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三十八章 拉长

第两千八百三十八章 拉长

    对于石碑而言,真正有价值的,显然便是那石碑上所记载的信息。

    一块没有记载信息的石碑,显然就只是半成品的石碑而已。

    而眼前出现在罗帆面前的那石碑,显然就是这样的半成品石碑。在那石碑之上,根本就没有记载任何信息,整块石碑完全就是浑然一体,完全看不出任何凹陷或者凸出之处。

    这样的半成品石碑能够有多少价值?

    罗帆眉头皱起来,感知锁定那石碑,开始更加彻底的感应那石碑。

    他相信,这个世界的生灵不会全部都是愚蠢的。他们选择祭天,选择用无数的生灵尸体来交换这样的石碑,那必然是这石碑有着什么特殊的价值,而不可能真的就只是没有记载信息的,半成品的石碑而已。

    这石碑本身的材质极为特殊,对于他的感知的阻挡效果并不算弱。但,却也没有强到哪里。他只是稍稍一用力,感知便已经是突破了那石碑的阻挡,直接便渗透进入那石碑内部了。

    在这瞬间便猛然间面色大变。

    一种恍然之色,出现在他的眼中。

    在感知突破石碑的阻挡深入石碑深处的瞬间,他就已经是弄清楚了这所谓的石碑的材质了。这石碑,事实上并不是什么石头切割而成的,它事实上是由无尽的骨骼以某种难以想象的方式堆积组合而成!

    在那石碑的诸多细节之中,能够找到的,都是种种生灵的特质。

    而这些生灵的特质以特殊的方式压缩凝聚,组成了一个近乎不可分割的整体,形成了这最后的石碑模样。

    表面上,这石碑并没有蕴含任何信息,但事实上,在这石碑内部,无数生灵原本隐藏着的秘密却是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

    可以说,只要能够感应这石碑内部的信息,那么便相当于同时在感应成千上万种生灵所隐藏起来的潜力,所隐藏起来的构造道理,隐藏起来的,天地附加在其上的修行奥妙!

    这,相比于直接的修行典籍来说,不光是丝毫不差,甚至在某方面而言还要更加优胜!

    至少,若是修行典籍的话却只是对单独的某种生灵有作用而已,对于不同身体结构,不同思维结构的生灵而言,那典籍的用处便要大打折扣了。

    而现如今这石碑内部直接就将那生灵的潜力,生灵的构造原理,生灵所蕴含的修行奥妙尽皆展露出来,任何生灵显然都能够通过这些信息轻易的构造适合自己的修行方式,却就完全没有适应与不适应之说了。

    这样的情况,相比于直接的修行典籍来说,显然是更强上几分。

    而且,除了适应性之外,这种信息还有着另一个优胜之处,那便是,无论领悟者是什么层次,都能够从中得到相应的收获!

    哪怕是普通的,没有掌握超凡能力的生灵,也能够从那其中领悟一些掌握超凡能力的方法。而强如罗帆这个层次,也能够通过那其中所蕴含的诸多信息而对这方天地的生灵有更深入的理解,对这一方天地之中的生灵的生存逻辑,修行逻辑的了解都有所提升。

    “这并非是生灵智慧构造的产物。”良久,罗帆叹息一声,却已经是确定了这一点。

    从这石碑上来看,在那旋涡背后,或者说,在那所谓的上天所在之处,并没有生灵意志在掌握这种祭天的接受与回馈。

    生灵智慧构造的产物,不管是隐藏多深,都必然会有着某种相应的特质存在。

    对于这一点,罗帆心知肚明。

    与这相对的,若是自然而成的,也即是,并非生灵智慧构造的事物,不管怎么模拟,也都必然会有着类似的相应特质存在。

    而这时候,罗帆在这石碑上所看到的,却全部多事那种非生灵智慧构造的特质!也即是,自然生成的特质!

