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非凡洪荒 >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还能是什么?

第两千八百三十九章 还能是什么?

    罗帆的天地之光相比于完美天地来说自然是要差上无数的。

    但,这种差,也只是在整体上,在宏观上,在本质上的差而已,却并不代表在方方面面这天地之光都会比完美天地要差。

    至少,在战斗方面,天地之光,便不会比起任何一方完美天地要差!

    毕竟,完美天地虽然更为完善,本质更高,但终究是一方天地,其存在的根本作用并非为了战斗,而是为了更多,更加微妙,更加玄奇的原因而存在的。

    如此这般一来,在战斗方面,它自然便远比不如能够随意调整,能够将力量,将威能都集中在一起的天地之光那么专精了。

    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本质上天地之光比起完美天地差上一些,但真正用其来防御的话,其效果,在短时间内,终究还是不差多少的。

    就像是这时候,罗帆在那通道之中伴随着那通道自身的趋势前进的过程之中,他的天地之光跟随外界的环境变化而衍生出相应的变化,根据外界所加载的种种不可思议的压迫而产生相应的种种防御威能,那效果却就比起一般的完美天地的防御效果不差多少了。

    而则之天地,虽然很是接近完美天地,但终究并非完美天地,其防御效果,相比于完美天地却还差上不知多少。

    所以,这时候这天地之光能够抵挡,能够守护住罗帆的恐怖压迫,对于则之天地来说,却已经是足以致命的压迫了。

    也幸好罗帆已经是将自身的心性磨炼到了极致,已是能够将亿万年与一瞬间等同,心灵不会因为时间的流逝而有任何变化了。不然的话,光是这么毫无目的地的前进三亿年之久,怕就已经足以在他的心中留下足够深刻的伤痕了……

    “快到了……”感受着自己的感知在那力量之中被拉出来的痕迹,罗帆心中渐渐的有了判断。

    那感知被拉长扭曲所形成的轨迹乍一看很是寻常,似乎只是随机形成的一种混乱的轨迹而已。

    但,将这整个过程把握于心,将这感知的每一道弯曲,每一点扭转都感知得清清楚楚的罗帆却是明白,那或许是随机的轨迹,但却绝不是混乱的轨迹!

    这轨迹,其实却是在组成一个天然的符文!

    一个蕴含无穷道理,包含无尽玄奥的,立体符文!

    这个符文存在于那一股力量之中,充斥在这力量的每一寸位置,拥有他所完全无法理解的威能,在被勾勒出来的过程之中,让罗帆却是感觉自己的感知似乎正在发生某种极为微妙的变化,似乎与这力量更加的亲和,原本无法理解的,属于这一股力量的秘密似乎在这时候渐渐的变得容易理解起来了……

    当然,这时候这符文只是完整符文的一部分而已,相当于残破的符文而已。所以,这时候罗帆对于这符文的感应却依然是如同雾里看花一般模模糊糊,若虚若实。

    所以,虽然似乎已经是能够感觉到其中是玄奥,能够通过这符文稍稍理解这一股力量,但那一切都经不起更进一步的琢磨,一旦真正深入,他之前所得到的那一切却就都显得似是而非了。

    而这时候他之所以确定快到头了,原因却就在于,他的感知所被拉出来的那个天然符文,已经是接近完整!

    这天然符文的完整虽然并不一定就代表着这通道已经是到了尽头,毕竟,谁知道这天然符文是否就是这通道的全部,或许这符文不过是这通道极小的一小部分而已也说不定。

    不过,显然的,其乃是尽头的可能性终究比起这只是通道极小一部分的可能性要大。

    在做出判断的时候,罗帆自然是倾向于这种比较大的可能性了。

    果然,在罗帆自我的感觉之中又是数年时间过去。

    这一日,前方猛然有着一片奇异的空腔出现。

    这空腔是如此的奇异,只是感觉到其存在,便自然会明白那乃是空腔,是没有任何存在,甚至连时间、空间、物质、能量、规则、法则乃至其他一切的一切尽皆没有的虚无之所!

