之前的猜想,自然便能够知道,在那里,至少也是存在着某种时空。甚至是世界,更甚至是天地……

    唯有如此,方才会在这时候出现那样的诸多影子。

    在这时候,无数影子有着很大一部分消散,剩下的却开始不断汇聚,最终化作一个奇异的生灵的模样。

    这个奇异的生灵形态完全不符合罗帆的审美观,哪怕是以他的宽容,也只能够用怪物这两个字来形容这生灵的模样。

    “噗……”那生灵在成型之后,极力的挣脱了自身所在的那一处位置的束缚,在挣脱的那一瞬间,有着这样一声轻响传入了罗帆的耳中。

    就像是,有着某种难言的事物破裂了一般。

    “我终于成功飞升了!哈哈哈……”这怪物好一阵子之后开始哈哈大笑起来,显然是得意万分。

    至于它所说的语言,那更不用多说,是对于罗帆而言,任何语言之上所依附的意念他都能够瞬间感应清楚,因此,只要有附加意念的声音,哪怕并非是切切实实存在的语言,他都能够瞬间听懂。眼前这怪物虽然模样很是不符合罗帆的审美,但终究也是高等智慧生灵,其所说的终究也是语言。如此这般一来,这种语言对他来说自然完全不是问题。

    可以说,这时候罗帆若是愿意的话,却已经是能够随时与这怪物进行交流了。

    但,能够做到与会不会做却是两码事。

    这时候的时间可还是相当紧的,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他怕是还需要等待漫长的时光方才可能找到下一次机会。

    探索那力量表面存在的时空或者世界或者天地的机会!

    此时此刻,他身体表面的天地之光自然而然的释放出一种难言的威能,瞬间便包裹住了那怪物。

    那怪物原本正无比得意自己能够飞升而出,成为自己世界之中不知多少万年以来唯一飞升的强者。忽然之间就发现,自己的周身上下,甚至是感知都已经是被完全束缚住,连动弹分好都再无法做到了,一时间心头不由得恐慌莫名。

    “这不是仙界吗?!为什么进入仙界会有受到这样的攻击?!”这怪物心中惊异莫名,只感到自己遭遇到了无法理解的玄幻事件。

    在这时候,罗帆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理会这怪物内心的诸多怀疑与愤恨。

    在这瞬间,他直接抓住了这怪物身上所存在着的,与这力量某处所存在的某种因果联系!

    从天地之中飞升而出,这显然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而且,即便是能够成功,其与那天地的联系,也不可能就此完全断绝!

    至少,与天地之间的因果,不可能随着其飞升而被轻易的斩断!

    这时候,罗帆所看重的,显然便是那怪物与其飞升出来的那个世界的因果联系!

    这种因果联系极为微妙,只要生灵是在那天地之中诞生出来的,那么这种因果联系便必然会存在!除非,生灵能够超脱因果联系,能够有意识的将这种联系彻底斩断,就像是罗帆这等级数的存在一般……

    而在这时候,对于那怪物来说,若是给他一点时间,他或许能够做到这一步,将那种因果联系完全斩断。

    但,显然的,在这时候,在刚刚飞升,刚刚脱离自身诞生出来的那一方天地,那一个世界甚至那一片时空的时候,这怪物是来不及做到这一点的。

    所以,在这个时候,他虽然已经脱离了其诞生的那一处所在了,但其身上依然是有着无比明显的因果联系连接着那一方天地!

    正是因为这种联系的存在,使得这时候罗帆却是不需要亲身接触就已经能够通过这联系感应清楚那与这怪物有着因果联系的时空、世界或者天地的情况了。

    当然,也唯有在这时候,在那怪物尚且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才能够做到。

    一旦那怪物反应过来,顺手将那因果联系斩断,那么,他显然就再没有这种机会了。

    正是因为如此,所以罗帆方才会当机立断的将那怪物镇压住,让那怪物无法动弹,更无法施展手段来将那因果联系斩断。

    等到将那怪物完全镇压之后,罗帆方才真正松了口气。

    有了这个基础,他就已经是能够真正的在外界感应那力量表面存在着的时空或者世界或者天地的情况,继而通过这种种情况来加深自己对那力量的理解!

    “你到底是谁?!”在这时候,那怪物终于反应过来,口中传出了这一声怒吼。

    这怒吼的目标,自然便是罗帆……

    “只是借用一下朋友的因果联系而已。”罗帆这时候只是淡淡的一笑,口中这样说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