    这种是否生灵智慧构造的特质说起来玄奇,其实若是真正理解的话却是并不难理解的。

    就像是一个人要将一个圆球雕刻成为一块天然存在的石头的模样一般,不管这人的雕刻技术多么惊人,不管他的智慧多么高明。只要是他雕刻的,那么,便必然能够找到雕刻的痕迹!

    这种痕迹,就是生灵智慧构造的特质了。

    当然,上面用雕刻来比喻只是一个最基础,最简单,最容易分辨的一种情况,罗帆所掌握的那种特质当然是比这种雕刻痕迹更加隐晦,更加本质,更加难以看出的特质。

    同样的道理,一块不规则的,天然存在的石头,自然要将其化作一个完整的,浑圆的,完全没有任何瑕疵的,一看就是人造物的圆球模样,那同样是近乎不可能的。不管自然如何变化,风吹日晒,水冲雷击,哪怕是经历亿万年,这一块石头哪怕是已经变得再圆了,都必然能够找到那种天然而成的痕迹,也即是,一些并不完美的圆弧……

    这种天然的痕迹,便是非智慧构造的性质了。

    当然,同样的,以不规则石头化作圆球的变化来比喻,当然也是最基础,最寻常的一种比喻而已。罗帆所掌握的那种性质,也比这要隐晦,也比这个要本质。

    而现如今,出现在罗帆面前的这一块石碑,他便能够看到其中存在着的,属于非智慧生灵构造的性质!

    其中,最为明显的一种便是,这石碑虽然乍一看起来是无比完美的长方体,但若是仔细分辨的话,便能够在各个面上发现一些极为难以分辨的不规则之处。这种不规则之处让这石碑不再是完美的长方体,但却使得这石碑隐隐间变得更加的和谐。

    这种和谐程度,哪怕是罗帆,都叹为观止,若是没有见到这样的石碑,他都难以营造出来!光是这一点,其实就已经能够确定,这石碑其实乃是非生灵智慧构造的产物。也即是,天然的产物了。

    更何况,除了这一点最为明显的细节之外,其他的还有着诸多更加微妙,更加隐晦的细节存在于那其中,这种种情况,对于罗帆而言着实是再明显不过。

    因此,他却就能够完全确定,这石碑,其实就是天然的产物。

    至少,在他的理解范畴之中,是天然的产物……

    明白了这一点,罗帆不再犹豫,身形一闪之间,就已经是直接冲入了那上方正在缓缓消失的旋涡之中!

    虽然方才那一段时间在他自我感觉之中已经是过去了颇长的一段时间了。但事实上,因为他自我的调整,这一段时间相对于外界来说,却也不过是几个呼吸而已。

    这几个呼吸的时间,却还不足以让那祭天所产生的旋涡完全消失。

    因此,这时候他却依然能够借助那旋涡前往那旋涡背后的,所谓上天所在之处。

    “这不可能如同劫数天地一般通往那一股力量的表面,它到底是通往哪里?另一股力量,还是力量的深处?”罗帆这时候心中萦绕着这样的疑惑。

    若是这祭天所通往之所乃是那力量的表面,那么,这个世界也就没有所谓的飞升了——所有人都能够通过祭天的方法前往那飞升之后的所在,还有什么飞升可言……

    而通往另一股力量,这显然有些不合情理。毕竟这里乃是在那一股力量的表面上,而那一股力量本身也有着充当其他天地上天的特质,既然这一股力量有着这样的特质,这天地舍近求远的可能着实不大。

    这样的话,想来想去,也就唯有通往那一股力量的深处这么一种可能性比较大了。

    不过,这也只是在答案揭晓之前的猜测而已。

    具体如何,却就得看接下来的结果了。

    在这个时候,罗帆的身形顺着那旋涡不断的向前,在他的身体周围,隐隐间有着种种难以言喻的扭曲出现。

    这种扭曲,让他完全无法看清楚周围,甚至无法感应清楚周围到底是什么,不明白周围到底是时空,还是某种物质,亦或是单纯的虚无……

    他只能够感觉到,自己顺着那旋涡不断前进的过程之中,有着越来越强大的压力正在不断的压迫在他的身上。或者说,正压迫在他身体表面的,那天地之光上面!