    就在罗帆刚刚感受到那空腔存在的瞬间,他就猛然感觉周围一空,自己已经是身处那空腔之内了。

    在时间与空间尽皆没有的虚无之中,所谓的周围,所谓的时间长短自然便都没有了意义。

    甚至,便是所谓的“这时”这个概念都已经是没有了意义。

    不知过了多久,当罗帆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是被一种难言的威能包裹住了。

    这种威能是如此的奇妙,时间与空间的虚无在这种威能之下似乎被压制住,属于罗帆自己的时空维度在这时候于这威能之中扩展开来,成为了完全独属于一个人的时空。

    在这时空之中,那天地之光贴着那威能的边缘而存在着,其中有着不知多少难言的变化在时时刻刻的衍生出来,与外界忽如其来的威能相互组合在一处,最终抵挡住了外界那种难以言喻的虚无,使得罗帆能够重新获得思考能力,也能够重新获得独属于自己的时空维度。

    “好诡异的虚无,差点便要被同化了。”在这时候,罗帆方才如梦初醒,心中产生莫名的后怕。

    要知道,若是他没有恢复过来的话,他便将永远的存在于这虚无之中,当然,那个时候永远这个概念其实也是不存在的。或许一直等到这一股力量完全毁灭,这虚无完全毁灭,甚至是这整个模拟混沌状态完全毁灭的时候,他方才会醒转过来,如同一瞬间时间都没有经历过一般直接迎接那种毁灭的结果。

    幸好他的天地之光足够玄妙,那种忽如其来的威能来得巧妙,不然的话,他这一次的第七次大劫怕就要这样玩了……

    若是真的是这样的结果,那也着实是太过冤枉了……

    当然,这时候他也已经是明白过来,这莫名而来的威能到底是怎么来的了。

    这威能,却是来自他的感知!

    并不是此时此刻在他体内的感知,而是,来自之前被拉长的,存在于那力量之中的那些感知!

    或者,更准确的说,来自那感知所勾勒出来的,那一个天然的符文!

    那个天然的符文无比奇妙,本质上却是属于那力量的一部分,或者说,乃是那力量的本质的某种具现。

    其诞生,乃是因为这一片虚无与那存在于力量之中的天地相互作用的结果。

    没错,那一片天地群,其实便是存在于力量之中了。

    只不过,相比于正常理解范畴之中的存在与力量之中,那些天地群其实是存在于那力量的表层而已。当然,即便是表层,也已经是属于力量内部的一部分了。

    既然乃是力量的一部分,那么,其自然而然的便会与力量的每一部分都有着或是强烈,或是微弱的联系了。

    就像是与这里的这一片虚无也是如此。

    这一片虚无,也是这力量的一部分,虽然其表现得乃是一切都不存在的虚无。但,从这虚无这种不可思议的感染能力,同化能力就能够看出来,它并非是普通的虚无,并非是正常的将一切都抽走,什么都不留存的那种虚无。

    既然并非是普通的虚无,又是在这力量的内部,那么,其自然便是属于那一股力量的一部分,或者说,是那力量的又一种表现了。

    所以,这虚无与那些天地群之间,必然也拥有着联系。

    这种联系极为微妙,就像是一个宇宙之中相隔亿兆光年的两个微粒之间的联系一般微妙。正常来说,这种联系是不太可能被抓住的。

    但,奈何,在那天地群之中,或许是因为机缘巧合,或许就是某种必然的规则,或许就单纯只是因为生灵的智慧所产生的突变结果,总之,这种本该被忽略的联系,被抓出来了。

    这虚无,被那天地群之中的生灵尊为上天。

    他们,不断的借助那种微妙的联系,通过祭祀的方法,借助诸多祭品的妙用,不断的借用这虚无的特质来将上一次的祭品进行改造反馈回去,最终通过这些改造之后的祭品来获得本该隐藏于天地之中的,属于这一股力量的种种道理与玄奥!

