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自然而生

第两千八百三十七章 自然而生

    虽然罗帆并不多担心自己会如同那怪物一般被那力量所吞噬,毕竟,他本身的实力完全不是那怪物所能够比拟的。他的感知要增大到让那力量借之将他吞噬的地步,哪怕是他借助那力量全力增强感知,怕都需要成千上万年才行。

    而显然的,以他的自制力,又怎么可能成千上万年都未曾反应过来最终让自己被那力量吞噬?

    不过,虽然并不担心自己会因此而被那力量吞噬,但这并不代表他对自己此时此刻的状态便毫不在意了。

    这时候他的感知毕竟是被黏在这一股力量之上。

    虽然这种影响对于他而言其实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但终究是一种桎梏。这种桎梏的存在,使得他却是难以脱离这一股力量,难以得到真正的自由。

    这样一来,他自然不可能永远保持这样的状态,自然迟早要解决这种桎梏。

    这样想着,他的身形就已经是踏入了那一片天地群之中,完全消失在那力量的表面了。

    “真是奇妙。”看着这一片天地群,哪怕是之前已经通过感知感应到了,他这时候也不由得生出莫名的赞叹。

    眼前这一片天地群之中所拥有的天地足足有数百之多。

    这些天地按照一个似乎随机又似乎是在遵循某种特殊规律的形式分布在一片虚无之间。

    这些天地彼此之间都有着难言的联系,似乎每时每刻都有着种种无形的存在在诸多天地之间穿梭往来,互通有无。

    这诸多天地每一方都相当完整,其完整程度,甚至让罗帆怀疑哪怕是直接将它们丢入模拟混沌状态之中它们都能够不受影响的继续存在。

    这诸多天地的规则法则都相当复杂,而且,每一方天地的规则法则都与其他天地有着极大的区别。简直就像是不同的天地都是在遵循着不同的世界观一般。

    罗帆的第一个目标,自然便是那怪物飞升之前所在的天地。

    虽然那怪物是出身这一片天地群。但,这并不代表着那怪物的家乡就是这整片天地群。生灵,绝大多数终究还是需要在天地之中方才能够生存的。

    那怪物,显然也是那绝大多数生灵之中的一种。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最初诞生之地,自然是这一片天地群之中的某一方天地了。

    而那一方天地,也是与那怪物的因果联系最为强烈的天地。

    也是,罗帆感知这一片天地群之时,最为明显的一方天地。

    心中微动,罗帆的身形就向着这数百方天地中央的某一方天地而去,不多一会,就已经是来到了那天地之外,直面那天地的屏障了。

    任何天地都有着天地屏障,只是有些强,有些弱而已。

    像是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若是直接通过模拟混沌状态进入一方天地,那么,那一方天地的天地屏障必然会强得让人绝望,哪怕是罗帆,怕都没有多少可能可以闯入其中。但,若是借助某个模拟混沌层要进入那一方天地,那情况显然就会完全不同。一旦借助这种途径尝试进入那一方天地,那么,那天地的屏障便会变得无比脆弱,甚至几乎就像是摆设而已。

    之所以同样的一种天地的天地屏障会有这样的不同,其实原因很简单,那便是因为直接通过模拟混沌状态来尝试进入天地的时候,对于那天地来说,便是模拟混沌状态的一部分想要进入天地!这对于需要将模拟混沌状态隔绝在外的天地来说,显然便相当于打破其存在的根本支撑,那屏障自然便会能多强增加到多强。但,若是借助模拟混沌层来进入天地之中,那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对于那天地来说,加入某个模拟混沌层,便代表着其已经是接纳了这模拟混沌层之中的一切!在这样的情况下,通过这模拟混沌层要进入天地,却就相当于本就是属于这天地的一部分要重新回归这天地一般,那屏障自然是能省则省了。

    而这时候,在罗帆面前的,这天地的屏障,却是以一种极为怪异的方式存在着。

    这种屏障,并不相识模拟混沌状态之中的天地屏障那般强悍,却也并没有像是那模拟混沌层之中的那屏障那般脆弱。

    这屏障,乍一看似乎软绵绵的,似乎只要稍稍用力便能够将其突破。但,细致感应,却就会发现,那屏障本身却是相当的坚韧,似乎无论用多少力量都不可能将其突破!

    这种诡异的性质,隐隐有些像是罗帆之前所看到的,那作为这天地群支撑点的那一股力量!当然,只是有些而已……至少,罗帆的感知扫过去,这屏障完全没有那一股力量一般能够将感知黏住,甚至也没有那一股力量那般能够完全阻挡感知继续往里。

    这时候,罗帆的感知已经是直接探入了那天地之中,瞬间便将这整方天地的一切都扫过一遍了。

    感知扫过这一方天地,罗帆瞬间就确定了这一方天地最大的特点。

    这一方天地,并非任何存在所开辟出来的!

    至少,并非是任何天地开辟者所开辟出来的!

    之所以如此确定,原因便在于,此时此刻罗帆扫过这一方天地所看到的,智慧生灵的模样完全是千奇百怪,根本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

    “怪不得我会觉得他乃是怪物,原来如此。”罗帆这时候心中却是恍然明白了自己为何看之前的飞升者会觉得其乃是怪物了。

    智慧生灵的模样千奇百怪,没有一个固定的形态,这便代表着,这一方天地并没有先天道体!