    这种压迫,让那天地之光不断的产生诸多变化反馈回去,极力的中和那种压力,守护在天地之光内部,被天地之光所守护着的罗帆的身躯!

    面对着这样的变化,那天地之光散发出越来越强的光芒,极力的向着四面八方扩散。

    这显然是那天地之光在变化的过程之中有着一部分因为变化太快而泄露出去的表现。

    这种表现,让罗帆更加难以看清周围,更加难以分辨周围的情况。

    因为,扩散出去的光芒,同样是激起了周围的剧变,让周围生出更多难言的变化蜂拥而至,将这些光芒快速的破坏掉。

    在这里,属于那一方天地的时光特质开始被渐渐的消除,一种脱离任何时光影响,超脱任何时空变化的韵味开始渐渐的从周围传递出来。

    面对着这样的情况,罗帆面上显现出一种莫名的表情,眼神之中渐渐的浮现出凝重之色。

    他的感知依然是有着一部分黏在那力量的表面上。

    而现如今,随着他不断的前进,他就感觉到自己的感知在被不断的拉长。

    这种情况,就像是他变成了风筝,而那感知粘结力量的点就像是那被握住的一卷线一般,现如今他不断的前进,那一卷线便在不断的放松,让牵扯住他的线不断的拉长!

    这种变化,并不好受。

    但,这种变化却也让他清楚的感应到了自己现如今正在向着哪个方向前进。

    此时此刻,他所前进的方向,却赫然便是那力量的深处!

    那些天地群乃是依附在那力量的表面上的。虽然看起来乃是一大片区域,其中有着无数亿亿兆里的广阔空间,但,事实上,他的感知在他进入这一片天地群的时候,却并没有拉长一丝半毫。

    就像是,相对于那感知被粘结的点来说,他的位置并没有任何变化一般。

    哪怕是,他在这一片天地群之中随意的进入一方天地,并在那一方天地之中横跨了大半方天地的距离,情况也没有丝毫改变。

    而相比之下,他现如今只是刚刚进入那旋涡而已,他就已经是感觉到,自己的感知已经被极度拉长,向着那力量的深处不断的拉长!

    若是从宏观来看的话,他进入那天地群的时候,他的感知的线没有丝毫变化,连挪动半点都没有,而当他进入那旋涡的时候,那感知的线就像是忽然间被一道利箭牵引着,向着那力量的深处射出一般,直线向着那一股力量的核心之处快速突入!

    在前进了一阵子之后,这感知线猛然开始扭曲,转而不再直线向里,而是开始顺着平行力量表面的一个平面开始环绕这力量前进,最终在经历了不知多少岁月,绕过了不知多少亿亿亿兆里的距离之后,再度一拐,再度直线向里,之后又是一段距离,再度横行,顺着平行于外表面的平面开始环绕这力量……

    当然,相比于之前,这环行的方向又有了一些变化就是了。

    如此这般,这感知的线条在这力量内部开始进行着无比诡异,无比复杂的缠绕变化。

    而这一切的变化,却都是被罗帆感应在心。

    毕竟,这些被拉长的线,可是他的感知!既然是他的感知,他自然便能够清楚的把握其所产生的任何变化了。

    在他的感觉之中,时间不断的流逝。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不知不觉间,已经是三亿年时光过去了!

    这三亿年之间,他一直在那旋涡之中不断的前进着。而周围那种他所完全感应不清楚的存在对他所产生的压力每时每刻的都在增强着。不知不觉间,这种压力已经是增强到了一个足以碾压诸天,哪怕是将他的则之天地摆在这里怕都无法承受的恐怖程度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