    而这种微妙的联系被加强之后,便以这种天然符文的方式展现出来。

    事实上,若是真正严格来看的话,这天然符文在罗帆发现之前,其实是并不存在的。

    是因为罗帆通过这通道,因为他的感知正在不断的追溯这通道,方才使得这原本并不存在的天然符文具现出来。

    可以说,这符文并不单纯只是这力量的创造,而是,罗帆的感知与这力量共同的创造!

    这种创造的结果,便是使得这天然的符文对于罗帆却是无比的亲和,使得他能够通过某些手段来牟取这天然符文的威能。

    也即是,此时此刻,出现在他身体周围的,那些勉强扭曲周围的虚无,与那天地之光一同让罗帆自我的时空维度能够展露出来的那种威能!

    “居然是如此……”感受着那种拥有无穷秘密的威能在自己的心念之下不断的发生微妙的改变,罗帆心中却是闪过难言的喜悦。

    通过这威能,他的感知已经是产生了某种微妙的蜕变。

    这种蜕变,使得这感知已经是能够清楚的感受到眼前这一股力量的玄奇,虽然尚且无法完全体悟这一股力量是一切奥妙,但至少已经算是打开了体悟力量的门户了。

    这一股力量来自何处,其实并不是什么难解的谜题。

    能够在罗帆的第七次大劫之中以这样的形式,近乎无视这第七次大劫之中一切力量,一切变化的存在,除了与真圣相关的存在之外,哪里还会有其他力量能够做到?!

    所以,这一股力量,显然只能是来自与真圣相关的某种存在!或许并不是直接来自真圣,但也必然是来自真圣的某种器物之类的存在……

    也唯有这样的存在,方才能够让他完全无法理解!

    “为何会有与真圣相关的力量进入我的大劫?”罗帆在这时候心中闪过这样的疑惑。

    不过,很快的,他就将这个疑惑抛开了。

    大劫与真圣相关,这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像是他之前的几次大劫,有一次直接就复制出真圣的投影,又一次直接就以真圣的力量来作为核心构筑对他的考验……

    之前都是如此,这一次第七次大劫会出现与真圣相关的力量,似乎也并不值得惊讶。

    哪怕是,这一股力量似乎并没有参与对他的考验,没有直接做出攻击他之类的行为,这也并不值得惊讶。

    真圣这等级数的存在已经是远远超越了罗帆所能够理解的范畴。

    这样的存在哪怕是与其有着一点关联的存在都必然会因为其的存在而生出不可思议的变化。哪怕是被大劫所复制出来的,或者被大劫所偷取出来的力量,甚至是力量的投影,也必然不会如同普通力量一般完全遵循这大劫的规则,完全按照大劫的要求去行事。

    所以,这种与真圣相关的力量完全不鸟这大劫,只是在这大劫之中挑选一个很是安全的地方旁观一切发展,那其实也是极为正常的。

    心中想着这些,罗帆不由得生出莫名的羡慕。

    一种对于真圣那等存在的羡慕。他现在在大劫之中虽然能够算是比较好的生存,但,却终究还是受到大劫的极大限制,终究还是难以脱离大劫,需要经受那大劫一次又一次的考验。

    但,真圣那等级数,哪怕是被不知用什么方法复制甚至偷取的一点力量,都能够完全无视大劫,都能够获得超脱其复制者的威能!

    面对着这种悬殊的差距,一心追求成就真圣,一心追求能够永恒不灭,万劫不磨的罗帆怎么可能不羡慕,怎么可能不心生向往?!

    心中闪过着诸多想法,罗帆最终只能够暗自叹息一声,将自己的目光重新转到这时候出现在周围的那一片虚无之上。

    。