    没有先天道体,那么,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想要修成什么模样,便能够修成什么模样。而任何模样,也都会被这一方天地一视同仁,不会得到优待,也不会被天地所排斥。

    而没有天地的优待,自然便不会在进化的过程之中得到天地的调整,这样一来,自然而然的,便无法将自身的身体形态变得完美,变得和谐,至少,没有达到先天道体等级的完美与和谐。

    这样的生灵,在见惯了先天道体的罗帆眼中,自然便不够完美,不够和谐,便显得极为丑恶了。

    那飞升者,显然便是这样的存在。

    而一方天地若是有天地开辟者,那么,那天地开辟者的形态,便自然会成为这一方天地的先天道体的模样。就像是罗帆所开辟出来的天地,其中的先天道体的模样,便是罗帆的人形形态!若是有一名八爪鱼一般的天地开辟者开辟出天地,那么,那一方天地之中的先天道体,便将是八爪鱼的模样!

    这一点,放诸四海皆准!

    无论是在真正的混沌状态之中,还是在模拟混沌状态之中,还是在虚无之中,都是毋庸置疑的。

    而现如今,这一方天地之中却没有先天道体的模样,那显然就只有一个可能了。那便是,这一方天地,没有天地开辟者!

    用另一种说法的话,那便是,这一方天地,其实是自然而生的天地!

    心中转着种种想法,罗帆身形向前,转眼间就已经是踏入了那一方天地之中。

    那天地的屏障虽然在这过程之中生出一种难以言喻的阻挡力量,想要将他挡在天地之外。但,这种阻挡力量对于天地之光来说,却完全不够看。天地之光甚至都不需要衍生出多繁复的变化,只需要对那飞升者进行一定的模拟,就轻轻松松的绕开了这天地屏障的阻拦,让他不受任何影响的就踏入了那天地之中了。

    进入天地之中,他瞬息间感受到了无比浓郁的奇妙信息在天地之间回荡。

    这种气息玄之又玄,妙而又妙,似乎是来自天地自身,又似乎是来自天地之外,更好像是来自于某种至高无上的,不可思议的无上存在一般。

    瞬息间,罗帆便知道,这一方天地怕是也有着上天的传说……

    这一方天地也有着文明,有着修行界。只不过,相比于其他有着先天道体的天地,这一方天地的文明与修行界却是显得更加混乱。

    其水平,也是很不平均。有些地方的文明相当繁华,甚至已经是全民蜕变,本质已经是得到升华了。而有些地方,却还是处于近乎原始社会的状态,整个文明之中的生灵都是茹毛饮血。至于修行界同样是如此,有些地方已经是能够源源不断的培养足以毁天灭地的强者。而有些地方却是连想要得到半点超凡力量都需要付出天大的代价……

    而且,除了混乱之外,诸多文明,诸多修行界之间的沟通,更是有着巨大的问题。

    时不时的,便会有着战争在诸多文明与修行界之间爆发出来。

    整个世界,正是因此方才显得极为混乱。

    罗帆出现在这个世界之后,身形快速的就向着这个世界的某处而去。

    那一处位置,现如今正在进行着某种祭天仪式。

    这种祭天仪式与之前在那劫数天地之中所看到的祭天仪式有着几分相似之处,都是靠着一座祭天山峰,都是有着大量的生灵在跪拜……甚至连那祭天山峰之上的符文都颇有几分相似之处。

    罗帆转眼间就已经是跨越大半方天地,出现在了这一处祭天仪式举行之处。

    这时候,在下方的祭天山峰周围,有着密密麻麻的,至少是上万怪物一般的生灵正在向着那中央的山峰不断的叩拜着。

    在那山峰顶峰的祭坛之上,有着大量的尸体躺在那里。

    那些尸体哪怕已经死去,但也依然是有着一股庞大无匹的气息不断的散发出来,不断的搅动周围的虚空,隐隐间甚至有着种种鬼哭神嚎从那尸体之中传出来。

    在这时候,在那祭天山峰的某个方向上,有着一座高台屹立而起,在那高台之上,有着一个庞大的生灵正在高声赞颂着。

    这种赞颂的言语却是极为高昂,极为神圣,其中每一言每一句都表达了这生灵对于上天的崇拜与敬仰。

    整座祭天山峰之上的祭天符文在这时候开始亮了起来,一股股难言的力量开始在这些符文之间流转不休,渐渐的传遍了整座山峰,让这整座山峰都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似乎山峰都要活过来了一般。

    在这时候,天空之上渐渐的有着祥光浮现。

    当祥光出现的瞬间,周围跪拜着的那些生灵都变得无比激动起来,那在高台上的生物更是叫得愈发的激昂起来,就像是得到了什么鼓励一般。

    那霞光越来越浓郁,越来越强,最终,却是如同天空之上的第二个太阳一般,给人以无比耀眼的感觉。

    一个漩涡,渐渐的在那霞光之中出现,并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渐渐的散发出一股不可思议的吸力,作用在那祭天山峰的中央,那大量的怪物尸体之上!

    那些尸体在这一股吸力的作用下开始渐渐的悬浮起来,慢慢的向着天空之上的旋涡飘过去。

    最终,一具具尸体进入旋涡之中消失无踪。

    等到所有的尸体都完全消失之后,从那旋涡之中却是有着一块石碑从天而降,直直落在那山峰之上,之前那盛放尸体所在的位置。

    当看到这石碑出现,周围的那众多生灵简直如同获得了无限的快感一般,开始疯狂的叩拜起来,那在高台之上的生灵更是不住的感激上天的仁慈,感激上天的厚赐!

    罗帆这时候一眼扫过那石碑,心中却是忽然微微一愣。

    那虽然外表看上去乃是石碑,但事实上那哪里是什么石碑?!那分明是种种不明的材质以某种难以言喻的方式压缩凝聚在一起化作一个长方体的模样而已!

    本质上连石头都不是,更别说上面根本没有任何文字了……

    “这是什么石碑?!难道他们求的就是这个?!”罗帆心中不由得暗自惊疑不定,这样的石碑有着什么意义,为了这些石碑,他们宁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甚至要杀死那么多的强大生灵来当祭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